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我欲封天> 第1364章 妖与仙!
  山海界的战争,还在持续,阳星上没有了孟浩,但在海梦至尊的安排下,由第八山海主,孟浩的外公,暂时操控阳星,再重新补足的十万修士配合下,操控阵法,不求击杀,只用来威慑。

  异族的大军,并没有全部投入第一海的战场上,而是分成了五部分,且有六大主宰坐镇,更有诸多道境漂浮在大军之上,如今在第一海中与山海修士厮杀的,只有第一波的数百万异族。

  第一海已近乎干枯,海水血色,浓郁的化不开丝毫,血腥的气息扩散八方,战争的残酷,使得天地星空,一片昏暗。

  就连那璀璨的神通术法之光,在这血海的埋葬下,也都黯淡下来,唯有那一声声沙哑的嘶吼以及凄厉之音,在这战场中,嘈嘈切切,无边无际。

  好在第一道防线,至今还没有被攻破,这是因那位全身被黑光遮盖的异族至尊,其性格谨慎,且骨子里所秉持的,就是为了拖延时间。

  否则的话,他也不会主动放弃以大陆轰击山海界,如果玄方至尊没有被封印,此战到了如今,必定要比现在残留百倍不止。

  可也正是因这位至尊的谨慎,海梦那里始终没有等到第二波的异族也踏入第一海,随着时间的流逝,第一道封印的山海修,尽管有后续之人替换,可依旧还是渐渐疲惫。

  且第一海,已快要彻底干枯,山海修士不断后退,终于,这拉开的战场上,第二波的异族,缓缓的踏入进来。

  就在这第二波的异族大军,踏入第一海范围的刹那,海梦双眼一闪,她没有任何迟疑,立刻掐诀,有封命传递下去,许清压下现在对孟浩的焦虑,打起精神,将海梦至尊的命令,向着更多的人传达出。

  很快的,第一海上那近乎干枯的血海,立刻有无数符文璀璨闪耀,滔天而起,整个第一海,在这一瞬……居然……自爆!

  哪怕海水不多,可依旧还是海,且最重要的,是这片第一海上,有第一海的意志,那是山海界的一部分,此刻,这第一海的自爆,准确的说,就是第一海意志的自爆。

  轰鸣间,整个第一海,海水咆哮,滔天而起,四周轰鸣中,一股自爆的毁灭之力,刹那间,从每一滴海水内,从每一道海浪中,从每一片海域里,骤然爆发!

  轰轰轰!

  巨响在这一瞬,让天地色变,让山海界都震动,更是让那星空轰鸣,第六天的异族至尊,藏在黑光内的面孔,面色大变,猛的走出,阴沉的望着第一海的方向。

  那里,此刻正有一片恐怖的波动,正在疯狂,似乎在那第一海的中心点,出现了一个黑洞,这黑洞刚一出现,立刻就形成了无尽的吸力,从四周吸来天地之力,吸来血海,更是将不少异族,都吸了过来。

  阵阵动乱,从这些异族身上传出,阵阵惊呼,从第一波与第二波异族那里,不断地回旋,而山海界的修士,但凡是在这第一海上,都在这一刻,在这吸力爆发时,他们被一股大力推动,轰轰间卷出了第一海。

  与此同时,那第一海中心的黑洞,如呼吸一样,在吸来天地后,又猛的呼出,这……才是自爆的开始,巨响滔天,轰鸣惊人,随着扩散,一股毁灭之力,横扫天地,疯狂而去。

  所过之处,所有异族,全部都发出凄厉的惨叫,身体上的血肉首先碎灭,而后是骨头,最终是元神,直至成为飞灰。

  那自爆之力太强,轰鸣间,不断地扩散下,只是眨眼的功夫,就覆盖了整个第一海,将第一批与第二批异族,全部笼罩在内。

  没有多少异族能逃出,哪怕是道境,哪怕是道主,除非踏入四源成为道尊,否则的话,都没有资格逃命,被淹没在了这第一海的疯狂内。

  天地颤抖,星空震动,山海界外,那四波异族大军,全部骇然,睁大了眼,露出恐惧与震撼,还有那六个主宰,也都在这一刻,倒吸口气。

  这场轰鸣自爆,持续了整整三天的时间,三天内,第一海两边,山海修士沉默,异族心惊。

  直至三天后,当这轰鸣结束后,第一海……永恒的消失了,从此山海界,永远的少去了一片海,一同消失的,还有那曾经第一海上,所有的异族。

  异族沉默,山海修士一样沉默,第一海……消失了,这场战争中,山海界首次,品尝到了失去了山河的感觉。

  这感觉……让所有山海修士,在这沉默中,有些茫然。

  但很快的,战争再次继续,第三波异族在那位至尊的命令下,立刻发动,这一次,有两位主宰杀来,更是从大军内,飞出不少道境,一起杀向第一山。

  山海界第一道防线,如今只剩下了一半,第一山,变成了战场,一时之间,嘶吼滔天,杀戮惊人,似要将这座山,也染成血山。

  轰鸣回荡时,孟浩这里,不知晓外界发生的一切,他从昏迷的那一瞬,如同灵魂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

