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我欲封天> 第1484章 此路魂灯熄!
  时间流逝,三年后。WwW.XsHuotXT.com

  苍茫派内,依旧还有太多的人,记得方木,而那座孟浩的山峰,嫣儿独自在内,将其封山,她的生活似乎回归了某种平静。

  孟浩不在这里,这座山,也少了很多来自嫣儿的娇嗔之声,很多时候,嫣儿有些恍惚,似梦中回到了曾经。

  可毕竟……师尊离去了。

  嫣儿沉默,她每天除了修行外,还有一件事情是必须要做的,那就是每天都要去一趟师尊曾经的闭关之处,那里供奉着一缕魂火。

  那是师尊的魂火,此火不灭,师尊不陨。

  这一天,嫣儿如往常一样,来到了闭关之地,跪拜在魂火面前,轻声喃喃。

  “师尊,你已离去三年,三年不长……”

  “对了,昨天夜里嫣儿在修行时,明悟了一个术法。”

  “还有,师尊,你不知道,昨天其他宗的那些可恶的家伙,据说有活跃起来了,听说又有人开始闯苍茫台了。”

  “师尊,还有……”嫣儿每一次到来,都会在这里喃喃自语,仿佛师尊就在她的面前一样,此刻正说着,忽然的,她身体一颤,声音嘎然而止,抬头时,她的面色惨白,神色大变,望着面前的魂火。

  这三年来始终没有变化的魂火,此刻居然正在逐渐的黯淡,似乎随时可以熄灭,这一幕,让嫣儿颤抖,她脑海嗡的一声,她知道,这是师尊的生命之火,一旦熄灭,就代表师尊死亡。

  而显然,此刻在超脱路上,师尊那里正面临生死。

  嫣儿苦涩,她焦急,她紧张,可她却没有办法去帮助师尊,也没有办法去改变着一切。

  “师尊,是嫣儿没用……”嫣儿眼泪流下,望着魂火,她的身体越发的颤抖。

  而此刻,在超脱路上,孟浩正面临一场生死的考验,考验他的,是这条路上,突然暴增的威压。

  三年来,他始终艰难的在这条路上前行,渐渐的身体似乎已经适应了这里的威压,甚至他可以短时间的奔跑,可就在今天,他在走入眼前这片区域的刹那,突然的,四周的威压一下子暴增了十倍!

  不是一倍,而是十倍!

  突然降临,突然出现,在这之前没有任何征兆,使得孟浩这里,根本就来不及去反应,就轰的一声,身体被强行的按在了地面上。

  甚至他全身的骨头,都在这一刻挣扎中碎裂,血肉挤压在一起,就连头骨,也都发出嘎吱之声,仿佛要崩溃。

  一股生死危机在孟浩体内爆发,可他的修为在这一刻,一样被压制,孟浩颤抖,他的双眼赤红一片,口中发出低吼,但却于事无补。

  如果换了其他人,此刻已然形神俱灭,可孟浩的分身,是用本尊的青铜灯改造后,塑造出来的最完美的身躯。

  甚至纯净的不含有任何杂质与驳杂气息,拥有的,是至臻的仙意,可以说他的分身,就是一具仙体。

  再加上孟浩本尊那里的恐怖神念,这才于这突然暴增的十倍威压下,依旧坚持。

  时间流逝,直至过去了七八个时辰后,孟浩眼前模糊时,在这极致的威压下,在这生死的磨练中,他体内余下的六盏点燃的魂灯,再次熄灭一盏!

  随着熄灭,随着生机的轰轰爆发,孟浩的骨头直接愈合,他的身体肉眼可见的恢复,渐渐地修为也活跃起来,黯淡的生机,慢慢的重新爆发。

  熬过了这一次的生死后,孟浩挣扎的坐了起来,他面色苍白,呼吸急促,回头时望着身后,他此刻已然明白了这条超脱路上,随着前行,威压不是一沉不变,而是会暴增。

  显然,越是深处,威压就越是恐怖,而往往没有任何征兆,一步之隔,如同生死。

  几乎在孟浩这里生机恢复时,苍茫派第九宗内,嫣儿所在的闭关之处,孟浩的魂火慢慢恢复过来,嫣儿擦去眼泪,整个人如同一样有了生机,她凝望魂火,默默为师尊祈祷的同时,她也下定了一个决心。

