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我欲封天> 第1492章 狗儿
  第三大陆,在整个苍茫星上,很特殊,因为第三大陆上没有冬天,几乎四季如春,可偏偏在这一年,却下起了雪。

  并非是在整个大陆飘落,而是在这第三大陆的一处戈壁上,于那雪花的飘落下,一个婴儿诞生了。

  这是孟浩分身的第七世,所在的家庭,很是贫困,家中父亲为人做戈壁的向导,养了一头骆驼,还有一条土狗。

  因他出生的那一天,那只土狗被冻死死,所以在他爹的执意下,他被叫做……狗儿。

  狗儿的命不好,三岁的时候他爹给人做向导,在戈壁上被一条毒蛇咬了,坚持的回到了家中时,毒发身亡。

  他母亲无动于衷的将丈夫埋葬后,又照顾了狗儿五年,当他八岁时,与一个来到这里的商队联系到了一起,扔下他跟人走了。

  临走时,他母亲告诉他,当年他爹是一个劫匪,作为向导,带路时,害死了她的全家,强行将她带走,做了婆娘。

  她每天想的,就是对方什么时候会死去。

  狗儿沉默,看着他娘远去,一个人孤零零的,直至有个老头对他说,跟着他走,有饭吃,狗儿没有犹豫,随着老头离开了家乡。

  他本以为,会走出戈壁,可却没想到,老头被他带到了戈壁的另一边,扔进了一处人间的炼狱里,那里有一群与他年纪相仿的孩子。

  他们每天在这里,接受大量的训练,训练他们如何……杀人!

  在之后的数年里,他看到了身边太多的人死去,有的是被别人杀的,有的是被他杀的,还有的,是在训练时,生生惨死的。

  想要活着,就必须要杀人。想要活着,就必须狠辣。

  狗儿想活着,所以他要杀人,要狠辣。对于所有人,他不信任,彼此之间没有友情,有的只是相互的敌意以及彼此的厮杀。

  每年,都会有一批孩子被送来。每年,都会有大量的尸体被埋葬。

  狗儿渐渐麻木了,他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在这里的所有孩童看到他,都会露出恐惧,甚至那些大人看到他时,也时而会有类似的目光。

  “是我长的不好看吧。”狗儿摸了摸自己的脸,今年十六岁的他,脸上都是疤痕,密密麻麻。看起来很狰狞,那是他来到这里的第二年,一个大汉,因他拒绝配合其做一些让他觉得恶心的事情,被对方在他脸上残忍的刻下。

  而那个大汉,在第四年时,被他割下了脑袋。

  他又摸了摸自己右耳,那里是空的,他右边的耳朵,在一次训练的彼此杀戮。只能存活一个中,被对方咬了下去,而那场生死战中,他也咬下了对方的喉咙。

  狗儿神色冷漠。又看了看自己的脖子,在那里有一道疤痕。

  他的身上,这样的疤痕太多太多了,他不在乎。

  在他十七岁时,他被当年带着他到来这里的老头带走了,一同带走的。还有两个少年,一个少女,这三人都是与他一样,在那戈壁的训练地内,杀戮无数。

  他们四人,被那老头送到了一个其他的训练地,那里都是与他一样年纪的少年,同样的枯燥,再次展开,直至三年后,狗儿二十岁的时候,最终的试炼里,他割下了这训练地内,上百个头颅后,他再次看到了那些人害怕的目光,这一次,就连当年那个老头,也露出了这样的目光。

  他不在乎,默默的站在那里。

  而之后的几个月,是他觉得最幸福的日子,他被送去学习一些礼仪,被郎中以一些他不认识的药草治疗身体,消除疤痕。

  那草药很神奇,他脸上的疤痕都散去了,除了右耳外,他看起来,依然是一个英俊的青年。

  随后,他开始接受任务,在这整个大陆上,外出杀掉一个又一个,老头指定的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什么身份都有,他从来不问,从来都是干净利落的杀掉,只是他有一个习惯,他不愿意看到对方有右耳,于是每次任务结束,他都要把对方的右耳割下来。

  渐渐地时光流逝,过去了十年,而他的杀戮,自己都不知道多少了,他只是知道,似乎外部有一个传闻,自己仿佛除了狗儿这个名字外,对个一个新的名字。

  割耳。

  这名字不好听。

  原本,他以为自己这一辈子,或许就是这样了,直至他在两年后的一次任务结束,回归时,在那县城里,他看到了一个老妇人,那老妇人是个乞丐,被人挖去了双眼,割掉了舌头,打断了腿,在那里乞讨。

