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我欲封天> 第1526章 可以超脱之地!

我欲封天 第1526章 可以超脱之地!

  这声音回荡,让无数人身体震动,齐齐抬头,尤其是许清,她正在盘膝打坐,此刻缓缓睁开眼时,有泪水从眼角流下,喜极而泣。∈↗,

  他们等了几百年,终于……即将等到妖尊的归来!

  山海蝶的世界内,着说着,他忽然身体一颤,大笑起来,笑着笑着眼泪就流了下来。

  在其他人莫名其妙时,同一时间,山海蝶的世界内,大地深处,一片冰寒中,有一个中年修士,正在打坐,他的四周有无数寒气散出,使得他看起来很阴沉,他的双眼闭合,因为他的双眼已瞎,他看不到世界。

  可在这一瞬,他忽然身体猛地颤抖,呼吸急促时,双眼蓦然睁开,没有瞳孔,只有黑洞,在睁开的刹那,四周出现了风暴,他脸上露出笑容。

  同样在这山海蝶的世界内,李灵儿秉承海梦至尊的遗愿,获得了海梦的传承,在这山海蝶的世界内,开创了海梦的一脉,数百年的发展,已具备了一定的规模。

  她盘膝坐在宗门的闭关之地,这一刻,她忽然睫毛颤抖,双眼缓缓睁开时,抬头看着天空,许久,她脸上露出微笑,她的样子变化很大,此刻头发大都花白,可这笑容,依旧美丽。

  还有一处区域,那是一座山峰,山峰顶,有一件屋舍,孟浩的姐姐方瑜,在这里。她与孙海已成亲了。有一双儿女。如今儿女早已长大,一代代子孙成长,已然成为了一个家族。

  “小弟,要回来了。”方瑜睁开了眼,神色内露出追忆。

  这一刻,整个山海蝶内,无数人震动,这些人中还有一个女子。她是芷香,也在微笑,那笑容里带着激动,拥有期待。

  还有一个人,他在天空中,不再大地上,盘膝坐再一条巨大的鲸鱼背部,靠着一口棺材,手里拿着一壶酒,那是一个青年。他正喝着酒,脸上露出笑容。

  “夜。他要回来了。”这青年,是柯九思,那鲸鱼,是真灵夜。

  山海蝶的世界里,有一个宗门,其名昆仑道,当年山海界覆灭时,昆仑道在第九山海,保存较为完整,包括宗门内的一些重要之物,随着那些弟子,都带入到了山海蝶的世界中。

  包括……一口仙玉打造,且蕴含了孟浩神识之力的……棺椁!

  此刻,在这昆仑道内,最高的山峰上,其上并非尖端,而是一处凹陷如盆地,在那盆地内,有这阵法环绕,更有无穷仙玉,正中间,就是那口棺椁所在。

  棺椁内,躺着一个女子,这女子美丽动人,闭着眼,如同沉睡,她正是楚玉嫣的本尊,这口棺椁,凝聚了当年孟浩的神识之力,再加上昆仑道的守护,保存如同昨日。

  在这整个山海蝶世界内,与孟浩熟悉之人都冥冥感受的同时,有一个白发老者,于棺椁旁,默默的望着其内的女子,他,是丹鬼,孟浩的师尊,同样也是楚玉嫣的师尊。

  丹鬼凝望楚玉嫣,许久轻叹一声,正要转身离去,可却身体猛地一震,看向楚玉嫣时,他不知是不是错觉,似乎……看到了楚玉嫣的睫毛,微微一颤。

  “这……”丹鬼深吸口气,仔细看去,却发现楚玉嫣虽然还没有苏醒,可体内却似乎多了一丝……生机!

  在这山海蝶的世界里,众人激动时,苍茫星第一大陆上,孟浩身体迈步走出,呼啸而去,他目中露出深邃之芒。

  獒犬在后疾驰,正跟随时,鹦鹉飞出,落在了獒犬身上,兴奋的尖叫起来。

  “啊啊啊,你的毛发居然这么旺盛,五爷激动了,已经**难耐,该死的,可为什么五爷想哭啊……”

  孟浩沉默,带着獒犬呼啸间,回到了第九大陆,回到了地底的半星辰,踏入到了第九至尊城内,进入到了他的闭关之处。

  在闭关之地,孟浩盘膝坐下,神色内终究还是藏不住因楚玉嫣而升起的惆怅,半晌之后他右手抬起,下意识的掐算时,突然一怔,神识轰然散开后,可以察觉满儿的生活如常,但却找不到楚玉嫣的轮回征兆。

  “她……没有轮回?”孟浩抬头看向远方,他并非无情之人,只是心底被仇恨占据,容不下太多情感,他这一生,觉得不欠任何人,唯独……欠了楚玉嫣。

  沉默中,孟浩忽然想到了山海蝶所在的那口漂浮在星空中的青铜棺椁,想起了其上石碑刻着的那一行字。

  “整个星空都欠我的,而我……却欠你,你可以苏醒,却不愿苏醒……”

  这句话,这种情景,与孟浩有了共鸣,让他沉默中心底苦涩,许久许久,他深吸口气,他右手一挥,第九禁的雕像出现,看着雕像,孟浩眼中露出坚定,神识轰然散开,就要尝试去融合。

  可就在这时,突然的,那明明被驱散开的罗天意志,如发狂一样轰轰降临,似要去阻止孟浩的融合。

  孟浩双眼一闪,露出狰狞的同时,一边融合,一边对抗罗天意志。

  数日后,孟浩双眼赤红,他右手抬起向着大地一按,一股风暴顿时爆发,这风暴没有损坏四周丝毫,可却惊天而起,与那这数日里不断干扰他融合的罗天意志,再次对抗后,孟浩眼中的血丝更多。

  他发现,想要安静的融合这第九禁,在这里做不到,甚至一旦强行融合,在这过程中出现意外,将会功亏一篑。

  因融合第九禁,对孟浩而言太重要,所以他不允许出现任何意外,此刻沉默中,他眼中露出精芒。

  “需要找一个罗天意志去不了的地方,才可顺利融合……而这样的地方。我所知道的区域里。唯有冥宫!”

