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147章 校外伤人事件

第147章 校外伤人事件

  就在刚看完晚会的不少男生在寝室里讨论登台女生,其中很大比例集中讨论单娆的时候,就在不知多少个东森男生,口口声声说今晚穿白色连衣裙那个从今往后是我梦中女神的时候,单娆正在边学道家里,边学道床上,边学道被窝里,娇喘承欢。

  一阵急雨打芭蕉……

  风歇雨住。

  边学道跳下床,光着身子,从客厅拿来纸抽,放在床边,重又跳回床上,将似乎还没回过魂的单娆搂在怀里,手指在单娆的锁骨附近滑动。

  单娆忽然问边学道:“你现在什么感觉?”

  边学道说:“累。”

  单娆在被子里掐了边学道一下说:“我问的不是这个。”

  边学道刚才已经看到了,还是故意撩开被子看了一眼,说:“高兴。”

  单娆像猫一样,整个人趴到边学道身上,眼睛对着眼睛地问边学道:“02年第一次在路上遇到张萌和我,你想到咱俩会有这么一天吗?”

  边学道用心感受着胸部贴着胸部的美妙感觉,甚至微微挪动上半身,摩擦了两下单娆的葡萄,爽了一会儿,才说:“没想到。”

  单娆继续问:“端午节那天晚上,张萌爬上你的床,你什么感觉?”

  边学道一下从爽歪歪中警觉过来,义正辞严地说:“完全没感觉。”

  “那在隔离楼里天天听隔壁那对,有感觉吗?”单娆问。

  边学道一下想到那对战斗力超群的情侣,和女生销魂多变的呻吟声。就在他权衡说“有感觉”还是“没感觉时”,单娆似乎发现这个时候说这些不合适,换了个语气说:“再给我说个笑话吧,像在隔离楼时那样。”

  边学道一时没准备,加上剧烈体力劳动后,大脑有点供氧不足,憋了好一会儿,讲道:

  村旁森林里住着一头恶龙,没人是它的对手,恶龙每个星期都要吃一名处女。后来来了一位勇者,决心杀死恶龙,拯救村庄。试了几次,他认为恶龙太强悍,只能智取后来……恶龙饿死了……

  单娆听完,笑了一会儿,然后抬头看着边学道,问:“你满意吗?”

  边学道知道单娆问的是什么,说:“满意。”

  单娆忽然眨着眼睛说:“我还没满意呢,怎么办?”

  边学道闻言,一个翻身把单娆压到下面:“刚才怕你承受不起,居然敢反调戏老公,接招吧,现在进入超级赛亚人状态。”

  单娆扭着身子说:“原来你是个猴子,早知道不跟你……啊……”

  6月中下旬,松江市的树绿了、花开了,天气格外宜人。

  每天午后和傍晚,学校里的学生,附近的住户,都喜欢在校园里散步,畅享枝繁叶茂的好季节。

  初夏方暖人自醉。

  傍晚在校园里携手游荡,已经成了边学道和单娆每天的必备科目。

  在携手游校园的十多天里,边学道和单娆遇到了好多熟人。

  遇见廖蓼的时候,单娆少了过去斗鸡的模样,笑呵呵地和廖蓼说了会儿话

  遇见徐尚秀的时候,单娆以学姐和老部长的身份,跟徐尚秀聊了几句。

  然而单娆还是单娆,遇见别人时她会主动介绍一下身边的边学道,遇到廖蓼和徐尚秀,她提都没提。

  再见到徐尚秀,边学道已经有点心如止水的感觉了。

  他已经越发认定,徐尚秀不属于现在的自己,他们之间的缘分也许要到269年才能确认是否偏离了轨迹。

  把学校逛腻了,边学道开始带着单娆满松江吃好吃的。

  边学道两世为人,在松江市住了十六七年,加上前世报社里,有一批本地土生土长的吃货,边学道着实知道不少松江市内,藏迹于旮旯胡同里的,店面非常小、卫生不咋地、服务态度也一般,唯独招牌菜味道好到爆的江湖店。

  这实在是单娆最喜欢的项目。

  每天一大早就拉着边学道往门外跑。

  连吃了6天后,单娆再拉着边学道出门的时候,边学道把单娆揪到了穿衣镜前说:“你再这么吃,估计就跟公务员报名时的照片对不上号了,小心去北京进不去单位门。”

  单娆蔫头耷脑地回了东屋,狠狠关上房门,一小时后,出来问边学道:“中午吃啥”

