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魔天记> 第五卷剑气九霄 1106返回

魔天记 第五卷剑气九霄 1106返回

  就在四人一路势如破竹的冲到了破口前时,异变再起!

  只觉周围棕黑两色光芒一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十余只棕色鬼犬一闪的挡在他的面前。

  紧接着,密密麻麻的黑色刀光从四面八方铺天盖地的席卷而至。

  柳鸣见此,瞳孔一缩,,心念电转间,单手一拍腰间,一卷夺目金光飞卷而出,一闪之下,豁然化作一只丈许大小的蝎子。

  此灵宠方一出现,头部金色鸡冠图案骤然大盛,从中射出一道水桶粗细的金色光柱,其所过之处,所有灰色雾气瞬间被一扫而空,阴冷的气息骤然间被吸收变得温暖起来。

  那十余只鬼犬在金光一扫之下,竟面带畏惧纷纷蹦跳而开,呲牙咧嘴的发出声声低啸,却不敢再靠近柳鸣等人分毫了。

  而那些铺天盖地的黑色刀光,也被驼背老者等人联手施法抵挡了下来。

  就在此时,“嗖嗖”数声传来,两三丈大小的孔洞处,一连七八灰影闪现,露出一个个化晶期的恶鬼都尉身形,并迅速的堵在了几人前方。

  这些恶鬼武士没有上前进攻的意思,而是再次张口吐出一团团的灰色鬼雾,凝结成了一个巨型的雾罩,企图将柳鸣等人围困在其中。

  “诸位,生死在此一搏了,跟紧了!”柳鸣见此,一声暴喝,双臂往前一伸。

  一阵响彻天际的龙吟之声!

  五条二十丈长的黑色雾蛟从柳鸣身后一冲而出,并将蝎儿一卷而出,并合五为一化作了一条三四十丈长的黑色蛟龙朝前方激射而去。

  就在雾蛟冲击边缘之时,大口一张一道。一团金光激射而出,正是蝎儿。

  只见骨蝎额头的三冠金鸡图案闪烁不停,大片金光往前方一扫而去。

  原本挡在破口处的十余名恶鬼都尉,虽然看到金光到来,纷纷露出害怕表情。却仍然站在原处未动一下,并纷纷手中大刀遮挡在了胸前。

  “轰隆隆”一声闷响。

  金光所过之处,十余名恶鬼都尉手中黑色弯刀纷纷溃散开来,其身形也在金光之中,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金光所过之处,前方的两三丈孔洞再次被撑大了倍许。

  柳鸣背后银光一闪下。一对银色肉翅浮现而出,一个煽动下,便化作一道银色长虹的从破口处直接洞穿而过。

  骨蝎也化为一团金光的尾随而来。

  红衫少妇等人见此大喜,也竭尽全力催动遁光的紧跟而下。

  有蝎儿头部的鸡冠金光开路,在一番疾驰和激战后。柳鸣等人终于滚滚雾海中一冲而出。

  “不好,裘道友似乎没有出来?”

  就在几人飞出没多远,却猛然发现,原本的四人,却只剩下三人了,而失踪的那人,正是那位驼背老者。

  此刻的红衫女子也是一身浴血,受伤不轻的样子。那名风度翩翩的青年公子哥,现在也已衣衫褴褛,手中的折扇灵器也是黯然失色。

  柳鸣刚刚一拍腰间养魂袋。将蝎儿收回腰间皮袋之中,闻听此言脸色一沉,蓦然望了一眼。

  但见远处雾海中的破口,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弥合如初,再想回去救人,明显是不是现实的事情。

  就在这时。一声惊天动地的霹雳巨响,一道灰色剑光从雾海另一侧破空而出。几个闪动后,就落到了众人身前。

  “还愣什么。莫非还想再次陷入鬼墙阵吗?”剑光一敛后现出,一名面色枯黄的高瘦男子,并低声喝道。…

  “闵队长!裘道友他们……”少妇立刻想回禀一下老者二人失陷的事情。

  “什么都不要说,先离开此地再说!”闵姓男子却立刻打断了少妇的话语,便一催足下灰色灵剑,继续朝北方飞驰而去。

  柳鸣等人见此,自然也只能同样催动遁光跟去。

  一个多时辰后,几人一路毫不停留疾驰下,终于飞离了那片荒芜丛林。

  众人遁速这才放缓了下来。

  “此番能够留下这条命,还真的多亏了柳兄相助,小妹感激不尽!”红衫少妇这才面色一松,朝柳鸣敛衽一礼道。

  “说起来,柳兄的那只灵宠神真是通了得,竟然能震慑住那些鬼犬,让其不敢接近身,十分的神妙。”青年公子哥也是朝柳鸣拱了拱手。

  “这多亏了闵队长不惜以身范险的去撼动阵眼,我等这才有机会逃出来的,只是可惜了裘、萧两位道友了。”柳鸣摆了摆手,淡淡说道。

  红衫少妇及青年公子哥一想到了背弓大汉和驼背老者,也是面色黯然了下来。

  “若是没猜错,此次的埋伏应该与那些七窍鬼脱不了干系,也罢,此事先不追究,我等还是先返回城中,将这造化钵交于几位长老再说。”闵姓男子闻言,也轻叹一声后,就朝众人吩咐道。

