百书斋 > 魔天记> 第五卷剑气九霄 1004第七小队

魔天记 第五卷剑气九霄 1004第七小队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多支持!

  二人从高塔底部的一个宽阔入口飞了进去,来到了一个明亮的大厅。

  大厅之中颇为空旷,数根粗大的石柱支撑着顶端,大厅中央有一个圆拱形状的石台,两名身穿太清门长老服饰的修士正坐在里面,听到脚步声音,转头看了过来。

  柳鸣脸色一怔,这两名长老一个是面色冷漠的中年男子,另一个却是一个童子形象,赫然正是与自己有过数面之缘的翠云峰长老,皓月童子。

  皓月童子看到柳鸣,脸色也是一怔。

  “弟子越戚,见过两位长老。”越姓青年没有注意到柳鸣还有皓月童子的神色变化,躬身行了一礼。

  “柳鸣见过两位长老!”

  柳鸣脸色很快便恢复如常,也向二人行了一礼。

  “原来是越师侄,不必多礼了。”冷面中年人淡淡的说道。

  “柳师侄,想不到你会来到这恶鬼道,是来此历练吗?”皓月童子却笑嘻嘻的站了起来。

  越戚和冷面中年人见此情形,脸色都露出了几分意外之色。

  “是的,弟子修为如今已经进入了一个瓶颈阶段,特来此地寻找一线机缘。”柳鸣拱手说道。

  “我记得柳师侄修炼的是鬼道功法,这恶鬼道环境倒也正好适合你磨练修为。”皓月童子闻言,深以为是的点了点头。

  “哦,原来皓月兄认得这名弟子?”冷面中年男子将二人谈话表情看在眼中,眼中异芒一闪的说道。

  “古兄,你镇守恶鬼道已经近百年之久了,所以对这外界之事知之甚少。这位柳师侄是数十年前才进入内门的,不过实力竟然,如今已有了内门第一弟子的称号,连掌门也对其赞不绝口的。”皓月童子微微一笑的说道。

  “哦?原来你就是那个在天门会中独占鳌头的那名弟子,我倒也听人说过一些你的事情。”冷面男子打量了柳鸣几眼,脸上带有一丝意外之色、

  越戚站于一旁,脸上却满是惊讶神色。

  在来此的路上,他虽觉得柳鸣实力不凡,却没想到在宗内名声如此之大。

  “长老谬赞了,弟子愧不敢当。”柳鸣躬身一礼,没有再多说什么。

  “既然你是这界天门会第一,按照惯例的实力测试,自然不需了。关于金光军三个大队的区别,想必越戚这一路上已经和不言明了吧。只是不知柳师侄,是想加入哪一个队伍?”冷面中年人眼中神光一闪,缓缓问道。

  “在下申请加入第一大队。”柳鸣说着,便取下了腰间的弟子令牌,递了上去。

  一旁的越戚见此,却给柳鸣使了一个眼色,柳鸣却并未理睬。

  “柳师侄可想清楚了?纵然你实力不弱,但这恶鬼道可不比外界,老夫还是建议你先进入第二大队熟悉一下的好。”皓月童子闻言,皱了皱眉的提醒道。

  “多谢皓月长老好意,弟子心意已决,还望两位师叔成全。”柳鸣语气坚定的回道。

  虽然越戚在来路上早就说过,新来弟子最好先从第三大队或是第二大队开始,熟悉和适应一下此地情况,再考虑进入第一大队。

  但他如今时间何其珍贵,可不愿意白白耗费六年,外加对自己实力十分自信,才会提出这般要求的。

  冷面中年人深深看了柳鸣一眼,再和皓月嘴唇微动的传音交谈几句后,接过了柳鸣递过来的令牌,取出一本玉册,扫了几眼后,淡淡说道:

  “柳师侄既然对自己实力颇为自信,就如你所愿吧,如今队中的第七小队缺一个副队长,不如就由柳师侄担任吧。”

  此言一出,在场的越戚和皓月童子面色却是微微一变。

  “不知长老能否给弟子说明一下,有关第七小队的情况?”柳鸣将皓月童子和越戚的神色看着眼中,心中一动的问道。

  “柳师侄即使不问,我也稍后也会和你说明的。我们金光军常驻城中化晶以上弟子人数约在三百余人,有约莫半数都集中在第一大队中。第七小队则是第一大队最精锐小队,执行的都是极其凶险任务,陨落几率十分之高的。”皓月童子突然开口解释道。

  “各队的弟子在恶鬼道执行任务,宗门都会给予一定的奖励,有贡献点,也有各种此地特产的珍贵灵材,执行越危险的任务,得到的奖励也就越多。柳师侄实力高强,来此又是为了磨砺修为寻找突破契机,第七小队自然是最适合不过的了。”冷面男子斜瞥了皓月童子一眼,面色古井不波的说道。

  “原来如此,那弟子就听凭古长老安排吧。”柳鸣微一沉吟,就一口答应了下来。

  “很好,若是本宗号称内门第一弟子,都没有这等自信的话,反叫我大为失望了。”