  “看来。还是要去一趟冥宫,唯有在那里,罗天的意志想要降临时,会受到整个冥宫大陆的对抗,尤其是……”孟浩想到了当初第一次去冥宫时,他听到的来自第九大陆的那个声音,一个字,轰开了试图降临的罗天意志。

  沉吟中。孟浩感受了一下体内的青铜灯,又想到了冥宫内自己那种让所有鬼魂膜拜的感觉,他目中露出坚定。

  “去冥宫!”他蓦然起身,将融合了一部分的木雕收走后,一晃之下,出现在了这半星辰的传送阵所在的地方。

  在这阵法外,他右手抬起隔空一按,立刻阵法轰鸣而起,开始运转,阵阵传送之力凝聚。光芒滔天,似要穿透苍穹。

  可还没等这阵法完成运转。一道道长虹疾驰而来,金袍少年,沙九东,还有白雾尘,掌教,以及其他九源至尊,没有一个不在,全部出现。

  这些人都是老谋深算之辈,他们早就暗中留意孟浩这里,此刻察觉到孟浩开启传送阵,更是感受到了这传送的波动,似乎指向正是冥宫时,一个个立刻来临。

  他们在出现后,看向孟浩时,神色内有震撼,有复杂,纷纷沉默时,掌教老者看向孟浩,深吸口气,抱拳一拜。

  “孟道友,还请允许我们与你一起进入,那第九重大陆,我们尝试了数次,都无法开启,若孟道友可以开启,还请给我等一个机会。”

  他没有说谎,这几百年来,他们最终止步在了第八重大陆上,面对第九重大陆,他们想了所有办法,可却一次次的失败,无法成功,似乎那第九重大陆,是他们无法跨越的沟壑。

  此番看出孟浩的决心,尽管不知晓孟浩为何要去冥宫,可他们修行多年,一个个立刻联想到了之前第一大陆上那让所有人心惊肉跳的气息,已然猜到了大半。

  这样的机会,他们若放弃,岂能甘心,此刻不但是掌教向着孟浩一拜,四周所有九源至尊,还有沙九东,还有白雾尘,都低头抱拳。

  白雾尘心底苦涩,可为了超脱,依旧低下了头。

  只有金袍少年大咧咧的站在那里,神色傲然,很是笃定,他的手中一晃,此刻拿出了整整三十个储物袋手镯,看着这些储物手镯,他尽管内心滴血,这几乎是他这些年全部的积蓄了,狠狠的一咬牙,他大袖一甩,立刻这些储物手镯飞向孟浩。

  “这是本尊的买路费!”金袍少年抬起下巴,淡淡开口,他颇为自信,心底更是耻笑其他人,暗道这些人这么多年,居然还没摸透这孟浩,此人只要你肯花钱,那么一切都好说。

  孟浩面皮抽动了一下,看着那飘来的三十个储物手镯,有心一甩袖拒绝对方这种用财物的凌辱,可袖子抬起时,却下意识的将这些储物手镯收在袖口里,干咳一声,他不得不承认,这种凌辱,他无论成长到了什么程度,哪怕最冷酷的时候,也都非常非常的乐意接受。

  其他至尊一看如此,一个个立刻内心振奋起来,毫不迟疑的从各自的身上,取出了多少不等的储物之宝,多的有数十,少的也有二十多个,全部送出。

  看着四周这数百个储物之宝,孟浩神识一扫,即便是如今拥有强悍战力的他,也都被这些储物之宝内的物品,深深的震撼了一下。

  其内无论是灵石还是天材地宝,多的数之不尽,看的孟浩忍不住很没出息的心脏跳动加速了几下。

  “我已是九源巅峰,甚至可算超脱下的第一人,他们如此……这是对我的羞辱!”孟浩内心喃喃,看着面前的数百个储物之宝,他深吸口气,脸上露出微笑,大袖一甩,全部收走,咳嗽了一声。

  “诸位道友,孟某在苍茫派内,承蒙诸位照顾,与我一起进入冥宫,此事孟某义不容辞!”

  “不过,此番或许会有危险,还望诸位道友知晓,若你们依旧选择踏入,那么只要孟某可以踏入第九重大陆,便一定竭尽全力,帮你们一起踏入。”孟浩严肃的开口。

  其他人微微一笑,立刻各自点头表态,至于孟浩口中的危险,他们不在意,这冥宫他们去了太多次了,早就经验十足。

  眼看这些人如此,孟浩不再开口,全力开启阵法,众人也相继出手,使得这阵法的开启,一瞬间加快了速度。

  几个呼吸后,阵法轰鸣,蓦然开启,传送之光惊天动地,一瞬间,阵法完全运转,可就在众人要传送而去的刹那,突然的,整个苍茫星轰然震动,大地颤抖,海洋咆哮,一股让这颗星辰仿佛被挤压的强悍意志,轰然降临。(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