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018章 中国队进世界杯了

第018章 中国队进世界杯了

  9月30日,上午是检阅式,下午进行了英语分班考试。傍晚的时候,学校在体育场举办了一场篝火迎新暨送教官晚会。

  边学道心情不好,看了一会,天刚一黑透,就溜了出来。走出没多远,身后有人喊他,回头看,是宋佳。

  “怎么不看了?”宋佳问。

  “军训有点累,想回去躺着。”边学道说。

  “我是觉得没意思,看他们唱的还没你唱的好呢。我到现在还记得高考前那晚你在教室里唱的那首歌呢。我请你出去吃饭吧。”宋佳说。

  “晚上吃饭了,不去了。”

  “对了,你找那个女生到底叫徐什么啊,告诉我我找起来也容易点。”宋佳跟在边学道身边。

  两人走到路口,边学道跟宋佳说:“我先回寝,再联系。”说完就走了。

  宋佳看着边学道的背影,抿着嘴站了好久。

  快9点的时候,寝室里的人都回来了。

  于今进门就嚷嚷,说被跳《独一无二+眉飞色舞》的四个师姐弄得欲火焚身了。看见边学道躺在床上直勾勾地看着床板,一屁股坐到边学道床边说:“老四,你先跑了,你都不知道错过了多闪亮的师姐啊!一水儿的皮衣皮裤,里面红色的抹胸,太他娘的浪了!”

  童超跟在后面纠正他:“抹胸不全是红的,三个红,一个粉色。”

  于今立刻面目狰狞地喊道:“老大!老大!得管管老八。老八揣个单筒望远镜,自己猫一边看,太不讲究了。”

  艾峰拿着童超交出来的望远镜,往窗外看了看,“有好东西不早说,刚才我都没看清,这次算了,下次再这样,直接泼油点天灯,大家说呢?”

  见童超躲进卫生间不出来,于今扭头问孔维泽:“你说这几个师姐都是大几的?”

  孔维泽拧开手里的果粒橙,狠灌了一口说:“you-ask-me,i-ask-who?”

  于今没理他,自言自语着,“只要不是大四就行,不然明年就走了。虽说老了点,身材真是不赖。”

  这天晚上,大学里的第一次卧谈会开始了,话题紧紧围绕着学姐和女人,大家兴致都很高。谈话进展到怎么样能受女生欢迎,迅速搞定女生的时候,几个男生产生了分歧。

  有说要高大英俊的,比如像老二陈建这样的。有说要甜言蜜语的,比如老七杨浩这样的。有说要死缠烂打的,比如韦小宝那样的。有说要霸道风骚的,比如西门庆那样的。有说要多才多艺的,有说要床上战力超群的。

  最后还是有一搭没一搭的边学道终止了这次卧谈,他说:“有钱的。”

  10月1日,寝室里4个外地的都不回家,要在学校熟悉环境。

  一大早,边学道上了去往天河市的客车。

  在车站附近连续问了几个电三轮,说要去阳光花园小区,都摇头说不知道在哪。最后边学道上了一台车,按记忆指挥着开,到了地方后,没看见记忆里岳父母住的楼,而是一片平房后,边学道最后一丝希望破灭了。

  边学道第一次跟徐尚秀回家是2009年年底,结婚后每年都要来,所以他记得大体位置,可是8年前的这里根本没那个小区。这么大个城市,到哪里去找徐尚秀。

  边学道让车找了个网吧,打开qq继续申请徐尚秀的qq号,还是没有反应。静静坐了一会,边学道考虑要不要到天河市的几个高中门口蹲守两天。可是住哪呢?

  边学道右边坐着一个小青年,拿着麦克在聊天室里正跟人对骂,声音越来越高,内容越来越难听,方言土话女人下体什么的,听他吹牛的内容他就是地方一霸,说弄残谁就弄残谁,说弄死谁就弄死谁,似乎只要电脑那头的人敢领着全家站在他面前,他立刻就能让对方灭门。

  听对方回骂的当口,小青年点着一支烟,深吸几口,左手捏烟,右手拿麦克,继续开喷。

  边学道正在这儿郁闷,更多的是生自己的气。要不是自己异想天开换了专业,宋佳也不会换专业,也许徐尚秀还会出现在东森大学。

  小青年拿烟的手离边学道越来越近,边学道让了让。

  “你小点声。”本来就心烦意乱的边学道跟小青年说。

  小青年侧头瞥了几眼边学道,没理他,继续拿着麦克骂,不知道是在骂聊天室里人还是骂边学道,“小b养的,爷说话你们都闭嘴,瞅你们那b样,再说话爷大嘴巴子扇死你们。”

  “你小点声。”边学道又说了一遍。

  小青年一脸凶相,抽了一口烟,在桌子上按灭,“哎呀我艹,你是你妈逼啊?”