  那个世界,没有天,没有地,没有草木,没有山河,有的……只是稀薄的雾气,还有那雾气内,两尊……巨大的雕像。

  这两尊雕像,都看不清面孔,可孟浩却感受到,左侧的雕像上,全身上下,散发出阵阵惊天动地的妖气!

  这妖气之强,孟浩身为封妖九代,感受极为清晰,甚至准确的说,这妖气,包含了山海的气息,且在这气息内,还有阵阵诡异,阵阵多变,更有疯狂却不缺少理智的杀机。

  那雕像在这气息的笼罩下,诡异到了极致,哪怕看不到这雕像的面孔,孟浩也可以猜出,那张面孔,一定是狰狞而又和善,似哭,又似在笑,仿佛千面一身,让人看不到其真正的心在何处。

  那是……妖,因变,而成为妖,如同这所有世界,唯一的妖。

  至于右侧的雕像,孟浩看去时,他感受到的,是浓郁至极的仙气,这仙气之强,一样撼动八方,仿佛那是一切仙的本源,仿佛那是这世间,唯一的仙!

  孟浩沉默,他看着这两尊雕像,又看着所在的这片世界,他有些茫然,不知这里是何方,不知这两座雕像,又是什么。

  “这里……是你的心海。”就在孟浩心底疑问浮现的瞬间,一个沧桑的声音,好似从远古岁月里传来,回荡在这片苍茫的世界内。

  孟浩内心一震,抬起头,可却找不到传来声音的方向,似乎这声音,无处不在。

  “至于这两尊雕像,一尊是妖,一尊是仙……至尊仙界内,注定了会诞生一尊……苍茫唯一仙……

  罗天血脉,也是因此而出现……”

  “然而,有人不愿让仙诞生,欲夺仙位,因仙与神,虽是相辅相成……可,仙在神之上,更可镇压魔!

  神魔不在意,可其后人在意,所以,逆转苍穹,改变因果,挥舞岁月天地,不惜代价……他们成功了,也失败了,可他们不知……在这成功与失败之间的变化,会让仙……成为本不该出现的妖……”

  “因为,能诞生出仙的那片世界,在罗天血脉没有出现前,本就是……镇压三千大妖的……至尊妖界!”

  “妖,多变,诡异,无常……没有了仙的浩然,镇压不了魔,也撼动不了神……可却能……颠覆了整个苍茫!”

  “现在告诉你自己,如果你能选择,你选……成浩荡的唯一仙,还是成……颠覆苍茫的唯一妖!”

  沧桑的声音,缓缓回荡,声音内没有蛊惑之力,似乎只是想听一个答案。

  孟浩沉默,目光第一眼看去时,看的是左侧的代表妖的雕像,这一次他看去,原本看不清面孔的雕像,立刻在他的眼中清晰了。

  他看到了那雕像的面孔,那正是……他自己!

  全身妖气滔天,眼中带着永恒不散的红芒,没有狂傲,没有霸气,没有浩然,没有威严,可却有一股多变,无常,诡异之意,尤其是那目中的红色,给人感觉……似乎蕴含了血海深仇,似乎要去毁灭整个世界。

  而在那目中深处,藏着的,却是于多变无常的千面之下,外人感受不到,也看不出的……苦涩与追忆,更有复杂……

  看着这尊与自己面孔一模一样的妖,孟浩心神颤抖,他感受到了这尊妖的悲伤,感受到了这尊妖的不甘心,还有那疯狂的仇恨。

  沉默中,孟浩转头,看向了右侧的仙……

  一样是与他一致的面孔,淡然中带着出尘,目光看似柔和,可实际上却带着冷漠,似乎这天地的一切,在他看去,都有规律,而他凌驾于一切之上,是这世界唯一仙。

  一切回忆,一切过往,都如同前尘往事,仙路上的风景,眨眼间,随着走过,就会被他斩断,不让丝毫羁绊牵制自己的脚步。

  不是无情,也不是有情,不是自私,也不是无私,而是一种淡忘,一种回头时,对于曾经的记忆,只有轻叹的洒脱。

  “不用说出答案,你的心里有答案,就可以了……”沧桑的声音,再次传来,回荡在这苍茫中——

  我想回家……今天一天都在折腾,只有一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