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136章 事业从这里起步

第136章 事业从这里起步

  再次走进训练场,看着场地里飞奔抢球的四支队伍,和在场边坐着休息的两支队伍,边学道觉得,其实吴天能把训练场经营到现在这样已经很厉害了

  可是,如果由他来接手这个场地,按照他的想法重新改造划分,按照他的思路经营,一定会比现在好很多很多,一定会让吴天目瞪口呆,惊掉下巴。

  阳光透过窗户照进训练场,边学道懒洋洋地坐在阳光里,做出了决定。

  他的事业,将从这里起步。

  他的人生,将从这里攀登。

  这个训练场将成为一块试金石,边学道想看看自己除了审读,能不能于好别的事业。如果实在不行,他再按原计划,安心当寓公。

  决心已下的边学道立刻行动。

  第二天,他开着李裕的车,跑了大半个松江市,连续找了八家建筑设计公司、室内设计公司、艺术设计公司,只要跟设计沾边的,他都去了,结果没有一家有设计室内训练场的经验。

  总是边学道问了几个问题,他们还在第一个问题里没绕出来。

  这从一个侧面反应了松江市的落后,当然也可能是边学道没找对地方。

  最后一家,是一个私人建筑设计工作室。

  抱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心态,边学道走进了工作室。

  从外面看,工作室门脸很简约,但进到里面,就能感觉出一点设计的意思了。只是,这人丁也太单薄了一点。

  一个接待秘书,两个年轻设计师。

  边学道和设计师简单说了一下,设计师想了想说,你去问问我们老总吧,他是从欧洲回来的,他可能接触过类似单子。

  边学道以为老总的办公室一定很阔气,结果他被秘书带到了一个撑死十平米的房间。

  接待他的是一个看上去奔五的男人,黑色半框拉丝眼镜,方脸,梳着大背头,算得上仪表堂堂,浑身透着一股书卷气。

  从坐下开始,边学道就幻想着,这位要是换上徐志摩那样的圆框眼镜会是什么样?

  通过简单介绍,边学道知道老总姓傅,叫傅立行。

  谢天谢地,边学道终于遇到一个懂这方面的设计师。

  边学道把训练场的面积和情况口述了一下,然后拿出自己改了好几稿的方案。

  傅立行看了几眼,开始问边学道场馆的用途构想、面对人群以及能够投入的预算。

  前两样边学道很痛快地回答了,关于预算,他没跟对方交底儿。

  边学道问老总自己的方案怎么样,可行不?

  傅立行说,具体要去看了现场才能评断。

  于是两人约定明天去看现场。

  边学道象征性地问了一句:“明天我来接您一起?”

  傅立行很于脆地拒绝了:“不用,我自己去,明天上午九点门口汇合。”

  回到家,单娆回来了。

  单娆的情绪看上去很平稳,就是眼睛还微微有点肿。

  菜是单娆叫的外卖。两人对坐吃饭,想说什么却都感觉有点无从说起。

  感情出了问题,这是明摆着的。可原因呢?

  期待着过段时间就能雨过天晴,所以互相给对方夹菜,夹到彼此都吃不了,相视一笑。

  收拾完桌子,边学道想拉单娆出去,在校园里走走,毕竟再过几个月,她就毕业了。单娆站在窗前看着篮球场和体育场,跟边学道指了指自己右臂上的孝箍,意思带着这个,不想出去。

  两人坐在沙发上,依偎着看电视,看了一会儿,单娆轻轻说:“我接到通知政审的电话了。”

  边学道盯着电视,“哦”了一声。

  单娆问:“去年你帮我报这个岗位时,想过我会考上吗?”

  边学道苦笑着说:“没有。我是奔着你考不上报的。”

  单娆问:“你怪我吗?”

  边学道诚恳地说:“怎么会?我高兴还来不及,找了个这么厉害的女朋友

  单娆问:“女朋友……女朋友是不是都要上床?”

  边学道说:“谁说的?”

  单娆忽然轻轻哭了起来:“学道,我害怕,我失去了奶奶,永远失去了她,再也看不到她了,我怕我还会失去你……”

  边学道拍着单娆的背,不知怎地冒出一句:“在漫长的岁月中,我们终将会彼此分离。”

  单娆停止了哭泣,抬头看边学道,然后开始解自己衣服的扣子,解自己的腰带,边学道按住她的手,问她:“你做什么?”

