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我欲封天> 第十卷 我看沧海化桑田 第1589章 岁月终有极!

我欲封天 第十卷 我看沧海化桑田 第1589章 岁月终有极!

  readx();  山海界曾经所在之地,这片漩涡内,此刻璀璨之光越来越闪耀,随着一个个众人熟悉的身影被复活,渐渐地,几乎所有参与了当年的战争,死亡在了这里的山海修,都全部重新归来时,山海的欢呼,在这一刻回荡四方。△¢,

  还有一个老者,那是孟浩的祖父,他的身影,一样被复活出来,在看到这个老人的一刻,孟浩身体一颤,上前立刻跪拜下来,泪水流下。

  老者神色有些茫然,望着四周,直至目光落在孟浩身上,露出了慈祥的笑容,他当年为了山海界,潜入三十三天,完成了水东流的计划,使得三十三天几处大陆相撞,此刻望着自己的孙儿,他笑了,扶起孟浩。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一个身影,从这漩涡内走出,那是一个女子,她在出现的瞬间,立刻被人认出,正是当年的九海神界的神女……凡冬儿!

  她本就没有死亡,当年与其身边的白衣女尸,一起沉入无尽的虚无中,此刻一样走出,在走出时,她身体颤抖,望着孟浩,望着那一个个身影,望着复活归来之人,凡冬儿的眼泪流下。

  许久,在这四周的振奋与激动中,在那些被复活之人慢慢知晓了一切后,此地的漩涡,与孟浩的右手抬起一挥下,再次转动。

  轰鸣间,这漩涡的转动速度暴增,孟浩双眼露出奇芒,以他之前半祖的修为,他无法复活一个藏在他心中的长者。

  可现在,他吞噬了罗天的分身后。已然真正的踏入到了祖的境界。虽然还没有完全的吸收。可举手投足,都要比之前强悍了太多太多。

  以他如今的修为,已经可以去做到,复活死亡远古之人!

  “义父……”孟浩轻声开口,右手抬起一指漩涡,立刻这漩涡内的时光逆转,强烈的爆发,在这不断地转动中。妖仙古宗的一幕幕,赫然出现。

  在看到这一幕时,最激动的是柯九思,他身体颤抖,呼吸急促,望着漩涡,望着妖仙古宗,他的脑海此刻掀起滔天之浪,他这一生,只有当你在父亲辞世时。才有同样的波动。

  “爹……”就在柯九思激动的瞬间,孟浩右手猛的掐诀。再次一指,轰的一声,漩涡内的一切影像全部静止,其内一个沧桑的身影,清晰的显露出来,正是……柯云海。

  随着孟浩大手一抓,立刻柯云海的身影,被直接从那漩涡内,一把带出。

  柯云海,被孟浩从无尽岁月前,复活归来!

  在出现在星空时,柯云海愣了一下,柯九思泪水流下,猛的冲来,直接就跪在了柯云海的面前。

  “爹!”

  孟浩一样迈步走来,于柯云海的面前,深吸口气,跪拜下来。

  “义父!”

  柯云海目中露出茫然,呆呆的看着柯九思,许久许久,他闭上了眼,当双目再次开阖时,他似乎明白了很多,脸上露出笑容,那笑容带着慈祥,望着柯九思,又抬头看着孟浩,笑声渐大。

  这不可思议的一幕,在山海星空内出现了,所有战死之人,全部复活,做完这些,就算是以孟浩的强悍,也都感受到了一丝疲惫。

  可他看着那些欢呼振奋的山海修士,孟浩很开心。

  在这片曾经山海界的区域内,新的山海界,重新屹立,那些被复活的众人,被他们的亲人,朋友,重新迎入到了山海界,在渐渐知晓了各自战死后,这一千多年发生的事情后,他们的心内已然轰鸣。

  时间流逝,孟浩没有去其他的地方,他留在了这片山海界内,与许清在一起,与他的爹娘在一起,也与柯云海在一起。

  新的山海界,每天都有新的变化,与那九大山海内,山海修创造自己的家园,修行来自于孟浩封妖一脉的规则之法。

  星空内,也都安静了,苍茫派的修士,回归了苍茫星,那些各族的族群,也都陆续离去,但所有修士都明白,这片星空,已不是苍茫,而是山海星空。

  星空的意志,也不再是那罗天,而是孟浩。

  孟浩,是这片星空之主。

  也因此,山海界,成为了这片山海星空内的第一势力,更是圣地。

  一天一天,一年一年,孟浩渐渐似乎销声匿迹,只在这山海界的第九山上,平静的生活,是将一晃,就是五百年。

  这五百年的岁月,孟浩看似平静,可实际上他无时无刻都在思索罗天当年的诅咒,那岁月有终极这五个字,让孟浩每一次深思,都会觉得焦急。

  他想要去改变,想要去解开这全盛之时罗天的诅咒!

  可他在这五百年尝试了很多办法,却都难以解开这诅咒丝毫,即便是祖境的他,与全盛之时的罗天,还是存在了不小的差距。

  这差距,使得这诅咒,孟浩这里……解不开。

  而这五百年的岁月,山海修士一代代的诞生,在孟浩的刻意下,他抹去了自己的存在,不让人去宣传,不让人去传播,以淡出的方式,尽可量的减少与自己因果相联之人。

  可这种方法,终究是难以做到极致,那诅咒的歹毒之处,受影响的不仅仅是与孟浩有因果之人,还有那些与其有因果之人自身因果联系的更多人。

  层层扩散之下,已然无解。

  整个山海界,在磅礴发展的同时,在这五百年内,也出现了很多没埋在了时光下的怪事,比如……原本到了元婴修士,可以存活至少四五百年,可如今,却直接锐减到了二百年。

  比如,一些原本还可以继续活下去的修士,身体渐渐虚弱,寿元慢慢枯竭,陆续的……有人死亡。

  只不过在这蓬勃的发展中,这样的事情被淹没了,可孟浩一直在关注。

  每一次,有人死亡时,他的身影都会出现在尸体旁,默默的望着尸骸,在那一具具寿元断绝的尸体上,他看到了诅咒的波动。

  “岁月……有终极。”孟浩苦涩,直至有一天,他在身边的熟悉的一个个身影的身上,也看到了腐朽的征兆后,孟浩内心的急切,已到了极致。

  他用了所有手段,用了所有术法,已自身的意志创造了一道道规则,以这些方法,渐渐将这诅咒的力量削弱,可却做不到化解。

  甚至他因此还去了一趟苍茫外,既然这是罗天的诅咒,那么能解开的,也只有罗天,可在苍茫外,孟浩施展了全部神识,化作了意志,可却找不到罗天的本体。

  似乎,罗天的本体,有意的在躲避孟浩,不愿此刻最终一战,哪怕罗天本体的虚弱,与日俱增,可他依旧没有出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