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146章 女侠和小生

第146章 女侠和小生

  Bvu6乐队,在1975年至192年这10年间出生的人的心里,绝对是殿堂级乐队。

  他们的音乐,是陪伴着这一代人成长的音乐。

  他们音乐里的积极、感恩、思考,真正影响了一代人的音乐观。

  所以当“林间风声”主唱很靠谱地把第一句唱完,全场的气氛一下热了起来。

  很超出边学道意料,这个乐队的水平相当不错。

  虽然使用的乐器很粗糙,依然完整地演绎和表达了《海阔天空》的气质和内涵。

  尤其是队里的鼓手,韵律感很强,打鼓的动作也很带劲,带着黑框眼镜,穿着牛仔上衣,坐在后面居然抢了主唱不少眼球。

  另一个亮点是乐队里的贝斯手。

  在边学道前世的生活里,还没遇见过一个玩贝斯的人。却不想,204年的东森大学校园里遇到了一个。

  这个贝斯手是个矮胖子,不到l米7的身高,穿着很旧的牛仔裤和蓝格衬衫,脚下是一双茵宝球鞋。

  胖子贝斯手似乎很不自信。

  边学道注意到他是低着头上台的,站在主唱身后,一直低着头看自己的贝斯。

  一直到歌曲中段的贝斯独秀,主唱闪身,露出身后的贝斯手,胖子却头也不抬,把全部心神都集中在了手里的贝斯上。

  这是一个好得不能再好的开场了。

  从选曲到乐队实力,都奠定了整场晚会的第一印象和基调。

  可是老实说,摇滚开场,给后面的同学带来了很大压力。即使第二首歌的女生,唱的是王菲的《流年》,还是没能填满已经被《海阔天空》带动起来的胃口。

  这种局面一直持续到第六首歌,一个瘦得于巴巴的男生,唱了首张雨生的《玫瑰的名字》,这次连边学道都呆住了。

  要知道这哥们基本没降而且以边学道的耳力听上去,男生还没有使出全力。

  边学道不记得前世大学有没有这场晚会,他来没来看这场晚会,可他确认了一点,大学校园果然是藏龙卧虎的地方。

  终于到李裕上场了。

  主持报李裕要唱的歌是《一辈子一场梦》。

  李裕是拎着话筒架上台的。

  一起去了那么多次KT边学道没听李裕唱过这首歌。

  不过他知道张卫健的歌都不高,李裕唱的话,发挥余地很大。

  果然,从第一遍高潮开始,李裕就升了

  “大雨淅沥沥

  淋得我心轻松

  喝杯酒唱首歌

  狂风呼噜噜

  吹走烦恼忧愁

  一辈子一场梦”

  站在人群后方,边学道看见了站在前排的李薰,她开心地看着台上唱得很嗨皮的李裕,上半身随着李裕的节奏,不自觉地摇摆着。

  边学道也觉得,李裕这首歌唱得很放松,似乎歌词里的意境很契合他的人生观。

  从李裕在学校里的表现就能看出,别人天天忙着考证,忙着跟导员处好关系,忙着表现自己求名额、求上进,他一样都不在乎。

  很多学生追求的东西,他不追求,很多人在意的东西,他不在意,很多人向往的东西,他看都不看。

  整个3似乎只有李裕活得最遵循本心。

  这其实是一种不太好的状态,因为他没有目标。

  艾峰自从大一发现自己不喜欢国贸专业以后,就开始兼攻法律作为自己的第二学历,他的目标是当个律师。

  童超,已经彻底被夏宁改造了,他立志要当一名优秀的野外摄影师。

  陈建的目标是留校,或者考一个含金量高一点的公务员。

  杨浩,他的目标是毕业后跟女朋友一起去上海,在那里打拼出属于他俩的一片天空。

  于今的目标最难把握,但不外乎赚钱再赚钱,出人头地。

  至于边学道,全寝的人都知道,他就喜欢钱。

  可是李裕呢?

  没有人知道他喜欢什么,也没有人知道他追求什么,他似乎什么都不缺,他似乎对什么都没表现出特别强烈的欲望。

  他是寝室里最随和的人,他是寝室里最活跃的人,他是寝室里最好说话的人,他是寝室里无论谁有困难都会第一个想到要求助的人,但是,真正了解李裕内心的人基本没有。

  听着李裕用心唱到“别问人生有哪几种,别问爱人会有几个,环肥燕瘦秀外慧中谁适谁合,功成名就风清云游又如何”,边学道忽然间觉得有点懂李裕了。

  其实李裕对生活的要求并不高,他的人生目标大概跟一心想赚了钱做寓公的边学道差不多。两人不同的地方在于,李裕有个有钱的老爹可以依靠,边学道优哉游哉的下半生需要自己白手起家。

