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乱清 > 第二四零章 泰西人民众乐乐,东学西渐肇此始

第二四零章 泰西人民众乐乐,东学西渐肇此始

  关卓凡竖起一根手指,“别的先不说,单说这一件——维多利亚长公主、露易丝公主访华,礼尚往来,将来,咱们一定是要回访的;人家来访的,既为公主,咱们回访,不也得派一位公主?则这位公主,舍公主其谁啊?”

  敦柔公主目光一跳,眸中粲然生辉,“我?”

  “对!”

  “哎哟!”敦柔公主蹙眉轻笑,“王爷也太看得起我了!”

  顿一顿,“可是,可是——哎,你不是经已将这件差使派给了两位皇额娘了嘛?尤其是西边儿的皇额娘,平日里说起来,对这件差使,兴头的很呢!我怎么能抢她老人家的——”

  打住。

  关卓凡摆了摆手,“一码儿归一码儿——皇太后出访归皇太后出访,公主出访归公主出访,两不相干,谈不上谁抢谁的差使!”

  顿一顿,“再者说了,皇太后出访,不能用‘回访’的名义——英、普过来的是公主,咱们过去的,若是皇太后,这个位份,就对不上了嘛!”

  “这……倒也是。”

  沉吟了一下,敦柔公主说道:

  “若是王爷出访,我自然可以——也应该陪侍;不过,若是我一个人——”

  顿一顿,“其实,维多利亚长公主、露易丝公主两位,也不是姐儿俩自个儿过来的,那个……维多利亚长公主其实是陪着腓特烈王太子过来的,是吧?”

  关卓凡笑一笑,“第一,名义上,领衔‘普鲁士访华代表团’的,是腓特烈王太子伉俪——夫妇并尊,没有谁陪谁的问题;若是咱中国的辅政王伉俪出访,你说是来‘陪侍’我的,别人不说,主人家那边儿先就不自在了。”

  敦柔公主一怔,“啊?”随即抿嘴儿一笑,“好吧!”

  “第二,”关卓凡说道,“我实在是走不开!可以预见,打过了同法国人的这一仗,一时半会儿的——至少一年半载的吧,我都是离不开国内的!”

  顿一顿,“可是,回访,不好拖得太久——咱们同英国、普国的关系,正热络着,这个,打铁趁热!菜凉了,再回锅,味道就没有那么好了嘛!所以,外访的活计,就不能不搁在公主一个人的身上了——嗯,也算是为我先容了!”

  对关卓凡的“一时半会儿”云云,敦柔公主冰雪聪明,可以默喻:战胜法国,其后的“一年半载”,是他巩固权力的最关键的时期,因此,不能离开国内。

  这个意思,为人妻者,当然不能说破了,只点了点头,庄容说道,“是,别的不说,到时候,皇上那儿,也该临盆了,王爷确实是走不开!”

  每在敦柔这儿提及皇帝以及她肚子里的孩子,关卓凡就难免尴尬,“呃……是!”

  略一定神,“哦,还有,我想,另有一件大事,也是要请公主领衔的。”

  “哦?请王爷吩咐!”

  “维多利亚长公主、露易丝公主姊妹颐和园觐见两位皇太后,咱们请她们听戏,编了个戏本儿,戏词儿都译成了英国话——你还记得吧?”

  “当然!”

  “维多利亚长公主打来电报,说,她和露易丝公主,要自个儿掏梯己出来,将这个戏本儿,付梓出版——除了出一个英国话的版本之外,还要请人翻译成德意志话、法兰西话,再出一个德意志话版本、一个法兰西话版本!”

  “哟!”敦柔公主意外了,“可是想不到!”

  转一转念头,“这……是客气呢?——嗯,我是说,两位公主这样做,只是为了敦睦邦谊,还是说,对咱们的戏,是真正的喜欢呢?”

  “兼而有之吧!”关卓凡说道,“当然有敦睦邦谊的因素在;不过,这姐儿俩也是真正喜欢咱们的戏!”

  顿一顿,“同你一样,维多利亚长公主、露易丝公主两位,于乐理一道,皆有极深的造诣——露易丝公主尤甚,其钢琴、小提琴的水准,据说都是直追专业大家的!而西洋亦有歌剧,在维多利亚长公主、露易丝公主看来,咱们的戏,无非中国之歌剧,她们看咱们的戏,除了词儿听不懂外,其实并没有任何其他的障碍!”

