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我欲封天> 第十卷 我看沧海化桑田 第1592章 物是人非

我欲封天 第十卷 我看沧海化桑田 第1592章 物是人非

  <=""></>  走了……都走了。

  孟浩一下子苍老了很多,默默的回到第九山,回到了许清的床前,看着苍老的许清,他的目中露出柔和。

  “让我……走吧……”许清睁开了眼,声音沙哑,轻声开口。

  孟浩身体一颤,没有回答,而是继续以自身的鲜血,为许清续命。

  许久,许清睡了,孟浩凝望许清,半晌之后他的目中出现了血丝,他起身走到屋舍外,看着天地,目中露出推衍之芒,他在计算,计算除了魂种外,是否还有其他的办法可以让亲人常在。

  三百年后,丹鬼死亡……

  丹鬼的死亡,化作了一枚腐朽的丹药,那是他的魂种,孟浩流着泪,望着丹药,脑海里浮现出曾经的一幕幕记忆。

  将这丹药珍重的放在了冰山后,孟浩看着越发虚弱的许清,他继续展开推衍。

  二百年后,董虎死亡……

  董虎临死前,将一枚珠子送给了孟浩,他说自己这一生,就是饲珠人,为别人饲珠,这个别人,就是孟浩。

  这枚珠子,在漂浮于孟浩面前时,鹦鹉沉默的飞出,他与皮冻在这数千年,始终没有出现,它们默默的看着孟浩的悲伤,感同身受,可却帮不上。

  那枚珠子,被鹦鹉融合在了铜镜上,融合的那一瞬,有璀璨的光从其内散出,可这些,孟浩不关注了。

  “走了,都走了……”他喃喃低语,苦涩中继续推衍。

  时间流逝,又过去了一千年,距离孟浩成为星空之主,如今已过去了七千多年之久。这七千多年他的不出现,他的名字,已差不多完全的被世人所忘记。而那些知晓他的,也慢慢有了猜测。他们猜测,孟浩或许已经……离开了这片星空。

  毕竟山海界内发生的这些死亡的事情,可以瞒过很多人,但却瞒不过如金袍少年等人的目光。

  但他们还在迟疑,不敢确定,将内心升起的野心,再次压下,默默等待。

  山海界内。第九山上,许清已到了弥留之际,即便是孟浩的鲜血,也无法让她继续存在下去了,她原本,应该是很早之前,就会归墟。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孟浩通过靠山老祖的沉睡,想到了一个方法,为此他外出山海星空。更是去了苍茫外,直至归来时,他望着虚弱的即将辞世的许清。他闭上了眼,许久许久,当他双目开阖时,他深吸口气,坚定的喃喃。

  “清儿,闭上眼,睡一觉……很快,我会将你唤醒。”孟浩柔声开口,右手抬起时。按在了许清的眉心。

  许清含笑,闭上了眼。没有死亡,依旧有均匀的呼吸。在孟浩不惜以自身本源耗费下,许清的身体慢慢不再苍老,而是恢复了青春,肉眼可见的回到了她最美丽的时刻<="l">。

  与此同时,一股寒气顺着孟浩的手,扩散许清的全身,咔咔声传出时,一层层寒冰出现,直至将许清这里完全冰封,形成了一口冰的棺椁。

  在棺椁内的许清,沉睡,冰封。

  这是孟浩想到的最后的方法,这个方法,不同于魂种的轮回,而是他以无数规则,配合封天之法,又进行了长达千年的推衍,最终完善出的一种方式。

  隔绝……诅咒!

  以这冰,创造一个微小的世界,这个世界只有棺椁那么大,让人在内沉睡,诅咒无法穿透。

  这个办法,也来自于孟浩对于体内道源的观察,对于体内的那个世界的临摹,他想过让人进入自己的体内世界,在那里隔绝诅咒,可却做不到,他虽是祖,可体内的世界还不完善。

  凝望冰封棺椁内的许清,孟浩眼中露出柔和,起身时,他找到了在这第九山上,一处屋舍内的父母。

  这整个世界上,此刻陪伴他到最后的,似乎只有父母。

  当他说出了自己的计划与冰封时,孟浩的爹娘沉默,许久,他们相互看了看,又望向孟浩,摇了摇头。

  他们没有选择这样存活下去,而是选择了彼此含笑走完这一生,多少年来,经历了一切,这对夫妻二人已然满足。

  能看到孟浩这里走到如今的巅峰,他们已没有遗憾。

  任凭孟浩如何劝说,到了最后他的父亲直接严厉起来,孟浩沉默,他看出了爹娘的坚决,接下里的岁月里,孟浩默默的陪伴着爹娘,陪着他们在这山海界内,走过了一千年。

  直至一千年后,他带着眼泪,跪在那里,望着爹娘的身影化作了那只山海蝶,渐渐消散,可就在他们要散去的瞬间,孟浩眼中露出果断,右手蓦然抬起,掐诀一指,体内道源轰然爆发,四周寒气瞬间惊天,眨眼的功夫,咔咔声之声回荡间,四周的一切,全部瞬间冰封。

  那只山海蝶,被冰封在了冰层内,这冰层逐渐的缩小,到了最后,化作了一口棺椁,被孟浩珍重的将其抬起。

  望着山海蝶,孟浩目中露出柔和,那是他的爹娘,是不愿意让他这里耗费哪怕一丝一毫的本源,担心孟浩会因此受到影响的父母。

  为了儿子,他们可以付出一切,这是他们的选择。

  同样的,为了爹娘,孟浩一样可以付出所有,这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所以,他也有自己的选择。

  将山海蝶的冰棺,放在了许清所在棺椁的旁边,孟浩看着眼前的棺椁,这里面存在的,是他这一生无法割舍的身影。

  他悲伤,苦涩,那种孤独的感觉,如潮水一样将孟浩淹没,他默默的坐在那里,任由时间流逝,任由岁月变迁,始终如此。

  直至在这里坐了一千多年,在他成为这片星空之主的一万年时,孟浩封印了所有的魂种与棺椁,默默的走出,看着山海界的天地,这里的一切,对他而言陌生了很多很多。

  “我看沧海化桑田,物是人非……”孟浩轻声喃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