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我欲封天> 第1547章 灭道方!
  “杀,一个不留,记得不要快速的灭杀,要慢一些,此地一共三十三天,我们有的是时间!

  记得不要直接形神俱灭,这样只可灭一次,所以要先灭身,将神魂都给我拘拿起来”孟浩眼中煞气弥漫,可声音却越发的平静了。

  这种平静的声音,说着残酷的杀伐之事,对三十三天的所有修士而言,全部都从心底,在这一刹那,升起了无尽寒意。

  一切有因便有果,三十三天从当初选择叛变的一刻开始,就注定了会有一天……连本带利,要去偿还山海界。

  而这一天……到了!

  几乎在孟浩话语传出的刹那,轰然间,他四周那无数的修士大军,立刻杀入三十三天内,这些人肃杀之意滔天,若是他们要去毁灭三十三天,可以很快就完成,将所有人都形神俱灭,可这样的结果,孟浩岂能愿意。

  他要的不仅仅是灭杀,而是报仇,既然要报仇,那么让三十三天在那恐惧中沉沦的越久,则此恨才能消散到最多。

  所以,他要求苍茫派的修士,不要尽快结束这场杀戮,而是慢慢的去杀戮,慢慢的去进行,既然这四周已被封印,无人可以逃走,既然这所有人的自爆与自灭的资格都被剥夺,那么就没有人可以逃脱这种注定的偿还。

  而孟浩也不担心这三十三天发狂之下,去伤害山海蝶,有孟浩在的地方,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三十三天那些飞出的强者,在这一刹那,发出凄厉之音,齐齐后退,面对那些冲杀而来的修士大军,他们根本就连成为对手的资格都没有,此刻颤抖中顿时后退,而在这三十三天中。立刻就有一道道防护开启。

  可这些防护,对于苍茫派的修士大军而言,脆弱的不堪一击,轰然碎灭。首先杀去的,是第三十三天!

  与此同时,孟浩迈步走入崩溃的无量劫内,他的神色如常,目光落在了道方的身上。道方面色苍白,全身毛发都竖起,几乎在孟浩看向自己的刹那,他没有任何迟疑,瞬间后退。

  “当初,你一棍子灭去第八山的嚣张,去哪了?”孟浩轻声开口时,一步落下,出现时已然在了道方的面前,右手抬起。只是弹了一指。

  轰的一声惊天巨响,道方发出凄厉的惨叫,喷出鲜血,身体蓦然倒退,似乎孟浩那弹去的一指,对他而言,如同整个星空挤压。

  甚至仅仅是一指,他的胸口就立刻坍塌下去,鲜血大口的喷出时,身体的血肉都分离碎灭了不少。而这,还是孟浩很小心的控制了力道,否则的话,他一指。连星辰都可以灭,何况一个道方。

  孟浩不会那么痛快的就将道方灭杀,这只猴子当年在山海界的覆灭里,不但灭去了第八山,更是杀戮了无数山海修,尤其是在这无数岁月里。守护三十三天,死在他棍下的山海修士,数之不尽,甚至更多的,都是有资格去闯无量劫之人。

  “不可能,不可能,你是什么修为,这不可能!”道方鲜血喷出时,整个人癫狂起来,他死死的盯着孟浩,仰天发出凄厉之音。

  他害怕,他恐惧,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孟浩会归来,不但归来,而且带着磅礴的大军,若仅仅如此也就罢了,可最让他觉得骇然的,是孟浩的修为,居然恐怖到了一个让他无法想象的程度。

  他从来没见过有人一句话,就可以让无量劫从此在星空中不能存在,也从来没有见过一指,就可以将那无量劫崩溃的惊天之力。

  他其实早就看到了那磅礴的大军内,无数的强者在面对孟浩时的狂热与恭敬,可他不愿意承认此刻脑海中出现的两个字……

  “超脱……”

  孟浩向前再次走出一步,出现在了道方的面前,右手抬起时,点在了道方的右臂上,一指落下,咔咔声回荡间,道方的整个右臂,立刻崩溃,轰的一声血肉模糊。

  他颤抖中无法继续逃遁,这四周的虚无,在这一刻形成了威压,将他的身体死死的凝固在孟浩的面前。

  “没有控制好力度。”孟浩摇头,右手抬起,这一次按在了道方的左手上,五根手指,一根根的轻轻捏去,咔咔声回荡间,在道方剧烈的颤抖与嘶吼中,他的五根手指,被孟浩一寸寸的捏碎。

