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109章 筹建水军

第109章 筹建水军

  .

  边学道没想到曹总这么直接,但他不愿承认,笑了一下说:“您说的有道理。”

  说得好像曹总是在提醒他有个好价钱就把网站出手一样。

  曹总语气不变,继续说道:“我知道最近你的网站被其他杀毒软件拦截的事儿,这应该是今天你坐在这里的原因吧?”

  边学道说:“只是原因之一,我很早就想跟天行合作了。”

  曹总面色不变,说:“既然是这样,你现在就是有求于天行,你不觉得你给出的价位有点低吗?”

  边学道说:“里面还有附加条款,my123可以免费给天行杀毒一个好位置。”

  曹总摇头说:“你的网站排名确实还不错,但天行毕竟是国内排名第二的杀毒软件,我们的口碑和市场占有率在这儿摆着,你给不给一个好位置都影响不大。而你如果不给天行位置,只会让用户感觉你不懂杀毒市场,或者你这个网站存有私心,这对一个有志当领头羊的导航网站来说不是好印象。”

  唇枪舌剑谈了一会儿,面对曹总这个商场谈判老手,老牌审读边学道有点招架不住。

  他可以把温从谦和一帮大学同学唬得一愣一愣的,但对上姓曹的就有点跟不上节奏了。

  边学道本来以为自己这次算是突袭,没想到钱师哥回去又回来,仅仅一个多小时,曹总居然梳理出这么多信息对他步步紧逼。

  边学道喝完杯里的茶,给自己续了一杯,然后帮曹总二人也满杯,说:“天行现在第二不假,可是第二永远不如第一风光。这个时候任何一点看似微不足道的助力都应该抓住并利用,您说是这个理儿吧?”

  曹总丝毫不为所动,继续道:“如果我没猜错,沈阳应该是你此行第一站,跟我谈完你立刻就会动身去下一家公司。你选择天行作为第一个合作对象,肯定有你的考量。你希望用与天行的合作给其他几家公司一个价位底线和标杆,所以我觉得,对我,你应该拿出更多诚意,当然,我们可以签两份合同。”

  从进到茶屋,钱师哥就一言不发,只是喝茶,坐在旁边听二人说。

  边学道觉得不能再跟姓曹的纠缠下去了,直接开口询问:“曹总给个价吧!”

  曹总放下手里的茶杯,“按你写的条款里说的,天行杀毒将my123作为捆绑导航页推荐给天行用户,未设置my123用户每月推荐四次,同时天行杀毒在合同期间不接受其他同类导航页合作请求,这些我都可以拍板接受,但是……”

  “价位嘛……我一次要签三年,合同总额80万!”

  一次签三年,这是边学道绝对不能接受的。

  且不说他在天行拿出80万,后面几家就没法谈了,单说他记忆里,hao123是2004年下半年卖掉的,距离此时刚好一年。

  而未来的杀毒霸主360是2005年创立的,免费模式横扫国内所有杀毒软件厂商,现在跟天行一次签三年,简直毫无意义。

  边学道蹙着眼眉说:“先签一年,我出30万。天行总得让我看看效果再下大单吧?”

  曹总笑了:“80万算大单吗?哦,对你可能算大单了,但对天行还不入眼。三年,没商量。”

  见边学道没有软化的意思,曹总起身说:“很高兴认识你,谢谢你的茶。”

  任何圈子里都没有秘密,尤其是边学道谈的这种事情。

  从两家杀毒软件开始攻击my123,其他厂商就知道如果不想等死,my123的老板就一定会找他们。

  现在边学道跟天行没谈拢,天行不介意把相关信息传递给其他几家杀毒公司,形成松散同盟,让边学道四处碰壁,然后再回头坐下来跟他们重新谈,按照他们提出的条件谈。

  边学道想到了不会太容易,但没想到第一站就碰了一鼻子灰,几乎无法圆融。

  原本他还信心满满,现在终于认识到,真正的商人,哪怕是杀毒软件这样已经很技术类的商人,依然跟报社里的文字匠、大学里的单纯少年相差极远……

  可是已经出来了,还要走下去。

  边学道收拾情怀,买时间最近的机票,飞往济南。

  在济南跟边学道接头的人明显不如钱师哥那么上心,尽管上飞机前边学道就跟对方通了短信,还是在咖啡屋里等了两个多小时,对方才匆匆赶到。

  温从谦给边学道电话号码的时候,就没告诉他这人叫什么名字,只是告诉边学道,跟这人联系时就说是“**介绍的。”

  没想到,姗姗来迟的,居然是个女的。

  女性杀毒软件工程师,应该算是稀有物种了吧?看在对方是个女人的份上,边学道没跟她计较。

  女工程师说得很直白,连自己名字都没介绍,就说她只负责牵线,不担保结果,同时她要六千块好处费。

  边学道第一次觉得,让女人学理工科真是悲剧,这样的情商就算能结婚,得什么样的男人能喜欢她到老?