  两人不想在家做,也不想去食堂。

  出了红楼,向寝室楼东边的铁栅栏走去。那里常年有被人弄断钢筋留下的足够成年人钻出去的缺口,一天下来,进进出出的人流量估计不比学校正门少多少。

  在连接几栋宿舍楼的甬路上,边学道看见了于今的手下,唐三。

  唐三显然认出了边学道,但他没说话,点点头,向另一边走去。

  等边学道和单娆在校外吃完饭,再从栏杆钻回学校时,他看见了于今的另一个手下,尾巴。

  尾巴也认识边学道,但他只是在边学道身上停了一眼,就面无表情地看向别处。

  尾巴和唐三完全是两种人,唐三在社会上混过,懂得最基本的人情世故。

  尾巴则不一样,他一直在一个充满仇恨、戾气、封闭自我的氛围里,孤独地喘息。

  经历饭店那一次,边学道觉得,于今把尾巴留在身边,是一个好打手,也是一个潜在祸害,就看于今驾驭人的功力深不深了。

  今天,唐三和尾巴都在这儿,说明于今也在附近不远。

  可是边学道不想知道于今在于什么,于今已经不是两年前的于今,两人的路已经越走越不一样了。

  下午,边学道找李裕借车,说想去买点礼花,晚上找个空地,带单娆放着玩。

  李裕说车刚被于今借走,于今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学了车,最近瘾头正大

  边学道打电话给于今。

  “下午你还用车么”

  “用啊怎么了你要用车”

  “嗯”

  “用车于啥我送你去。”

  “单娆快走了,想去买点礼花,晚上陪她放着玩。”

  “礼花我家就有啊”

  “你家怎么有那玩意?不怕爆炸啊?”

  “我操,不是今年过年时你让我给你留着,说八月十五放吗”

  “我说过吗?”

  “别废话,赶紧拿走,我早就看那玩意害怕了。”

  “你在家等我。”

  进入6月,尽管边学道陪单娆玩得很疯,其实他心里装着的事情越来越多,越来越沉重。

  他知道,Ta2-的收购交易是204年下半年进行的。所以他现在每天回家,都要查看一下2-的排名。

  因为2-的出现,两个龙头导航页摊薄了总点击量。

  Ta2-未能像前世一样,冲上AIe的前3名,现在甚至已经被2-超出了近10名。

  可是2-也没能进入前6名。

  还有就是俱乐部装修已经进入尾声,估计再有半个月就会完工。开馆之前的宣传造势不能没有,可是具体怎么投放广告费,边学道还没有一个详细方案

  另一件,就是边学道预谋了一年的事,他要彻底弄走陶庆。

  边学道知道,整陶庆的时机已经越来越近了。

  没等边学道动手搞陶庆,学校里出了一件轰动之极的事情。

  一个即将毕业的大四男生,答辩前一天晚上,在学校东边的栏杆附近,遭到一伙人的殴打。

  被打的男生当晚被同学送到医院,确诊为左小腿骨折,鼻骨骨折,双眼淤肿封喉,另外被打掉了半口牙。

  据当时跟被打男生一起回校的两个同学说,事发时间是晚上9点40多,当时他们和被打男生是出去参加一个毕业聚餐,因为要准备第二天的答辩,所以没喝多少酒,提前退场。

  打人的一共6个人,是从路对面的一个胡同里窜出来的。

  6个人都带着黑色针织的头套,统一穿着大一新生军训丨时的绿色作训lj两人只能大概形容打人者的身高体型,五官根本没看见。

  6个人中,两个拿刀,两个拿棒子,一个拿的是电击器。

  冲到跟前,二话不说,一个拿刀的将两个一起回来的男生逼开,一个拿刀的在一旁放哨警戒,拿电击器的将被打男生电倒,两个拿棒子的殴打躺在地上的男生。

  至于被打男生那半口牙,是这伙人走之前,故意用棒子敲下来的。

  两个男生说:“从始至终,那伙人没说一句话。”

  校方和警察收集到的线索,说少不少,说多也不多。但有一点可以确定,这事八成是寻仇。

  可是黑色头套和作训满松江都是,根本查无可查。唯一可当作线索查一下的电击器,也需要时间。

  于是警方希望学校发动力量,摸清被打男生在校期间的人际关系,和有没有参与过斗殴之类的事。

  学校把任务下到学院,学院把任务下给导员和学生会,结果两天后拢上来的信息让院领导很没面子。

  被打男生叫叶成。

  叶成大学四年学习成绩一直不好,到现在快毕业了,还有三门课没过,属于暂不发证的学生。

  这个学生,大学四年里换了一次寝室,先后有四个寝室同学找过导员,要求从叶成所在的寝室换出来,理由是叶成脾气暴躁,爱动手,在寝室吸烟、聚赌等等不一而足。

  远的不说,单单是在寝室内部,就动过三次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