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035章 《献给李薰》

第035章 《献给李薰》

  避风塘见面第二天,温师哥到东森大学找边学道,俩人找了一个冷饮厅,敲定了合作的具体细节。

  温师哥出3万和技术力量,边学道出27万,成立一个工作室,盈利方向是外挂开发和私服,收益俩人五五分账,末了边学道提出一个小要求,在工作室开发的外挂里捆绑一个他的站,他想赚点流量,温师哥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随后俩人共同拟了一个书面合同,打印后各自签名按了手印。

  这时,边学道才知道温师哥叫温从谦。边学道告诉温师哥,明天下午来拿钱。

  回到家里,边学道想了很久,他很清楚,把这条路指给温师哥,利弊均有。

  “利”是把自己解放出来,让别人给自己赚钱;“弊”是温师哥不是于今,两人能亲密合作多久不好说,财务上自己肯定要吃亏。

  不过边学道还是觉得有必要这样做。

  外挂这个市场,自己只能吃到现在这么多,再多,技术和人力都跟不上。而且这个产业已经初现端倪,市面上的外挂竞争越来越激烈,以边学道的技术水平,会越来越吃力。至于私服,那更是个捆人的玩意。

  对边学道来说,只要把投入的27万赚回来,就不算亏。

  边学道之所破天荒地跟温师哥说了那么多话,卖弄了很多见解,就是要让温师哥觉得他是个有眼光的合伙人,让温师哥对他形成一种战略依赖。

  退一万步,真要是温师哥不讲究,再几个月《奇迹》就上线了,《奇迹》外挂的赚钱速度一点不比《传奇》差。

  俩人谈的是27万,但边学道决定明天给温师哥拿30万。他要通过自己的行动,让温师哥明白他的为人和风格。27万都拿了,也不差3万了,如果这多出来的3万能让温师哥在财务上少算计自己一点,就不会亏。

  想到在校内银行取30万太扎眼,边学道到校外最近的工行预约明天来取30万,接待他的大堂经理跟他确认了3遍。

  边学道不是没想过银行转账,但他觉得把30万直接递给温师哥更有冲击力。金钱就是力量,边学道要利用一切机会向温师哥传递一种来自他的力量感,让温师哥觉得他是个人物,他期待温师哥对他的谨慎能保持得长久一点。

  到银行时,大堂经理确认了边学道的取款意愿,见两个窗口都排着长队,带着边学道进了贵宾区。

  接待边学道的是一个漂亮的年轻女人,拿着边学道的身份证看了看,开始帮他办理手续。

  全弄妥,看边学道把钱装进了随身的纸袋,女人问边学道:“先生有没有兴趣成为本行的vip客户?”

  边学道说:“等等吧。”

  女人追上来问:“先生能留个电话吗?”

  边学道把自己的电话号写了下来。

  在正街边上的牛肉面馆,边学道找了个角落的位置,给温从谦电话,让他来取钱。

  温师哥到了,边学道把纸袋递给他,低声告诉他:“这里是30万,你那3万留着应急用。”

  “你不怕我拿着钱跑了?”温师哥半开玩笑地问。

  边学道说:“疑人不信,信人不疑。”

  温师哥看着边学道轻轻点了几下头。

  闷头吃完面条,边学道问温师哥:“你们学校有没有定期的英语沙龙什么的?”

  温师哥说:“有的。外语院、留学生跟商务厅、省出版集团一些专职翻译一起搞了一个,已经好些年了。每周末都在一个固定的咖啡厅举办沙龙,好像是每月第一第三个周末规模大一些。”

  边学道说:“我想找个好点的沙龙锻炼一下口语,你回去后问问怎么加入沙龙。以后咱俩不像这样打游击了,没什么特殊情况,每月在沙龙碰两次头。”

  温师哥听了点头说:“我回去就找人问问。”

  吃完了自己的面,温师哥先走了。又坐了一会儿,边学道一身轻松地走出面馆,顺着人行道漫无目的地走着。

  他摸出电话,按开通讯录,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说自己一切都好。

  然后调出董雪的电话,回应他的是“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李裕回来了。

  练车之余就缠着边学道跟他排练吉他曲,边学道不胜其扰,跟李裕说:“大哥我给你编个曲儿行不?”

  李裕立刻不弹了,跟边学道说:“我就等你这句呢。”

  边学道回想着,循着记忆里的旋律,把筷子兄弟的《我一定要得到你》哼了出来。

  李裕呆呆地听到完,说:“你哼的是啥?”

  “曲子。”

  “能用吉他弹?”

  “不能。”

  “那你哼它什么用?”

  “死心眼呢!为什么一定要用吉他弹?”

