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我欲封天> 第九卷 妖尊归来苍茫颠 第1410章 青铜换天!

我欲封天 第九卷 妖尊归来苍茫颠 第1410章 青铜换天!

  热门推荐:、 、 、 、 、 、 、

  苍茫。

  无边无际,或许是有尽头的,可至今为止,除非超脱,否则的话,似乎还没有人,能真正意义上,走到苍茫的尽头。

  这里太大了,存在了太多的界,存在了太多的族,存在了凶险,存在了漩涡,存在了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生命,也存在了一个又一个曾经破灭的传说。

  除此之外,还有尘埃,也是这片无尽的苍茫中,最常见之物,那些尘埃里,有骸骨,有碎石,有法宝,所有的一切,都可以在那尘埃中寻找的到。

  此刻,在这苍茫中,不知晓具体的位置,有一具骸骨,漂浮在那里,不知漂了多少年,这骸骨已干枯,可却没有腐烂,他穿着一套铠甲,这铠甲早已龟裂,成为了灰色。

  身边还有一只干瘪的狗,仿佛死亡,但却始终不离不弃。

  尸骸也好,铠甲也罢,都没有生机,仿佛也已死亡了太久太久。

  即便是储物袋,也都露出了一个窟窿,里面的所有物品,大都是散在了苍茫里,也有一个女子,在多年前,逃出了储物袋,在这苍茫中不知迷失在了何方。

  那储物袋到底是如何碎的,那女子不知道,她只是记得,储物袋碎后,她在出现的刹那,看到那让她满是恨意的人,穿着的铠甲,亮了一下。

  此后,就是一片苍茫的风,吹散了所有,也将她吹到了远方。

  只有那具尸体,在这风中,依旧漂浮远去。若仔细去看。可以看到。有一盏青铜灯,在储物袋碎裂的那一刻,没有远去,而是漂浮在了这尸体的眉心上,慢慢的落下。

  那盏青铜灯,曾经改了这骸骨之人的命!

  让那水东流,也都无法去琢磨,去明悟。

  它漂浮在这具骸骨的眉心上。在这骸骨之人体内的魂灯还在时,它很少出现,即便是出现,也都没有丝毫光彩,而今,在这骸骨之人体内没有魂灯时,这青铜灯,终于出现。

  曾经,这骸骨之人有过猜测,他猜测。这盏从仙古道场内拿出的改了命的青铜灯,或许……就是某个存在的魂灯。

  他不知属于谁。也无法判断。

  甚至在青铜灯出现,融入他眉心的一刻,这骸骨之人也都没有想到,会有这一幕出现。

  时间流逝,这盏青铜灯,每一年,都会融入一丝,十年后,百年后,千年后的今天,这盏青铜灯,已消失了,它完全的融入到了这尸体的眉心里。

  或许,也正是因这青铜灯的缘故,这具尸骸在这千年里,没有任何存在能靠近,都是远远地避开。

  保持了尸体的完整的同时,也似乎给了这骸骨之人,再次睁开眼的可能……

  渐渐地,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一丝若有若无的气息,在这尸骸身上散出,那气息类似仙,仿佛魔,诡异多变中带着凶残,如果有曾经参与了山海界战争的人出现在这里,那么或许很快就会认出,这是……妖气!

  属于山海界那位传说中的存在,妖尊的气息!

  这骸骨,正是孟浩!

  当年被皮冻传送出来后,他就失去了意识,不过在失去意识的前一息,之前发生的所有事情,在他的脑海里,全部浮现,他看到了鹦鹉的抹去意识,看到了皮冻的牺牲换来的传送,看到了所有之后,他的心在撕裂,他的脑海在翻滚,他无法去阻止,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留着血泪,直至被传送后,他在失去意识前,他笑了,那笑容凄厉,那笑容带着一如既往的疯狂,他不甘心就这么死亡。

  他要去拼一下,他要去让自己,重新归来,他不知道该怎么做,他想到了自己的血脉中存在的涅槃,他也想到了储物袋内,那盏青铜灯。

  用最后的力气,将其青铜灯取出,展开水东流的传承内,一个特殊的秘法,那秘法是夺舍别人的魂灯,这本是一个很疯狂的术法,即便是水东流,也只是在记忆里存在,可却不认为能成功,不是来自于九封,而是来自于水东流体内,那另一部分魂。

  在施展此法的同时,孟浩失去了意识,这之后的所有,对他而言,一片空白。

  而他的身体,在这千年内,不断地枯萎,生机已灭绝,一切都消散,唯独那盏魂灯,始终保持融合,直至这一天,在这青铜灯彻底融合进入孟浩的眉心后,他的体内,渐渐出现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有轰鸣之声时而回荡,他的体内,那盏青铜灯,正逐渐的取代了孟浩失去的本命魂灯,以青铜灯,为本命灯,重塑经脉,重塑修为!