  “好像,有其他人过来了。”这时,柳鸣却神色一动,抬首向远处某个方向望去。

  但见远处天边青光一闪,一个青色光点出现在了那里,随后向他们这飞射而来。

  其他人也一惊的望去,少妇和公子哥更是惊弓之鸟般的做出了戒备姿态。

  “是自己人!”闵姓男子望了几眼后,却忽然这般说道。

  “咦,是……越戚?”柳鸣双眼一眯后,口中喃喃自语道,只是语气中充满了一丝惊讶。

  “闵队长,柳兄!”青色遁光几个闪动下,便飞到了几人身前,但赫然有些摇摇欲坠的迹象。

  遁光敛去后,露出一名身形消瘦的男子,不是越戚是谁?

  只是此刻的他,身上青衫褴褛,面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一副狼狈模样。

  “出什么事情了?卓老头他们人呢?”闵姓男子见此,眉头一皱的问道。

  “唉,此事说来话长了……”越戚苦笑了起来。

  原来,越戚所在的第九小队在那个真丹碧眼老者的带领下,先是展开了一场地毯式的搜索。。

  结果整整搜索了一日一夜无果后,他便带着小队几人去了一个七窍鬼的部落,不惜重金的一番打听下,也是得知了三处可能出现造化钵的地方。

  这三处地方赫然与当时七窍鬼王所提供的地点一般无二!

  然而这第九小队却没有柳鸣等人这般幸运了,去的第一处地方恰巧也有鬼军驻扎,一场激战后,第九小队众人当即各自逃命走散了开来。

  听了第九小队的遭遇,青年公子哥与红衫少妇均都大吃一惊,骇然的互望一眼。

  柳鸣也脸色微微一变。

  闵姓男子闻言,则脸孔骤然阴沉了下来,半晌后才说道:

  “自从和这些土著鬼物打交道以来,我们人族在它们手中可没少吃亏,但由于还是获得不少有用情报,故而上面对此事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才使得这些鬼物愈发的得寸进尺。这次回去后,我自会禀明几位长老,绝不能就般善罢甘休的。越道友负伤在身,就先一同返回金光城。”…

  “多谢闵队长!”越戚闻言,露出感激之色,朝闵姓男子一揖到地的说道。

  一日后,一行几人一路飞奔下,终于再次回到了金光城外百里外的一处小矮坡上。

  站在此地,已隐约可见金光城金碧辉煌的宏伟模样。

  在这一路上,遇到的一些游荡的落单鬼物亦或是小簇鬼军,自然都被几人随手击杀了。

  其中红衫女子及越戚更是丝毫不掩饰内心滔天的杀意,但凡是遇到数次单独外出的土著鬼物,也都被二人毫不容情的直接击杀,连对方说话的机会都没有给,显然是为了纾解内心的愤懑。

  对此,闵姓男子自然是一副不管不顾的样子,而柳鸣对于和自己不相干的事,也自然当不会出手阻拦,还随手收了几只鬼物残骸。

  几人进入城中时,青年公子哥与守城驻军随意的闲聊了几句后,回来向闵姓男子说道:

  “并没有其他人已经回来的消息会不会穆队长他们也遭遇了不测。”

  “穆迪方才已通过传讯阵盘回复了消息,他们小队倒也无事,正在回程路上。其他人先回驻地休息。越道友,如今你们队伍生死不明,你可去找下第三大队的方队长,他负责的斥候部队消息灵通,看看能帮忙找到其他人下落。柳鸣你随我来。”闵姓男子目光从城内一声后,就朝众人吩咐道。

  青年公子哥与红衫女子一声应答后,便再次腾空而起,朝自己的驻地所在飞驰而去。

  “多些闵队长指点!”越戚也是朝闵姓男子及柳鸣一拱手后,则朝另一方向疾驰而去了。

  柳鸣则跟着闵姓男子,朝着中间高塔处而去。

  “你们这么快便找到了造化钵,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了。”一盏茶的功夫后,金光城中心尖塔的大厅之中,冷面中年男子,淡淡的冲二人说道,皓月童子则不见了踪影。

  “回禀古长老,造化钵属下已经交于执事弟子进行查验了。此番行动还是在下考虑不周,途中遭到了鬼军的埋伏,以致队中一人失踪,一人陨落。”闵姓男子躬身汇报道,面带一丝惭愧之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