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我欲封天> 第1494章 小宝
  那一天后,他变的沉默了,他感受到阳光的温暖,不再去问什么是太阳,他听到鸟儿的鸣叫,也不再去问,鸟儿什么样子。

  他渐渐从更多人的口中,知道了什么是瞎子,他也明白了,天空不是黑色的,是蓝色的,世界不是黑色的,是多姿多彩的。

  他更是明白,身边的伙伴,与自己不一样,他们从出生开始,就能看到这个世界,只有自己……

  也时常去想,父母告诉自己,长大后就可以看到,这是一个谎言,可他不愿去相信,他始终告诉自己,长大后,就可以看到了。

  如果看不到,那是因为自己……还没有长大。

  他渐渐孤僻,渐渐不愿与那些小伙伴玩耍,因为他们总是欺负他,欺负他看不到世界,欺负他是一个瞎子,而他心底却渴望得到友谊,于是很努力的去微笑,不去哭,哪怕玩耍时,被人一次次的推倒,擦破了衣衫,留下了血,也依旧在笑。

  甚至骂他是瞎子的声音,嘲讽的声音越来越多时,他委屈的想要哭,可却还是忍住了,他不想失去友谊,他希望能有朋友。

  直至有一天,他很高兴,因为四周的他看不到,可却认识声音的小伙伴们,不知为什么,忽然来找到自己,带着自己一起玩耍,他们要和他做一个游戏。

  “这是一个瞎子抓人的游戏,小宝,你是瞎子,记得抓我们啊。”

  “你抓到谁,谁就是瞎子,对了,我们带你去一个地方,等我们说好了时,你就可以抓我们拉。”

  “我……我不想抓。”小宝心底一颤,他知道瞎子这个词语,他有些害怕。他不想让别人也成为瞎子。

  “闭嘴,你要不玩,我们以后就不和你玩了!”那些小伙伴不由分说,拉着他走了好远。他不知道自己去了什么地方,直至四周有很多鸟叫时,他被按着蹲在了地上。

  “记得啊,我们说好了时,你才可以抓我们。”四周小伙伴的笑声。越来越远……

  他默默地蹲在那里,不敢动,因为他害怕自己不遵守约定,以后他们会不找自己,他只能等……等了很久,很久。

  直至鸟儿的叫声都渐渐稀少了,他感觉很冷,很害怕。

  “好了么?”他大声的喊了一句,可却没有人回答。

  “好了么?”半晌后,他身体颤抖。更冷了,再次喊了出来,可依旧没有人回应。

  “好了么……”他慢慢的站起身,瑟瑟发抖,自此开口,似乎出现了一些回音,可却没有任何人回答他的问题。

  他害怕,那种整个世界本来漆黑的,可父母的存在,带来了温暖的感觉。一下子消失了,他的世界,在这一刻,不但是漆黑的。更是寒冷的。

  “好了么……我……我不玩了……”他害怕,眼泪流了下来。

  “你们在哪,我不玩了……我要回家。”

  “爹,娘……你们在哪……”他哭喊着向前走去,下意识的抬起双手,什么都没有抓到。走了几步后,更是摔倒。

  “娘亲……你在哪……小宝害怕……”他挣扎的爬起来,哭声中害怕到了极致,那种世界里只有一个人的感觉,让他觉得窒息,他的衣衫破了,他的额头有鲜血,只有六七岁的他,张开双手,再次向前慢慢的走去。

  那种无助的感觉,让人触目惊心,而他也看不到,他所在的地方,是一处森林,而他的前方,此刻有一条孤狼,正慢慢的靠近,冰冷的狼眼,正死死的盯着他。

  可就在这狼要扑上的刹那,忽然它身体猛地一颤,瞬间萎靡下来,身体眨眼化作了一片飞灰,一个女子,穿着一身青色的长衫,默默地出现在了这里。

  她怔怔的看着眼前这个孩童,看着他张开双手慢慢行走的身影,看着他脸上的泪,听着他无助的让人心都碎了的呼唤,女子咬着下唇,泪水流下。

  “师尊……”这女子正是嫣儿,她找了师尊数百年,终于在这一天,在这一刻,按照冥冥中轮回道的感应,找到了这里,看到了……她师尊的转世之身。

  眼看这孩童在哭泣中,又要摔倒,嫣儿立刻上前,轻轻地抱住孩童。

  小宝身体一顿,他触摸到了面前的身影,那是一种很温暖的感觉,与爹娘给他的温暖不一样,仿佛是自己很熟悉,很熟悉的气息。

  “你……”他低声开口。

  “你叫小宝么?”嫣儿沉默,半晌后脸上露出笑容,蹲下身子,轻声开口。

  “恩。”小宝点了点头,对方的声音很柔和,让他一下子不害怕了。

  就在这时,忽然的远处传来了阵阵嘈杂之音,似乎有很多人在呼喊,断断续续,传遍四周。

  “小宝,你在哪……”