  单娆抽着鼻子说:“我给你,我给你,给了你,你就不会说跟我分开了。

  边学道有点生气,但他压住了。

  他轻轻搂着单娆的头,放在自己胸前,像搂着女儿的父亲一样,“别孩子气,奶奶刚去,我们不能这样。就算你去了北京,你也是我女朋友,跟别的没关系。”

  单娆一下搂住边学道的腰,呜呜地哭出了声。

  之前和单娆交往,边学道一直把两人放在十分对等的位置上。直到这一刻,边学道才重新回想起,他的心理年龄比单娆要年长十多岁,他应该更多迁就一点单娆、照顾单娆、爱护单娆。

  这一晚,单娆想留在红楼过夜,被边学道赶回寝室了。他不想下午还说得大义凛然,晚上就把持不住,自食其言。

  再说,在女朋友守孝期间胡天胡地,那还是人于的事吗?

  吴天已经习惯了边学道神经兮兮地满训练场转悠,即使今天他领来一个看起来很有派头的人,吴天也没兴趣打听他要于什么,现在吴天满脑子想的都是房主的最后通牒,下周一再不续约,马上转租别人。

  在现场转了两圈,傅立行指着一个区域说:“你想把这儿划成射箭区?”

  边学道点头说是。

  傅立行说:“不行,放对面去。”

  边学道问:“为什么?”

  傅立行指了指窗户说:“逆光。”

  说完,看也不看边学道,向下一个区域走去。

  边学道一琢磨,果然是这么回事,看来这个姓傅的没有糊弄人。

  看傅立行在前面站住了,边学道赶紧追过去。

  傅立行问边学道:“你准备在这里搭建二层休息区?”

  边学道说:“是。”

  傅立行说:“不行。”

  左右看了看,边学道问:“为什么?”

  傅立行指着对面的入口说:“休息区对着出入口,从心理学上说是大忌。看着别人进进出出的,休息区的人能踏实休息么?能好好看场地里的比赛么?会不会总想着自己是不是也该走了?”

  边学道这下服了,虚心求教:“那依你说该建在哪?”

  傅立行向右边一指:“那边。这个休息区建就建好,配套服务要跟上,不然就别建。”

  边学道点头。

  又指出几个边学道设计图里的想当然之处,傅立行坐在椅子上,问身边的边学道:“你是跑腿的?还是老板?”

  边学道递给傅立行一瓶矿泉水,自己也拧开一瓶,咕咚咕咚喝了两大口,说:“你看呢?”

  傅立行很直接:“跑腿的。”

  边学道笑呵呵地说:“猜错了。”

  傅立行看了他一会儿,问:“你打造这个室内运动馆的宗旨是什么?”

  边学道抬头想了一会儿说:“上档次,够潮流,花样多。”

  傅立行说:“能详细一点吗?”

  边学道说:“第一,至少有一样或两样松江市内少见的项目场地,吸引小众运动人群;第二,学生玩得起,白领玩的开心;第三,让来这玩的人感觉够档次,同时觉得钱花得值。”

  傅立行把身体靠在椅背上,说:“有点意思。”

  本着一事不烦二主的原则,边学道让傅立行帮着做工程预算。

  傅立行说:“活可以接,但我的酬劳要上涨。”

  在傅立行的工作室,边学道看到项目预算表时,被上面八十五万的数字吓到了。

  开玩笑!装修一下都够买大半个场馆了。

  边学道问傅立行:“你不是在坑我吧?”

  傅立行面色不变,说:“都是按照昨晚你说的,最好、最时尚、最潮流的标准设计的。觉得贵可以调整,不过整体效果就要打折扣了。”

  边学道咬牙问傅立行:“按你这个,3效果图我多久能看到?”

  傅立行真没想到这价格边学道居然还要看效果图,看来还没达到他的极限

  其实昨晚,傅立行准备了三套方案。

  这个A套餐确实是最贵最好的,但他根本没抱什么希望,不过是扔出来让边学道长长见识,顺便表达一下他这个欧洲学成回来的设计师,眼界是有的,肚子里也是有料的。

  再就是等到用别的方案建成后,若是雇主不满意,可以用A套餐堵嘴。

  现在,对面的小年轻居然要看效果图,看样子没被吓住。

  傅立行问:“真想看?”

  边学道说:“当然。”

  傅立行说:“后天来看。”

  边学道接到刘毅松电话,赶到训练场时,吴天已经准备跟一些老客户谈退费问题了。

  这时边学道才发现,自己一直琢磨自己的计划,没有提前告诉吴天和刘毅松,虽说情有可原,但还是有点不够意思。

  边学道跟吴天说:“你再联系一下房主,我想跟他谈谈。”

  吴天说:“谈什么?下周一就转租别人了。”

  边学道说:“我跟他谈买,不是租。”

  吴天一时没转过弯:“买?买啥?房子?谁买?”

  边学道说:“我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