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我欲封天> 第1521章 天罚!
  一年后的深夜,当小宝手中的刻刀,在那第九印的木雕上削下时,这木雕上出现了微弱的光,真正的完成了一半。

  几乎在这木雕完成了一半的刹那,外面的天空上,突然雷声滚滚,这雷声回荡整个第一大陆,如同有某种意志在怒吼,甚至苍穹也在翻滚,似形成了一只眼,凝望大地时,仿佛在寻找,可最终一无所获,只能慢慢消散。

  几乎在这云层翻滚的刹那,城池内,距离小宝这里不算太远的屋舍中,孟浩本尊抬起头,冷冷的望着天空。

  这一刻,小宝不知为什么,他隐隐觉得似乎有人在天空上看自己,也抬起了头,可他什么都不看。

  这一天夜里,苍穹云层不再翻滚时,下起了雨。

  这雨水洒落,并非只是这座城池内,而是……整个第一大陆,都下起了雨。

  开始时,雨水这种自然变化,没有人去在意,凡人都不理会,更不用说修士了,可这雨,却连下了七天!

  始终暴雨,甚至一些低洼的地方,已经开始形成了水沟时,隐隐要成为了灾,此灾终于让凡俗的王朝,开始了紧张,纷纷采取一些措施,引流入江海。

  七天,不是终结,而是短暂的晴朗后,雷霆轰鸣,雨水再次落下,无边无际,似乎没有时间的限制,第二个七天,第三个七天,第四个七天……

  这场雨,下了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

  无法想象,平日里轻柔的雨水,如果连续下了数月后,那种整个大地都弥漫在水波内,整个天地都潮湿的感觉。

  已然是灾难了,第一大陆的修士出手了,试图去改变天地。让这雨水停下,可最终即便是至尊出手,也无法让这雨水停止。

  他们能做的,是将这大地的雨水。开出运河,流入大海中。

  可这不是长久的办法,雨水依旧,且但凡是试图改变这一切的修士,都会在不久之后。于修行中走火入魔,暴毙惨死。

  仿佛是触犯了天意,被天罚而亡。

  凡俗已然快要成为汪泽之地,小宝所在的城池,也是如此,那些城墙如稀泥一样,不少地方都坍塌了,很多屋舍也是如此,人们只能冒雨去修砌加固。

  甚至家家户户,雨水止不住的流淌进来。淹没了地面的同时,也引起了一场场瘟疫以及各种潮湿带来的疾病。

  唯独小宝的家里,雨水很少进来,家中哪怕是在这雨天里,也依旧保持干燥,小宝不知道原因,他的女儿也不知道。

  唯有他的妻子明白,因为这是她暗中施法,她保护不了别人,可却能保护了自己的家。

  “这场雨。什么时候能停……”小宝轻叹,在这大雨的日子里,铺子的生意已好久没有开张了,就算是家中还有余粮。可若这雨一直这么下去,那么再多的余量,也都不够。

  沉默中,小宝坐在那里,拿起木雕,继续雕刻。随着一刀刀的落下,雨水始终持续。

  渐渐的,越来越多的修士出动,在这大地上布置了一个又一个阵法,开凿了一条又一条运河,可只能缓解,无法根除。

  就这样,时间流逝,一晃过去了三年。

  三年的时间,雨水……始终没有停下,无数的人迁移,无数的村庄被淹没,很多平原消失了,小宝所在的城池,已成为了汪洋。

  他们一家人,也不得不迁移,随着难民一起,向着地势高的地方走去,在这途中,小宝的爹娘病倒了。

  他们年纪已大,身体不适,这一病,险些归墟,可最后却奇迹般的好转,喜悦激动的小宝,没有看到他妻子微微苍白的脸。

  雨水,更大了,每天都有人死亡,唯独小宝一家人,在这迁移中,保持着精力,而小宝的木雕,他没有停下,每天都找出一些时间雕刻。

  直至这场迁移,在进行了一年后,在一座高山上,难民的人数越来越少时,雨水慢慢停了,在雨停的一瞬,在所有人从心底欢呼时,一阵寒风吹来,带走了所有人的温暖,使得他们欢呼的神情,眨眼间,成为了煞白。

  雨停了,可却下起了雪。

  整个第一大陆,一瞬间,温度骤降!

