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我欲封天> 第1510章 异变!
  就在孟浩要将那壶酒喝下的刹那,突然的,远处有一道长虹,以一种惊人的速度,轰鸣而来,不是冲向孟浩,而是冲向那苍茫秘境的漩涡。

  在看到那身影的瞬间,孟浩手一颤,猛的站起身,遥遥望去时,他看到了一个中年男子,这中年男子披头散发,可却有一股威严从其内体内轰轰爆发,速度之快,眨眼间就撞击在了苍茫秘境的壁障上。

  轰的一声,惊天动地,巨响回荡时,那中年男子喷出鲜血,目中露出红芒,却仰天大笑。

  “封住苍茫,不让人进,以壁障阻挡,又有何用!”

  “老夫已归墟无尽岁月,凭着一口逆灵,哪怕死亡,也依旧不屈一切意志,你将我的魂摄来,试图蒙骗我义子,此事……不可能!”那中年男子大笑时,身体退后,猛的回头看向孟浩。

  在看向孟浩的瞬间,孟浩脑海里似有无数轰鸣,蓦然惊天。

  “爹……”孟浩失声。

  这中男子你,不是他的亲生父亲方秀峰,而是他的义父,第九山海,妖仙古宗的至尊……柯云海!

  二人相识在真灵夜的远古中,在那曾经孟浩认为是虚假,可最终却发现是真实的世界里,他第一次感受到了父爱。

  柯云海知道孟浩不是九思,但却依旧将其爱,给了孟浩!輸入字幕網址:hyaП·觀看新章

  那一幕幕记忆,在孟浩的脑海中直接炸开,越发的清晰时,孟浩颤抖,眼前的世界,似乎在这一刻扭曲起来。

  柯云海脸上露出柔和,而后笑声传出。

  “浩儿,看清楚了,这是一场骗局,我若死,则此地就是骗局,我若没死,此地一样是骗局,因为我……早在多年前,就已经死亡!”柯云海蓦然转身,在孟浩身体颤抖时,一头撞向壁障,这一次撞击的速度更快,甚至爆发出了全部生命之力,轰鸣间,在他撞击这壁障的刹那,壁障内一样散出了惊天之力,轰然阻挡。

  在这阻挡时,更有一股大力爆发出来,直接轰在了柯云海身上,瞬间,柯云海全身立刻崩溃,血肉模糊,刹那四溅。

  临死前,柯云海的笑声,蓦然传出。

  “浩儿我义子,记得天道有缺,此间没有完美,世间也不可能有无暇,一切都在你心中!

  世人都说老夫分不清了,我的确分不清,宁愿一死,换我儿看清真相!”

  以死,换真相!

  以死,为孟浩掀开面纱!

  以死,来证明自己是对的!

  孟浩扔了酒壶,身体爆发了全速,轰的一声出现在了中年男子死亡的地方,看着四周的血雾,耳边回荡中年男子死亡时的声音,他的身体颤抖,他的双目赤红,似有一股气息,在他体内要爆发出来。

  “爹……”孟浩颤抖,眼泪流下,这一刻,他脑海中之前的妥协,瞬间崩溃,他对这片世界的质疑,在这一刻更强烈了,这种强烈,让他呼吸急促,让他颤抖时,感受着四周的血雾,感受着柯云海,眼泪更多的流下。

  他的脑海如要炸开,其内有无数的丝线轰然爆发,似乎要充斥心神,充斥他的身体,要将眼前迷雾撕开,甚至在他的体内,隐隐有光传出,可就在这时,在他的四周,这片星空出现了威压。

  这威压无声无息的降临,笼罩孟浩全身时,形成了压制,似乎压制孟浩这一刻脑海里苏醒的那无数的思绪。

  这种苏醒与压制,以孟浩的身体为战场,轰然爆发时,孟浩喷出鲜血,身体摇晃时,脑海的一切思绪,被压制了下来。

  他面色苍白,低头时,感受到了胸口的刺痛,再一次感受到了铜镜的热流,这热流融入孟浩全身,使得孟浩呼吸急促,抬头时,双眼赤红。

  “没想到,最无法恢复的,居然不是孟浩,而是他……”

  “是啊,这就是没有恢复的下场了,分不清真实与虚幻……”阵阵轻叹,从这四周传来,带着唏嘘,带着感慨,所有人,包括小胖子在内,此刻都神色复杂。

  “孟浩,他疯了,你不要迷茫下去,苍茫内的一切,都是虚假的,只是一场梦。”

  “你若继续迷茫,继续如此,会神识分裂!”

  “孟浩,苏醒吧!”

  “孟浩,你为何还看不清,此人是谁我不清楚,但我知道,他沉入梦中太深,以至于无法接受现实,我理解你,或许你们的关系很深,可你不能被影响啊!”

  “孟浩,看在梦中我们的情分上,我再次提醒你,这里,才是真实的!”