  “师尊,我会让自己尽快的强大起来,超脱路上……我陪你。”嫣儿目露坚定,深吸口气,离开了闭关之处。

  从这一天开始,她不再选择封山,而是走了出去,开始闯苍茫台,尽管这苍茫台的钟鸣对她已没了用处,可苍茫台内的其他造化,对她依旧有帮助。

  先闯苍茫台,再走超脱路,这是嫣儿的选择。

  又过去了三年,孟浩在这超脱路上,已行走了六年,他没有看到任何人,似乎这天地世界内,只剩下了他自己,他默默地前行,承受着此地恐怖的威压,渐渐地,他的身体似乎也适应了一下,似乎他可以如三年前一样去奔跑时,孟浩隐隐感受到,似乎……又一轮的爆发,要到来了。

  他开始走的很谨慎,直至数月后,他忽然看到了前方有一个身影,穿着与他一样的衣袍,正在艰难的前行,披头散发,可却有道境气息散出。

  这是孟浩看到的第一个苍茫派的同门,可还没等他这里开口,那前方的身影一步落下后,突然的,身体一颤,在孟浩的目光里,此人瞬间就化作了一片血雾,轰然崩溃,就连血雾,也都在瞬间如被挤压到了极致,洒落八方。

  那片血迹,很快的就消散了,地面上看不出丝毫痕迹,如同前一刻死亡的人,只是一场幻觉而已。

  孟浩脚步停顿,沉默许久,他的心脏怦怦跳动,如果他没有看到也就罢了,甚至三年前,他第一次承受了威压的暴增后,还在遗憾如果之前有准备的话,会好一些。

  可眼下,他却不这么想了。

  当提前知道了界限在什么地方后,的确是有了准备,可却更容易让人失去了前行的勇气,那眼睁睁看着一个道境,在自己面前瞬间成为血雾的一幕,让孟浩沉默。

  半晌后,他目中露出一抹精芒,深吸口气,体内修为轰轰运转,目中带着某种果断与坚决,一步一步向前走去。

  直至走到了临界点,再迈出一步,就是那之前那道境修士踏出的地方时,孟浩的右脚抬起,没有颤抖,没有迟疑,目中闪动更为强烈的光,一步落下。

  轰的一声,一股超出了此刻他所承受的威压,轰然爆发,如果去比喻,那么此刻的威压强烈,是他最早刚刚踏入这超脱路的二十倍!

  轰鸣滔天,一瞬间,孟浩的身体直接爆开,血肉四溅,骨头咔咔声中,飞快的碎裂,那种痛苦,可以让一个人发出凄厉的惨叫,可孟浩这里,却死死的咬着牙,体内的修为运转,憋着一口气,疯狂的抵抗,神识爆发,修为爆发,体内所有魂灯都在爆发。

  就在他要承受不住,身体即将全部碎灭的瞬间,终于在这全面的爆发下,激发了他此刻仅剩的五盏点燃的魂灯中的一盏。

  随着魂灯的熄灭,生机涌现,如同久旱逢甘霖般,孟浩的身体刹那恢复,他呼吸急促,勉强保持站立的姿态,闭上双眼许久许久,才又如凡人一样,迈步向前走去。

  “还有四盏……”孟浩沙哑的喃喃,继续咬牙前行,三年熄灭一盏,这样的速度,对孟浩而言虽然还是慢了一些,可一样能接受,毕节这最后的几盏,若是在外面,或许数百年也很难熄灭。

  只有借助这里的那生死间的威压与爆发,激发生命的潜力,要么生,要么死,才可以成功。

  三年后,孟浩在这超脱路上的第九年,他面临的威压之大,超出了他的想象,他本以为,二十倍之后,出现的会是三十倍,可直至亲自体会后,才知晓,不是三十倍,而是直接达到了五十倍!

  这种程度的爆发,使得孟浩这里大半个身体都崩溃,鲜血弥漫间,第四盏魂灯熄灭,这才勉强熬过,又经历了一段时间修养,才继续前行。

  “还剩三盏!”孟浩披头散发,面色苍白,咬牙前行时,在他于这超脱路的第十二年,他终于再次看到了其他人的身影。

  不是一个人,而是四人!

  这四人盘膝坐在孟浩远处百丈外,一个个打坐吐纳,四人的修为,都是三源道主,甚至距离四源,也都不远。

  孟浩的出现,让这四人全部睁开眼,在看到孟浩后,四人不由一愣。

  “古境?”

  “之前的第三劫下,非道主不可过,此人是怎么过来的!”

  “这条苍茫路,自古以来不是没有古境踏入,可大都是在第三劫前止步。”

  “莫非是宗门内,又出了天骄?”这四位道主,他们离开宗门有一甲子,不知晓孟浩在苍茫派内开创的奇迹,此刻眼看孟浩走来,四人目中露有精芒一闪。

  “你是哪一宗弟子!”就在孟浩临近的刹那,四人里其中一位,缓缓开口,声音沙哑,传遍四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