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我欲封天> 第1508章 苍茫道
  “我要再去一趟苍茫秘境,否则的话,我的心无法安宁!”孟浩感受着掌心的雨水,沉默许久,眼中突然露出坚定。

  他没有对任何人说出此事,而是在这雨夜里,身体一晃,整个人化作一道长虹,呼啸间,直奔远方。

  他的身后,屋舍内他的妻子,此刻睁开了眼,目中露出苦涩,更有轻叹,这段日子,她觉得自己的夫君,变的很陌生,陌生到……似乎对方不是自己的丈夫。

  同一时间,在沧海宗内,一处山峰上,陈凡站在那里,一样望着雨夜,目中有追忆,有复杂,也有愧疚,直至他看到了孟浩化作的长虹,他下意识的想要去阻拦,可脚步却没有抬起。

  “也罢,你自己去寻找,或许能找到真相。”陈凡沉默中,在心底喃喃,闭上了眼,他的身后,走来一个身影,那是一个女子,轻轻地在他背后,将陈凡抱住。

  陈凡的目中露出柔和,转身时,望着身后的女子,右手抬起,轻轻抚摸女子的面孔。

  这女子温柔的笑了笑,看了眼远处,目中有些担忧。

  “你小师弟那里……”

  “没事,他在寻找答案,或许,他能找到他的答案。”陈凡轻声开口。

  “那么你找到了么?其实我看到孟浩那里,才发现,你要比他恢复的快了很多。”女子带着不解,她记忆中,眼前的陈凡,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恢复如常,没有孟浩那样的哪怕如今过了一个月,也都藏着迷茫。

  “他沉沦的比我久,而最重要的,是我看到你,我就明白了一切,你……就是我的答案。”陈凡摇头,抱住面前的女子,抱的很紧很紧,似乎怕松开双手,对方就会消散。

  雨水,越来越大了,孟浩的身影化作的长虹,疾驰间,向着苍穹飞去,很快就直接来到了天空的尽头,云层的后方,这里不在有雨,他身影没有停顿,继续飞行,直至就要突破这星辰的天幕时,他感受到了一层阵法的防护扫过自身。

  他右手一拍储物袋,立刻取出一枚玉简,那阵法无形的神念扫过玉简,这才慢慢退去,孟浩没有停顿,一步之下,耳边轰鸣,直接就迈出了苍茫派所在的星辰大陆,出现时,已然在了星空中。

  望着四周的星空,璀璨美丽,没有苍茫秘境内的雾气,这里很是清晰透彻,充满了浓郁的天地之力。

  孟浩眼中一闪,他感受了一下修为,体内只剩下一盏魂灯没有熄灭,他的修为,已然是古境的巅峰。

  孟浩沉默,自身的修为,与他在记忆深处模糊的回忆比较,似乎有些不一样,但却又有相似的地方,他无法继续想下去,因为这段日子来的经历,让他知道,一旦继续回忆,那么刺骨的头痛,会让他修为紊乱。

  轻叹一声,孟浩目中露出坚定与执着,蓦然飞出,按照脑海里清晰的记忆,向着苍茫秘境所在的地方,疾驰而去。

  “一定要找到答案!”孟浩速度飞快,时间流逝,数月后,他在这星空中经过一处处传送阵,已然走完了几乎一半的路程。

  这一日他正在飞行时,体内修为消耗不小,可他没有服用任何丹药,也没有去打坐吐纳这片世界的天地之力。

  直至他的消耗,达到了一定程度时,突然的,胸口的位置,有一股热流传出,这热流游走全身,立刻他耗费的修为,瞬间恢复。

  孟浩精神一振,摸了摸储物袋,目中露出奇异之芒。

  这数月的时间,他不止一次的将铜镜拿出,仔细观察,虽然没有任何发现,可这铜镜内总是会释放出阵阵的热流,融入自己体内后,消失不见,虽然如此,可孟浩没有感受到任何不适与危险,相反,他下意识的很喜欢这种热流。

  隐隐的,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愿意将这铜镜贴身放好,任由那热流,一次次的在体内游走,似乎要去觉醒什么,使得孟浩在这数月里,经常会恍惚,而每一次恍惚,似乎眼前的世界都扭曲了,虽然很快就恢复如常,可他还是觉得耳边似乎有一个声音在呐喊,但却依旧听不清。

  最重要的,这热流的存在,使得孟浩发现自己不需要吸收这片星空的任何力量进入体内,因为每一次热流的游走,都会让他耗费的修为,瞬间恢复。

  所以,从在这片星空苏醒后,直至回到沧海宗,直至此刻外出在星空疾驰,他没有一次吞下丹药,没有一次吸收这片世界的一丝一毫的天地之力。

  他不知道自己为何要这样,可他下意识的觉得,这样对自己很好。

  摸了摸放在胸口的铜镜,孟浩对于苍茫界秘境,更为执着,他想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此刻继续疾驰。