  “小宝……我是娘亲啊,你在哪……”

  “小宝……”这声音里有他父母的声音,带着焦急,带着凄惨,不断地传来。

  “爹娘……”小宝身体一震。

  嫣儿沉默,目中露出迟疑,可半晌后,她没有选择将这孩童带走,而是轻轻地抚摸了一下眼前这孩童的头。

  “你爹娘来找你了,我……姐姐先走了。”嫣儿轻声开口,退后几步,正要离去。

  小宝忽然觉得似乎丢失了什么,心里空空的,他下意识的开口。

  “大姐姐……我……我能摸一下你的脸么?”

  嫣儿目中柔和,眼前这个男孩,是她的师尊,是她生命中的天,是她的一切。

  她蹲下身子,靠近孩童时,孩童伸出带着泥泞的手,抚摸在嫣儿的脸上,触摸的很仔细,直至半晌,小宝笑了,嫣儿一样笑了,深深的看了一眼,转身,离去。

  不多时,他的爹娘,在他的呼喊中找到了他,哭着将他抱住,带着离开了这片山林,这件事情,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没有问,只是在之后的日子里,他不在与那些伙伴玩耍,他喜欢独自一个人,默默的回忆那个当初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大姐姐。

  甚至他时常有种感觉,似乎那个大姐姐,没有离去,她在自己的身边,哪怕她再也没出现过,可他依旧有这种感觉。

  时间流逝,一晃十年过去,他长大了,可他的世界,依旧还是漆黑的,没有任何的光芒,似乎被苍穹遗忘。

  他的爹娘,也老了下来,他看不到,可能感受他们的声音,出现了沧桑,而他这里,在这十年中,以他灵巧的手,随着父亲,学习木匠活。

  平日里没有事情时,他喜欢雕刻,他看不到,可他能将想象的一切,雕刻出来,那一个个雕刻,活灵活现,如他儿时的梦。

  有鸟儿,有房子,有亲人。

  他不在意外人说自己是瞎子,不在意自己看不到世界,因为他的心里,已有了属于他的天地,那一个个木雕,就是他的所有。

  他哪怕雕刻的不像,可那就是他心里的画面,而但凡是被他双手触摸之后的人与物,他都可以做到完全逼真的雕刻出来。

  “娘亲以前说,天空闭上了眼,我想雕刻一个睁开眼的天空,只是我摸不到。”小宝笑了,摇头笑了。

  渐渐地,以这种木雕,他在这城池里,有了自己的营生,对此,他的爹娘在溺爱中,时而露出满足的目光。

  他们的儿子,哪怕失明,也是最优秀的,尤其是反过来,他开始照顾父母时,这种满足,这种感动,让他的父母,温暖一生。

  可他们还放不下孩子,哪怕孩子这里已有了生存下去的技能,可他们还是觉得,应该给孩子娶一个媳妇。

  可是,作为瞎子的小宝,没有多少人家愿意嫁过来。

  直至三年后,在媒人的撮合下,一个城中小户人家的女儿,答应了这门亲事,那女孩很漂亮,她的同意,让小宝的爹娘惊喜,送出了积累了一辈子的聘礼,在数日后,将那女孩迎娶过门。

  这一天,是这对老人这一辈子,最开心的时候,他们张罗了这场亲事,摆下了宴席,直至红灯高挂时,送走了亲戚邻居,推着小宝,送入了婚房。

  小宝有些紧张,在这之前,他没有与这个女孩接触过,一切都是父母操办,而他是一个孝敬的孩子,只要是父母的决定,哪怕是自己的终身大事,他也不在意。

  况且,他知道自己是瞎子,也很好奇,对方为什么会同意。

  摸着一边的桌子,小宝走入房间,他看不到在那床边,坐着的一个盖着红盖头的女子,可他能感受到对方的存在。

  摸着一边的墙壁,直至走到了窗前,他触摸到了自己的妻子。

  女孩身体一颤,没有说话。

  小宝沉默,将那红盖头缓缓掀起后,轻声开口。

  “我,能摸一下你的面孔么?”

  女孩似乎也很紧张,她的双手抓着衣衫,她的呼吸微微急促,她的紧张不是虚假,是发自内心深处,她不知道自己这么做对不对,可她想这样,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

  她深吸口气,轻声的嗯了一声。

  小宝抬起双手,触摸到自己妻子的面孔,轻柔的抚摸,直至触摸了所有的五官后,他身体猛地一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