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130章 钱是男人胆

第130章 钱是男人胆

  先打电话的援兵还没到,于今的人马到了。

  周玲见杜海放下电话去找尾巴,就知道于今在外面遇到事儿了。她是最了解于今内心的人之一,这两年她就没离开过于今。

  前次于今在饭馆被打,周玲就在旁边。那次的事让于今在床上躺了好些天,虽然事后于今一直没提报复的事,也一直没有报复的行动,但周玲从看到唐三后就开始怀疑,看到尾巴后已经能够确定,于今把这两个人找回来养着,一是使唤,二是准备报复了。

  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周玲真的不想于今惹是生非。她几次想去找边学道,想让边学道劝劝于今,她知道于今是个有主意的,周围这些人,唯一可能说动于今的只有边学道。

  然而周玲一直没行动,她怕于今知道了对她不满意。

  周玲对现在的生活是满意的。

  一个多月前,于今新租了个房子,三室一厅,将近100米,这对一直跟于今住在2l平米房子里的周玲来说,太大、太敞亮了。

  那阵子于今网上事多,没时间去买家具和家电,他给了周玲四万块钱,让周玲去买,看中了不用问他,直接往家搬。

  这还是其次,最让周玲感动的是,于今接着说:“钱不够的话你再跟我要,要是够了,剩下的你去买点衣服什么的,不用给我了。前几天我听你电话里说,家里要修房子?等我这笔单子做成了,给你两万,你给家里寄回去吧。你别说是你的钱,就说跟朋友借的,我知道你们那边的风气,要是知道姑娘在外面有钱了,恨不能攥出油来。不是我心疼钱,我是怕你夹在中间难受。”

  那天晚上周玲趴在于今怀里哭了好久。

  周玲觉得自己运气好,找到了个值得托付的男人,所以她要坚决保护这份幸福。见杜海要出门,立刻拉住杜海,要求跟他一起来找于今。

  杜海知道不能拒绝周玲,结果周玲连带着把到她家玩的朱丹也捎上了,五个人一起到了千马韩餐馆。

  周玲原以为于今碰上的是上次打他的人,结果到了一看,蒙了,一桌女的。

  跟李裕问明白前因后果,周玲又好气又好笑。

  见于今孩子脾气上来了,就劝于今:“回去吧,跟女人一般见识,丢人不?”

  朱丹这种真正混社会的女人,几眼就看穿了对面那桌女生的底细,猜到于今八成是被对方说什么难听的话刺激到了,在哥们面前丢了面子。

  朱丹把周玲拉回来,在周玲耳旁低语几句,走到于今旁边,搂着于今肩膀腻声说:“于哥,跟这几个小丫头生什么气?她们那么浅的眼皮儿,能看明白什么?走吧,回家我跟玲玲陪你解闷儿。”

  刚刚还觉得自己又潮又时尚的女生,看见朱丹,彻底灭火了。再看看周玲的样貌和衣着,想想刚才自己说于今“母猪都不上你的床”,觉得对方找这两个女的来就是当众打她的脸。

  于今知道逢场作戏是朱丹拿手强项,也知道自己今天当众跟一个女的置气有点丢份儿,就想顺着朱丹给的台阶下来,伸手搂着朱丹的腰说:“行,听你的,回去奖励你个包。”

  朱丹知道,前面都是虚的,这句可不行,立刻在大庭广众下亲了于今一口:“说话算话。”

  于今小心地看了旁边的周玲一眼,笑呵呵地说:“也不问问是什么包就亲,小心吃亏。”

  朱丹美滋滋地说:“看你觉悟了。”

  于今的三个小弟进来后就站在一旁,就是看,一句话也不说。但周围人都知道,这三个是动手的人。

  三人见朱丹几句话,没什么事了,怕凑一起太扎眼,就去门口站着去了

  于今这边其乐融融,边学道和陈建就势过来拉于今走。

  对面几个女生早就消停了,什么话都没说。

  谁想,就在这时候,推门进来四个男的,站在大堂中间,气势汹汹地四下看,看到女生那一桌,直直走过来。

  四人中为首的一个,个子不高,却从后面伸手,硬是把堵在道上的陈建和边学道扒拉开,面露凶光地看了周围人一眼,冲刚才打电话的女生说:“贝贝,谁跟你装逼了?”

  见自己这边来了四个人,女生像还阳的蛇,立刻露出了信子。

  从于今坐到她对面,到周玲朱丹几个赶到,女生一直被压制着,身体里的酒劲翻涌,却不敢说话,她觉得憋屈极了。

  现在,终于可以放肆了。

  女生立刻站起来,手指着于今说:“就这个小逼养的,领着几个二百五在这跟我装逼,三哥,拎出去抽。”

  从这个三哥问第一句话,于今就把朱丹推到身后,重新坐回椅子上。

  后赶到的三哥,顺着女生的手看过来,见陈建、边学道、李裕几个,虽然长得人高马大的,但一看就脸嫩,一脸学生气。

  在他眼里,虽然那边人数跟自己这边相当,体型也不弱,但这种学生,只要几句狠话,一个大耳光子,就能镇住。

  他完全没想到门口站着的那三个也是这一伙的。

  三哥嘴里说着:“就你啊?就你啊?”伸手就要往于今脸上抽。

  于今好歹跟唐三在俱乐部练了小一年散打,胆气足,反应速度也快,“啪”一下把对方的手打开,站起来:“跟谁动手动脚的呢?”

