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我欲封天> 第1488章 石小虎
  readx();  “当年本尊错了一次,不该给方木开超脱门。这一次……不允许!”许久,第九宗的至尊,带着沧桑说出了这句话,声音内带着遗憾,也有叹息。

  方木的陨落,对于第九宗而言,是一个严重的打击,甚至此事传开后,其他八宗的天骄,近乎全部都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那种头顶被人遮盖的感觉,也刹那消散,只是……不到百年而已,嫣儿这里如其师尊当年一样,再次遮天。

  此刻嫣儿听着来自第九宗至尊的声音,她沉默的闭上了眼,片刻后睁开时,跪拜下来,一动不动,似乎若对方不允许,她会一直如此。

  以自己的执着,以自己此生的追求,不是哀求,可却超过了哀求……

  去追寻师尊的路,去寻找师尊陨落的真相,这已经成为了她的执念,无法熄灭,可不能被抹去。

  一个月、六个月,一年、三年……

  春夏秋天,无数日日夜夜,嫣儿始终长跪不起,不管是谁来劝说,哪怕将她拘禁也没有,她的执着,她的坚定,让无数人动容的同时,也想起了当年那个比她还要惊艳绝伦的身影。

  师徒二人,皆如此。

  五年后,一声轰鸣滔天,一道巨大的裂缝,在这苍穹内出现,一个个台阶铺展在了嫣儿的面前。

  “谢至尊。”嫣儿面色憔悴,深吸口气后,她正要前行时,忽然一股柔和之力来临,融入她的身体后,将她的疲惫一扫而空,甚至更有精进。

  “活着……回来。”第九宗的那位至尊,轻声开口,五年的时间,就算是他,也被嫣儿这里的执念所感慨,他明白。自己阻挡不了这方木的唯一弟子。

  与其如此,看着嫣儿一直这么跪拜下去,直至生命本源枯萎,不如……松开手。让她自己走。

  第九宗至尊的叹息回荡时,嫣儿深深一拜,抬起头,她望着苍穹裂缝,目中露出执着之芒。更有强烈的追忆。

  “师尊,嫣儿来寻你了。”她迈步间,踏着台阶,化作一道长虹,直奔苍穹裂缝,消失不见。

  这一年,嫣儿离去了,对于苍茫派的那些天骄而言,这一次他们感受的不是遮天之意再次消散,而是沉默。

  师徒二人。皆走了超脱路,而他们……还在苍茫台上去争夺,如此比较,云泥之别,让他们只能沉默。

  超脱路上,嫣儿走的很慢很慢,她不是不想快,而是做不到,对于孟浩而言,三年可以走过一劫。可嫣儿这里做不到这一点,她需要更多的时间,才可以走过一劫,只是她的坚持。不但没有减少半点,反而更多。

  “师尊,我一定要找到你的遗骸。”嫣儿在这超脱路上,迎着那强烈的威压,艰难的前行时,在心底喃喃低语。她的身边,还跟着一条獒犬,默默的陪伴。

  时间流逝,岁月变迁,一晃十五年。

  第七大陆的山林内,十多年前诞生的那个男孩,已然长大,成为了其村子四周山林内,最优秀的猎人之一,尽管年纪不大,可他的身体极为灵活,在这山林内,此刻正快速的在奔跑,手中拿着一把大弓,半柱香后,他忽然停下,速度飞快的直接拿着箭矢开弓。

  嗖的一声,他的箭划出一道锐利的劲气,直接刺入在了十多丈外的一头黑熊体内,穿透了至少四寸,那黑熊吃痛,大吼起来,向着少年奔跑。

  少年双眼一闪,很是冷静的快速退后,时而开弓一箭,箭箭都刺入这黑熊体内,鲜血流下,蔓延四周的同时,这黑熊更为发狂,在这追击中,少年忽然脚步一顿,停了下来,冷眼看去。

  那黑熊眼看少年停顿,速度更快,奔跑时就在接近这少年的瞬间,突然脚下地面一塌,轰的一声,整个身子直接凹陷下去,巨大的惯力,使得这黑熊的身体,刹那就被凹陷的深坑内早就布置的众多锋利的木尖,直接穿透了身体。

  哀嚎了几声后,虚弱下来,很快的,这黑熊就没了气息。

  少年这才深吸口气,目中露出兴奋,小心的跳下陷阱深坑内,将这黑熊处理一番后,低吼一声直接扛起,顺着山林向着山下的村子走去。

  村中,家里,这少年流着汗水,将这黑熊扛回来时,坐在院子里的一个中年大汉,脸上露出笑容,他的右腿处有包扎,那是在数日前一次狩猎中骨裂的地方,好在他身体强壮,又及时找来了郎中,这才续接上,虽然日后恐怕无法如常,但却没有大碍。

