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116章 居然是徐尚秀

第116章 居然是徐尚秀

  边学道开始潜心研究公布出来的国考岗位。

  一个单位一个单位筛选,一个条件一个条件过滤,这时他才发现,这还真是个苦差事。

  忙活了两天,他终于整理出一个文本,里面存的岗位,都是和单娆的性别、学历、专业等符合的岗位,又花了一个下午缩小范围,最后把文本给单娆看。

  单娆铁了心,坚决不看也不选,天天也不做题,就是看电视。

  单娆告诉边学道:“随便选,只要让我进了考场就行,反正就是去走一个过场。”

  单娆态度坚决,只能边学道来选。

  最后在一点小私心作用下,边学道选了一个高不可攀的单位:中x部。

  今年中x部一共招6个人,其中4个要求社会在职,有工作经验;1个要求硕士学历;只有1个岗位要求本科新闻学专业,性别不限。

  本来边学道还在中x部和另一个单位之间难以抉择,直到有一天,他逛国考考生集中的论坛时,一个考生在论坛里晒他的报名序列号,问大家“看见这个序列号你们说我还考吗?”

  这个人报的正是中x部那个本科岗位,他的序列号后几位是0815。

  边学道开始时还不知道这人问“考不考”是什么意思。

  直到后面跟帖的人解读,他才知道,这个序列号意味着这个岗位已经有815个人报名了。报名还有3天才结束,看着趋势,最少也是一千个人抢一个岗位。

  边学道立刻就决定给单娆报这个岗位。

  单娆既然已经决定就是做做样子,那不如做戏做全套。

  这么牛逼的单位,这么多人竞争,考不上再正常不过了,折在这样的岗位下,单娆家里自然也不会有什么想法,顶多劝她明年再考。

  到了明年,边学道已经毕业了,那时两人双宿双栖,一切都好说。

  于是,边学道用单娆的身份信息,正式报了中x部。

  单娆听边学道给她报的这个单位,就知道边学道揣的什么小心思,但她不介意,只是腻在边学道怀里,眯着笑眼说:“你这么想我陪在你身边啊?”

  边学道点头说:“那是当然。不过话说回来,这次大姨妈怎么这么墨迹,还赖着不走了?”

  单娆刚要坐直身体修理边学道,她的手机响了。

  看到号码,单娆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接起来:“妈,想我了?”

  说着人走进了东屋。

  好容易培养出来的气氛又没了。

  更让边学道郁闷的是,单娆爸爸妈妈来松江了,单娆已经陪他们好几天了。

  身边没有单娆的日子,边学道觉得度日如年。于是他回到了909的怀抱,跟大家一起上课,一起吃食堂,一起叫外卖。

  大三开学不久,孔维泽在校外租了一台电脑,跟李裕蹭网线,只要学校给电,就开始下h片。

  他一下h片,李裕那边玩网游就卡得跟幻灯片似的。

  怎么说也没用,又不能不给他蹭网,李裕就诅咒他:“去饭馆****,回寝室看片,你早晚精尽人亡。”

  孔维泽电脑里有好片子,整层楼都知道。

  跟他套近乎,求拷片的络绎不绝。时间长了孔维泽有点受不了,主要是别人来来去去的拷片,耽误他观影的连贯性。

  可他要是锁门不开门,第二天就有人传言,孔维泽昨天又在寝室跟五姑娘亲热了。

  于是,他立了一个规矩,拷片行,一次一个水果。

  他也不挑,是水果就行。

  不过“一次一个”里面的说法可大了去了。一个西瓜也是一个,一个金桔也是一个。拿多了觉得亏,真要是拿一粒儿葡萄,大家谁也不好意思进门。

  渐渐的,来拷片的人少了很多。

  909的人纷纷夸孔维泽:“跟老板娘阴阳调和一段时间,涨智慧了!”

  别人来拷片,孔维泽觉得烦,李裕更烦。

  一天,孔维泽回到寝室,在自己电脑旁看到两个苹果,他知道这是来了两拨同好。

  打开d盘,点开【世界观察:走进日本】文件夹。

  ……里面是空的。

  孔维泽立刻就愣住了。

  连忙再点开【日语四级听力】文件夹。

  ……里面还是空的。

  再点开【aaaaa级风景区】文件夹——

  还是空的。

  最后他翻出了隐藏文件夹【弟道战】……

  也空了……

  孔维泽悲愤欲绝,他冲出寝室,站在走廊大吼一声:“谁上我电脑拷片用剪切了?”

  返回寝室,孔维泽问在寝室的杨浩,“刚才谁来咱寝拷电影了?”

  杨浩也是刚回来,说:“没看见,我也是刚回来,回来就看你桌子上有俩苹果。”

  与此同时,边学道、李裕和陈建,一人一根冰棍,横坐在双杠上。

  陈建问李裕:“老孔不会查出来是咱们干的吧?”

  李裕说:“不会,他那玩意一天一百来个人来拷,你看他,光吃换的水果,都吃得维生素超标了,哪儿查去?”