  他的血肉干枯,可却每一天都有更强的气血之力在滋生,他的五脏六腑,本已枯萎,可如今,仿佛正在慢慢的复苏,直至数日后,千年来的第一声心跳,在孟浩的胸口传出时,他四周的苍茫轰鸣,星空颤抖,掀起了无数藏在八方的生命,好似受到了惊吓,立刻扩撒。

  心跳声,再次传出时,孟浩体内,有鲜血从心脏内迸发出来,流转全身时,将那些干枯的残血,全部复活!

  他的身躯渐渐不再是完全干枯,而是有了起伏。

  随着鲜血的运转,他体内的那盏青铜灯,正慢慢的燃烧,有无穷的青烟,正在释放,融入孟浩全身每一寸血肉中,融入他的修为里,使得他的身上,在这一刻,点燃了生机。

  一股极强,甚至让这四周苍茫都颤抖的气息,在他的体内,在这一瞬,轰然爆发,他的身体颤抖,他的双眼一样颤抖,似正在凝聚一股……睁开眼的力量。

  这力量越来越强,与此同时,他身上的气息,也更为恐怖,使得四周的苍茫掀起了漩涡,这漩涡的程度或许不如当初铜镜鹦鹉掀起的苍茫之乱,可眼下,依旧还是极为惊人。

  但,也就是持续了几个呼吸,这气息渐渐虚弱,孟浩的身体也慢慢的不再颤抖,他的双眼,似乎失去了睁开的力气,慢慢的平静了。

  仿佛,这股力量的爆发,还不够让孟浩苏醒,又或者,他要睁开眼,需要的力量之大,需要的生机之多,此刻还无法凝聚。

  而他,还要继续等下去……

  慢慢的,他的身体再次枯萎,他的心脏停止了跳动,他的鲜血,逐渐的又干枯下来,他的气息也都散去,整个人与之前的尸骸,没有什么区别,只是有一缕生机,从之前的不存在,变成了存在,如同火苗,在慢慢的燃烧。

  时间流逝,又过去了十年,孟浩依旧在这苍茫内漂浮,直至这一天,在他的前方,苍茫中出现了一面飞梭。

  这飞梭上堆积着一些杂物,仔细去看,那些杂物分明都是苍茫内的尘埃之物,被人收取过来放在那里,其中还有几具干枯残破的尸体。

  除了这些,飞梭上还盘膝坐着一个女子,这女子很年轻,可打扮却很老气,明明样子秀美,但偏偏露出刻板的样子,似乎不愿让人以年纪来看轻自己。

  她的修为不弱,能在这苍茫中疾驰,本身就需要是强者才可以有胆量做到,此刻在这女子的四周,散出的波动,分明是一个道境的程度。

  她的身边,还有一个少年,那少年唯唯诺诺,似很软弱的样子,乖巧的在这女子的身后,时而抬头看向苍茫,神色内带着好奇与紧张,望着四周,可显然好奇居多,可没过多久,便会被那女子时而训斥一番。

  “你要记住,这一次到了后,一定要昂首挺胸,要拿出气势来,不能让人看出破绽!”

  “你更要时刻记住,你是云家的嫡子,你是曾经这片苍茫内,最辉煌的家族的嫡子,这一次苍茫大派圣女招婿,一定会选择你的!”女子坚定的开口。

  “而苍茫大派,在这片苍茫中,是可以与那仙神大陆以及魔界抗衡的庞大势力,他们的身后,据说是有通往苍茫外的传送阵!”女子目中露出期待。

  “可是……可是如今的云家只是一个小族,你说的那些事情,是不知多少年前的了……我又不是真的云家嫡子。”少年低着头,弱生生的说道。

  “闭嘴,那又怎么样,云家的一代老祖,曾经与苍茫派有过一个约定,云家的嫡子,可以在任何岁月,任何时代,与苍茫大派的一位圣女,结成道侣,之前云家落魄,沦入凡尘,早已溃散,没有能力去让苍茫派完成约定,也就罢了,如今我知道了这件事,又买来了那份约定,凭借家族的至宝,我可发挥二源战力,必定成功!”女子一瞪眼,那少年立刻低头矮了半截。

  “况且,我们也见不到苍茫派的高层,苍茫派要面子,我们有婚约在,到时候人多,我拿出来,苍茫派虽强大,可也要讲道理,就算不承认,也要那些好处给我们才是!”女子正说着,似有所查,忽然转头,看向不远处,在那里有一具骸骨,正缓缓漂浮,与这女子所在的飞梭擦肩而过时,这女子轻咦了一声。

  “这具古尸保存的好完整,身边还有条狗。”女子右手抬起,隔空一抓,将孟浩抓到了近前,仔细的看了几眼后,女子双眼冒光。

  “不错不错,这次出门的路费,卖了那些杂物与尸体,就有了,如此一来,此番就是稳赚不赔啊。”女子眉开眼笑,立刻将孟浩与獒犬扔在了飞梭上,与那些尘埃杂物以及另外几具尸体放在一起,又下了一些禁制,随后拍了拍手,转头又训斥少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