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124章 神级国考成绩

第124章 神级国考成绩

  电话里,温从谦的语气很复杂,他真的没想到边学道说的居然是真的。

  技术男温从谦有他谨慎的一面。

  工作室虽然解散了,他还是留了一个最可靠的兄弟,在已经人去屋空的工作室附近的小区里,短租了一间能看到工作室正门的房子。

  两天前,那个留守的兄弟给温从谦电话,18日凌晨,三辆警车突袭了大门紧闭的工作室,破门而入后发现里面空无一物,才收兵而去。

  接到电话后,温从谦还不能确定警察是为何而去。

  直到今天上网看到新闻,温从谦才知道,自己躲过了一劫。

  要不是边学道提醒得早,他肯定是“零点行动”的首批战果之一。

  到这一刻,温从谦是真的服了边学道。

  他没法不服。

  就算他再自视甚高,再技术过硬,也不过是个出力于事的料。

  而他这个合伙人,从认识合作以来,无论是谋划工作室业务,还是规避风险危机,处处占尽先机,处处棋高一着。

  之前边学道跟他说,在游戏公司内部养着一批眼线,当时他是不信的,认为边学道用这个说法打消他对两人收益分配的不满。现在看来,边学道说的八成是真的,不然没法解释这次提前一个月的撤离。

  温从谦心里十分清楚,如果不是提前停止一切业务,不是提前消失在有关部门的视野里,就算不被一锅端,人力和经济方面的损失肯定小不了。

  而现在,当初他们工作室的几个主要竞争对手几乎全军覆没,他们却毫发未损,可以预见,只要过了这波风头,待他们重新集合开张时,收益肯定比“零点行动”之前要好。

  经过这次事件,温从谦也成长了,他深切理解了当初边学道告诉他,“在这个圈子里,咱不做老大,不争老二,当个老三老四就可以”,这句话中的生存哲学。

  既然是灰色行业,闷声发大财是第一位的,风头还是留给别人出吧

  温从谦明白,以边学道的精明,肯定察觉到了自己离开前的打算。

  他觉得自己应该想办法弥补。

  因为只要他还想从外挂这块儿刨钱,就决不能离开边学道,或者说,他离不开边学道养的那一批眼线内鬼。

  电话通了。

  温从谦诚恳地跟边学道说:“学道,这次幸亏你了,不然我就栽里面了。

  边学道笑呵呵地说:“老温,咱俩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你这么说,是不是想甩了小弟啊?”

  温从谦知道这是边学道对之前的事有意见,故意递话让他表态呢。

  他赶紧说:“学道,咱俩这么长时间,各展所长,无间合作,少了谁这个工作室都于不下去上次我们打架进去,你把我们捞出来,花了不少钱吧,之前忙疏忽了,这次回去,我给你补上。”

  边学道心里很清楚,敲打一下温从谦就够了,毕竟他还指望温从谦给他赚钱呢。他相信,出了这次的事,除非他主动撤出,温从谦再不会生出踢他出局的想法了。

  况且,温从谦刚才已经暗示要补给他一些钱,无论真是还上次捞人的钱,还是想安他的心,边学道都没法拒绝。他刚刚花出去20多万,现在正是缺钱的时候。

  边学道说:“老温,我对咱俩一直以来的合作也很满意。这样,你去年春节没回家吧?今年也别急着回松江了,回家好好过个年。有什么事,年后咱俩再商量。”

  “还有,你知会一下工作室的弟兄们,虽然工作室业务暂停了,但这几个月工资照发,元旦和年底的奖金也照发,不但发,还要比去年的多。我对工作室这块儿的标准不太熟,你费费心,拢出个数,这钱咱俩一人出一半。”

  温从谦琢磨了一下说:“事儿是没问题,就是这些人分得很散,不太好找

  边学道说:“不用找,把他们的银行账号要出来,给他们汇款,不论如何,春节前一定把钱发下去。”

  温从谦说:“好,我这就联系。”

  边学道听得出温从谦之前没想过这个问题,但边学道觉得十分有必要这么做。

  工作室这玩意,说有门槛也有门槛,说没门槛也没门槛,至少对这些在工作室于了一年的人来说,他们有技术,有经验,只要他们想,单于并不难。

  靠什么拉住这帮人?

