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112章 终于等到“我爱你”

第112章 终于等到“我爱你”

  .

  曹总显然不愿在这个话题上多做纠缠:“边老弟,上次咱们谈过的事情,你看……”

  边学道看着曹总的眼睛说:“合作还可以搞,就是价格需要深入商量。”

  曹总端起杯,喝了一口茶:“你说说。”

  边学道没说话,他吸取了向斌的教训,从包里拿出纸和笔,在上面写下:

  a。20

  b。10+10。

  把纸推给曹总,曹总看了,抬眼看边学道。

  边学道把手里的笔递给曹总,说:“单选。”

  接下来一周,边学道用10万+10万模式,搞定了五家杀毒软件公司的相关负责人。

  各家都是10万一年,相关合作条款也都一样,简直可谓童叟无欺。

  即便有些人怀疑里面有猫腻,这个时候也撬不开所有相关人的嘴。一是因为边学道很小心,只写不说,写后立即销毁;二是就在几天前,济南的向斌出事了,被人举报多项经济问题,据传已经立案。

  在成都,签好最后一家杀毒公司的合作协议时,东森大学已经开学一周了。

  这些天单娆给边学道打了好多电话,询问他事情的进展,三言两语也说不清,电话里他只能说马上收尾,马上回家。

  一口气逛悠了大半个中国,边学道确实有点想家了。

  坐在成都直飞松江的飞机上,看着舷窗外面的云朵、山川、河流、森林、田野与城市,边学道像一个凯旋而归的战士,胸中满是得意和喜悦。

  100万,搞定了国内排名前五的五家杀毒软件公司,让他们当自己的网上推广员,同时对所有其他同类导航网站进行压制,此消彼长下,边学道已经想象得到my123即将迎来一个高速发展期。

  两家黑my123的杀毒公司已经让陈建传过话来,私下里适当补偿可以,公开道歉不行。

  边学道想的跟他们想的正好相反,补偿可以不给,不公开道歉坚决不行。

  补偿的钱能花几天?公开道歉等于替边学道在全国人民面前做广告,傻子都明白这个道理。

  边学道已经想好了,如果手里的钱不够,就算卖房子也要跟对方把官司打得举国皆知。

  今天回松江,边学道只告诉了三、四个人。

  在红楼家门口,敲了几下门,单娆不在,没人开门。

  拿钥匙开门进屋,沙发前的茶几上有单娆留下的纸条,说今天有两门不能逃的课,让边学道回来先洗澡休息,下课她再过来。

  环视房间,跟边学道走的时候几乎没什么变化,唯一不同的,是窗台上的富贵竹长高了一点。

  换了身衣服,从包里拿出在成都买给单娆的正宗桂花糕,一支陶笛,一本教材。

  在飞机上时还精神抖擞的,可是回家简单洗个澡,看见自己的床,边学道忽然觉得特疲惫,趴在床上一会儿就沉沉睡过去了。

  单娆开门进屋,边学道没醒。

  单娆鼓捣陶笛吹了几个音,边学道没醒。

  单娆故意在他床前换衣服,边学道没醒。

  单娆进厨房准备给边学道做饭,铲子和炒锅刚接触几下,边学道立刻惊醒了。

  他麻利地从床上蹦起来,嘴里喊着:“你歇着,我来做!我来做!”

  单娆撅着嘴,不高兴地把铲子交给边学道,说:“你不在家时我自己练习了,味道有进步的。”

  边学道笑嘻嘻地说:“下次,下次!我出去这么长时间没机会自己做,手痒痒。你去客厅,茶几上是我给你买的桂花糕,正宗的。”

  单娆问:“铁盒装的那个?”

  边学道翻动着菜,说:“对。”

  单娆说:“吃完了啊!”

  边学道问:“再去吃两块,那玩意松江买不到的。”

  单娆眨着眼睛说:“没了,都吃完了啊。你包里还有?”

  边学道放下手里的铲子,把灶火调小,走到客厅一看,果然六盒桂花糕全空了,他回身看着单娆说:“姐,六盒,都吃了?”

