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我欲封天> 第1491章 许留云
  readx();  这一年的冬天,最后一场雪过去后,第四大陆上,孟浩分身的第六世,随着那最后一场雪的飘落,拉开了序幕。

  这第六世,他出生在一个许姓的富贾之家,家中田产众多,在附近八方都算的上是大地主,且家中还有众多生财的铺子,以售粮为主。

  居住的地方,是这凡俗国度内的大城,依靠运河,富甲非凡。

  在这样的家庭里出生的婴儿,注定了这一辈子只要不是出现太剧烈的转折,都会衣食无忧。

  好在这一世孟浩的分身,没有如第四世那样纨绔,而是凭着其聪睿,在少年时就已成为了众人目光的焦点,帮助他的父亲去打理家中的商路。

  随着时间的流逝,随着孟浩这分身的第六世逐渐的成年,他近乎接管了家中全部的生意,井然有序的同时,更是露出了其性格中狠辣的一面,这一面不是对族人,而是对那些在生意上的竞争对手。

  吞并四方,渐渐将这城池内的其他粮商一一吞并,在这过程中,难免出现血腥的事情,这些,都在这第六世的手中,一一铺展开来。

  他的手段,与其父不同,他的理念,也与整个家族不大一致,不过这些对他而言,都是小事,凭着自身的手段,在他三十岁的时候,他已经在这座富甲非凡的城池内,成为了一方大家!

  他开始有意识的培养家族中的读书人,甚至开办学堂,更是花费重金,资助读书人,隐隐布局整个朝堂。

  甚至布局整个王朝的武者,暗中埋下了一张大网。

  他也娶妻,但却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只不过是一场生意中的联姻而已,为的是整个家族产业一次更好的腾飞。

  而他也的确做到了,在他四十岁的时候。他将家族的产业,遍及了大江南北,更展开了多种生意上的财路,不过从根底上讲。他依旧是以粮为主。

  甚至在他的运作之下,家族搬迁到了皇城内,成为了新贵的同时,也成为了皇商。

  虽然皇商在实际利益上,无法给予家族暴利。甚至还会倒贴很多,可这身份带来的好处,却是数之不尽。

  而这一年,他才四十五岁,已然走到了人生的巅峰,家族的族人,在朝中为官者不少,那些他多年前资质的读书人,也有一些走上了朝堂。

  整个家族,已然是飞黄腾达。如果换了其他人,或许在这个时候会满足,会享乐,可他这里,却在短暂的茫然后,心中酝酿了一场风暴。

  这风暴,来自一场如今已经慢慢卷起的饥荒,这让他觉得迟疑。

  这一年冬天,他站在家中的院子里,默默的看着雪花飘落时。他的身后有数十人默默陪伴,这些人有的是朝堂之身,有的是皇城内的大户富贾,还有的是家族安排出去的嫡系。还有的是巅峰武者。

  在他们的手中,掌握了家族外在的诸多势力,密密麻麻,不说遍布整个王朝,也相差无几。

  任何一个,都是地位尊高。可在这里,他们看着前方沉吟的中年男子,每一个心底都升起敬畏,就是这个人,在数十年的时间,舞动风云,卷起了一个漩涡。

  虽然他的名气在朝堂上不大,帝王也好,宰相也罢,对他这里的看法不一,甚至更多的是没有放在眼里,可他们知晓,眼前这个中年男子的狠辣以及多年前的布局,还有就是……一旦这个利益团体的爆发下,发挥出的恐怖力量。

  “这个机会。”许久,孟浩分身的这第六世,如今的中年男子,众人心目中的许留云,他缓缓开口。

  “或许可以让我许家,迈出关键的一步,从此左右整个王朝大势,但也有可能……被诛灭九族。”许留云轻声开口,半晌之后,他双眼一闪,露出狠辣之意。

  “执行吧!”

  随着他的开口,整个许家所有的势力,于皇城内的,还有皇城外的,全部开动起来,他要做的……是在这场饥荒中,圈地!

