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088章 政治经济学

第088章 政治经济学

  这个生物年龄比边学道大一岁,在他身边时妩媚依人的女人,在学院里,在其他人眼里,其实是一个很厉害的角色。

  就拿图书馆占座这件事儿来说,不知单娆放出什么风声,竟然有好几拨人抢着要帮单娆占座,几天之后,单娆去谁的座位自习,让座的人居然觉得体面而欣喜。

  真是奇了怪了!

  边学道能猜到九成原因,但还是忍不住问单娆,单娆说:“很简单,她们有求于我。现在我手里有权力,有人脉,有她们想要的,下学期我不当这个部长了,等新部长上任,就不是这番光景了。”

  在图书馆里复习的效率果然很高。但对边学道来说,还是有一样很不好,不能跟单娆来一些小亲热。

  几天下来,边学道看书时的专注程度让单娆很惊奇。而期末考试之前,单娆不看笔记,天天做公务员考试模拟题,也很让边学道无语。

  图书馆的日子是枯燥的。单娆做题时不喜欢别人打扰她,边学道也不行。

  背题背累了,边学道就会举目四望,有好看的女生就看几眼,没好看的就闭上眼睛渺渺神游一会儿。

  安静的复习氛围终于打破了。

  这天,边学道和单娆座位对面,是个看上去相当儒雅帅气的男生,男生旁边的位置没有人,但桌面上放着书。

  男生看见原本坐在对面的两个人把位置让给了新来的人,好奇地看了边学道和单娆一眼,嘴角若有若无地笑了一下,继续低头在笔记本上打字。

  一般来说,平时看见哪个男生拿个笔记本电脑在图书馆用,其神情和做派多少会透出一点土豪味儿,让周围的人很不爽。可是这个男生却没有给人那种感觉,反而觉得他打字的“嚓嚓”声带有某种好听的韵律感。

  两人坐定后,单娆给了边学道一组相当复杂的眼神。

  单娆以为边学道不会懂,起码需要她在纸上给点提示什么的,没想到边学道直接读懂了她的眼神。

  单娆眼神里的意思分几层:其一告诉边学道,对面这个男生很帅,比边学道帅。其二告诉边学道,以后对老娘好点,不然老娘换个帅哥。其三让边学道猜对面帅哥身旁的位置是男生还是女生。

  边学道自知自己的眼睛没单娆那么灵动传神,直接在纸上刷刷写上几笔递给单娆:少操别人的心,胡思乱想,家法伺候。

  见边学道居然心有灵犀一样完全读懂了她的眼神,单娆没有一丝挫败感,反而十分高兴,原本就微微上翘的嘴角,翘得更好看了。

  不一会儿,对面的帅哥接个电话,站起来看向楼梯口,然后挥手,一个人袅袅走来,把包放到桌上,在帅哥旁边的椅子上坐下。

  谜底揭晓,帅哥旁边的位置是给廖蓼留的。

  单娆和边学道都认识廖蓼,廖蓼也认识她俩,但三个人都没开口打招呼,只是点了一下头。

  单娆何等聪明,她马上从廖蓼看边学道的眼神中看出,廖蓼认识边学道。

  难道是看过边学道踢球?单娆和廖蓼是一个学院的,去看传媒队的比赛很正常。可是直觉告诉单娆,这不是真实答案,她觉得廖蓼看边学道的眼神很不同。

  果然,廖蓼低声跟身边的帅哥说了几句话,就开始复习自己的笔记。可是没过多一会儿,单娆就发现廖蓼的目光在她和边学道之间游走,甚至停留在边学道身上的时间要更多一些。

  单娆暗吸了一口气,抬头看廖蓼。

  廖蓼的与众不同之处在于,她自恋得很明显,不怕也不在乎别人的说法、看法和目光。

  见廖蓼总是盯着边学道,单娆看向她的目光里已经带有某种雌性动物之间互懂的东西,换一个女生,九成九会移开目光,装作看书。但廖蓼不,她把目光从边学道身上转移到单娆的眼睛,不仅没有一点退缩之意,反而用眼神直接跟单娆对话。

  廖蓼眼神里的意思不是“你看我干嘛?”

  而是“你男朋友我不能看?”

  看了一会儿,廖蓼跟旁边的帅哥要到便签纸,写了几个字,递给边学道。

  这次连旁边一直心无旁骛打字的帅哥都停下了打字的动作,在廖蓼、边学道、单娆之间看来看去,目光最后落在边学道手里的便签上。

  边学道看了一眼便签,上面写着:哈里介绍我进沙龙了。

  边学道心想:跟我说这玩意干什么?

  但出于礼貌,还是写了一个“哦”,递还给廖蓼。

  廖蓼看了,又写了几个字,再递给边学道:最近你怎么没去?

  边学道在单娆和对面帅哥不太友善目光的注视下,在便签上写下:忙。

  廖蓼看了单娆一眼,在便签上写道:旁边是你女朋友?

  又递给了边学道。

  边学道心里这个苦啊。

  心说大姐我不就撞过你一下?没啥深仇大恨,这么玩我干啥啊?