  单娆看着空盒点头。

  边学道说:“我就在卖糕的摊儿前尝了半块……”

  单娆不好意思地看着拖鞋说:“我当你包里还有呢……”

  边学道像忽然想起了什么,走到门口一看,果然,走之前放在那儿的体重秤又不见了。

  单娆看见边学道的眼神,立刻把眼睛转向别处,然后若无其事地进了东屋,关门,上锁。

  因为已经开学,单娆到时间就回寝,不再留宿红楼。

  跟边学道想的不一样,他本以为自己出去这么久,单娆会表露一些小女儿情态,但单娆没有。

  尽管两人之前在电话里互相关心的话说不完,可边学道真回来了,单娆又跟平时没什么两样。

  边学道觉得也许这就是单娆的特点,善于控制感情,不会迷失自我。

  回到松江的第二天,边学道请陈建、李裕、于今三人吃了顿饭,说了说自己这次出去一趟的心得。

  难得的四个人都没喝酒。

  这顿饭标志着以边学道为核心的圈子正式形成,他们四人接触的世界与909寝另外四个人生活的世界已经有了较大的不同。

  法律这块儿,边学道从陈建手里接了回来,但陈建依然是他的半个法律顾问。

  就在边学道详细咨询精于名誉纠纷案件律师的看法和意见,准备以诽谤罪起诉两家杀毒软件公司时,转机出现了。

  转机的源头是边学道求严教授帮着发表的评论稿终于在一家重量级报纸见报了。

  找到报纸读了一遍,边学道看出稿子经高人修改过,虽然篇幅缩小了,但观点深度和用词锐度都有很大提高,让整个稿子的战斗力几乎翻倍。

  边学道立刻给在北京上海观摩期间认识的门户网站新闻和观点频道责编打电话,请求帮忙转载一下署名严合生的评论稿子。

  他在电话里许诺,近期会在my123上增加这几位责编签发稿件的推荐力度。

  网站的编辑靠什么活?点击率。

  边学道深知这一点,所以他给出了几个责编无法拒绝的条件。

  再说稿件发布源一点问题没有,绝对不属于禁止转载范畴,而且稿件作者严合生现在已经算半个经济领域知名专家,虽然这篇稿子有点跨界,但名字还是能拉点眼球的。

  只要不是观点相左,人为介入,即便是网站总编也挑不出转载这篇稿子的毛病。

  因为不仅仅是单方面帮忙,而是互换互惠,两家门户的责编都很上心,在更新位置和时间上用了心思。

  见稿子已经转了出来,边学道立刻让于今的水军到两家门户该稿件跟贴区集中跟帖,形成有利于自己的舆论场。

  然后把已经盖楼的网民跟帖原文,截图到各大论坛,形成二次舆论冲击。

  这次的攻击点不仅是两家杀毒公司的行为欠妥,更指出里面存在利益纠葛和输送,是一次有预谋的同行中伤。

  如此操作,加上跟边学道签了合同的几家杀毒软件公司已经正式在自己软件上捆绑my123,彻底站到了my123一边,几天下来,坚持不道歉的两家杀毒公司服软了,在边学道指定的松江、北京、广州等五家报纸上登报道歉。

  没有鲜花,没有掌声,也没有庆功宴,虽然度过了一关,但边学道的钱包也瘪了。

  对边学道来说,my123一天没找到买家,一天就不踏实。

  而且他现在真心觉得江湖险恶,还是大学校园待着轻松。

  边学道轻松了,单娆却一点都不轻松,边学道也是回来几天后才知道,单娆正在努力争取留校名额。

  本来以单娆三年来的考试成绩,在校表现,学生会职务,以及相关荣誉,是完全够格的。但极不凑巧的是,东森大学年初的高级别校务会议上刚刚决定,将毕业留校的学历线从本科提到了硕士。

  单娆是很优秀,但跟她竞争有限岗位的几个研究生同样不简单。

  学历成了单娆争取毕业留校的短板。

  在此之前,单娆从没跟边学道说过她想要留校。边学道能猜到原因,但他不敢确定。

  直到他亲口问单娆为什么想留校,单娆咬着嘴唇看他,轻声说:“为你。”

  边学道一把将单娆抱在怀里,第一次跟她说了“我爱你”。

  他不知道,单娆等他这句“我爱你”等了好久。

  一脸幸福甜蜜的单娆抬头问边学道:“说了这句话,你要负起很多责任,你怕不怕?”

  边学道说:“有了你,无论未来怎样,我的心里没有畏惧,只有喜悦。”

  边学道看得出单娆是真的决定留校了,那些她已经看了两年多的公务员考试教材都被她放到了一边,有几本还借给了刚决定考公务员的室友。

  除了上课,大部分时间单娆都陪在边学道身边,两人一起吃饭,一起自习,一起游泳,一起晨跑,一起在家看电影,一起逛条石大街,一起坐在江边的台阶上看落日,一起跑到主楼楼顶,拿着陶笛练技法。

  除了那句“我爱你”,两人不曾海誓山盟,也不追求轰轰烈烈,更没有很多校园恋人乐此不疲的“本垒打”。

  他们就这样,比柏拉图更有****,却又能保持住最佳距离。

  有时候边学道都很奇怪,单娆这个女生怎么就能这么好地控制两人接触的节奏,以至于单娆给他的一次亲吻,向他开放的一次抚摸,都能让边学道觉得异常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