  圈地,这是一个血腥的词语,鲜血粼粼的两个字,想要圈地,就要在这饥荒中将粮食抬高物价,高到人买不起,只能最终去卖出一切能卖之物,直至土地。

  或许无数人会饿死,或许无数家庭会破碎,可对于许家,甚至整个贵族阶层而言,这是一次让自身家族,再次庞大的机会。

  而许家,为了吃下这块利益,发动了这数十年来的一切底蕴,直至数月,这场饥荒被镇压后,在那种种手段与准备中,还有与人的结盟以及暗中的将反对者的灭杀下,许家……圈了大量带着鲜血的土地,一跃成为了整个王朝内,让无数人吃惊的庞然大物。

  圈养私兵的同时,除了土地外,也送出了大量的财物,换来了此事之后的平安,换来了整个贵族集团的接受。

  这里面的种种计谋深算,让许留云的头发多了几率白发,可一切计策,都在他的心中酝酿。

  在这平静中,又过去了十五年,许留云沉浸下来,在这十年里安静无声,打消太多人顾虑的同时,也将家族的势力,无声无息下再次发展。

  这一年,他六十岁时,还是在那处院子里,还是风雪时,他站在那里,默默的看着雪花,他的身后,有数百人默默的站在那里,这些人的身份,若是露出去,可以让整个王朝地震。

  “这个机会……”十五年前一样的话语,从许留云的口中沙哑的传出,这一次,他沉默的时间更久,最终点了头。

  在他点头的那一刻起,他参与了夺嫡之事,一晃十年,他所支持的少年皇子,终成为了帝王,迎娶了许家的女子,甚至还暗中认了他为义父。

  整个朝堂,几乎全部都是他的门生,哪怕是宰相也是如此,尤其是军队里,他的一句话,比帝王的圣旨还要有权威。

  他的权势,已然不亚于第二世,不同的是第二世在明,而他始终在暗处,以他苍老的眼,冰冷的看着整个王朝。

  他这一生,薄情寡义,更没有子嗣,此刻已然七十高龄,可他所在的地方,没有人敢抬头与他说话,都会下意识的低头。

  又过去了五年,他的身体渐渐衰败,甚至更多的时候是昏迷的,整个家族都动乱起来,那些族中认为可以一争的族人,已然蠢蠢欲动。

  直至一年后,依旧是冬天,他苏醒过来,在家中老仆的搀扶下,还是在那院子里,看着雪花飘落,他这一生,第三次沉默了。

  “我死后,家族必乱,此乱之后……或许王朝中,再无许家。”他明白,这一切,是因自己无后。

  “唯一的方法,就是……夺下这王朝,以王朝之力来代替家族动乱,如此一来,最终就算是乱,因乱的既是我许家,也是这整个王朝,所以最终还是可以出现一个结果,而许家,不管谁胜了,都可以延续。”

  许留云,孟浩分身的这第六世,沉默了,这一次他思考的时间,超出了之前两次,许久许久,他轻叹一声,想起了第一次抉择时,那无数的带血的土地。

  他没有选择夺下王朝,整个人似乎一下子更为苍老了,在这个冬天最后一场雪落下时,他闭上了眼,气息消散。

  在他死亡的第一天,许家动乱,此乱震动王朝,而后帝王力压,持续了数月,将许家上上下下,几乎全灭。

  最终因一封送到了皇帝面前的信,看着那封信,已然中年的帝王沉默了,许家,保留了一部分族人,重新回到了运河旁的城池内,回到了祖宅,这近百年岁月的辉煌,如镜花水月,消散了。

  孟浩的第六世,来时……带给了许家一场巅峰的爆发,走的时候,如同时光倒流,许家又回到了最初。

  第六世,结束了,在凝聚了第六个印记后,孟浩的分身,踏入轮回,展开了属于他的第七世。

  而这近百年的时间,一个叫做嫣儿的女子,行走在诸多大陆上,走在一处处凡俗中,寻找她师尊的气息。

  她坚信,自己一定,一定,可以找到她的师尊转世之身。

  一次轮回之身找不到,那么就两次,三次……直至找到为止。

  而孟浩的本尊,依旧是盘膝坐在苍茫星空内,那株庞大的花朵旁的叶片上,默默的打坐,等待这朵花的盛开。

  此花,已是含苞待放。

  而苍茫派的掌教等人,也开始了又一次的冥宫之行,这一次,他们打算踏入第九重大陆,他们没有把握,可必须要尝试,一次不成,就两次,两次不成就三次,带着执着,带着期望,踏入冥宫。

  同时,第九宗外部扩张的脚步,还在蔓延,范围之大,已是无边无际,吸纳了太多太多的强者,征服了一个又一个世界。

  也是在这个时候,孟浩的第七世,在第三大陆上,诞生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