  “不用吉他我搬个钢琴来学校?”

  李裕看边学道的眼神很不友善。

  “听过《献给爱丽丝》没有?”边学道问。

  “啥关系?”

  “你可以把我哼的曲起名叫《献给李薰》。”

  “起名叫《献给李薰》就能用吉他弹出来了?”

  “你属吉他的?总念叨吉他干什么?”

  “我属狗。”

  边学道彻底服了,他绝对不给李裕插话的机会了:“你可以拿着我哼的曲,找一个音乐工作室,让他们按照我说的几样乐器制作出来,然后……”边学道看李裕又要插嘴,吸了一口气立刻接着说:“然后标上《献给李薰》的名字挂到网上,你想跟李薰显摆的时候,就找台电脑放给她听。”

  见李裕还在想,边学道说:“一样花钱,买花会凋谢,买衣服会开线,买黄金会磨损,买电脑会淘汰,买避孕套会……只有音乐是不朽的。只要把这歌录出来,就算再过50年,它也是你和李薰爱情的见证,当然你得能活到那时候才行。”

  “好吧。”说完李裕就出门找音乐工作室去了。

  边学道看到李裕找的音乐工作室时差点崩溃,设备水平跟大学生艺术团似的,边学道十分担心他们会用双卡录音机录曲子。

  对方还在介绍他们的音乐资质和专业水平,边学道说声抱歉就把李裕拽了出来:“哥,你是在闹着玩吗?”

  李裕说:“我看了,这家最便宜。”

  边学道无语了:“你天天花钱跟流水似的,这件事儿上想起省钱来了?最贵的跟这家能差多少?”

  “从我工资里扣么?”李裕立刻接话。

  边学道气得眼前直发黑,眨了半天眼睛,狠狠地跟李裕说:“带我去最贵那家。小子,我告诉你,我结婚时,你随双份!”

  不论什么东西,最贵都是有道理的。

  专业的录音棚,专业的后期制作室,连接待边学道他俩的女秘书都特别专业,连珠炮似的报了一堆价格,像被狗撵的猫。

  边学道学着富二代的样子坐在沙发里,告诉女秘书:“把你们这儿管事的叫来,顺便拿几件你们拿得出手的作品来。”

  不一会儿,一个一脸和气的白胖中年人走了进来,搓着手笑呵呵地问:“两位要录歌?带谱了么?你们可算找对人了,来来,二位跟我来,听听我们制作的作品。”

  随便听了两首,旋律很一般,其他的边学道和李裕都听不出个子午卯酉。

  点了点头,让中年人关了设备,边学道问:“没有谱,我给你哼,你弄?还是找个明白人来?”

  中年人一愣,不过显然也遇到过这种情况,笑呵呵地说:“我给你找个高手来。”

  找来的是个瘦高个,方便面头,按开录音设备,面无表情地说:“哼吧。”

  录完,方便面头倒回去听了两遍,自己画了个简谱,坐到电子管风琴前,开始一点点摸索着弹。弹了一点,也不说话,抬头看边学道和李裕,李裕往后退了退,指着边学道,边学道就一处一处指出方便面头哪里弹的和自己想的有出入。

  整个曲子走了一遍,方便面头又弹了一遍,问边学道:“哥们哪听到的曲子,还行。”

  边学道说:“梦见的。”

  连着去了3天,从乐器到编曲,边学道修改了个遍,方便面头又找了个长发飘飘的男人帮忙。

  这个男人对编曲的理解明显比方便面头更强,连边学道这样只会用口技形容的另类作曲者,试了几次后他都能让边学道点头。

  第5天,工作室找了个女声和音。

  第6天,边学道和李裕走进了录音棚。

  “baby我一定要等到你(汪~汪~)

  你就是我今生的唯一(汪~汪~)

  只要我还能继续呼吸(汪~汪~)

  我就不会轻易的放弃你”

  对边学道填的词李裕很满意,觉得很合自己的心意,但是对后面的狗叫声不太满意,让他给去掉了。

  两天后,工作室在网上给边学道发来了半成品,边学道用电话指出了几处需要修改的地方。又过了两天,工作室通知他俩去试听完整的mp3,听完后,边学道觉得自己很对不起筷子兄弟。

  为了感谢边学道,李裕从两人名字中各取一个字的谐音,给两人的组合起名“遇到组合”,边学道看了,大笔一挥改成“遇到兄弟”。

  东森大学开学第二天,不少学生就在网上听到了“遇到兄弟”的《献给李薰》。这首旋律轻快上口、又不乏搞怪成分的歌曲,迅速在网上蔓延开来,搜索热度直线上升。

  热度直线上升的,还有严教授和边学道联名发表的《中国入世之我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