  刚想在便签上写:是,我还要复习,不说了。

  没等他落笔,便签被单娆拿过去了,看了一眼,在上面写道:他是我男人。

  然后把便签还给边学道。

  接过边学道递过来的便签,看了上面的字,廖蓼把便签对折一下,随手夹进正在看的书里,开始低头看书,好像刚才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帅哥不再淡定了。

  他实在太好奇廖蓼夹进书里的便签上都写什么了,可他不能跟廖蓼要。

  这一天单娆做题的进度很慢。

  边学道和廖蓼是怎么认识的?什么关系?这个问题占据了单娆大部分思维。

  身为女生部长,身边耳目众多,她很清楚廖蓼平日里对男生是多么的不假颜色,虽然对面的男生看上去很优质,但单娆猜他在廖蓼心里,可能就是个占座帮手。

  有一段时间甚至有追求不成的男生放言廖蓼是同性恋,可是看今天这样子,廖蓼分明对边学道兴趣很大啊!

  难道她也知道边学道的底?不应该啊!以廖蓼露出来的家境,边学道那点钱还入不了她的法眼。

  单娆心底里还有一个担忧,自己明年这个时候就毕业了,可是边学道却还要再读一年,这个廖蓼跟边学道同届,万一自己不在旁边,被这个女生钻了空子怎么办?

  要不……我申请留校?

  单娆胡思乱想着,题也做不进去,索性收拾东西,没喊边学道,起身走了。

  边学道见了,赶紧手忙脚乱地收拾东西,一路小跑追了出去。

  廖蓼抬头看了一眼,像完全跟自己无关一样,继续闷头看书。

  图书馆外,边学道追上了单娆,笑嘻嘻地要帮她拎包,单娆不让,自顾自继续往前走。

  如此几次,单娆站住转身,跟边学道说:“把房门钥匙给我,我回红楼,你回寝室,我不允许这几天不许你进门。”

  边学道苦着脸把钥匙递给单娆,看着单娆走了。

  他回到寝室时,909人很全,除了孔维泽和童超不在,连于今都在。一问,原来是朱丹到他家跟周玲住几天,把他赶出来了。

  边学道放下包问:“老六老八呢?什么时候这么用功了?”

  陈建说:“用个屁功!老六给老板娘当义务送餐员去了,这小子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别人都是说说而已,他还玩真的。老八陪他那个疯婆子又出去采风去了,天天采,天天疯!”

  大家看书都看得头昏脑涨,就一起躺在床上聊天。

  说着说着,就说到了眼下的考试,大家一起诉苦:“你说现在考这些玩意有啥用?是找工作能用还是工作后能用上?”

  “就是,有些课完全就是充数的课,却把咱们折腾得死去活来的。”

  “你们一个个的,省点力气背题吧!”

  李裕在床上问:“老边,复习咋样了?好几科老师说了,你没有平时成绩。”

  边学道说:“就那样。大不了下学期补考呗!”

  说到补考,补考健将于今来精神头了:“就是,给老师送点礼,一补一个过,要是挂的人少,老师都帮你找答案抄,多好!现在背这些玩意干啥?浪费脑细胞,一点用没有。”

  边学道说:“不能说一点用没有。虽然一部分课脱离社会现实,但有几门课还是有必要听的,比如这学期的《政治经济学》,其实也不用背内容,只要能吃透这门课的名字,毕业后就能混得不错。”

  杨浩问:“为啥?说说,说细点。”

  边学道摇头,说:“不可说,大家还是自悟吧!”

  “我去!”整个寝室一齐讨伐边学道。

  下午3点多的时候,童超回来了。一段时间没见,童超明显晒黑了。

  边学道啧啧几声,说:“这才多久啊,你就晒成这色了,你家那位还能看了么?”

  童超放下相机,咕咚咕咚喝了一大杯水,说:“人家基因好,怎么晒都不黑,白着呢!”

  过了4点,刚刚明明还是艳阳高照,一会儿的功夫天竟阴了,风也大了起来。

  楼前的大树被风吹得左右摇摆,树叶簌簌地响着,对面女生寝室楼阳台上不知道谁晾的衣服挣扎了一会儿,一咕噜被风吹离了晾衣杆,飘出好远,落在地上。

  “轰隆”一声,闷雷在远天炸响,声波追着满天乌云滚滚而来。

  就在大家以为雷声很远的时候,忽地,一道惊雷在头顶炸响,这雷声给人的感觉是如此之近,寝室里的所有人都惊得一缩脖儿,整个楼体嗡嗡了好久,似乎它也被这声雷吓得够呛。

  对面的女生开始紧张地收回晾在外面的衣服,于今见了,趴在窗台上,冲窗户外面大喊:“打雷了,下雨,快收衣服啊!”

  李裕凑过去,按着于今肩膀,在他头顶上探出身子,大声冲外面喊:“打雷了,下雨了,抱大树去啊!”

  大雨将至!

  就在这时,边学道的手机响了,是单娆。边学道赶忙接起,没等他说话,单娆在电话里说:“给你十分钟,到我面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