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我欲封天> 第1512章 决裂!
  此刻在这寂静的宗门内,站在那里的,只有孟浩,只有陈凡。

  “孟浩,你……你……”陈凡颤抖,他无法置信的看着这一幕幕,他的眼中有悲伤,有愤怒,也有复杂。

  孟浩看着四周的尸体,轻叹一声,将手里此刻还在试图钻入自己体内的罗天种,一把捏碎!

  “灭了自己的宗门,杀妻杀友杀师,就为了沉浸在那虚假的世界里,孟浩,值么?”陈凡神色复杂,望着孟浩。

  “陈凡,我尊你是我师兄……别演下去了。”孟浩抬头,望着陈凡。

  “你有你的路,我不知道你为何会如此,但想来你有一定这么做的理由,我不怨你,可我也有我的路啊。”孟浩轻声开口。

  陈凡沉默,渐渐苦涩,到了最后,索性大笑起来,那笑容内带着复杂,带着茫然,可渐渐却坚定起来。

  “他答应我,只要你沉沦在这里,就将灵儿真正的复活,他可以做到,这对他而言,易如翻掌。”

  “孟浩,我陈凡为了复活灵儿,已付出了一切,这么多年来,这是唯一的希望……所以,你可以怨我,可以恨我,孟浩……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孟浩神色内也有复杂,他望着陈凡,脑海里驳杂的记忆中,关于陈凡的一幕幕浮现,对方所说的那个灵儿,他知道是谁,是那曾经的一剑宗内山灵。

  孟浩摇了摇头,不再去理会陈凡,此番对他而言,凶险到了极致,若非是铜镜的存在,若非是义父柯云海以死点化,而他的意志有坚定的超出想象,这三者缺少任何一个,孟浩都会永恒的沉沦在这里,成为韩贝口中。再次回归时的罗天之子。

  迈步间,就要离开这片世界,他的右手抬起,蓦然一撕。轰鸣间,前方虚无出现了一道裂缝,可就在孟浩要踏入的刹那。

  “孟浩,你不能走,留在这里!”陈凡流下眼泪。可目中的坚定,却更为执着,他双手猛的抬起,整个世界轰然震动,似乎有一股意志,蓦然降临,在这一刹那,融入陈凡体内。

  使得陈凡这里,气势滔天,修为之力随之暴增。他的额头青筋鼓起,他的身体颤抖,他的双眼赤红,他的目中似乎没有了神智,唯独存在的,就是执着。

  他身体一晃,直奔孟浩来临,右手抬起时,天地似乎都在他身后,星空仿佛在他手中。似乎这一刻的他,只是拥有陈凡的躯壳,内里的一切,已然成为了此地那罗天意志的载体。

  轰鸣间。孟浩身体退后,嘴角溢出鲜血,他眼中有悲伤,眼前这个身影,是他的师兄,曾经在靠山宗。在南天星上,将他当成亲弟弟一样。

  可如今,二人却必须要战。

  没有退缩与放弃的理由,陈凡退不了,他将一切赌在了这里,这关乎他爱人的复活。

  孟浩一样退不了,若他失败,沉沦在了这里,那么他就失去了一切,这里的一切,是真,也是假,真的存在,假的岁月。

  苦涩中,孟浩惨笑起来,笑着笑着,他右手一拍胸口,立刻铜镜飞出,在他面前化作无数黑色的丝线,眨眼覆盖孟浩全身时,铠甲出现,孟浩手持战兵,身体如长虹冲出,与陈凡轰击到了一起。

  轰轰之声滔天,大地崩溃,山峰碎灭,宗门成为飞灰,二人从大地战到了天空,从天空杀到了星空。

  这一刻的陈凡,他所拥有的,是罗天意志之力,而施展的神通,却更为诡异,居然是……记忆术法!

  所以的记忆术法,是专门针对孟浩脑海中的关于自己的记忆,从而展现出的术法,这术法,看似没什么,可实际上一处出手,却等于是孟浩脑海记忆里,在过去的岁月中,所有时刻的陈凡,都在一起出手。

  且针对的,不仅仅是如今的孟浩,还包括岁月里,不同时候的孟浩,比如在南天星时,在靠山宗时。

  这一切,形容起来有些诡异,可实际上,在二人出手的刹那,孟浩的脑海里就传来阵阵刺痛。

  他感受到了自己脑海中记忆的错路,感受到了所有关于陈凡的记忆,都在这一刻爆发开来,这种术法,已然不是神通,而是一种超越一切规则法则之上的奇异之道。

  孟浩在这之前,从未经历。

  他更是明白,若想战胜陈凡,只有一个办法,在自己记忆里所有曾经的岁月中,所有画面里,去击败任何时候的陈凡。

  此刻二人出手时,孟浩脑海中的记忆里,在那山海界处于三十三天降临时,陈凡蓦然杀出,杀向正在守护山海界的孟浩。

  同一时间,在南天星上,孟浩来到陈凡所在的宗门,在那山灵石雕下,二人正喝着酒,突然的,陈凡眼中杀机一闪,竟直接一剑斩向孟浩。

  同一刻,在南天大地上,孟浩刚刚从靠山宗离开,来到了南天中心的区域,在那里,他第一次遇到了陈凡时,陈凡与其同门,一眼看到了孟浩,露出惊喜时,彼此相见,可在相间的瞬间,陈凡却神色狰狞,蓦然出手。