  所有人似乎都在开口,他们的声音传出,落入孟浩耳中时,孟浩脑海嗡鸣,越来越快,到了最后,那苏醒的诸多念头与压制之力,再次爆发时,孟浩蓦然抬头。

  “闭嘴!”他的声音传出,如同雷霆,轰鸣四周时,他的身上,有九源的气息轰轰扩散,笼罩四周时,那些声音似乎还在,孟浩发狂,他双手按着自己的头,仰天大吼。

  “闭嘴!”

  “闭嘴!!”

  “闭嘴啊!!!”

  他仰天大吼,声音化作了冲击,夹杂着九源之力,轰轰爆发,使得音浪瞬间扩散,所过之处,所有的陨石眨眼间崩溃成为飞灰,那一个个身影,在这一瞬,似乎怎么也没想到孟浩这里的爆发,在被这音浪碰触时,一个个立刻颤抖,身体轰然碎灭。

  小胖子,楚玉嫣,李灵儿,凡冬儿,方瑜,孙海……一个个孟浩记忆里的身影,全部都在这一刹那,身体轰然碎灭,成为了飞灰。

  在这些人死亡的瞬间,这四周的虚无扭曲,隐隐似乎有怒吼在那虚无中传出,气急败坏,似乎没想到孟浩这里,会对这些人出手灭杀。

  直至这方圆无尽范围,一切存在都消散后,孟浩再次喷出一口鲜血,披头散发,缓缓抬起了头,他看着四周的虚无,看着众人死亡后的飞灰,他沙哑的笑了起来,那笑声是惨笑,是凄厉。

  他缓缓抬头,看向漩涡的壁障,身体轰然而起,直奔壁障直接撞击过去。

  “是不是骗局,以死证明!”孟浩头痛欲裂,惨笑中撞去,眨眼间就与这壁障碰触到了一起,轰轰之声,瞬间滔天。

  眨眼间,他就撞在了这壁障上,巨响惊天动地,轰鸣中,那壁障内传出强烈的反震,直接轰在孟浩身上,他体内的骨头瞬间碎了,他的血肉直接分离,整个人蓦然倒卷。

  可却没有死亡……

  孟浩挣扎的站起,正要再次撞击时,忽然的,一声怒吼在他身后传来,那是陈凡,还有他的师尊,还有水道宗的众人,还有他的妻子。

  孟浩被陈凡一把拉住,他的妻子更是抱住孟浩,眼泪流下。

  “孟浩,你疯了不成!”陈凡怒吼,沧海宗的其他修士,也都上前,将孟浩阻挡。

  孟浩望着眼前这些人,望着妻子,望着师尊,望着同门,最终望着陈凡,他想要说些什么,可张开口,还没等说出,就喷出鲜血,整个人昏迷过去。

  等他再次苏醒时,他已回到了沧海宗内,他的妻子在一旁守护,眼中有憔悴,有焦虑,也有担忧。

  孟浩沉默,苏醒之后的他,整日沉默,无论谁来看望他,他都是目中黯淡,没有任何话语,他更多的时候,是喜欢站在屋舍外,看着外面的天地,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只有他自己知道,胸口处的铜镜,热流更多了,从最开始一个月能出现一次,直至现在,一天之间,会出现数十次,而他眼前的世界,更多的时候,是扭曲的,似乎要被剥离一般。

  这热流融入他的体内,可却没有对他的伤势去进行丝毫的修复,孟浩也不在意伤势,他默默地望着远处的天地。

  他将小胖子等人的灭杀,后果已经出现了,那些人所在的宗门,对此暴怒,已联合在了一起,逼压沧海宗叫出孟浩。

  沧海宗没有妥协,因此展开了战争。

  这段时间里,战争的爆发,轰鸣了沧海宗所在的星辰,无数弟子死亡,惨烈中,那些联合在一起的宗门,已快要杀到沧海宗内。

  外界的轰鸣,孟浩不在意,来自妻子以及同门的目光,他不在意,那些目光里有关切,有忧虑,有埋怨,甚至还有憎恨。

  面对这些,孟浩依旧沉默。

  渐渐的,宗门内已有声音,要将孟浩交出去,可他的师尊,还有陈凡,还有更多的同门,誓死不同意,那一幕幕,孟浩看到后,虽然沉默,可心中却起了波动,只是这波动被他狠狠的压制下来,继续沉默。

  他要看看,到底会发生了什么事情。

  直至,一个月后,那些联合在一起的宗门,轰开了沧海宗的大门,杀入进来时,孟浩看到他的妻子,在自己的面前为了保护自己而重伤,还有一把飞剑,穿透了他儿子的眉心,临死前,那孩童喃喃着爹爹时,孟浩再无法沉默了,他的身体颤抖,他的目中露出悲伤。

  “够了,够了……”孟浩惨笑起来。

  ------------

  起点首页福布斯年度,评选年度人气作家,是免费票,不需要花钱,希望大家都去投一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