  “皮黄仿佛西洋之歌剧——”敦柔公主微笑说道,“西边儿的皇额娘,亦是持此论的;嗯,你们两位,倒是英雄所见略同呢!”

  “嘿嘿!”

  “不过——王爷说的对!仔细回想两位公主听戏时的神情举止,说她们真正喜欢咱们的戏——不假!”

  关卓凡点点头,“人同此心——英国、普国乃至整个泰西,喜欢‘中国歌剧’的,一定不止于维多利亚长公主姊妹,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维多利亚长公主姊妹做这个事情,其意义,并不止于她们个人的偏好,亦不止于敦睦邦谊!”

  “嗯!”

  “当然了,戏词儿再美,也只是文字——而且,翻译成英、德、法语之后,味道也不大一样了;因此,我想,公主回访的时候,很可以带上个戏班子,正正经经的给泰西人展示一番中国的粉墨音韵之美!”

  “啊?王爷这个主意,还真是——哎,这样的主意,我是再也想不出来的!”

  “随侍公主出访的戏班子,只能唱给英、普的王公贵臣们听,普通人无由睹闻;公主回国之后,咱们还可以另派一个……嗯,就叫做‘中国戏曲亲善团’吧!一个一个欧洲国家唱过去,叫泰西的老百姓,真正可以……‘众乐乐’!”

  “哟!王爷又出了个好主意!王爷的谟算,我是步武追踪不得了!”

  “公主——我的脸又要红了!喝酒!喝酒!哈哈!”

  敦柔公主微笑着替丈夫斟了酒,“只是——付梓出版,要请维多利亚公主姊妹自个儿掏梯己出来,这个,不晓得要花多少钱呢?”

  关卓凡一笑,“她们自个儿乐意,又不是咱们去‘请’的,你操这个心干嘛?”

  顿一顿,“而且,这个钱,也未必真就要她们自个儿掏出来。”

  “哦?”

  “一来,”关卓凡说道,“对这件事情,英国政府、普国政府,都是乐见其成的;二来,不少大公司——主要是做军火生意、轮船生意的,譬如英国的阿姆斯****鲁士的克虏伯,对这件事情,也都很乐意巴结的。”

  顿一顿,“反正,不论哪个出钱,一定都要打两位公主的名号——她们两位,叫做‘赞助人’。”

  敦柔公主点头,“我明白了!”

  “维多利亚长公主还说,”关卓凡说道,“这个书,该叫个什么名字,要上烦两位皇太后御赐;我想,咱们就不必拿这么件小事儿去打搅两位皇太后了,你这就替两位皇太后代个劳,拟个书名罢!”

  敦柔公主微微一笑,“两位皇额娘未必就以为这是一件‘小事儿’,也未必就以为咱们‘打搅’她们了——尤其是西边儿的皇额娘,你去‘打搅’她,她乐意着呢!”

  关卓凡也一笑,“也是!不过,就算你去‘打搅’两位皇太后,她们不还是——东边儿那位不必说了,对此,绝不会自作主张;西边儿那位,当然有自己的主意,可是,文字一道,不比其他,她不还是要问过你的意思?——不管怎么着,你都是两位皇太后的‘捉刀’!”

  敦柔公主笑,“也罢!那么,这个书,就叫做……《梨园拾萃》,如何?”

  “好!好名字!就叫《梨园拾萃》!”

  敦柔公主拢了拢发鬓,“说了这许多,我还是不晓得王爷要我‘领衔’的另一件‘大事’,到底是什么?总不成,‘领衔’起书名儿?”

  说着,抿嘴儿一笑。

  “当然不是!我要请公主‘领衔’之事,实实在在是一件大事!——而且,就是从《梨园拾萃》这本书引发出来的!”

  敦柔公主不笑了,凝神静听。

  “近年来西学东渐——这不必说了,西学渐于东者,只会愈来愈多!”关卓凡说道,“不过,西学可以东渐,东学又何尝不可以西渐?”

  微微一顿,“我以为,《梨园拾萃》虽是薄薄的一本小书,却正是‘东学西渐’之肇始!”

  敦柔公主心中一跳,脑海中,一道亮光闪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