  还有在靠山宗内,在那来自各大宗门到来时,逼迫靠山宗叫出太灵经的那一天,随着一个个内门弟子被收走,孟浩独自站在山顶,苦涩中,天空上的一剑宗的中年男子,正在对陈凡问话,要将其收为弟子。

  陈凡正开口时,双眼突然一闪,转身没有任何征兆的,直接杀向孟浩。

  还有,一样是靠山宗,孟浩与陈凡坐在一起,陈凡笑着对孟浩介绍宗门时,忽然目中寒芒乍现,直接出手。

  还有,孟浩刚刚拜入宗门的第一天,小胖子跟在他身后,被带着送去外门弟子所在之地时,突然的,有一个身影,在这一刻从宗门山顶急速奔跑,杀向山门所在,杀向孟浩。

  所有的一起,都在这一刻爆发,孟浩鲜血喷出时,与陈凡再次出手,随着记忆里一个又一个自己死亡,随着一样在记忆里,一次又一次陈凡被自己灭杀,二人的纠葛,已然紧密的联系在了一起。

  而那些记忆里二人厮杀的画面,在这一瞬,更是形成了一颗颗种子,这些种子以这种特殊的方法,被种在了孟浩的记忆中。

  “孟浩,成为罗天之子,成为罗天使者,你从此不会再有任何痛苦,而这一切,也是注定的!

  罗天,变!”陈凡低吼,身体轰的一声,血肉直接蒸发,身体刹那间皮包骨时,他的那些散出的血肉雾气,凝聚了无穷的罗天意志,轰然间,直接翻滚,向着孟浩这里,吞噬淹没而去。

  与此同时,在孟浩的记忆中,所有与陈凡有纠葛的画面里,那些凝聚出的种子,全部崩溃,一样散发出了雾气,散出了罗天的意志,轰鸣中,在孟浩的脑海里,瞬间爆发,如同是蔓延,要将孟浩彻底染成罗天意志的载体,成为罗天之子,成为罗天使者。

  甚至孟浩刚要去反抗,他立刻发现,自己的血脉之力,居然对于这罗天意志,没有任何的阻挡,亦或者说,自己的血脉之力,仿佛就是最适合这罗天意志降临的载体。

  同时,他体内的妖气,一样是如此!

  似乎他的所有,都是为了罗天意志所准备,如果说罗天意志降临别人身上,会产生一些消耗的话,那么降临孟浩这里,没有任何损耗。

  这仿佛就是完美的夺舍,似乎孟浩这里的所有,都是为了罗天意志去准备的。

  眼看无论血脉以及妖气的内外,无论记忆内还是记忆外,罗天意志都在爆发,都在蔓延,而孟浩却没有丝毫办法去阻挡时,忽然的,这罗天意志,猛的一顿。

  它可以蔓延孟浩的神魂,可以蔓延孟浩的罗天血脉,也可以全盘接收孟浩的妖气,但就在罗天意志弥漫孟浩的身体,要去却带孟浩,成为这身体的主人时,却收到了强烈的阻碍!

  阻碍他的,赫然是孟浩体内的青铜灯!

  同时也是孟浩的身体,因为这身体,已然被青铜灯当年改造过,不再是适合罗天的意志,也就使得罗天的意志,在这最后的关头,停顿下来。

  几乎在停顿的刹那,青铜灯的火光,瞬间爆发,散出无上光芒,直接与罗天意志对抗,双方如水火不容,在这一刻,轰然爆发。

  与此同时,这四周天地内,无穷无尽的罗天意志,翻滚而来,强行融入孟浩体内,要去驱除那青铜灯的火光。

  危机关头,孟浩喷出鲜血,他双眼内赤红一片,借助体内青铜灯与罗天意志对抗的刹那,他右手蓦然抬起,直接向着自己,狠狠一斩!

  “禁法,因果禁!”

  孟浩赫然是以封妖禁法,去将自己与陈凡的一切因果,都全部禁锢起来,他的头顶出现了无数的因果丝线,其中有一条,此刻颜色漆黑,正是与陈凡的因果。

  “斩!”孟浩低吼时,手中战兵飞出,向着那条线,狠狠一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