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我欲封天> 第1493章 等我长大后……

我欲封天 第1493章 等我长大后……

  第二大陆,孟浩分身的第八世,诞生了。

  似乎与雪有特殊的缘分,每一世的开启与结束,都是在雪中,这一次也不例外,于第二大陆这场冬天的雪里,一处山寨里,婴儿的啼哭,洪亮的传开。

  他爹是一个山贼,不是大当家,是二当家,因为他娘,才是这寨子里的大当家。

  “我也要做一个山贼!”这是七岁的李浩,他认真的向着爹娘发出的人生第一次呐喊。

  这一次呐喊的结果,就是他被他娘那里,揍了三天。

  他还有一个哥哥,他的哥哥是一个好山贼,立志于将寨子发扬光大,也获得了他爹娘的认同,已然是少寨主。

  而李浩的任务,随着长大,随着在生长过程中,他爹娘那边送来的一个又一个丫鬟,他渐渐明白了,自己的任务,就是延续子孙的进程,让这片天地内,永恒的存在属于他们李家的子嗣。

  这是一个光荣的使命,他觉得压力很大,从小……他的爹娘,就是这么教育他的,而每一次他行使了这个使命时,他都会看到他哥哥复杂而又羡慕的目光。

  这样的使命,这样的目光,使得李浩在快乐中,越发的努力着,到了最后,已然改变了他七岁时的人生目标。

  “我不要做一个山贼了,我要让李家的子嗣,传遍整个王朝,我要让百年后,整个王朝的人口中,我李家占据一部分!”

  “我要让数百年后,整个王朝的男男女女,每几个人中都会有在相遇时,产生那种找到了兄弟姐妹的感动。”

  这个呐喊,惊呆了他的爹娘,也震撼了他的哥哥,甚至整个寨子里的所有人,都被吓到了。

  李浩很满足众人的表现,他觉得自己的使命很重。于是从这一天开始,他奋发图强,开始研究各种各样的资料,开始去梳理一些自古流传的图画……

  加强自身的锻炼。结合身边那些丫鬟们的实际行动,使得自己的功夫,越来越精湛,直至他二十岁的时候,他成功的让整个寨子里。诞生了他第五十九个孩子。

  那一刻,他看着苍穹,站在山峰上,流下了自豪而又感动的泪水。

  他觉得自己是鲲鹏,为在这山寨内,如同是鲲鹏被拴住了翅膀,为了他当初的誓言与使命,他选择了离开山寨,去这天下驰骋。

  对此,他爹娘认为他疯了……他哥哥看向他时。也都带着敬畏,这些他不在乎,他觉得亲人不懂自己的使命。

  “他们不知道,一个人……可以改变世界,当然前提,这是一个男人,一个强壮且精力旺盛的男人,这就是我……李浩!”

  于是,在一天夜里,他独自离开了山寨。带着他的理想,走向了山外。

  山外的世界,让李浩大开眼界,让他觉得自己的使命更重了。甚至每过去一天,他都认为自己浪费了生命。

  于是他先从山下的小镇开始,而他俊俏的外表,还有他那双似乎很有魅力的双眼,也使得他成功的在这小镇里,展开了使命。

  只是就算是他也没有想到。这使命太难了,难到当过去了二十年,他四十岁的时候,经历了无数次的艰难,甚至还遭遇了追杀,他才勉强的在这小镇子里,让他的第一百零七个孩子诞生出来。

  好在这个时候,他觉得自己精力还是旺盛的,于是他走出了小镇,去了……下一个小镇。

  “没关系,镇子虽小,可我的梦想很大。”李浩安慰自己,在那第二个小镇,他想尽了一切办法,挥霍了之前二十年积累的财富,终于再有过去了二十年后,他成功的在这第二个镇子里,让自己第一百七十八个孩子诞生了。

  那一刻,他流下了遗憾的泪水,可他还是咬牙,哪怕是六十岁的年纪,也依旧带着他的那些成年的儿子们,还有成年的孙子们,组成了家族的大军,杀向更远的地方。

  那是……十九里地外,这片山林中的第三个小镇。

  这一次,李浩很欣慰,他的那些儿子孙子,他从小就给他们灌输了自己的理想,此刻他忽然觉得,自己或许完不成了使命,但他的儿孙们,会继续下去,直至完成这光荣而伟大的任务。

