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我欲封天> 第1449章 小耗子
  苍茫星,第九大陆边缘,有一条河,这条河蜿蜒而去,漂流不知何处,沿着这条河,两边有一些村庄小镇。

  其中桃花村,就是其中之一。

  村子里人口数百,平日里大都是彼此和善,据说很早的时候,他们都是一个大家族的族人,迁移到了这里,不知途中经历了什么,多少年后,就有了桃花村。

  平日里狩猎打渔为生,清晨时炊烟袅袅,夜晚后繁星点点,一派祥和……

  只是偶尔会有一些鸡飞狗跳,传出阵阵无奈的怒喝声……

  “方木,你就是个小耗子,看我抓到你,狠狠的打你屁股!”

  “今天说什么也不能忍了,方木,你给我站住,你就算是跑了,我也去你家找你那醉鬼爹爹要个说法!”

  “我的大公鸡,你你你……这是我家的大公鸡。”

  这天清晨,在那袅袅的炊烟下,整个村子里不时传出这样的声音,有老人,有成人,也有孩童。

  在村角的一处偏僻的草丛内,此刻有一个六七岁的孩童,正得意的躲在那里,这孩童很漂亮,双眼内如星辰,肤色如暖玉,穿着一套明显大了一些的粗麻小褂,哪怕是脸上有些泥巴,也难言灵动聪颖。

  他的手中抓着一只大公鸡,那只大公鸡被捏住脖子,此刻正在挣扎,可仔细一看,那不是挣扎,而是在颤抖,它颤抖的或许不是这孩童,而是在孩童身边,趴在那里的一只土狗。

  这土狗懒洋洋的,可却有一股外人察觉不到的威慑,每次大公鸡挣扎的厉害时,这土狗就低吼一声,立刻吓的这只大公鸡萎靡下来。

  过了好半晌,等村子里恢复了安静,孩童舔着嘴唇,蹑手蹑脚的拎着大公鸡走入村子。那条土狗跟在后面,不时舔着嘴唇。

  “不能给你吃,别惦记了,这是我的学费!”孩童低声说着。在这村子的边缘绕了几圈,来到了一处有些残破的屋舍外,赶紧上前踢了下大门。

  “师尊,开门,快开门!”

  孩童低声说着。那门立刻打开,露出一个有些邋遢的老头,这老头一把抓过孩童,又四下看了看,赶紧关门。

  “师尊老头,我把这只大公鸡带来了,这就是我的学费,我要学仙法!”孩童一进院子,立刻大声说道。

  这老头个子不高,驼着背。转身时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的孩童,又看了眼那只大公鸡,咽了口唾沫。

  “不错不错,孺子可教,知道孝敬师父,罢了罢了,等师父为这孽畜超度后,就教你仙法!”

  “现在,你在这里等我,我先去将这邪恶的。无耻的孽畜超度!”邋遢老头严肃的说道,一把接过那只大公鸡,转身快跑几步进了屋舍。

  “师父,你怎么超度?”孩童睁大了眼。很好奇。

  “不许偷看,为师施法时,必定有异香出现,此地偏僻,灵气不足,而为师又受伤。所以只能靠你护法了。”

  “小耗子,为师的安危,就全靠你了,一定要护好法。”老头严肃道。

  那孩童一听这话,立刻振奋,赶紧点头。

  老头很满意,拿着大公鸡进了房间,不一会,其内有公鸡惨叫之音,而后似乎有拔毛煮水之声,过了一会,甚至还有一些香气传出。

  孩童很好奇,过了许久,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师父,这孽畜既然是妖怪,怎么那么弱啊,被我一抓就抓到了。”

  “那是因为师父我早已施法,让它没有了力气。”屋子里传出似乎吃东西的声音。

  “师父,这些年我帮你抓了很多妖怪,现在村子里的妖怪,都快没了,我爹因为这事,都揍了我好多次,我们什么时候出去降妖除魔啊。”孩童继续说道。

  “不急不急,我昨天看到村西头的大柱家里,还有一条土狗,你下次把它带来,经过为师的观察,那也是一头孽畜!”屋子里似乎在狼吞虎咽。

  孩童抬起头看着天空,沉默了一会。

  “师父,爹爹的脾气又大了,前几天打了我,说是我克的他科举失败……”

  “对了,他说我是捡来的……”

  “还有我最近经常做梦,梦里有很多奇怪的人,奇怪的事,我看到好多人在飞啊飞啊,而且我觉得,在这里有一股熟悉的感觉,似乎在召唤我,仿佛……仿佛有两个我。”孩童有些描述不清,说着说着,神色内有些茫然。

  不知何时,那邋遢老头从房屋里走了出来,看了眼孩童,坐在了他的身边。

  “别胡思乱想,还什么有两个你,那是分身,能分身的都是高人,恩……和师父一样的高人,来说说,你感受到的另一个你,在什么地方。”老头打了个哈气。

  “那里……”孩童站起身,一指远方,神色内越发茫然。

  “那里,很远很远,我梦里看到过一些大殿,还有很多山。”

