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我欲封天> 第1447章 我就是在找事!

我欲封天 第1447章 我就是在找事!

  孟浩脚步停顿,他一只脚在出口内,感受到了出口中的吸撤之力,可他的另一只脚,此刻却无论如何,也都无法迈入出口。

  他身体颤抖,回头看着远处苍穹上的这一幕,铜镜……对他来说,是改变他这一生的至宝,而其内的鹦鹉,则是他的朋友,他的伙伴!

  还有皮冻,虽然与鹦鹉经常斗嘴,可对于孟浩来说,它们……已成为了他的亲人一样。

  他怎么能忘记皮冻的絮叨,怎么能忘记鹦鹉的吹嘘,怎么能忘记一个自称五爷,一个自称三爷,又怎么能忘记那场海鲜歌。

  一切的一切,在他的脑海里浮现,直至最终化作了彼此生死离别的那一幕,为了自己,鹦鹉甘愿被抹去神智,为了自己,皮冻甘愿放弃不死的生命。

  最终,一个抹去了神智,被两大势力夺走,一个成为了死物,被孟浩悲哀的将其留在储物袋内最深处的区域。

  “鹦鹉……”孟浩喃喃时,金袍少年从他身边呼啸而过,直接踏入出口,瞬间消失,随后沙九东,还有掌教老者,都疾驰间从这出口消失。

  临走前,他们都看向孟浩,不理解孟浩这里为何迟疑,而他们也没有时间去思索此事,恨不能更快的速度离去。

  唯独孟浩站在那里,他似乎看不到那些苍茫派的修士,从自己身边逃出,他的双眼所看,只有铜镜。

  他看到铜镜轰鸣在了那根手指上,看到了手指一震的同时,居然出现了倾斜,甚至隐隐的,似乎出现了一丝丝碎裂的痕迹,这裂缝刹那间扩散,使得这手指震动。

  仿佛有一声轻咦传出,那密码了裂缝的手指猛的抬起,微微一弹。

  轰鸣间,铜镜……在这一刻。碎裂了。

  整个铜镜的镜面,崩溃了,化作了九份……散落在了四周,其中有八份。在这散落中,洒向了星空,不知去向,还有铜镜的主体,虽然没有碎开。可却黯淡无光,也飞向了星空深处。

  但……那碎裂的镜片,却是有一片……落向了第三重大陆上……

  这一幕,孟浩看的清清楚楚,他身体颤抖,他忽然有种冲动,要去第三重大陆,要去将落下那里的镜片找到!!

  他甚至有种感觉,如果自己能找到镜片,或许……他就可以再次感受到铜镜。感受到鹦鹉!

  随着铜镜的碎裂,第九重大陆的身影,带着悲哀,带着疯狂,轰然而去,直奔手指……

  接下来的一幕,孟浩没有去看,他的双眼死死的盯着第三重大陆,他的呼吸急促,可他的面前。此刻虽然绝大多数苍茫修士都逃出,可还是有两位八源至尊,在靠近孟浩,靠近出口的刹那。身体猛地一颤,在孟浩前方十丈处,成为了飞灰。

  几乎在他们化作飞灰的瞬间,孟浩体内的青铜灯,光芒黯淡到了极致,似乎要被熄灭。而孟浩这里,也感受到了眼前的生死危机,在这一刹那滔天,似乎距离自己这里越来越近……

  孟浩知道危险,知道这一刻对他自己来说,生死一线,可还是坚持第三目开阖,看去了最后一眼,以第三目,锁定那枚镜片,看到了这枚镜片在第三重大陆上所落去的准确地点。

  在看到了这一切后,那生死危机,近在眼前,如有一张无形的大口,轰然间要将其吞噬,就在吞噬而来的瞬间,孟浩仰天低吼,另一只脚,刹那踏入出口内,身影瞬间消失。

  在他消失的瞬息,死亡的波纹,从他之前所在的位置,刹那淹没。

  苍茫星,大地下,半星辰上,传送阵内。

  孟浩身影从虚无内走出,刚一出现,他就喷出一大口鲜血,面色苍白,可目中却跳动着疯狂的火焰。

  他四周苍茫派众人,此刻都极为狼狈,数十人一起进入,此刻回来的,只有二十人,其他的……全部都陨落在了冥宫内。

  “什么时候可以再进去!”孟浩抬头,看向掌教老者。

  “至少需要一年,不过一年后也不一定,我们还需要更多一些准备,下一次,老夫亲自去邀请白雾尘仙!有她参与,算上第二尊,我们九源巅峰就有六位,再有你于冥宫内的威势,我们才有把握,打开通往第二重大陆的通道。”掌教老者没有因之前的危险而打消念头,反倒更为强烈。

  毕竟超脱祭坛的存在,对于他们而言,是超脱的希望!

  孟浩沉默,他低头看了眼脚下的传送阵,他的心不平静,这一次冥宫的经历,让孟浩这里收获太多太多。

  而最终铜镜的线索,更是让孟浩这里,对于再次闯入冥宫,志在必得!

