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我欲封天> 第1507章 分不清
  来人,正是陈凡!

  孟浩目中更为茫然,这个陈凡,他没有丝毫陌生,非常的熟悉,无论是现在的记忆,又或者是脑海中一些迷茫的印象,似乎都有对方的身影。WwW.XshuOTXt.CoM

  随着陈凡走出屋舍,当他盘膝坐在孟浩面前时,孟浩脑海强烈的刺痛,对方的身影在自己心神中如同一滴落在了沸油中的水,直接炸开。

  在这炸开的刹那,一些零散的记忆碎片般的画面,在孟浩的脑海里直接出现,如同是风暴轰鸣,这些画面不连贯,可每一次出现,里面都有陈凡。

  如同是另外一场人生,这一幕,让孟浩颤抖,双眼血丝弥漫,隐隐有妖气散出,到了最后,孟浩双手捂着头,大吼时修为轰然爆发,这爆发出的修为之力,不是他此刻的古境,而是九源巅峰。

  “小师弟!!”就在这时,陈凡大声开口,这四周的屋舍轰然粉碎,而陈凡这里,居然没有收到丝毫波及,他快步走到孟浩面前,一双手按在孟浩的肩膀上,大喊起来。

  孟浩呼吸急促,盯着陈凡,那种错乱感,让他迷茫的同时,似乎体内有一个声音在呐喊,可这呐喊的话语,很模糊,听不清。

  此刻,随着孟浩之前修为的扩散,整个宗门都被轰动,无数人飞起,都紧张焦急的看向这里。

  “小师弟,还不清醒!!”陈凡再次低吼。

  “一切都是假的。之前的所有,我们在苍茫界内经历的一切,都是假的!!”

  “这里。才是真正的世界,而苍茫界,只是一处秘境,一处在数个纪元前,就死亡成为废墟的秘境!”

  陈凡吼声越来越大,传入孟浩心神内,让孟浩呼吸急促。双眼更为赤红,他脑海里的记忆。此刻出现的越来越多。

  一会是熟悉中带着陌生的今世,一会又是陌生中带着熟悉的前生,融合在一起后,让他这里分不清了。

  “假的?”孟浩沙哑的开口。这声音他自己都陌生,仿佛不是从自己口中传出,干涩,刺耳如同金石摩擦一般。

  “假的!那是我们在苍茫界秘境内的幻觉,不仅仅是你这里如此,我也有类似的感受,甚至所有从那秘境内逃出的众人,都有如此反应。”

  “那只是一处秘境,这一次我们百宗众人。一起踏入,可却没想到在踏入的刹那,就沉浸在了幻觉里。可好处也有很多,如你,如我,都在那分不清真假的幻觉里,找到了自己的修行之路。”陈凡死死的抓着孟浩的肩膀,焦急的开口。

  孟浩目中更为茫然。他相信陈凡的话,可在心底却总是有呐喊回荡。而且他隐隐觉得,这一切不对劲。

  “我脑海里的记忆碎片,有一个女子,她……”孟浩下意识的开口。

  “她是不是叫做许清?”陈凡打断孟浩的话语,孟浩一愣,许清这个名字,在传入他脑海的瞬间,他身体颤抖,神色内的挣扎更多,仿佛要从一场噩梦中苏醒。

  “你仔细想一想,那许清与水道宗的许清,是不是一个人,师弟,水道宗的许清,你们两个虽然曾经有过结发之情,可她毕竟还是选择了仙路,没有选择你。”陈凡声音传出时,孟浩的脑海中,渐渐浮现了一段记忆,记忆里,许清原本也是沧海宗的弟子,可却因一些事情,叛变了宗门,也斩断了与他之间的情丝。

  “不对,还有小胖子,王有财,还有我的爹娘,还有我姐姐,还有孙海,还有丹鬼师尊……”孟浩喃喃时,他脑海中的记忆,再次浮现了一些,他不得不承认,随着记忆浮现的越来越多,他脑海中的碎片画面里,浮现的每一个人,都可以在整个世界内找到。

  都是与他一起,踏入那苍茫道秘境的百宗修士。

  “真的,都是虚假的么……”孟浩苦涩的喃喃,回答他的,是面前陈凡目中在闪过复杂后,凝重的点头。

  “小师弟,在那苍茫界秘境内,你沉沦的比我要时间久,所以你的迷茫更多,我也是用了一些时间,才让自己清醒过来。”陈凡轻叹,按着孟浩的肩膀。

  “我也怀疑过,我也质疑过,甚至我刚苏醒时,我曾有种冲动,我不愿意苏醒,我要再次进入苍茫秘境内。”