  “哈哈,那里为师知道是什么地方,那是第九宗,苍茫派第九宗,不过最近听说他们在这附近的村子里,招收弟子,你把师尊伺候好了,师尊可以为你推荐一下。”老头笑了笑,看到这孩童神色内的茫然,于是右手抬起拍了下孩童的头。

  “罢了罢了,你这孩子总喜欢胡思乱想,为师看你可怜,今天就教你仙术**,此发自然天道,又惊天动地,让鬼神敬畏,更艰巨生命精华,可以说是万法之源,万道之首!”老头说完,孩童立刻兴奋,将之前的茫然全部扔在了脑后。

  “走!”老头看了看天色,此刻已是黄昏,他在前带路,出了院子后,走了一些屋后的小路,孩童跟在后面,土狗懒洋洋的跟随。

  一路二人一条狗,在天色已晚时,到了一间屋舍的后院处,那老头左右看了看。立刻飞身一跃,进入了这屋舍的院子里,低声对孩童说了几句。

  “一会不许看,只能去听。这是闻道,明白么,师尊要去修炼,你给我放风,不对。你给我护法。”

  孩童心脏砰砰跳动,赶紧点头,老者满意的快走几步,进入了房间时,孩童隐隐听到里面有女子的声音。

  “老不死的,怎么才来。”

  “来了来了,咳咳,抓紧时间,老夫为你施法……”

  很快的,就有一些奇怪的声音传出。孩童睁大了眼,有些不解,他隐隐记得,这里是村中李寡妇的家,平日里他看到不少村里的叔叔伯伯,总是愿意带着很多物品来这里。

  “原来李寡妇,也是修士!”孩童喃喃,仔细的听了起来,或许是太投入,他没有注意到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或许就算他不投入,也难以察觉。

  那是一个青年。穿着一身青色的长袍,如同书生,神色冰冷,无声无息的出现,在降临时,这四周的星光似乎扭曲。那条土狗身体一颤,目中露出柔和。

  “七岁劫……今天夜里,就是我这分身,七岁劫降临……此劫过后,我这分身将苏醒记忆,从此,他就是我,我就是他。”这青年,正是孟浩,而那孩童,则是他在七年前,送入这里的承载他第四世,也是将要去明悟第九禁的分身。

  “算算时间,也快到了。”孟浩轻声开口,几乎就在他这句话说出的刹那,立刻那孩童身体猛地一颤,直接喷出一口鲜血,身体颤抖,发出无意识的惨叫,身体开始枯萎。

  这叫声立刻惊到了屋舍内的老头,更是在这寂静的夜里,传遍村子,让所有村民都听到,很快的,那老头惊慌的跑出,看到孩童后,神色上的关切不似虚假,他是真的对这个孩童焦急,连忙抱起,右手一拍按在孩童眉心,可却没有效果,老者这才神色大变,他知道一些恶疾,或许郎中药草更有效果,连忙跑出屋舍,就要送去郎中那边。

  这一夜,对于桃花村的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不眠之夜,天空不知何时乌云滚滚,可却没有雨水落下,只是雷霆不断,轰鸣八方,隐隐的,在这四周出现了雾,这雾是紫色的,翻滚间似乎在那雾内,藏着无数的恐怖存在,狰狞的咆哮四方。

  村子郎中的院子里,那叫做小耗子的孩童,正在颤抖,四周有很多村民,邋遢老头也在里面,还有一个中年的文士,虽然穿着文士长袍,可脸上都是胡茬,手里拿着酒壶,目中仿佛没有焦点。

  他是那孩童的父亲,往些年他不是这样的,可自从科举不成后,便自暴自弃,整日饮酒,今日还在醉中,被人拉到这里。

  “救不活了。”许久,郎中叹了口气。

  中年文士听到这句话,看着那当年被他捡来的孩子此刻全身枯萎,看起来似乎整个人缩小了一圈,他的身体微微一抖,拿起酒壶,喝下一大口。

  “死了也好……”他喃喃时,心中似在刺痛。

  叹息之声,从这院子里的很多村民口中传出,一个个都有些悲伤,这孩童平日里虽调皮,可如今眼看恶疾即将死去,他们心中都很难过。

  半空中,孟浩站在那里,默默的看着这一切,正要抬起手,可就在这时。

  “谁说的,小耗子死不了!”人群内,那邋遢老头眼中红了,立刻走出,一把抱住孩童。

  “他死不了,不就是恶疾么,你们救不了,他爹也不管,老夫是他师父,老夫管!”老头抱着孩童,大吼中迈步,走出屋舍,走向远方。

  四周人愣了一下,正要哗然时,忽然有人看到远处,那老头居然飘飘忽忽的,竟飞了起来,顿时让这桃花村的村民,全部骇然。

  孟浩在半空,遥望这一幕,若有所思,身体慢慢模糊,他察觉到,那具分身,此刻正在慢慢苏醒,他的意识,也在这一刻,分成了两股。(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