  苍茫秘境距离沧海派很远,几乎是在苍茫大界的尽头之处,可孟浩没有丝毫退缩,始终前行,途中,他遇到了不少修士,走过了一处处星辰。

  此刻他要去的地方,是水道宗。

  要借助水道宗的传送阵,前往苍茫道,而后在苍茫道内,进行最后一次传送,就可以最靠近苍茫秘境。

  “苍茫道,很熟悉的名字……”孟浩喃喃,在他脑海里清晰的记忆里,苍茫道,是这苍茫大界百宗内,可以列为前三的庞然大宗。

  此宗极为神秘,常年被雾气封锁,轻易没有其内弟子走出,不过对于各宗来此借用传送阵,却没有丝毫阻止,只要缴纳一定仙玉,就可使用。

  在孟浩的记忆里,关于这苍茫道有一个传说,传说,苍茫道是被罗天大人所不喜之宗,因此宗曾作出天怒人怨之事,所以被罗天大人,以雾封锁,化作了诅咒。

  “罗天大人……”孟浩脚步忽然一顿,仔细的想了想,从脑海的记忆里,找到了关于罗天大人的一幕幕事情。

  罗天,是苍茫大界的守护者,是至高无上的存在,甚至传说中,这苍茫大界,就是被罗天大人塑造出来。

  任何宗门,都发自肺腑的去供奉罗天的雕像,因为修士修行所需的天地之力,传说中,就是罗天大人之力。

  所有存在,一切众生,都是罗天的子民。

  一代一代,无数年来,始终如此……

  而在苍茫大界,百宗内,各宗的天骄并非最巅峰的荣耀,只有获得了罗天之子的称号,才可以算是整个世界的宠儿,才可以算是天骄中的翘楚!

  “罗天之子,每隔不等的岁月,少则万年,多则千万年,才会选出一位,如今已有九十八位,身为罗天子,可以获得罗天大人的祝福,可以修行罗天道,是这世界的宠儿,无数修士都要膜拜,任何宗门都要低头!”孟浩呼吸急促,这份记忆渐渐清晰后,他不知为何,对于罗天之子这四个字,有着很强的抵触。

  沉默中,孟浩摇了摇头,将一切思绪都压下后,继续前行,又过去了十天,渐渐地,他看到了星空中,在他的前方,有一颗星辰。

  那是一颗蓝色的星辰,可以模糊的看到,这星辰上存在了大片大片的海水,使得整个星空的颜色看起来很美,也蕴含了无穷的生机。

  “水道宗……”孟浩喃喃,随着临近,他的心跳忍不住加速,因为在这里,有一个女子,叫做许清。

  那是他在模糊的记忆里,与山海界的妻子,此刻他分不清自己是什么思绪,也不知道自己是希望这里是真实的,还是不真实。

  因为若真实,他若看到许清,看到的也就是真实的许清,但若不真实,他会心底遗憾,苦涩。

  在这种种复杂的思绪里,孟浩渐渐靠近了水道宗。

  水道宗的传送阵,不是人人可用,必须要具备百宗的资格才可以,而沧海宗身为百宗之一,所以其内的弟子,可以借助其他宗门的传送阵。

  当有神识横扫而来,阻挡孟浩前行时,孟浩取出沧海派的玉简,很快的就有一个水道宗的弟子飞出,看了孟浩一眼后,没等对方开口,这弟子突然问道。

  “你要借传送阵,去苍茫道,而后去苍茫秘境?”

  孟浩双眼一闪,点了点头后,那水道宗的弟子叹了口气。

  “真不知道那苍茫秘境到了怎么了,你不是第一个过来的,在你之前已经有好多了,都要去苍茫秘境。”那水道宗的弟子带着孟浩踏入水道宗的星辰,来到了一处布置在海面上的阵法附近。

  孟浩缴纳了一些灵石,等待阵法开启时,迟疑了一下,向着那位水道宗的弟子抱拳。

  “这位道友,请问……许清在宗门么?”孟浩还是问了出来。

  “许师姐?”水道宗的弟子看了孟浩一眼,他之前就觉得孟浩有些眼熟,此刻仔细看了看后,立刻认出,笑了起来。

  “方才就觉得熟悉,原来是沧海宗的孟道友。”水道宗的弟子笑了笑,似乎对于孟浩与许清的事情,知晓一些。

  “你若想见许师姐,只需在这里多等一会就可,每天的这个时候,许师姐都会从宗门飞出,路过此地,去东海采天水珠修行。”——

  呼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