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我欲封天> 第1448章 这一年……
  冥宫之事,在苍茫派内,有资格知晓者凤毛麟角,这一次众人的前往,虽然损失惨重,不但八源死亡数人,甚至第六与第八至尊都死亡。

  对于苍茫派来说,损失极大,可对于个人而言,这一次的收获,一样极大!

  无论是八源还是九源至尊,又或者是九源巅峰的几人,都在那超脱祭坛上,看到了各自的方向,哪怕这方向有些渺茫,如同是眼前的尘雾被拨开了一点,可他们相信,只要再有几次感悟的机会,那么……超脱,将从不可能,变成……有可能。

  而那些八源,他们在这超脱祭坛上获得的好处,虽然不如九源至尊,可也是极大,甚至他们中有不少,都感受到了自身明悟的第九本源,出现了突飞猛进的变化。

  可以说,虽然苍茫派的损失不小,但众人都在归来后,立刻选择了闭关,都在各自感受自己的收获。

  孟浩这里一样闭关,在他的大殿内,他的神色已然平静下来,回想自己在冥宫内的一切,孟浩的目中慢慢露出一丝寒芒与不甘心。

  他不甘心自己的第九禁,无法凝聚出来。

  “罗天畏仙,其力与我的妖力同源,此事……存在了诡异。”孟浩沉默,双眼一闪,冷笑起来。

  “所以以我的身体,无法将第九禁凝聚,只要凝聚,必定失败……因为这第九禁,可以改变我的身体,使得仙根重新出现,使得我重新踏上仙途。”

  “可仙不仙,我不在意,我在意的是让自己强大,仙也好,妖也罢,只要能有第九本源,只要能熄灭青铜灯,踏入超脱就可!”孟浩目中露出思索之芒。既然自己的体内无法凝聚第九禁,那么他就要想其他的办法,让自己拥有第九禁!

  “没想到,以封天诀来完成第九禁。居然会出现仙的变化……如果我换一个第九禁,或许就可以凝聚出来……”孟浩皱起眉头。

  “不过,有些不甘心啊。”孟浩轻叹,沉吟中,他忽然双眼一闪。脑海里在这一瞬,萌生了一个奇异的念头。

  “恩?”孟浩越想双眼闪动越快,看到了最后他直接站起,在这大殿内走来走去,片刻后脚步一顿。

  “我这具身体无法凝聚第九禁,那么……我如果创造一个分身,没有丝毫妖力存在,且与我这里的关联,也降低到最少,那么是否可以用这分身来凝聚第九禁!!”

  “妖无法凝聚第九禁。那么仙……应该可以凝聚这封天禁!”

  “如此一来,分身一旦成功,那么本尊与分身融合后,我一样拥有了……第九禁!”孟浩双眼越发明亮。

  “虽然还有些难度,可这是一个方向!”

  “封天禁,既然可以激发仙脉,那么我这分身,若是纯粹的仙体,那么将其凝聚的可能性,就无限的增加。”孟浩越想越觉得此事可行。

  “这具分身。他的使命……就是去完成第九禁!”孟浩目中越发坚决,他的记忆里,有关分身之法众多,其中有本尊道。还有来自水东流的术法。

  可思来想去,这些斩出分身之法,都不完美,难以将自身的妖力半点不留的塑造出一个分身的同时,还能完美的让他分身所感悟的第九禁,最终可以直接融合本尊之中。

  “除非……那分身。也是真正的我,即便是本尊死亡,分身也不会灭,既是**,又冥冥中可以融合!”孟浩沉吟时,忽然右手抬起一挥,按在了眉心。

  脑海轰鸣间,他的眉心内,赫然出现了三枚……涅槃果!

  这三枚涅槃果,在孟浩的面前散发璀璨之芒,孟浩看着涅槃果,忽然笑了起来。

  “七岁劫……我方家血脉中的奇异,水东流可以加以利用化作一个山海局,我自然也可以将其施展出来!”

  “我的分身,将与所有人的都不一样,因为……他是我的……第四世!!”孟浩闭上了眼,埋住了目中的光。

  当年在东胜星的他,七岁时枯萎,提前展开了第二世,出现了一枚涅槃果,而后第二世的七岁,再次枯萎,展开了第三世,出现了第二枚涅槃果。

  这第三世,他在爹娘的陪伴下,来到了南天星,从此开始了一段风起云涌的人生,直至走到了今天。

  可如今,他要去强行开启……自己的第四世,不是以本尊,而是以分身,使得这第四世与第三世,同在!

