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我欲封天> 第1393章 对方家有愧!
  “谁让你们惹我了呢,这下,你们顺意了,这下,你们安心了。”孟浩的声音,带着诡异的音调,回荡在这战场上,让所有的异族颤抖,哪怕是强者,也都骇然。

  “装神弄鬼!”八源至尊中年男子,咬牙冷哼一声,身体蓦然冲出,海梦至尊正要追上,却被那至尊傀儡突然拦住。

  海梦一怔,看去时,那至尊傀儡的目中,分明带着孟浩的目光。

  与此同时,远处逃走的大头修士,此刻身体颤抖,他的身上有黑气弥漫,可因他远离了战场,众人的目光都放在孟浩身上,倒也没多少注意到他的异常。

  那八源至尊中年男子,已急速而去,与孟浩这里,刹那间碰触到了一起,八源之力滔天爆发,几乎在爆发的刹那,孟浩这里突然握拳,身上的气息瞬间改变,不再是哭笑,而是被一股霸气,轰然取代。

  这霸气,是天地间,唯我独尊,是星空中,我一拳所在,苍茫要拜的气势!

  二人在碰触的一瞬,孟浩这气势的爆发,直接轰出了杀神拳,一拳,一拳,一拳,孟浩仰天一吼,走出七步,轰出七拳!

  一步一拳,那是神之七踏,他的气势也随之爆发,到了最后,在那第七步落下,在那第七拳轰出的一瞬,孟浩这里,霸气滔天,他整个人如取代了星空,成为了瞩目,那是死也要轰杀而去的疯狂。

  这一幕,与他之前的哭笑,成为了鲜明的对比,让这八源至尊中年男子,也都难以预料,眨眼的功夫,就与孟浩在半空中,直接轰鸣对决。

  鲜血从孟浩口中喷出时,他的气息竟瞬间改变,前一刻还是霸气无边。下一瞬,就变成了煞气凶残,居然不顾伤势,甚至哪怕会因此身体崩溃爆开。也都直接如野兽一样,扑向八源至尊中年男子,张开口,凭着他惊人的速度,向着这中年男子的头颅。狠狠的咬来!

  中年男子大吃一惊,身体正要后退,可还是被孟浩一口咬在了手臂上,猛的一撕,直接撕开了大片的血肉,他的双眼赤红,转头时,头发在飞扬,整个人看起来,如同凶残到了极致的荒兽!

  “你……”中年男子心神咯噔一声。就在这时,孟浩笑了,发出咕咕的笑声,身体一晃,再次冲来,伤势算什么,死亡算什么,这一刻的孟浩,如同彻底癫狂,轰鸣间。不断临近,他凶残的目光,不顾生死的来临,甚至数次都爆发出同归于尽的疯狂。使得中年男子心惊胆颤。

  “疯子,你是疯子!”中年男子立刻后退,几乎在他后退的一瞬,孟浩这里气息再次变化,一股纯正浩然的仙气,立刻在他身上崛起。与此同时,他的样子虽然依旧凶残,可却不再给人一种凶兽之感,而是……仙人一怒,天崩地裂!

  孟浩站在那里,气势如虹,仙意在他四周回旋,本源在他身边旋转,他掐诀间,一道道术法,瞬间爆发,山峰轰隆隆的降临,至尊桥狠狠镇压,更有狂风暴雨,化作雷霆,轰鸣而去,术法之快,刹那间,他一个人,就形成了一片术法之海,轰击中年男子。

  更有雷鼎出现,刹那挪移间,化身青色大鹏,一个冲刺,临近中年男子后,气势徒然成为霸道无边,一拳轰杀。

  中年男子面色变化,立刻反击,可就在与孟浩的拳头碰触的瞬间,孟浩这里忽然松了力,任由对方与自己的右手碰触,轰的一声,他的右臂直接粉碎,血肉模糊,甚至连半个身躯都破碎,可他却成功的,靠近了中年男子!

  带着凶残,带着又哭又笑的诡异之音,一口……狠狠的咬在了这中年男子的喉咙上,狠狠一撕。

  轰鸣惊天,中年男子发出凄厉的惨叫,轰开孟浩,身体疾驰后退,右手抬起无助喉咙,他想要说话,可生意却传不出来,他的神色露出骇然,他的眼中出现了恐惧。

  他很少在战场上去恐惧敌人,可今天,可这一瞬,孟浩,让他恐惧。

  尤其是当孟浩舔着嘴唇,再次冲来时,这中年男子头皮要炸开,他毫不怀疑对方之前说过的一句话。

  “我打不过你,可我能……吃了你!”

  “这是什么,该死的,仙神大陆与魔界,他们改变了仙,塑造的摇篮内,出现的这是什么!”

