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紫玉九归记之赖汉英外传 > 八 张国梁:百万富翁梦难圆 一

八 张国梁:百万富翁梦难圆 一

  雨花台是天京聚宝门外的一座山岗,它高约四十丈,长约六里,素来就是南京南面的一道屏障。因为它盛产玛瑙石,所以自古被称为聚宝山。到了东晋的时候,佛门出了一位云光大师,曾在此处设坛讲经。据说当时感动天神上天雨华,由此而得“雨花台”之名,成了名闻遐迩的神圣之地。

  其实雨花台名闻天下的原因还不止于此。由于它是那座六朝古都的南面屏障,所以就成了兵家的必争之地,而因此,它也就成了一片遍洒英雄鲜血而气壮山河的地方。

  远了不说,就说太平天国定都天京以来这上千个日日夜夜,为了控制雨花台,清、太两军也不知进行过多少次残酷的拉锯战;在这里抛头颅洒热血断送了性命的也不知有多少人。而太平军从来也没让敌人得逞。

  他们用鲜血和生命在这里筑起来铜墙铁壁,牢牢地守住了自己的阵地,屏障着天京的南大门。

  辰牌刚过,有一辆马车驶过了太平军设在雨花台西侧的一道关卡,沿着天京通往安徽当涂的官道南行。

  马车上边装有木制的车轿;马车后头拴着一匹枣红的骏马。那马并无人骑乘,但却鞍辔齐整,而坐在车辕上驾驭马车的则是一个少年。

  “舅爷,到南唐二陵还有多远啊?”马车在高低不平的道路上颠簸着,少年扭头来向着车轿问。

  “往前翻过牛头山,祖堂山南麓就是。”赖汉英探头望望远处说。

  “舅爷,你说张国樑他肯上当吗?”少年又接着问道。

  “他不肯也得肯。哪有鱼儿不咬饵的?他做梦都想得到紫玉飞龙钥呢!”赖汉英回答说,语气中有轻松幽默,也不乏轻蔑鄙视。

  “说的也是。师父出京的那天,我就在金川河里钓到过一条大鱼,请人煮了为他送行呢!”少年显然理解了赖汉英的话意。

  “哎呀增仔,你都成了机伶鬼啦!”车轿里传来了萧三妹的声音。

  “好哇增仔,我也是你师父,可你为什么只钓鱼孝敬黄呈忠呢?我可从来没见你半点儿供养呐!”说这话的是麦三斤。

  “嘘~!三妹、三斤,你们噤声。”赖汉英提醒道。

  少年是范汝增,听见萧三妹和麦三斤的话语,本来想回敬几句,见赖汉英阻止,便吐一下舌头转脸朝前认真赶车。可是,没过多大一会儿,他又把头转了回来。

  “舅爷,你说罗丞相会受伤么?”增仔提出了一个新的问题,这问题极沉重。

  “唉!这个很难说。”赖汉英叹气,其实他正在为此而担心。

  “要是罗丞相没受伤,那该有多好!说不定咱们今天还能抓住张国樑呢!”范汝增想象着说,满脸都是天真的认真。

  “增仔喔,可莫要小看了张国樑。这个人的武功智力都不弱,抓住他可不是件容易事。咱们今天的主旨就是营救罗丞相,救出罗丞相,咱就成功了。咱们预计的方案全都是为了这个目的。这一点,你必须谨记。到了南唐二陵,见到了张国樑,你们谁都不许莽撞,一切都要按计划来,听我的命令行事。”赖汉英严肃地说,话语中所告诫的,显然也包括隐身在车内的萧三妹和麦三斤。

  原来,夜晚麦三斤回到天京,向赖汉英报告了见戴文英的情形后,大家就营救方案进行了深入的讨论。

  因为有太多的情况无法确定,所以很难设计出一个具体而又详尽的方法来。他们设想了多种可能,尤其是针对罗大纲是否受伤以及伤势轻重,他们准备了两套计划。

  一是像范汝增方才所说的那样,罗大纲没有受伤或者虽然受伤但是不影响其战斗能力,那么他们就可以在南唐二陵就地发难强力营救。以罗大纲和麦三斤的能力,再加上赖汉英、萧三妹和范汝增的力量,打败张国樑及其亲兵队──张国樑用罗大纲交换紫玉飞龙钥是私而废公,所以需要绝对地保密,因此他不可能动用大兵──是没有问题的。然而这种可能性很小,这是因为罗大纲没受伤的可能性很小。

  而他们准备的第二套计划则立足于这一基点:罗大纲受伤而且伤势很重。这样,他们就别无选择,只能采取“调虎离山”:由赖汉英引走张国樑;由麦三斤和萧三妹救走罗大纲,而这样做,于赖汉英而言是极其危险的。

  “舅爷,这样做,萧姑姑、麦姑姑,还有我,我们都为你担心喔!”听了赖汉英的话,范汝增说出了自己的心头语。

  “增仔喔,放心吧!舅爷会平安无事的。你大概还不知道呢,咱今天这个法子是你那位黄师父十四年前妙计的翻版哩!不过,那时他引走的是李番和田玉梅,而被营救的人则是我。”赖汉英简单述说了当年在冲虚观罗大纲、黄呈忠和孙达泉、王泰阶所进行的那一场营救行动,然后说:“增仔喔,你师父那时才九岁。他能平安无事,你说我会有事么?”

  说话间马车已来到了牛头山下。

  虽然牛头山上有清军的阵地,牛头山下有清军的营垒,而道路则有清军的关卡,但是马车却未受到任何的阻拦,顺利地通过了清军的防地。当车子转入祖堂山南麓的时候,远处的南唐二陵就历历在目了。

  顾名思义,南唐二陵就是南唐时期的两座陵墓。南唐二陵是通俗的叫法,它们真正的称谓是“钦陵”和“顺陵”。钦陵是南唐国主烈祖李昪的陵墓;顺陵则是李昪儿子中主李璟的陵墓。

  和历史上所有帝王的陵寝一样,李昪父子的这两座陵墓也曾有过气势恢宏的岁月──至少在后主李煜当政的四十一年中曾经如此。那时的钦陵和顺陵是碑楼牌坊殿宇庙堂巍峨矗立,铜台铁鼎神道石雕气象万千,然而历经了八百年的风雨摧残和数不尽的兵燹毁坏以及不知凡几的盗墓贼光顾,那昔日的恢宏早不复存在。

  而今呈现在赖汉英眼前的除去苍松古柏掩映下的两座荒丘以外,别无他存。尤其让他感到惊讶的,是钦陵的墓门上那被挖出来的大洞。而张国樑和他的八名亲兵就站在那洞口的前边。

  马车在离钦陵十几丈远的地方停住。

  范汝增说声:“舅爷,到地方啦!”随即跳下车辕,走到车后去解那枣红马的缰绳,对张国樑等人的存在就像根本没有瞧见。

  “张壮士别来无恙。”随后下车的赖汉英向张国樑抱拳朗声道,神态表情言辞语气都显出大模大样满不在乎的仪态。

  “大胆长毛,怎敢这样和我们大人说话?!”张国樑没言语,而他身旁的一个彪形大汉却抢先发话怒叱说。看得出,他是张国樑心腹中的心腹。

  “你是何人?如此目无尊长!怎敢这样和我说话?!”赖汉英反叱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