  这第三处小镇,他和他的儿孙,只用了三年的时间,就全部占据,这一刻,李浩大笑,他没有继续外出,而是让他的儿孙,以这种速度,向着全国去发展。

  于是,一个又一个被他从小就灌输了思想的儿孙,带着使命,走出了这处镇子,去了其他地方,在十年后,扩散到了八方,甚至每年都有儿孙长大,带着使命走出。

  又过去了十年,八十多岁的李浩,他的儿孙已然覆盖了整个王朝的各行各业,具体有多少,他自己也不知道,不过他觉得,几千几万人,还是足够的。

  他很开心,于是活的更久,直至又过去了十五年,当近百岁时,李浩组成的家族,已然庞大到了惊人的程度,那是数十万人的规模,如果能凝聚在一起,都可以组成一个小的王国。

  如今虽然分散在了全国各地,但这样才更可怕。

  尽管他自己是孤独的终老,可直至那一年的冬天,雪花飘落,带走了他的生命时,他依旧满足,依旧自豪。

  “老夫这一生,是不同凡响的,注定会改变王朝的发展,改变世界的进城,因为我一个人……改变了一切。”李浩临死前,大笑三声,闭目气绝。

  此事孟浩的本尊知晓,他若非是身边的花朵即将盛开,无法离去,此刻必定回到苍茫星去阻止这一切发生。

  就连他也没想到,分身这里,前七世正常,居然在这第八世,爆发出如此荒诞的事情,好在,分身转世之后的身躯,与孟浩这里,没有了任何关联。

  身的转世。只是魂。

  在这荒诞的第八世结束后,于第一大陆,孟浩分身的第九世开启时,孟浩本尊这里忽然有些担心。他不知道封印了记忆后,分身的这最后的一世,又会出现什么样的事情。

  可他沉默之后,还是选择了不去干扰,感受着分身那里。这最后的第九世,慢慢展开,可就在第九世展开时,孟浩本尊这里忽然神色一变,猛的站起身,神色动容,露出吃惊。

  他发现,这第九世,与之前从第二世到第八世,截然不同。那几世,都是魂的轮回,身躯不属于孟浩,只是魂的经历。

  而这第九世,此刻在展开的瞬间,孟浩立刻察觉到,这第九世居然与分身第一世方木一样,竟然……是自己的血脉所化,与其说是分身的第九世,不如说。这就是自己的分身!

  魂是自己的,身体血脉也是自己的,与之前几世完全不一样,准确的说。仿佛是自己的分身,在当初超脱路上坐化枯萎后,于魂在岁月里经历了一次次的轮回后,在这第九世,身躯重新的凝聚出来,一如当年。那漂流在河水中的婴儿方木,与孟浩同源,他们是一个人。

  那种感觉,让孟浩吃惊的同时,呼吸急促。

  可这些还不算什么,紧接着,孟浩震撼的发现,他与分身第九世的感应,在这一瞬,居然模糊了,只剩下了一条冥冥中的丝线联系,除此之外,分身的一切,都模糊,使得孟浩看不清这分身第九世的状态,也无从知晓这分身第九世身边的事情。

  “第九世,最重要,最关键的一世,所以才会出现如此变化么……”孟浩很快明悟,沉吟时,他有些不放心,正要回到苍茫派内,可就在这一瞬,他所在的这朵庞大的花朵,突然盛开了!

  随着盛开,其内最后一枚铜镜碎片的气息传出,孟浩本尊沉默,片刻后他深吸口气。

  “分身那里,我没有去干扰,一直都正常的进行,或许去干扰,反倒不利,而这铜镜碎片,此番若不取,不知还要等多久。”沉吟中,孟浩双眼一闪,推衍一番后,不再迟疑,转身一晃踏入那巨大的花朵内。

  分身的一切,既然开始就没有干扰,那么最终结束的最后一世,孟浩也选择了彻底的放手!

  与此同时,在第一大陆上,在一处都城内。

  此城虽大,可却因偏僻,故而人口不是很多,这一年的风雪时,一对夫妻二人,从城内的求子庙中走出。

  他们成亲多年,可却始终没有子嗣,于是这座求子庙,便时常过来虔诚膜拜,尤其是最近,随着年纪渐大,他们更为焦急,此事郎中也找了,可却没有办法解决。

  带着忧虑,夫妻二人在回家的路上也都沉默,可走着走着,他们突然听到婴儿的哭声,二人一愣,循着哭声,找到了一处墙根下,一个婴儿。

  二人连忙抱起,看向四周,心痛这孩童时,却看到了这孩子目中的苍白,他们怔在那里,沉默之后明白,这是被丢人遗弃的孩子。

  因为这孩童是瞎子,天生的。

  沉默过后,这对夫妻选择了将婴儿抱回家,他们觉得,这是上天给他们的孩子。

  尽管这孩子注定了一生看不到任何的光芒,世界在他的眼睛里,永恒是黑暗的,可他们依旧选择,成为他的父母,给他其名小宝,给他来自家庭的温暖以及来自父母的爱。

  小宝小的时候,他不知道只有自己是特殊的,他以为……这世界,就是黑色的。

  他以为,所有人,都是和自己一样,而他也不知道,什么是……眼睛。

  上天在他的面前遮下了帘,盖住了他的世界,可却给了他一双灵巧的手,还有乖巧平静的性格。

  从小,他的爹娘对他这里,就有一种很特别的疼爱,扶着他走路,哪怕他到了四五岁时,也依旧有爹娘的双臂扶着他。

  他很开心,很温暖,他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他感受到阳光落在自己脸上,就会问。

  “爹爹,娘亲,什么这么暖和?”

  “那是阳光,是太阳。”

  “太阳?”

  “一个很大很大的火球,在天空……”

  “我能摸一下么?还有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小宝乖,你……天空闭上了眼,所以你看不到,等……等你长大之后,就可以看到了。”

  他听到了鸟儿的叫声,也会问。

  “那是什么在叫?”

  “是鸟儿。”

  “娘亲,鸟儿长什么样子?”

  “有着翅膀,可以在天空上飞……”

  “恩,我知道了,等我长大后,我也能看到,是不是,爹爹和娘亲小时候,也是看不到的,我懂的。”

  这样的声音,这样的话语,以那稚嫩的声音说出时,他爹娘的心刺痛,抱住孩童,默默留着泪水。

  这些,孩童不知道,他依旧很快乐,很幸福,只是心底,对于长大这两个字,有了期待。

  可直至有一天,他听到了邻居的小伙伴,骂他是瞎子时,他愣了,他不知道什么是瞎子。

  那一天夜里,他在母亲的怀中临睡前,轻声的问道。

  “娘亲,什么是瞎子?”

  那一刻,他感觉到了母亲身体颤抖,感觉到了眼泪落在了自己脸上,他轻轻抬起手,抚摸着母亲的脸,很温柔,很温柔,为她擦去了泪水。

  “娘亲,不要哭……宝儿以后不问了。”他轻声喃喃,从此之后,这一辈子,他都没有再问这个问题。(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