  “比仙还要恐怖!!”这中年男子说不出话,心底在嘶吼,眼看孟浩到来,正要后退时,却忽然面色大变,他按着的伤口处,此刻全部成为了黑色,这黑色正疯狂的蔓延他的全身。

  “诅咒!!”中年男子面色大变。

  “这不是诅咒,是我的怨。”孟浩笑着开口,如哭一样说话,冲杀而来,那中年男子面色都漆黑,怒吼一声,身体直接枯萎,而他的元神,却是刹那间冲出,不敢与孟浩接触,疾驰后退。

  “疯子,你是个疯子!!”

  “不要靠近我。”孟浩笑了,看了那不敢靠近自己的中年男子后,又转过头,看向道方!

  道方身体一颤,立刻后退,他此刻头皮也在发麻,孟浩这里若是修为低弱也就罢了,可偏偏孟浩这里只比他们差了一线!

  而那诡异的多变,还有来自他身上气息的压制,使得他们很难发挥出全力,最重要的是,他们没有孟浩那么狠辣!

  那是不顾自己生死,也要咬下对方的血肉的疯狂,他忘记不了,对方吞下女至尊的魂时,那恐怖的神情。

  他隐隐觉得,仙神大陆以及魔界……错了!!

  或许,真正的仙,有着在神之上,镇压魔的力量,可却并非不可战胜,而眼前这个妖,哪怕只是刚刚诞生,哪怕还不足以霍乱苍茫,可却已露出了……让人恐惧的种子!

  尤其是……孟浩的右臂,此刻正肉眼可见的恢复,转眼间,已重新生长出来。

  这就让道方,心神更为震动。

  整个战场,在这一瞬,至尊在退,大头在退,异族大军,都在退,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这……刚刚转化过来,如同新生的……妖!

  孟浩不是很强大,可这一刻的他,在某种意义上说,是最强大!

  孟浩笑了,他的笑声传遍星空,化作了哭声,在那里颤抖中,癫狂的笑,似乎在笑自己,似乎在哭亲人。

  这声音,让人沉默,异族沉默,山海修沉默,水东流沉默。

  “孟……孟浩……”方瑜颤抖,被孙海扶着,望着半空中的小弟,望着孟浩,她的心在刺痛,爹娘没了,孟浩是她唯一的血脉亲人。

  小胖子哭了,他望着孟浩,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可他难受,这个样子的孟浩,让他悲伤。

  还有陈凡,还有孟浩的师尊,还有远处神色复杂的柯九思。

  所有在这南天星上活着的人,此刻都望着孟浩,看着他的妖气,看着他的可怖,看着他似哭似笑的表情。

  “水东流,或者你真的是九封,可不管你是谁……算计了我,算计了我外公,算计了我祖父,算计了我爹娘,如今山海界已碎,南天星已近乎崩溃,我已化妖,你的最终计划,也该展开了。”孟浩抬起头,看向星空,声音带着诡异的音调,回荡苍穹。

  星空一震,轰鸣间,水东流迈步走出,另一个方向,道方与那位八源中年,二人已心底恐惧,海梦至尊与孟浩的至尊傀儡,此刻也都快速后退,来到了水东流的身边。

  那至尊傀儡的双目,此刻也是赤红,孟浩的改变,也影响了这至尊傀儡的气息,他站在水东流身边,目中带着妖异,看向水东流。

  水东流沉默,半晌之后,他神色复杂,向着孟浩抱拳,深深一拜。

  “诸多算计,诸多准备,诸多消散,还请你……释怀,老夫……对山海界,无愧,唯独对你方家一脉,有愧。”

  “你们方家,罗天家族,血脉非同凡响,山海界后,你方家一代老祖又获得了逆天造化,使得罗天血脉再变,成就涅槃多世之意,方家一脉,最适合老夫布局!

  而你的身上,是整个方家血脉的大成集合。”

  “所以……”

  “所以,我的所谓七岁劫,也是你一手造成!”孟浩大袖一甩,声音诡异,沙哑中带着哭笑融合的怪异,让人听了后,心神都不稳。

  水东流沉默,点了点头。

  “你的七岁劫,是老夫引出,你的外公,是老夫安排成为了山海主,你的祖父,是老夫抽其魂,分入斩天经中。”

  “你的父母,也是老夫刻意安排,让他们镇守南天星,因为他们的魂,适合成为挥动的魄!”

  “甚至季家与你方家的恩怨,也是老夫安排……你修行封妖一脉禁法,一样是老夫安排,老夫的目的,本是让你成为……新的山海意志,或者,成为仙!只是,途中你的命,改了。”

  “我这一生,对得起山海,唯对不起你们方家……不过,你的祖父没有死,你的爹娘,或许在某种意义上,也没有死!”

  “接下来,若成功,老夫自崩在你面前,挖出心,称量生平,祭祀方家血脉族人。”

  “而若失败……老夫一样自灭魂火,付出一切,成全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