  不管怎么说,李裕的台风那是相当不赖。

  一首《一辈子一场梦》,唱得随性、豁达、自然,简直洒脱得要死。

  最主要的是,他这首歌属于朗朗上口的大路货,不像《玫瑰的名字》那么曲高和寡。

  在李裕的带动下,整场晚会到现在,第一次台下观众跟台上的演唱者一起挥手互动,气氛好到爆棚。

  就在这时,边学道的手机响了。

  电话里,单娆问他:“你在看晚会么”

  边学道说:“我在。你在哪?一天没见到你。”

  单娆说:“我马上到,别走,等我。”

  边学道开始心不在焉地四下找单娆,结果报幕后,单娆走上了舞台。

  两个负责主持报幕的学生显然认识单娆这位前辈,交接舞台的时候非同一般的客气。

  单娆今天登台唱的是王菲的《但愿人长久》。

  边学道是真没想到单娆会登台。

  在边学道心里,现在单娆是中央部委的公务员,正式上岗之前,一言一行都要小心谨慎,能不出风头,就不要出风头,谁也不知道多少只眼睛在盯着她

  虽然说在学校参加这样的活动算不上什么不得体的举动,但谁也保不准一旦传出去,会不会戳了哪个领导隐蔽的喜恶。

  单娆没提前跟他商量,边学道无从劝说。

  今天的单娆,穿着白色的连衣长裙,白色的高跟鞋,上身穿着一件浅黄色的长款开衫,优雅地在台上一站,就压过了前面一众已经亮相的女生。

  从气质到穿着,从样貌到气场,十足的碾压。

  台下围观的小男生们,立刻开始交头接耳,互相询问台上的这个姐姐是谁?这么风情无双可以想象,晚会一过,校园里的不少男生,会拿单娆当YY对象,肆意的啊……肆意的啊……肆意的啊……

  可惜他们只能用脑袋想想,因为最近单娆晚上都住在边学道家。

  入学三年来,几次晚会,包括校庆晚会,边学道都没怎么去看过,所以,这是他第一次看见舞台上的单娆。这时他才发现,整天腻在身边,依偎在自己怀里柔声蜜语的单娆,是这样一个镇得住场、气场十足的女人。

  伴奏音乐响起,单娆双手握着麦克风,递到嘴边。

  “明月几时有

  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阙

  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归去

  唯恐琼楼玉宇

  高处不胜寒

  起舞弄清影

  何似在人间

  转寒朱阁低绮户照无眠

  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

  人有悲欢离合

  月有阴晴圆缺

  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长久

  千里共婵娟”

  边学道知道,单娆想跟他说,却一直没说的话,都在这首歌里头了。

  首先,去年报名时,对中X部这个岗位,不仅边学道认为是个必扑之局,单娆也觉得有点高不可攀。

  所以,就算单娆再自信,她也还是一个第一次踏入社会的小女生,对即将走上的那个工作岗位,单娆心里有着一丝畏惧和不安。

  “唯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就是单娆这个心理的写照。

  而对边学道,单娆所有想说的话,都凝结于“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有这一句,还用再多说别的吗

  真的不用了。

  晚会结束,两人一前一后回到家,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边学道问单娆:“这个裙子是新买的?怎么之前没见你穿过。”

  单娆说:“裙子买了好几年了,没见过,是因为你从前没关注过我。”

  边学道笑着说:“以前你是于部,我想关注你也够不到你啊”

  单娆用亮晶晶的眼睛看着边学道,问:“下一句你想说什么?”

  边学道说:“以后你是领导了,我想关注你,你要给机会啊”

  单娆迎面跨坐在边学道腿上,双手搂着他的脖子说:“我给你机会,我今晚就给你机会,你要不?”

  边学道摸着单娆的脸颊说:“小生中了奇淫合欢散,望女侠搭救”

  单娆笑嘻嘻地问:“你希望女侠怎么搭救你?”

  边学道说:“舍身搭救。”

  单娆问:“为什么不是献身搭救?”

  边学道说:“都行,只要领会了其中的关键精神,不用那么讲究。”

  单娆又问:“穿着衣服能搭救吗?”

  边学道一巴掌拍在单娆屁股上说:“不行,必须光身。”

  听了边学道的话,单娆笑盈盈地站起身,站在边学道面前,开始脱衣服。

  见单娆开始拉裙子上的拉锁,边学道按住单娆的手说:“别这么玩了行不,我会得病的,E听说过吗?”

  单娆不说话,推开边学道的手,温柔地看着边学道的眼睛,继续脱衣服。

  很快,边学道发现了单娆今天的不同,单娆的眼睛里带着一种光,透着一往无前的坚决。

  边学道再次按住单娆的手,正声说:“娆娆,我怕你后悔。”

  单娆抽出手,柔声说:“前些天想岔了一些东西,今天我想通了,如果就这么走了,我才会后悔。”

  见边学道还是呆呆的,单娆婉然一笑:“别发呆了,手机关了,就算天崩地裂,也要等你爱我一回再说。”

  单娆脱掉长裙,解开文胸,看着边学道说:“我冷……”

  边学道不再说话,将半裸的单娆拦腰抱起,用脚踢开卧室门,走进去,又用脚将门勾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