  小青年刚要站起来,边学道已经起来了,右手“啪”一下扇在小青年脸上。这一巴掌力量很大,小青年直接被打得一栽歪,边学道跟上去一脚,连人带椅子,踢出去一米多。边学道依然不放过他,凑过去找空当狠踢了小青年几脚。刚才对着麦克牛逼得不可一世的小青年,躺在地上跟个死狗似的,只知道抱着自己的头。

  网吧网管和老板听见声音跑了过来,1米7出头的网管上来要抱住边学道,边学道一个回肘把他顶开,不说话,就是盯着网管看,网管再没敢往他跟前凑。

  掏出5块钱放到老板面前,大模大样地走了。

  出了门,边学道直奔客运站,他要回学校。

  既然现在找不到徐尚秀,那就等到2009年好了,就像他跟董雪说过的:有缘终会再见。

  身边没有了徐尚秀,边学道觉得自己的大学规划要适当调整。十一黄金周,边学道回家待了4天,取了一些冬天的衣服,10月6号返回学校,正式开始了他的大学生活。

  回学校第一件事,边学道跑到书店买了7本电脑书,包括c语言、c++、java、《windows程序设计》、《深入浅出mfc》、《windows核心编程》、《汇编语言》。

  第二件事,买了两张大额电话卡,趁寝室没人的时候,用半个下午把电话卡全部打光,从几十家报纸的热线,问出了15家接受投稿并支付稿酬的报纸,一一记录了投稿地址、电子信箱和编辑电话。

  这次回家,边学道几次话到嘴边,都忍住了,没跟父母要买电脑的钱。这个时候,一台台式机要7000到9000,最便宜的笔记本电脑也要1万多。边学道决定用半年时间,自己想办法把买电脑的钱赚出来,也算是对自己重生以来赚钱能力的第一次考验。

  10月7日晚,沈阳五里河,中国队对战阿曼队,于根伟的进球把中国队送进了世界杯,整个宿舍楼都轰动了,认识的不认识的男生挨个寝室敲门告诉喜讯,走廊一直闹腾到熄灯。

  看着电视里被人簇拥着、恭维着的米卢,边学道知道从这一天起,米卢的神像被中国人塑造了起来,几个月后,又被中国人无情地砸碎。边学道觉得这个比其他外国教练更懂中国游戏规则的老头挺可怜的,如果可能,这一晚后急流勇退,他在中国的传说会更加完美,也不用**裸地暴露中国人的一些根性。

  第二天是新学期选体育课的日子,结果88人的足球班,230人报名,教足球的老师又高兴又苦恼,没办法,只能筛人,留下身体好,有足球基础的。

  选拔分三项:一,颠球;二,带球往返绕杆;三,发力射门。

  边学道、李裕、杨浩和童超都报的足球,结果杨浩没过关,边学道3个都顺利进了足球班。

  下午,英语分班考试成绩出来了,陈建、边学道、童超是a班,艾峰、李裕是b班,于今、杨浩、孔维泽是c班。

  于今张罗着让3个a班的请全寝吃饭,寝室老大艾峰决定去校外吃一顿好的当做第一次全寝活动。

  点完菜,陈建让服务员拿一箱啤酒,几个男生眼睛就有点直。陈建笑了笑,“1人先拿3瓶,一会再要。”

  边学道笑着说自己不喝酒,大家都当他开玩笑。结果酒上来启开之后,边学道拿着杯子不松手,自己倒了一杯白开水,艾峰就有点不高兴了。

  “老四,全寝兄弟天南海北聚到一起,第一次喝酒,有量就多喝点,不行就少喝点,你多少倒一杯,抿一口也算个意思。”艾峰说。

  陈建一把抢过边学道的杯子,边倒酒边开玩笑,“我最怕上桌就说不喝酒的,遇上几个这样的,都特能喝。老四这是想扮猪吃老虎。”

  边学道笑呵呵地没吭声,自己又倒了一杯茶水放眼前,看着大家说话。

  这杯酒边学道到底没喝。

  这顿饭基本显出了717寝各人的酒量,两箱啤酒,陈建一个人就喝了16瓶,到最后依然面不改色地谈笑风生。于今和艾峰差不多,一人喝了8、9瓶,剩下几个人3到5瓶不等。

  最后一轮酒,有点喝高了的艾峰说边学道必须得把杯里的酒喝了,不然他就不走,最后是李裕帮边学道解围,把他杯里的酒喝了。艾峰还是不满意,让陈建连拉带扯地推到了卫生间。

  出门时,李裕和于今劝边学道,“别往心里去,艾峰喝多了。”

  边学道扶着喝得直打晃儿的于今,没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