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我欲封天> 第1540章 三爷回归!
  readx();  吼声滚滚,从四面八方,从无数空间,从无尽的岁月里的每时每刻,都在爆发,似要将孟浩淹没,孟浩眼中精芒一闪,冷哼一声。

  随着哼声的回荡,他的四周顿时出现了波纹,这波纹蓦然扩散,形成了扭曲,如同是将四周的区域,与这苍茫星空分割开来。

  没有去理会苍茫星空意志的怒吼,孟浩右手直接就按在了皮冻化作的铠甲上,将皮冻的魂,直接融入其内。

  眨眼间,皮冻化作的铠甲,肉眼可见的出现光泽,几个呼吸的时间后,这铠甲立刻蠕动起来,渐渐地出现了生机。

  在这生机出现的瞬息,苍茫星空的意志,大范围的从八方轰然降临,可还没等出现,孟浩眼中露出寒芒,右手掐诀,第九禁直接幻化,向着上方一指。

  “等你真打算与本尊一战时,凝聚了整个苍茫星空之力,再来与我决战,至于现在,微末之力,也敢狰狞,给我滚!”孟浩淡淡开口,声音每一个字,都是天雷,轰轰间在这四周直接炸开。

  一时之间,轰鸣之声滔天,翻滚八方,骤然的就将那来临的苍茫星空的意志,直接镇压,摧枯拉朽后,被轰出孟浩所在的范围。

  不去理会苍茫星空的意志,孟浩凝望皮冻,此刻的皮冻,在这不断地出现生机下,慢慢融化,而后相互相聚在一起,成为了皮冻最初的样子!

  它慢慢睁开了眼,目中有茫然,呆呆的看着四周时,看到了微笑的孟浩,看到了激动的鹦鹉。

  “哈哈,三弟,你终于回来了!”

  “来来来,三弟,你还记不记得五爷了?”鹦鹉兴奋,激动不已。飞到皮冻身边,大声开口。

  皮冻眼皮一番,下意识的喃喃。

  “谁是你三弟,你这么说不道德。你这么做是不对的,三爷要度化你……三爷……三爷……”皮冻说着,忽然睁大了眼,呆呆的看着孟浩,又看着鹦鹉。随后看了看四周。

  “恩?发生了什么事?我怎么觉得好像做了一个梦,梦里你死了,小浩子也快要死了……不对啊。”皮冻迷茫时,鹦鹉尖声大笑,孟浩也笑了起来,他望着皮冻,目光柔和,这一刻,他觉得才是自己快乐的时候。

  “让所有消失的,重新出现……”孟浩深吸口气。大袖一甩,立刻化作一片风暴,带着兴奋的鹦鹉与迷茫的皮冻,消失在了原地。

  直至他离开后,这片区域的规则与法则,才重新出现,而苍茫星空的意志,也在这一刻凝聚在这里,化作了一个模糊的身影,默默的站在那里。遥望孟浩远去的方向,目中渐渐露出强烈到了极致的杀意。

  一天后,苍茫星空内,另一处区域。这里是一个巨大的漩涡,在那漩涡内有三处大陆,其上弥漫死亡的气息,仿佛没有修士,只有一只只身体大小不等的蜥蜴。

  这些蜥蜴,占据了三处大陆。成为了这里的主宰。

  而中间那座大陆,根本就是一直巨蜥所化,它平日里沉睡,背部的世界,是其子孙的圣地。

  这一刻,这漩涡的世界内,突然的,多出了一个身影,穿着一身白色的长衫,看起来如同凡人,仿佛书生一样。

  正是超脱之后的孟浩!

  他的肩膀上站着鹦鹉,鹦鹉的脚踝上拴着一个铃铛,那铃铛上浮现一张面孔,此刻不再是茫然,而是在与鹦鹉斗嘴。

  这一天的时间,皮冻已经从鹦鹉那里知晓了一切,知道了自己被孟浩复活,它本就是没心没肺,迷茫了一会,就立刻本性复发,开始不断地絮叨。

  “闭嘴,你这个最多只会数到三的家伙,给五爷闭嘴!”鹦鹉声音尖锐。

  “三爷死了无数个三年,无数三年啊无数三年,那不是无数个两年,也不是无数个一年,更不是无数个零年……”皮冻眼睛一番,如果有可能,他会继续说下去,只是他想了半天,觉得已经是到了自己能数数的极限了。

  “我无数个三年都没有说话了,不行,我要把这无数个三年的话,都补回来!还有无数个恶霸,在这无数的三年里都没有人去度化,这是不对的,这是不道德的,我罪孽啊……我也要去补回来。”皮冻很是痛苦,若有手脚,一定会捶胸顿足。