  冷面中年人首次露出了赞赏的神色,用柳鸣的弟子令牌对这玉册晃了晃。

  玉册之上青芒一盛过后,便再次恢复了平静。

  中年人又取出一块黝黑令牌和一个储物符交给柳鸣,解释道:

  “这是你在此地的令牌,里面刻有我太清门独有禁制阵纹,稍后滴血祭炼一番,日后发布任务,都是以此物传讯。储物符里是金光军统一服饰,还有宗门搜集的有关恶鬼道的一些资料,回去之后细细研读一下,对你今后的行动绝对是有帮助的。”

  柳鸣答应一声,接过了令牌和储物符,直接收了起来后,又拱手问道:

  “对了,晚辈还有一事,想向二位长老请教。本峰晓五师姐早年来到恶鬼道历练,之后便一直没有了讯息,弟子听人说,她是在一次任务中失踪,不知具体是什么情况?”皓月童子和冷面中年人闻言都是一怔,不禁对视了一眼,竟一时间都没有开口回话。

  柳鸣见此情形,心中微微一沉。

  旁边的越戚更是束手而立,低首垂眉。

  片刻之后,皓月童子叹了口气,缓缓说道:

  “这件事颇为复杂,宗门至今也没有搞清楚,本来是不应该告诉你们这些普通弟子的,不过既然柳师侄是晓五师侄的同门,我就将此事告诉你吧。”

  “数年之前,宗门接到一个报告,说是西北处的天鬼平原,似有恶鬼出没,所以便派遣了一小队弟子去探查,晓五师侄就在其中,同行的还有三名假丹修士和一个真丹境的领队。可是他们一去便没有丝毫消息传回。宗门之后也派遣其他人去探查,不过却没有发现丝毫异状,连激斗的痕迹也没有,此事一直以来,都是一个谜团,晓五等人就如同在此地人间蒸发了一般。”皓月童子叹了口气。

  柳鸣听到这里,眉头紧皱起来。

  听皓月童子如此说,晓五等人十有八九已经遭遇了不测。

  “多谢师叔告知此事,晚辈感激不尽。”柳鸣轻叹了口气,拱手道。

  “没有消息也未必是坏事,柳师侄也不必过于担心,宗门至今还在调查之中,日后有了结果,会立刻通知于你。”皓月童子想了想后,又如此说道

  柳鸣只能苦笑的再次称谢。

  “越戚,你带柳师侄去第一大队的住处,其他一些事情,也向详细说明一下。”皓月童子又冲一旁的越戚,吩咐道。

  “是!”消瘦青年拱手行了一礼,很快便带着柳鸣退了出去。

  皓月童子看着柳鸣远去的身影,心情不禁有些复杂,虽然柳鸣进入太清门已经过去了数十年,他如今仍旧暗自遗憾非常。

  若是当年坚持一下,将柳鸣收入翠云峰之中,这培养出第一内门弟子的荣誉,很可能就会落在他的头上,哪会轮到落幽峰了。

  不过事已至此,现在说什么也都晚了。

  “唉……”皓月童子心中暗暗叹气。

  “皓月兄看起来对此子颇为爱护!”冷面中年人刚才一直没有开口,此时忽然一笑的问道。

  “呵呵,此子和当年在此地失踪的六阴有些关联,也算是本峰的故人之后了,自然要好好照顾一些的。”皓月童子不置可否的回道。

  “六阴后人不是一个叫龙颜菲的丫头,怎么又多出个柳鸣来?我近百年没有回过宗内,这要好好给我说一下了。”冷面中年人闻言,神色一动。

  “此事说来话长了……”

  ……

  离开高塔后,越戚便带着柳鸣朝城池左前方某片区域飞去,并且万分热情的说道:

  “柳师弟,我可真没想到,你竟然是如今宗内的第一内门弟子,以后可要多多照顾在下了。”

  “越兄说哪里话,这些都是外面那些人胡乱吹捧的,可不能当真的。内门中真正厉害的弟子,很少有人会真待在宗门,大多都在外游历,寻找进阶真丹的机缘。别的不说,光是这金光城中的弟子,实力在我之上的恐怕也大有人在。”柳鸣摇了摇头的说道。

  说话间,两人落在了城中一处十字路口,道路两旁是一座座院落式的洞府建筑,门前挂着一个个的编号。

  “城中的居所也按照三个大队,彼此分割开来的,这一片区域都是第一大队的人居住,柳兄的居所便是这一处了。”越戚口中和柳鸣随口说着话,四下的看了一眼,指向了一处门口写着“甲道第七”的洞府说道。

  柳鸣打量了一下洞府周围的环境,见还算清静,便微微点了点头。

  “柳兄,在下接下来还有些事要处理,以后若有闲暇,可以来甲道九号洞府找我。”越戚看事情基本告一段落,便开口告辞道。

  “好,多谢越兄这一路陪同,后会有期。”柳鸣拱手谢道。

  二人彼此客气了两句后,便就此分手了。

  (魔天记手游荣耀封测将在今日结束,这也意味着《魔天记》公测就在眼前了!感谢大家在封测期间的一切支持!同时,忘语将在本月内宣布即将来到的公测时间,IOS的玩家们久等了,抱歉!忘语将与大家一同等待公测到来,届时也将一起并肩共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