  雪花落下的刹那,小宝身体一颤,他感受着脸上的雪,他看不到四周,可他能听到四周人的呼吸声。

  那一声声呼吸,带着压抑,带着死亡的气息,更带着绝望……

  仿佛前一刻还是潮湿,可下一瞬,就成为了阴冷,这样的天气变化,引起的灾难,比雨水还要强烈太多太多。

  天地飘雪,温度的下降,使得大地开始冰封,恶劣的气候,是哪怕运河也都无法解决的灾难。

  更多的修士选择干扰苍穹,可最终但凡出手,都会暴毙,直至一位八源至尊在出手后,直接被天空的寒风吹过,冻崩了神魂死亡后,没有人再敢出手。

  整个第一宗,也在那先是雨水,而后是雪花的灾难里,不得不选择了迁移,他们可以算出,这一场灾难,是天要灭第一大陆。

  无法阻挡,无法抵抗,即便是掌教老者,也在苦涩中摇头,他已然察觉到,对于第一大陆而言,灾难,还远远没有达到高峰。

  第一宗,离去了。

  这一天的夜里,小宝的妻子嫣儿,看着天空飘来的雪,也知晓了第一宗离去,她咬牙之下,欲带着小宝以及女儿也离开第一大陆,可几乎在她施法的刹那,整个第一大陆,突然的,天地之力,刹那消失。

  所有的灵气,所有的苍茫之力,一瞬间,如同是被盖住,如同是被阻断,彻彻底底的消失,好似被全部抽走。

  天地之力的骤然消失,引起的反应,是所有如今还在这第一大陆的修士,他们全部面色大变,一股磅礴的威压,轰然降临,压在他们身上的同时,将他们体内修炼多年,已属于自身的修为之力,全部不容丝毫反抗与挣扎的,直接挤出了身体,散在了天地间,而他们……在这一刻,如被打落下了凡尘,成为了……凡人!

  仿佛有一个巨大的罩子,在这一刻,盖在了第一大陆上,使得其内之人,无法出去,而外面的人,更是不敢进来。

  因为只要踏入第一大陆的范围内,修士立刻成为凡人。

  此事,引起了整个苍茫派的轰动,所有的九源至尊都出动,徘徊在第一大陆外,看着第一大陆,触目惊心的同时,也都有种发自心底的颤粟。

  “天怒!!”掌教老者喃喃低语,抬起头,看着苍穹,看着罗天星空,以他如今修为,他已然察觉到,第一大陆之所以如此,是因整个星空,似乎对此地,产生了强烈的恶意。

  与此同时,有太多擅长预言的修士,开始推衍,这种推衍,往往有很强的反噬,可偏偏这些人的反噬,只是一口鲜血就获得了想要的答案。

  “天罚!”

  “天怒!”

  “有让苍茫愤怒之事,在这第一大陆上出现!”

  “第一大陆上,有一股力量正在诞生,这股力量,将是整个罗天星空的敌人!”

  “必须要隔绝这股力量,必须要阻断一切危机,否则的话,从第一大陆上诞生的这股力量,将颠覆整个罗天星空!”

  这样的预言,越来越多后,第一大陆被彻底的封死。

  而在这第一大陆上,如今失去了修为的修士,他们绝望中在那雪花的飘落下瑟瑟发抖,嫣儿这里,惨笑起来,却没有办法改变。

  小宝不知道妻子的变化,可他能感受到死亡的临近,这片世界,已经变了,变的陌生,变的充满了愤怒,变的杀气腾腾。

  越来越多的人死亡的同时,也有一次次暴乱出现,越是在灾难时,人性中的恶,就越是存在了成长的养分。

  随着整个大陆的沦陷,随着雪花的飘落,随着温度的降低,越来越多的人成为了尸体,剩余下来,有一部分独自在外,寻找躲避以及生存下去的方法。

  可更多的,却是组成了一个又一个势力,居住在山洞内,勉强生存。

  而食物的稀少,使得生存越发艰难,往往一点食物,就可以让无数女子不惜去做所有事情,也可以让不少人红眼杀人,甚至在很多地方,已开始流传着吃人的故事。

  而漂亮的女子,在这个年代,往往是悲哀的,小宝的妻子,在失去了所有的修为后,拿出利刃,划破了自己的脸,丑陋不堪。

  那一夜,小宝抱着妻子与女儿,一家人流着眼泪,默默哭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