  这一鸟一皮冻,此刻在这不断地絮叨与斗嘴中,孟浩始终微笑,他不觉得厌烦,已经有一千多年没有这种感觉了,此刻很是亲切。

  他站在虚无,遥望此地,当年他在眼前这片区域,从一只巨蜥体内,取走了一枚铜镜碎片,临走前,他曾有誓言传出,要将对方带走,成为自己的麾下。

  当初,那只老蜥蜴不屑,眼下,孟浩来了。

  “老蜥蜴,故人来访,还不出来。”孟浩微微一笑,淡淡开口,声音在这一刹那蓦然传出,回荡这漩涡内的三处世界,那些所有的蜥蜴,都在这一刻身体猛地僵直,与此同时,一身怒吼从中间的那处大陆内传出。

  紧接着,这片大陆轰然震动,一个巨大的蜥蜴,猛地抬起头,向着孟浩怒吼时,一股强烈的威压,从它体内爆发出来。

  “该死的,你这黄皮小儿,还敢出现在你家爷……恩?啊?”那巨蜥在认出了孟浩后,立刻下意识的怒吼,可这吼声如今刚刚传出,它就猛的睁大了眼,露出无法置信,更有骇然,倒吸口气时,声音戛然而止。

  孟浩尽管没有露出威压,可他身上的那种气息,老蜥蜴一眼就看出不对劲,它看着看着,更为颤抖,那是超脱,它尽管没有见过任何超脱者,可在这一瞬,它看到孟浩后,它的脑海顿时翻滚,那种感觉,是一道目光就可将自己灭杀的恐怖。

  “超……超脱?”老蜥蜴觉得眼前这一幕,彻彻底底的颠覆了自己的一切思绪。

  “你刚才称呼本尊什么?”孟浩淡淡开口。

  老蜥蜴哆嗦了一下,眼珠快速转动,忽然倒吸口气,仔细的看了孟浩一眼,整个脸上露出赞叹与狂热。

  “百年难得一见的天纵之才啊!苍天有眼啊,让小的在有生之年得以观得如此天骄!”说完,这老蜥蜴立刻神色露出感动,扑通一声跪拜下来。

  “多谢大人,多谢大人,小的觉得这一生能看见大人一次,就值了,何况我还是两次看到大人,小的当年一眼看到大人,就觉得大人不凡,那一刻,我仿佛看到了你鹰视狼顾,龙行虎步的伟岸英姿!那一瞬,仿佛看到了你按剑四顾,江山无数的英武气概!”

  孟浩笑眯眯的望着老蜥蜴,若说溜须拍马,察言观色的功夫,这是孟浩当年在就玩烂的把戏,对于眼前这老蜥蜴的如此话语,孟浩虽有些意外,可却坦然受之。

  一旁的鹦鹉与皮冻,纷纷鄙夷不屑的望着老蜥蜴。

  “下流!”鹦鹉哼了一声。

  “无耻!”皮冻赶紧也哼了一些,神色内露出轻蔑。

  老蜥蜴毕竟是九源巅峰,面对孟浩时,他不得不低头,说出那些他自己听的都恶心的话语,但它的脾气还在,此刻听到鹦鹉与皮冻的话语,觉得被羞辱了,方才那般开口,本就让它高贵的尊严被耻辱,鹦鹉与皮冻的话语,让它立刻抬头瞪了过去,目中有凶残之意一闪而过。

  “嗬哟?不服气?”鹦鹉立刻来了兴致,蒲扇着翅膀,看向老蜥蜴。

  “来来来,老三,你和这老不死的说说,它方才那几句话,到底犯了多少了错误!”鹦鹉声音尖锐,传遍四周,它脚踝上的铃铛,此刻砰的一声,化作皮冻的身影,皮冻斜眼望着老蜥蜴,老气横秋的淡淡开口。

  “不是老夫训你,做事要认真,尤其是溜须拍马,更是要认真,只有认真的,才可以把事情做到最好,你要把溜须拍马,当成是修行来做,这样才会做到最完美,唉,和你这么一说,我忽然想起了无数个三年前,那一天是个风和日丽的……”皮冻说着说着,就感慨起来,还没等说完,鹦鹉立刻一翅膀拍了过去。

  “赶紧说正题!”

  孟浩在一旁,笑眯眯的望着这一幕,一股温馨的感觉,浮现在他的心神里,鹦鹉与皮冻这一对活宝,在孟浩的记忆里,已有千多年没有这样了。

  皮冻被鹦鹉扇了一翅膀,顿时不满,一旁的老蜥蜴此刻睁大了眼,它觉得面前这两个家伙,根本就是白痴一样,可这想法刚刚升起,皮冻那边干咳一声。

  “好吧好吧,老蜥蜴,不是三爷训你啊,你说你方才那句话,百年难得一见?这就是在放屁,你会不会溜须拍马啊,什么叫百年,我家小耗子,那是十万年,不对,是整个苍茫星空存在以来,无与伦比的天骄!”皮冻傲然开口,目中露出狂热,这句话说出后,四周瞬间安静,那老蜥蜴愣了一下。

  -----------------

  2015年就要过去了,明天,也就是31号,晚上9点,我准备与兄弟姐妹在我的公众威信里,举行一次直播互动!

  在这里诚挚的邀请兄弟姐妹,明晚9点,相见聊天室内!

  打开威信,添加朋友,搜索耳根,关注后就可以进入了,明晚9点,约不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