  人情

  当然,人情总有用完的一天。

  但边学道没指望这个工作室团结稳定到永远,他只需要这个工作室坚挺到他给2-找个好买家。

  对边学道来说,在他的规划里,真正意义的第一桶金是2-上网导航,而外挂,只是他一念闪光后,偶然触发的赚钱渠道。

  其实,不用单娆苦口婆心地劝他,边学道根本就没想过靠这个行当安身立命,对于自己毕业后的人生,他早已有了粗略的安排。

  连续几天,单娆都在网上关注“零点行动”的后续动向,甚至连公布国考成绩的网站都不那么勤快地刷了,她是真的在为边学道担心。

  终于,204年元旦前一天,单娆的国考成绩出来了。

  行测2分,申论6l分,总分13b

  单娆的这个分数,直接把寝室几个跟她一起考国考的姐妹吓傻了。

  要知道,在她查成绩之前,寝室最高分是3。走廊那头一个土木的女生总分l2,已经被人膜拜一整天了。

  13-分

  天啊

  等大家问出单娆报的岗位是中x部,所有人的第一感觉都是:单娆这妞太生猛了。人家不仅能考高分,人家还敢报牛逼单位。

  这叫啥?这叫自信?这叫胸有成足?

  呸

  这叫舍我其谁

  听到单娆这个分数时,边学道自己都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边学道没参加过国考,但于了那么多年报纸,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

  他知道,国考不同省考,能过20都是妖孽,多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单位,都妥妥能进面试。能过130分,那都是神。

  边学道实在有点搞不懂,就算单娆之前两年底子打得好,可是考前几个月没怎么复习,怎么就考成这样?

  不是说考前两个月的复习最关键吗?这不科学啊

  边学道已经开始设想,如果单娆进了面试,然后……单娆去了北京中央部委。

  自己呢?留在大学上学,鼓捣网站。

  面对这么个白富美女朋友,他该如何自处?

  204年元旦的时候,单娆国考13-分的传奇已经在一定范围内传开了,曾经在竞争留校名额上败给单娆的几个研究生,重新燃起了希望。

  经此一事,他们心里的疙瘩也解开了,输给国考能考出13-分的单娆,真不丢人

  传媒学院的院长也联系了单娆,问她的职业规划,问她留校的决定有没有变动。

  单娆说:“一切要等面试通知之后再说。”

  面对这么一个看上去前途光明的毕业生,院长也很大气,明言可以等单娆作出决定再说。

  人的运气来了,城墙都挡不住。

  元旦刚过,市里通知东森大学,传媒学院的学生单娆,被评为203年度松江“十佳大学生”,让单娆参加l月6日的颁奖典礼,同时邀请东森大学校领导出席。

  l月9日,单娆被评为203年度北江省“优秀青年志愿者”,再获殊荣。

  l月2日,寒假第三天,单娆在网上查到了中x部的面试名单,自己榜上有名。

  整个家族都为单娆的成绩感到骄傲。

  在单鸿之前,全家虽说从政的不少,但影响力都限于一市一地。直到单鸿进京,才算铺开了一条关系网。

  就拿这次老太太看病的事来说,要不是单鸿找了北京的关系,信息反馈到松江医大一院,他们这一帮外地的科处级于部,还真不够看。

  现在,单娆不声不响地高分进了中x部的面试,对整个家族来说,无疑是一针强心剂。

  不说别的,单说在饭局上随口透两句自家亲戚在中x部,镇一镇县市里的小毛神,还是管用的。

  也有人在想,如果单娆也按单鸿的轨迹走,在北京找一个红三代,那单家在地方上就真能称得上大家望族了。

  不得不说,精神状态对病人来说真的很关键。

  单娆奶奶从儿女那得知,最喜欢的孙女最近连登荣榜,甚至进入了中央部委的面试名单,很有希望进中央部委工作,受全家人掩不住的喜气影响,老太太的精神也好了很多。

  医生检查后甚至说:“老太太的病情略有起色,原以为也就能扛到春节前后,现在看再挺三个月没问题。”

  这是单娆最想听到的一句话。

  聪明的单娆察觉到了边学道忐忑矛盾的情绪。

  她知道边学道在担心什么,但她无从排解。

  毕竟在她心里,她是如此地爱边学道,即使自己真的有幸去了北京工作,也无非是跟边学道分开一年。

  一年后,边学道毕业,去北京跟她汇合有什么难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