  如此一来,根一样,分支不同,但却可完美融合,因为本就是一体!且这第四世的出现,又完美的斩断了与第三世的关联,可以做到让妖力不存在于分身内。

  “以我的分身,去感悟第九禁!”孟浩深吸口气,盘膝坐下,右手抬起时,一指自己眉心,轰鸣间,以涅槃果,去凝聚出第四世的身躯。

  只不过这神通的施展,需要一定的时间,孟浩盘膝时双目闭合,渐渐地从自身的涅槃中,分出一缕生机,凝聚眉心,逐渐的壮大。

  这一缕生机,如同是一个种子,正在缓缓的酝酿。

  时间流逝,很快一年过去,期间掌教传来音讯,告诉孟浩这里,为了准备好下一次冥宫的万全之行,时间会再久一些,具体多少,还不确定。

  孟浩虽然急迫,但此刻有分身在酝酿,也的确不适合短时间出发。

  又过去了一年。

  孟浩的分身,也终于被酝酿完成,也做到了将自身的第四世开启,融入到这分身的所有准备。

  此刻,在他的闭关之处,他的前方,漂浮这一个模糊的身影,看不清面孔,甚至气息也与孟浩这里似乎不一样,可唯有孟浩能感受到,自己这里与眼前这身影之间,存在的难以被斩断的联系。

  “两年炼化,终成第四世分身,根一样,枝却不同,分身内没有丝毫妖力……七岁前,便让我的这第四世,沉入凡俗中,体会人生……七年后,第四世分身记忆会苏醒,到了那时,我就是他,他就是我,但关联上,却只是同根,外人察觉,也很难找出端倪,而那个时候,就是分身修行第九禁的一刻!

  此事不可急,这第九禁,也将是我迈入超脱的,最关键的一步!”孟浩睁开眼,凝望面前的模糊身影,沉默片刻后他右手抬起一挥,立刻这模糊的身影化作一道光,刹那飞出,与这光一起的,还有一道红芒,仔细一看,正是缩小了很多的獒犬。

  这道光的飞出,一瞬离开了半星辰,离开了内星空,在苍茫星上,在属于孟浩的第九大陆的,一闪消失。

  这一幕,他没有去隐藏,也不屑隐藏,能发现者只有九源巅峰的几人,这几人只是看了一眼,仔细扫过后,就不再理会。

  对于他们来说,孟浩是个疯子,对于疯子……大家敬而远之,尤其是这个疯子,在冥宫内是无敌的,那么所有人,都不想去招惹。

  金袍少年如此想,沙九东也是这么想,至于那位神秘的白雾尘仙,这女子一向风轻云淡,此事她不会有半点兴趣。

  半星辰地底,那片火海中的龟壳上,掌教老者目中露出深邃之芒,似在推衍,半晌后微微低头。

  “这是在施展什么神通?我居然看不透丝毫?这位九尊,身上的秘密真的不少。”

  “不过,这一切都是小事。”掌教老者微微一笑,闭上了双眼,之前的冥宫一行,孟浩的重要性,已经提高到了巅峰的程度,且孟浩的战力,也已晋身为巨头,他不愿意去因好奇心,让对方不喜。

  这一年,苍茫派很安静,除了孟浩麾下的势力继续扩张外,整个苍茫星上,都很平静,没有什么大事发生。

  几乎所有的强者,都在闭关。

  一样在这一年,苍茫星空内,有一个白发青年,穿着一身青色的长衫,身边陪着一个温柔的女子,从苍茫外迈步,走入苍茫中,来到了仙神大陆的不远处,他的出现,让这片苍茫翻滚,似传出阵阵威胁之音,更有隐藏在内的惊人排斥,似若这发白男子执意留下,那么不惜代价,发动整个苍茫,也要将其隔离出去。

  白发男子凝望仙神大陆,神色内露出一抹复杂,许久轻叹一声,他身边的女子带着不忍,闭上了眼。

  “当年断其一指,从此我很难于这片苍茫内外出现,这片大陆,带着我们的回忆,好在……都过去了,他们已不是真正的他们了,召唤我,又有何用……”青年声音苦涩,轻叹一声。

  “我断其指,它恨我……恨之入骨!”

  “而那一位还在仇恨中的道友……等他超脱,他就会明白一切。”白发青年沉默,转身时,与那女子,远去,离开了苍茫后,苍茫内的排斥才慢慢消散,恢复如常。

  一样在这一年,苍茫星外,一个远古就存在的修真家族,带着他们外出归来的天骄族女,拜入了苍茫派内,被掌教一脉接受,甚至掌教也罕见的,出现了一次,含笑看着那拜入宗门的女娃,问了她的名字。

  这女子笑着回答:“弟子叫韩贝。”

  也同样的,在这一年,苍茫星上第九大陆的边缘,一处小山村外的河道上,一个中年文士正坐在河边读书,抬头时,看到了河水里漂浮的一个正在睡着的婴儿。

  这婴儿身上有一个木牌,上面写着方木二字,他的手中,抓着一个果子,似金非金,似玉非玉,仿佛有轮回气息,有涅槃之道,尤其是身边,还有一只小狗,眯着眼,舔着婴儿的脸蛋。

  河水为其开路,鱼儿跃起为其舞动,阳光不敢在他身上落下太多,万兽藏于山林内凝望,不敢伤其丝毫。(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