  他站在老妇人的面前,闻着对方身上散发出的恶臭,看着那断去的腿上的腐烂,他明白,那是一次次的打断,让骨头无法生长好的痕迹。

  他这些年,始终没有变化的脸,在那一刻,出现了变化,他沉默中有些茫然,身体有些控制不住的颤抖。

  他第一次,没有按照规定的时间回去,也是第一次,在离开了训练之地后,去杀没有被指定的人。

  那在这县城内,杀了很多人,所有曾威胁,曾伤害那老妇人的,全部被他割下了耳朵,被他割开了喉咙。

  直至他找到了一户富贾之家,据说这家人以前是走商的,他进去灭了对方满门,扶着老妇人,离开了。

  此事轰动江湖,无数的捕快,无数的缉拿,对他展开了围剿的同时,他所在的组织,也派出了其他人,欲将他灭口。

  那之后的几年,对他来说,是奔波的,是疲惫的,无数次的临近死亡,无数次的挣扎在危机中,直至那一年,老妇人死去了。

  不是被人杀的,是早年的伤势太重,死去了。

  直至死亡,她都不知道这些年照顾自己的是谁,而她的墓碑上,留下了一行字。

  “我的母亲。”

  落款,是狗儿。

  在母亲的坟前,他沉默了很久后,他的四周出现了一道道身影,那些人他熟悉,都是组织内的其他杀手。

  这些人没有说话,在短暂的沉默后,爆发了杀机,刹那临近,狗儿抬头时,他如一条野狗,带着凶残,杀了过去。

  随着一个个人倒下,到了最后,只有他站在那里时,他觉得这些人,太弱了,他摇了摇头,割下了这些人的耳朵,离开了这里,去了一个他以为别人找不到他的地方,他有些厌倦了杀人,回到了戈壁的家中,在那里安静下来,独自一个人,继承了他父亲的工作,成为了戈壁的向导。

  一晃又过去了十年,十年后的一天,一行人来到了此地,围住了他所在的屋舍,人群内走出一个老头,他变得更老了,似乎走路都颤抖,与他凝望。

  “杀了。”许久,这老头轻声开口。

  一场杀戮,在这里上演,一具又一具尸体倒下,狗儿身上的伤势虽有,可却不重要,直至所有人都倒下后,他叹了口气,来到老头的面前,老头沉默,苦涩中以为这当年被自己代入组织的孩子会说些什么。

  可却刀光一闪。

  狗儿皱起眉头,看着四周的尸体,他想了想,离开了这里,去了戈壁上的那处训练地,又去了另一处训练地,最终去了组织的总部。

  他这一路,不知杀了多少人,仿佛又回到了当年,不是你杀人,就是别人杀你。

  直至他灭杀了所有,带着疲惫,重新回到了戈壁上,继续作为向导,一年,一年,又一年,不知过去了多久,他已成为了老人,身体逐渐的虚弱时,望着戈壁,他摸着自己空空的右耳处,恍惚间,他看到了雪花飘落,他似乎看到了远处的天地间,有一道长虹急速飞来,那长虹内,似乎有一个女子的身影。

  在那雪花里,在那模糊中,他闭上了眼。

  第七世,结束了,随着魂的飞起,随着重新踏入轮回,那道远处的长虹,似乎用了生命的速度,刹那临近。

  那是一个美丽的女子,她怔怔的看着面前狗儿的尸体,感受着四周的轮回之意,她的眼中有泪水流下。

  “师尊……”这女子,正是嫣儿,她寻找了很久很久,找到了这里,感受到了此地熟悉的波动,可还是来晚了一步。

  她知道,师尊已再次轮回转世。

  沉默了许久,嫣儿望着狗儿的尸体,将其埋葬,转身时,她目中露出执着与坚定,循着此地的轮回气息,她再次飞出。

  她相信,自己一定可以找到师尊,且……越来越近了。

  这一年,在第二大陆上,孟浩的分身,于凝聚了第九禁的七枚印记后,他的第八世,开始了,每一次转世轮回,他魂中的仙根的一条分支就会璀璨,而在每一次的转世后,他的记忆,也都封印起来,如同新的人生。

  --------------

  呼唤推荐票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