  “你此刻的感受,别人不懂,可师兄这里懂!”陈凡认真的说道,看向孟浩的目光时,露出关切。

  孟浩沉默,目中更为茫然,他有心不相信这一切,可这四周的一幕幕,太真实了,四周的同门,他能感受到记忆里有他们的身影,尤其是自己的妻子,那是当年自己迷恋许清时,一直默默的关心自己的女子。

  还有那孩童,那是自己的骨肉,甚至孟浩的神识都可以感受到,在那孩童体内,流淌着属于自己的血脉。

  而最真实的,就是眼前的陈凡。

  “可是,山海……”孟浩喃喃时,还没等说完,立刻被陈凡直接打断。

  “够了!”陈凡按着孟浩的肩膀,眼中有泪水。

  “小师弟,苏醒吧,那都是虚假的,我知道你要说的是山海界,因为我们进入苍茫秘境后,第一个去的地方,就是苍茫秘境内山海界废墟。”

  “而我们,也是在那里沉沦,我记得山海界的事情,在那里,有靠山宗,而我也是你的师兄,对不对!”

  孟浩呼吸急促,抬起头望着陈凡。

  “假的,都是假的,山海界的崩溃,不是发生在我们这个年代,是很早很早之前的事情了,曾经的的确确苍茫界存在,的的确确里面也有一个山海界,可那里存在的人,不是我们!”

  “那是一场梦,一场山海界的梦,把我们拉入到了万古岁月前,影响了我们所有人。”陈凡一字一字的开口,每一个字都如雷霆,轰入孟浩脑海。

  “别去想了,那一切都是虚假的,这里才是真实的。”

  “这里,是真实的?”孟浩喃喃,苦涩中他闭上了眼,他的头很痛,只要去回忆苍茫界的一切,都会刺骨一样。

  “这里,是真实的!”陈凡再次认真的开口,如果是别人这么说,孟浩不会相信,可眼前的是陈凡,是他无论模糊的记忆,还是眼下清晰的记忆里,都对自己非常关切的大师兄。

  孟浩苦笑,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师兄,我明白了,是我沉迷在了那场苍茫界的梦中,太真实了,真实的让我有些分辨不清了。”

  “让我静一静吧,我会好的。”孟浩眼中有血丝,仿佛一下子苍老了一些,满身的疲惫,轻声开口。

  陈凡默默的望着孟浩,拍了拍孟浩的肩膀,站起了身。

  “好好休息,永远记得,这里……才是真实的,你不是山海界的孟浩,你是苍茫外沧海宗的嫡传弟子,孟浩,是整个苍茫大界百宗天骄之一。”

  孟浩苦涩,点了点头,就在这时,没有人发现,他储物袋内的铜镜,此刻散出了一股热流,融入孟浩体内时,孟浩身体一颤,缓缓的闭上了眼,甚至就连情绪也都慢慢的平静下来,四周的同门,也大都放下了心,看向孟浩时,都带着关切。

  陈凡再次深深的看了孟浩一眼,带着疲惫,转身离去了,随着他走开,孟浩的妻子带着孩子跑了过来,眼中带着焦虑,更有担忧,而那孩童则是看向孟浩时,有些害怕,似乎觉得眼前这个父亲,有些陌生。

  “没事了,没事了……”孟浩睁开眼,看到这一幕,强挤出笑容,安慰道。

  时间流逝,转眼过去了数日,这数日里,一个个同门前来拜访,大都露出关切之意,可也有一些,看似真诚,可实际上目中深处露出的,是遗憾孟浩没有死在苍茫界秘境之意。

  这些,孟浩的记忆里,他以前是看不出来的,可眼下,他只是目光一扫,就可以看出对方心底的真意。

  他的师尊也来了,还有宗门的长辈,大都来到孟浩这里,问询一番,勉励一番。

  还有陈凡,这数日中也来过几次,每一次都坐在孟浩的面前,与孟浩交谈,帮助他回忆沧海宗以及所在的苍茫大界的一幕幕。

  说起苍茫秘境时,二人都有唏嘘。

  孟浩慢慢也接受了自己的身份,只是在他的心底,迷茫始终存在。

  一个月后,当所有人大都以为孟浩这里恢复时,一天雨夜,孟浩从盘膝中睁开眼,看了看身边的妻子,孟浩沉默中站起了身,走到了屋舍外,看着外面的雨,目中深处,迷茫慢慢的又扩散开来。

  雨中有寒风,呜呜吹来,将孟浩的发丝吹开,院子里有一颗大树,此刻在这风雨里,树叶哗哗。

  “这里,真的是……真实的么。”

  “可为何,我对于苍茫秘境内的一切,怎么也都无法忘记,忘记不了那一张张面孔,忘记不了山海界……”孟浩右手抬起,接住落下的雨水,那雨水很寒,在他的掌心内,透出刺骨之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