  “好,我石家的小虎子,可以猎熊了。”

  少年咧嘴一笑,快步跑了过去,此刻内屋的门打开,一个中年妇人走出,溺爱的看着少年,摸了摸少年的头后,又狠狠的瞪了自己夫君一眼。

  “咳咳,孩子也不小了,想当年我想他这么大时,就可以猎熊了,作为我石虎的儿子,自然也可以。”大汉一缩头,憨憨的笑了笑。

  少年在一旁也露出笑容,他可以感受到家中的温暖,他,就是孟浩的第三世,石小虎。

  只是家中的温暖,再继续伴随了他两年,父亲在一次冬天的狩猎里失了踪,这温暖,消失了。

  那一夜,如同是家中的天塌了,他的母亲不相信少年的父亲,这四周八方里,最优秀的猎人,甚至对这四周山脉的了解程度,如同是自己家中一样的父亲会失踪,寻找了一天又一天,一夜又一夜。

  始终没有找到后,又过去了一年,少年的母亲悲伤过度,双目失明了,两年后,她的母亲……去世了。

  临死前,她抓着石小虎的手,死死的抓着,浑浊无神的双眼,似乎在望着远方,喃喃低语。

  “小虎,你父亲不会失踪……”

  那一天,石小虎哭了,如同两年前父亲失踪时一样,从那一天开始,他不在居住村子里,也没有娶妻生子,而是居住在了山里,他在寻找,寻找父亲的踪迹。

  时间流逝,一年,一年,又一年。

  他找遍了四周所有的山脉,找遍了所有区域,找了二十年,终于在那一年的春天,他在山的那一边,找到了一把生锈的刀,在看到这把刀的刹那,石小虎眼睛红了,这是他父亲的刀。

  以这把刀为线索,他挖遍了四周的山土后,在距离这把刀的百丈外,外出了一具骸骨。

  看着骸骨,望着右腿骨上续接的痕迹,他跪拜在骸骨面前,这就是他当年失踪的父亲。

  她母亲不相信他的父亲会无故失踪,他也不相信,在他的心目中,父亲身为猎物,本事极大,即便是遇到了凶猛的野兽,也不会没有逃走的机会,且这附近的山林,最凶猛的也就是熊了。

  可父亲的身上,却没有任何被野兽攻击的痕迹,致命之处,是脊椎上的一处碎裂,这不是野兽造成,而是在二十多年前,被一箭穿透了身躯。

  擅长用箭的石小虎,他一眼就看出了究竟。

  望着父亲的骸骨,石小虎笑了,那笑容很惨烈,可目中却带着狠辣,他将父亲的骸骨带回了村子里,葬在了母亲坟的旁边,合并成为了一座墓后,他跪在那里,轻声喃喃。

  “爹,我会为你报仇,不惜代价……”

  许久,石小虎站起身时,他的身上多了冰冷,转身离去。

  时光游走,一晃又过去了十年,已然成为了老人的石小虎,他在这十年的时间,用了自己一切的办法,终于锁定了在山那边的一处一样是猎物的村子内,那里的一户人家。

  当年的那位射杀了父亲的凶手,还没有死。

  具体的纠缠,石小虎不想去追究,他只知道一点,杀人,偿命。

  那一夜,雪花飘落,天地冰寒,他一个人去了对方的家里,走出时,他的身上带着鲜血的气息,他杀了那个老人,其子女反抗挣扎时,他索性灭了对方满门。

  而他的身上,也有了很重的伤势,蹒跚时,他拎着一颗头颅,默默的走过了山,走到了父母的坟墓前,坐在那里,将头颅放在坟前,喝着酒,喃喃着外人听不到的话语。

  雪,更大,他的伤势太重,又翻山越岭,已然到了油尽灯枯,渐渐意识模糊起来,依稀间,似乎又看到了爹娘。

  许久,在那天地的苍茫里,他闭上了眼,倒在了坟墓前,仿佛,与他的父母再次重逢,再续曾经的温暖。

  雪,将他的尸体盖住,却盖不下他眉心中飞出的一缕魂,此魂漂浮在半空,低头望着坟头,许久轻叹,在这魂内,可以清晰的看到,第三枚印记,逐渐的明亮,直至璀璨。

  他抱拳一拜,转身时,踏入轮回中。

  第三世结束,第四世……开启。

  也正是在这一刻,超脱路上,嫣儿那里走过了第二劫,她硬着暴增十倍的威压,咬着牙,向着前方走去,她的修为,也已然到了一源的巅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