  毛发与骨肉融合在一起,触目惊心时,孟浩的手,顺着道方的左臂,一点点的上升,直至整个手臂都被他生生捏碎后,变成了双腿,很快的,变成了胸口。

  捏碎这道方所有的肋骨,又捏碎他的脊梁,孟浩的脸上露出笑容,可这笑容却比哭还难看,任由道方凄厉的惨叫,声音都虚弱了,孟浩还没有结束。

  四周的那些苍茫派的修士,看到这一幕后也都倒吸口气,更不用说那些一样在惨叫的三十三天修士。

  “明白了么,要这么做,不要让他们死的那么的痛快。”孟浩抬头,声音传遍所有苍茫派的修士大军,在短暂的寂静后,那磅礴的修士大军里,立刻传出了统一的回答!

  “遵从妖尊法旨!”

  很快的,第三十三天,凄厉的惨叫,惊天动地,而下方的第一天直至三十二天的所有异族,此刻全部颤抖起来,恐惧骇然到了极致。

  “杀了我,孟浩,杀了我!”道方凄厉开口时,孟浩摇了摇头,右手抬起,狠狠的按在了道方的胸口。

  一股大力轰然间在道方体内爆发,使得道方全身的鲜血,瞬间从所有的毛孔内,直接喷发出来。

  他的身体,刹那成为了血色,看起来仿佛成为了一个血猴!

  道方声音凄厉,他的身体颤抖,那种全身血液被挤压抽出的感觉,那种痛苦,那种恐惧,让他几乎要崩溃。

  “还远远没有结束啊。”孟浩淡淡开口时,右手抬起,瞬间那所有的道方的血液,立刻凝聚在孟浩的手心内,不断地压缩下,化作了一滴。

  “你一个人死,怎么能够呢,你杀了那么多的山海界的修士。”

  “而我孟浩做人的原则,是血债……血偿,是你杀我一人,我杀你满门!”孟浩轻声开口,神念散出,瞬间融入这滴血液内。

  “让我看看,你的血脉在何方……”孟浩笑了笑,他的笑容在道方看去,就是这世间最恐怖的面孔,可惜他没有看到,在这笑容的深处,是追忆,是悲哀,是一千多年的苦涩。

  道方立刻颤抖,目中露出疯狂,强烈的挣扎起来。

  “挣扎的这么厉害,看来你也有你在意的亲人,也有你要去保护的同族啊。”孟浩眼中出现红芒,妖气弥漫时,他的神识顺着道方的血液,轰鸣间,找到了这整个苍茫星空内,与这血液匹配的存在。

  “不多,一共三百七十五处血脉,有一部分在这里,还有一部分,居然是在外面……”孟浩轻声开口时,右手狠狠一捏,轰的一声直接将这滴鲜血捏碎,几乎在这鲜血捏碎的同时,道方所有血脉同源,在这一瞬,无论是在三十三天还是在外面,只要是在这苍茫星空内,都于这一瞬……全部死亡!

  道方颤抖,发出野兽般的嘶吼,可紧接着,孟浩的右手落下,按在了他的头颅上。

  “还没有结束呢,除了你的血脉,还有你所有的传承弟子,包括谁传授给你的修行之法,包括你的弟子……所以你记忆里存在的美好,我都会帮你,一一毁灭,如同你们当年来毁灭山海界一样。”

  道方颤抖,目中慢慢露出哀求,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有人以这样的方式来找自己寻仇,而他此刻清晰的明白,自己不是对方要这么折磨的第一个人,这孟浩既然要求所有修士大军,在灭去三十三天异族的肉身后,拘拿神魂,就说明,他打算以这样的手段,对付……三十三天内所有的存在。

  “哀求么……我记得山海界覆灭时,也有不少无辜的人,这么哀求过,可惜,你灭去第八山时,看都不看一眼。”孟浩右手狠狠一按,轰鸣间,立刻道方的记忆,全部出现在孟浩的脑海里,他抬起右手时,道方的头顶顿时出现了一根根因果线,被孟浩一根根的直接斩断。

  每斩断一根,道方似乎都可以听到一声凄厉的惨叫,到了最后,他身体颤抖,双眼无神时,被孟浩直接抽出了神魂。

  “肉身已陨,可不能让你们的神魂安息啊。”孟浩喃喃时,右手抬起一挥,立刻一片火海轰然而出,将道方的神魂,直接扔入火海内,永恒燃烧,永恒折磨,生生世世,孟浩活着一天,就不会停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