  饭店经理见两边动手了,立刻挤进来:“别动手,有话好好说。”

  三哥见于今很硬气,觉得必须把气势提起来才能吓唬住他,嚣张地四下喊着:“不相于的都出去,小心看一身血。”

  几桌离得近的食客果然匆匆收拾东西,起身结账了。

  见客人开始离开,饭店经理慌了。

  于今回头跟李裕说:“把我包给我。”

  李裕不知道他要包于啥,还是把包递了过去。

  于今拉开拉链,从里面抽出两沓钱,看着经理说:“这是两万,你现在告诉吃饭的,账我结了,都出去。”

  对面几个女生看见于今随手就从包里摸出两万,立刻傻了。

  看着桌上的两沓钱,三哥脸色也有点变了。

  经理不拿钱,陪着笑说:“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

  “啪啪”于今又从包里摸出两沓钱,扔在桌子上,说:“四万,让别人都出去。一会什么东西损坏了,我另赔你。”

  见这情形,整个一楼的食客大都结账离开了。

  岁数大的,知道遇见这种事得赶紧躲。另外一些附近的学生,就不管这个,一心看热闹,还希望自己的单真有人给买了呢。

  三哥见识浅,认定于今就是家里有钱的学生,加上财迷心窍,看着桌子上的四万块钱又动了心眼。从兜里掏出一个铁指虎戴在手上说:“有两个逼钱,跟我这儿装你妈逼啊?留着到医院花吧”

  看这情况,陈建和李裕立刻抄起桌子旁的啤酒瓶,护住于今。

  边学道看出叫三哥的吓唬成分居多,但八成也是混社会的,这样的人还得穿虎皮的来才能镇得住。他掏出电话,走到一边,给洪警官打了个电话。

  洪警官正跟一个当刑警的警校哥们吃饭,接到边学道电话很意外,但说话还算客气。

  说了两个“我知道了”,放下电话,洪剑跟身边的哥们说:“跟我去个场子?去年办一个案子认识的,岁数不大,出手很阔,还不知道什么来头。不过我用眼睛量了,是个厉害的。”

  要论社会上看人准的职业,警察绝对算一个。

  听洪剑说是个“厉害的”,当刑警的哥们立刻来了兴趣:“那就去看看,很久没见过有意思的人了。”

  看见对方眨眨眼就从包里掏出四万,跟三哥一起来的三个知道碰上硬茬子了。

  所谓三哥,不过是在浴池看场子的,还不是大哥级的,就是个小弟。

  这样的人,仗着一身凶气,吓唬吓唬小老百姓还行,要镇住有钱有势的,那是开国际玩笑。

  三哥却不知道跟自己一起来的人心里怎么想的,他还想动手拽于今,忽然感到脖子上凉飕飕的。

  然后看到肩膀上放着一把锃亮的片刀,再往后看到了尾巴闪着嗜血光芒的眼睛。

  跟他来的三个人,被杜海、唐三和陈建、李裕圈住了,没人敢动。

  三哥咧咧嘴,刚想说话,尾巴抡动刀面,“啪”一下抽在三哥腮帮子上。这一下抽得他一个趔趄,嘴角立刻见血了。

  尾巴不说话,刀又放到了他肩膀上。抬着一撇眼眉看着他,眼神像狼一样。

  三哥觉得自己腿肚子已经钻筋了。

  于今重又坐下,把粘着呕吐物的鞋脱下来,喊唐三。

  “三儿,过来。”

  唐三过来,于今把鞋递给他:“用三哥衣服把我鞋擦于净,今天这事算过去了。还真逗,你两都排老三。”

  唐三捏着鞋,递给三哥,他不接,恨恨地看着于今,和周围几个人。

  唐三就拿鞋往三哥衣服上蹭,后来觉得太别扭,把三哥服务扒下来,直接当抹布把鞋擦了。

  三哥眼睛都红了,挺身想起来,尾巴刀面又到了,“啪”一下抽在三哥太阳穴上,三哥似乎被震晕了,一下贴墙倒下去。

  不得不说,尾巴的手真黑,这一下抽得,又狠又重,看得周围人心都颤了。

  看到这一幕,最开始惹事的女生已经快不会喘气了。

  平时牛逼得跟什么似的三哥,就这么让人踩那儿羞辱。最可怕的是,她知道自己是女的,对方也许不会把她怎么样,但因为她丢了这么大面子的三哥肯定不会放过她。

  这种事,光是陪唱歌陪喝酒给摸摸捏捏的,解决不了,肯定要出钱,数目还小不了。可她一个读中专的女学生,包养价位不如大学生,况且去年包她的那个小老板腻了她,今年不跟她玩了,她去哪弄钱去?

  没钱给,三哥会怎么收拾她?她不敢想。

  越想越悲剧,自己怎么就闯这么个祸出来?

  女生“哇”一声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