  边学道说:“你是不是太狠了点,连隐藏文件夹都翻出来了,弟道战,也真亏他想得出来……”

  几个人回寝室时,孔维泽还在对着电脑发呆。

  听到消息,已经有二十几拨人过来安慰孔维泽,同时澄清不是自己干的,说自己绝对没那么缺乏常识、道德败坏。

  为了调节气氛,陈建张罗玩“跑得快”。

  大家商量拿什么论输赢时,边学道提出一个新鲜的办法:赢的掏钱,输的喝可乐。

  见大家都同意,李裕打电话给校外的小超市,让送两箱可乐上来,运费20。

  开始几把,大家还喝得很爽,10轮之后,就都喝不动了,玩命出牌,玩命耍赖,就为了不喝可乐。

  后来边学道又想了个办法,不喝也行,输了的想不喝,出3倍价钱赎。

  结果,自作孽不可活,李裕垫钱买回来的可乐,幸灾乐祸了没一会儿,又让他掏钱赎了半箱。

  跟着一起输的还有杨浩,兜里100多块钱,没一会儿就输光了。

  杨浩说:“我卡里还有钱,先欠着。”

  大家都不同意。

  陈建说:“这样吧,熄灯之后,你往女生寝打三个骚扰电话,就一笔勾销。”

  这个时候,东森大学的寝室,不论你安装什么价位的电话,都看不到来电号码。

  所以陈建的这个提议,无论多恶搞,都没有实质风险。除非谁打个电话能把人弄怀孕,或者弄跳楼,不然没人查这个。

  晚上10点半熄灯,一直磨蹭到11点,杨浩还是不想打电话。

  大家威胁他再不打就扒光了扔走廊,他才不情不愿地走到窗前打电话。

  杨浩否决了打到班级女生寝和603的建议,改为在学校女生寝室号码区间随机拨号。

  不得不说,杨浩半年多的强化演讲训练还是有效果的,他装成广播台都市夜话节目的主持人,虽然最终都被识破,但聊天氛围还是不错的,接电话的女生都以为是哪个暗恋寝室成员的男生在寻找突破口。

  第一天就这么让杨浩糊弄过去了。

  第二天,轮到艾峰倒霉了。

  艾峰是抱着追求速死的心态开始游戏的。

  第一个电话,通了。

  一个女生用很不满的语气问:“谁啊?”

  艾峰字正腔圆地说:“嗨,姑娘,起床尿尿了!”

  “神经病!”

  电话挂了。

  第二个电话,接电话的女生声音很细:“喂,找谁?”

  艾峰说:“有人让我帮他给你唱首歌,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谈恋爱,谈恋爱,两只都是公的,两只都是公的,真****,真……”

  没等艾峰唱完,女生说了一句“****”,挂了电话。

  第三个电话,才响了一声就被人接起来了,一个女生用很小的声音说:“不是告诉你别这个时间打寝室电话吗?”

  艾峰夹着嗓子说:“有人看到你昨晚跟别的男生去小旅馆了,你告诉我他是谁?”

  女生听得一愣,立刻反问:“谁告诉你的?”

  艾峰说:“你猜,猜对了我就告诉你。”

  “你敢耍老娘,老娘操……”

  见对方发飙,艾峰赶紧挂了电话。

  虽然已经熄灯,寝室一片漆黑,围在艾峰身旁听电话的一帮人,还是冲艾峰竖起大拇指,一致认为老大十分机智,最后这个电话挂得既果断又干脆,不然不定家族里哪个男性亲属要被狠狠****一番了。

  第三天,抓的是陈建。

  这家伙口才好,讲了几个笑话,把电话那头的女生逗得咯咯笑,舍不得挂电话,自己听得内急了,让室友来接着听。

  风水轮流转,就在单娆打电话说回学校的前一天,在寝室打扑克,边学道被抓了。

  其实不能怪他,实在是手气太臭,有赌神的水平都没用。

  第一个电话,通了。

  不等对方说话,边学道直接开口。

  边学道说:“姑娘,我昨晚做了一个梦,梦到一组电话号码,我纠结了一整天,现在终于鼓起勇气……”

  没等他说完,电话里的女生跟寝室同学喊:“二姐,前晚的神经病又打电话来了。”

  ……这嗑没法唠了。

  第二个电话,通了。

  边学道说:“姑娘,我昨晚做了一个梦,梦到一个笑话,跟你分享一下……”

  没想到对面的女生很开朗,笑呵呵地说:“说说,什么笑话?不许讲色笑话哦!”

  边学道清清嗓子,说:早课上,大师正在对弟子讲话,“为师为你们所起之名并非随随便便,而是为师对你们的期望,圆通、圆融、圆信……你们懂了吗?”众弟子都回答“懂了”,只有一名弟子默然不语。大师见状,问那名弟子,“圆寂,你为什么不说话?”

  第三个电话,通了。

  边学道说:“姑娘,我昨晚做了一个梦,梦到一首歌,跟你分享一下……”

  谁知对面的女生静了一会儿,忽然轻声问:“边学道?”

  边学道一下石化了,对面女生一开口他就听出来了,居然是徐尚秀!

  边学道手机里有打听来的徐尚秀寝室电话号,但他从来没刻意记过这个号,也没打过。想不到今晚随意拨号,居然碰上了徐尚秀。

  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