  不过也有好处,一人付钱,一人办事,不用假模假式地客气。

  边学道的精气神儿一下就不同了,这会儿才体现出一点跟对方公司对等谈合作的气势。

  谁知女工程师接了钱,看了边学道几眼,又换了一副表情:“你别介意,我找这个主管来,也是费了好大劲儿的。这样,一会儿我就不跟着来了,你自己跟他谈。你来济南在哪儿落脚,晚上我去找你。”

  晚上去宾馆找我?什么意思?莫非……

  边学道看着眼前短发、姿色平平,除了个子挺高、身材苗条几乎没什么亮点的女工程师,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她。

  “我刚到就联系你了,还没定宾馆,今天要是不走的话,我再联系你吧。”

  女工程师看边学道不像说谎,点点头:“那祝你成功。”

  济南这家杀毒软件的外联主管是个30岁出头的年轻人,叫向斌。这个向斌浑身带着一股翻身农奴掺杂少年得意的矫情劲儿,看到这个人,边学道一下就想到了前世的大学室友冯东。

  也许是收到了什么情报,也许是看边学道比他还嫩,让他少了平时对方夸他年轻有为的乐趣,向斌表现得既没诚意又拿大。

  边学道把准备好的相关文件给了他一份,说了声抱歉,拿着包去了卫生间。

  回来的时候,边学道兜里的录音笔已经处于录音状态。

  边学道的想法很简单,你跟我犯浑,我就不择手段。

  这人胃口比曹总还大,四年合同100万,同时他要10万好处费。

  边学道立刻明白自己的思路和方式似乎出了问题。

  本来就该堂堂正正地找这些公司谈,结果弄得现在好像自己求他们一样。边学道跟向斌说要回去想一想,明天给他答复。

  向斌点点头,握了一下手就走了。

  从咖啡屋里出来,抬头看了一会儿灰蓝的天空,今天边学道不想继续奔波了。

  打车找了家四星宾馆,住了进去。

  躺在宾馆床上,边学道反思自己这两次谈判的失误之处。

  态度没摆正,从见面开始就低人一等。再者,他高看了这些杀毒软件的能量。

  这些公司目前各有一定市场占有率不假,但他们都不是未来几年的360,没有置边学道于死地的能力。

  另外,他的my123是干净的,自己有跟杀毒公司合作的钱,不如拿出来跟那两家杀毒公司打官司。

  想想几年后360和腾讯、加多宝和王老吉沸反盈天的官司,有时候打官司也是一种宣传,上报纸都不用花钱。

  躺在宾馆床上,把电视机调至静音,边学道开始整理思路、谋划步骤。

  现在看来,边学道交给陈建办的事,才是这次反击的重点。他之前一直想着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从根本上就走偏了。现在他是受害方,用法律反击维护声誉,是最直接最有效的方式。

  其二,边学道不确定2003年的网络上有没有成规模的水军,但对方在一些论坛使用的中伤手段启发了边学道,对方还处于在网络上散播信息的阶段,边学道有兴趣让对方看看正规水军的厉害。

  水军,现在找,不说好不好找,找到了也不一定如臂使指。

  那就不如自己弄,边学道一下子就想到了于今。

  于今就是有这样的特质。他可能不是边学道最亲密的朋友,但边学道有什么事儿需要帮忙,尤其是一些灰色手段,总是第一时间想到于今,并且每次于今都能干得很好。

  于今办事,从不问违法不?也不问合规矩不?他只问能赚钱不?

  而且于今还有一个特点,就是信边学道的话,理解吸收能力强。

  无论多新鲜的观点,听上去多离谱的事儿,边学道说了,于今一琢磨可行,说干就干,效率高得吓人。

  边学道知道从2001年底,于今手里就有一支人马,游荡在网上和全国各地的网吧。于今让他们赚钱,他们给于今干活,于今既有他们的qq,也有他们的电话号码,只要有钱发,可以说这批整天泡在网上的人简直是召之即来、来之能战。

  还有比这批人更适合干水军的么?

  再说,现在边学道对水军的要求没有几年后那么高。

  边学道要的不是进行明星炒作那么高端的水军,也不是营销水军,他要的是整齐划一瞬间提升话题热度,和舆论密度,他要用水军把整件事的始末摆到网上,让大家看一个绿色得不能再绿色的导航页怎么就成了“疑似病毒”!

  对方既然想到用杀毒软件弄垮my123,边学道就让他们看看网络水军万炮齐发,短时间密集轰击一个话题点的威力。

  就算扳不倒两家杀毒公司,他也要让my123人尽皆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