  “找到那枚镜片,我就有可能可以重新与铜镜联系……”孟浩目中露出执着,沉默中,孟浩大袖一甩,他麾下的那两位八源至尊,也都飞出,一个个心有余悸,他们尽管在储物袋内,可孟浩却没有封印他们对外界的感官。

  尤其是当孟浩停顿后,对于这两位八源至尊来说,那就是生死的考验。

  孟浩面色阴沉,迈步间,走出传送阵,他此刻心情烦躁,如同期待一件事情,可却发现需要等很久,那种感觉,他虽然可以压制,但因此升起的对以往事情的回忆,让他心中泛起悲哀。

  走出阵法时,他前方是金袍少年,这金云山此刻回到了苍茫派内,内心松了口大气,在冥宫中,孟浩占据大势,有无穷鬼魂,他有生死危机,不得不低头,如今回归,他尽管知道孟浩不好招惹,可还是露出了阴冷之意。

  这倒也不是他有心要去再挑衅孟浩,毕竟掌教以及沙九东有誓言在,只是他心底怨气很深,在冥宫内不得不压着,此刻回到了苍茫派,自然而然的就不愿意压了。

  哪怕孟浩在超脱祭坛上创造了奇迹,且与天威轰击时,也极为惊人,可在他看去,那还是借助了鬼魂,不过他的忌惮也很多,毕竟……从始至终,他都没看到孟浩的第九本源,且眼下的他,根本就不认为孟浩没有具备第九本源,坚定的认为,对方在隐藏杀手锏。

  不过,他也没打算与孟浩出手,此刻只不过是阴冷的看了孟浩一眼而已。

  “让开。”孟浩眯起双眼,缓缓开口。

  他话语一出,金袍少年皱起眉头,这四周范围很大,他虽然是在孟浩前方,可孟浩绕过就可。

  “你找事?”金袍少年话语阴冷,目光更为冷漠。

  可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只是一句话,只是这冰冷的一眼看去,孟浩那里却猛地抬头,眼中有寒芒一闪,右手抬起,直接掐诀之下,瞬间一拳轰出。

  “我就是在找事!”孟浩话语一出,脚步蓦然抬起,向前狠狠一步落下,大地轰鸣间,他的拳头呼啸而出。

  这一拳,蕴含了灭生,舍身,杀神,屠魔,将那四拳凝聚在一起,轰出时,立刻地动山摇,天地色变,气势滔天。

  金袍少年面色一变,他在冥宫内伤势不轻,十成力此刻能发挥的,不到七成,眼看孟浩直接就出手,他立刻掐诀反击,轰鸣间,孟浩这一拳打出了全力,二人之间立刻巨响滔天。

  金袍少年身体一颤,猛的后退,一口鲜血喷出,他的眼中露出疯狂,内心深处更是委屈到了极致。

  天地良心……他真的没有要去与孟浩出手的心思,他觉得自己站在那里,也没有太过碍事,甚至他看去孟浩那一眼,也没有挑衅,只是他觉得自己回到了自己的势力内,很自然的阴冷下来而已。

  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又得罪了眼前这个疯子……

  他不知道,其他人更不知道,此刻掌教老者苦笑,沙九东暗叹,第二至尊睁大了眼,他算是见识了孟浩这里的霸道。

  此事怎么看,他们也都看出,明显是……孟浩那里心情不好,所以找了个人发泄一下,偏偏这金云山倒霉……

  轰鸣滔天,金袍少年这里满心委屈,怒火弥漫,立刻掐诀间神通幻化,出手时,孟浩那里化作大鹏,轰鸣间无数羽毛飞舞,刹那变化后,禁法归一!

  一时之间,巨响回荡,金袍少年本就有伤,且冥宫内被孟浩所慑,已然失去了战意,此刻竟被孟浩压制,节节败退。

  掌教老者摇头苦笑,与沙九东一起,再次阻拦,分开了二人后,孟浩瞪了金袍少年一眼,金袍少年也同样瞪了过去,他心底的委屈,此刻已然爆发。

  “疯子,你心情不好,就可以随意打人啊,我们的过节,之前不是都和解了么,你还拿了我的储物手镯!!”金袍少年近乎咆哮,他越想越觉得委屈。

  被他这么一吼,孟浩也想起了储物手镯的事情,神色缓和下来,干咳一声,想说些什么,可又不知该说什么,这事……的确是他自己心情不好,主动找事。

  冷哼一声,孟浩没有说话,转身直接飞出,去了属于他的第九至尊城,踏入大殿内,直接选择了闭关。

  “疯子,疯子!”金袍少年狠狠的瞪着孟浩离去的身影,内心打定主意,此仇必须要报,可一想起对方在超脱祭坛坚持了十六天,还有修为上与自己相差无几,甚至还隐藏了第九本源没用出,随后又想起对方在冥宫内的无敌,而自己显然还要多次去冥宫,他就只能咬牙,改变了自己的决定。

  “该死的,我以后绝对不站在这疯子的前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