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151章 疯狂的613之夜

第151章 疯狂的613之夜

  熄灯了。

  大家原以为跟昨晚一样,断一下马上会来电,结果6分钟过去,一点来电的意思都没有。

  学生们愤怒了

  学校这是什么意思?

  我们想看球,学校不给电,我们自己花钱出去找地方看。

  学校信誓旦旦说“回来看吧,给你们电”,结果人回来了,学校却出尔反尔,这是拿我们当傻子耍呢?

  昨天还假模假式地给了电,今天见人都回来了,就不给了。

  我们不过就想看届欧洲杯,至于这么处心积虑地算计吗?

  愤怒

  群体性的愤怒

  边学道住的10af楼里,好几层都是马上要毕业离校的大四男生。

  这些人,学校不撩拨他们还好,只要迸上一个火星,立刻就能燎原,甚至爆炸。

  黑漆漆的寝室楼像爆发前的火山。

  前世经历过一次6·13的边学道,已经能听见火山内部狂暴的巨响,已经能感受到躁动之极的烈焰和熔岩。

  刚才断电熄灯那一刻,边学道心里既兴奋又无奈,兴奋是因为历史的轨迹重叠了,他之前做的种种准备和布置都有了用武之地;无奈是因为今晚之后,注定要有人付出代价,甚至生命。

  好多学生对学校如此没有信义感到吃惊,但要说整个东森大学最吃惊的人,不是别人,是王德亮。

  在寝室里跟王文凯通着电话的王德亮,第一次对边学道生出了畏惧之感,他终于感受到了三国小说中,一些人面对算无遗策的郭嘉、贾诩时,畏惧混合着崇拜的感觉了。

  大四男生最先反应过来,从楼里向窗外大声喊:“给电”

  第一声“给电”喊出来,立刻引来十多声“给电”的附和。

  “给电给电给电”

  不到一分钟,在大四男生引头下,9楼走廊里的男生都回到寝室,趴在窗台上,观察外面的情况。

  很快,整栋宿舍楼都沸腾起来,不断有男生打开窗户,或者站在楼层公用阳台上,大声向外呼喊,喊的都是一个内容:“给电”

  然而,这个时候的喊声,是此起彼伏的,听上去,类似于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每一声听着都很清晰,但不够有声势。

  好多学生预感到,历史性的一晚似乎就在眼前。

  终于,10号楼对面,ll号楼的女生被惊动了,她们有的打开窗户向外看,有的聚集到公用阳台,向10号楼这边张望。

  如果说断电是火星,女生就是汽油,熊熊大火“呼”地一下被点燃了。

  见对面楼的女生在向自己这边看,10号楼的男生如同集体发情的雄性野兽,呼喊声陡然升终于,无数个“给电”汇集到一起,数不清的男生一起高呼——

  “给电”

  39的男生一下都兴奋了起来。

  自居老大一向以沉稳示人的艾峰兴奋了,班长陈建兴奋了,连经历过一次的边学道也兴奋了。

  没办法不兴奋,这一声声“给电”喊得太荡气回肠了。

  终于,仿佛人间最虔诚的祈祷换来了神的恩赐

  ——来电了

  男生们立刻改怒吼为庆祝,“嗷……嗷……嗷……”地叫着,这叫声,一半给自己,一半是为了吸引对面楼女生的注意力。

  喊得面红耳赤的于今,骂骂咧咧地坐回床上,边喘气边说:“妈的,你说学校这不是属贱皮子的吗?非得让咱们喊一喊闹一闹才给电,就不能痛痛快…

  跟昨天一样,没等于今说完,灯又灭了。

  戏弄?

  调戏?

  耍人呢?

  包括边学道在内的所有学生,脑海里第一反应都是:学校这是在挑衅。

  “**”

  不知道哪个大嗓门男生,第一个反应过来,冲窗外发自肺腑地喊出了好多学生的心声。

  马上,国骂声四起。

  因为39寝在顶楼,又是刚断电,好多人眼睛还没适应黑暗,处于夜盲状态,注意不到哪里扔的东西,攒了好几天弹药的边学道,决定不等别人,他要当第一。

  边学道从床底下拿出一瓶啤酒,走到窗前,用力扔出窗外。

  “砰”

  从9楼扔下去的啤酒瓶,落地声是如此之大,尤其是寝室楼这种格局,似乎有某种拢音效果。

  有些事情不用人教,一看就会。

  听到第一声摔酒瓶的声音后,各种声音就接连不断地跟上了。

  “砰砰”

  “砰砰砰”

  “砰砰砰砰砰砰砰”

  “咣”

  不知道哪个楼层的男生,把寝室饮水机上还剩半桶水的水桶扔了下去,砸出一声巨响。

  见男生楼这边闹得这么疯,对面楼的女生不可避免地受到感染,巨响过后,ll号楼阳台上的女生叫起了好。

  这下彻底疯了。

  寝室里有白酒的,就把酒浇在旧衣服上,点着火,顺着窗户扔出去。

  啤酒瓶、暖水瓶、水桶、脸盆、饭缸子、饭勺、镜子、饮水机……凡是扔到地上有响的,有一样算一样,都扔。

  边学道他们这些大三的还有些心疼东西,大四的男生那是真舍得,反正马上离校了,扔了就省得费劲折腾。

  边学道亲耳听到楼下一个窗户里传出一声哀嚎:“我操,最后一个暖瓶了,留一个啊……”

  “砰”

  最后一个暖瓶也捐了。

  9楼走廊里,男生们在各个寝室之间流窜,见人就问:“你们寝有空酒瓶吗?”

  有一个特别没道德的,手里拎着三个空酒瓶在走廊里喊:“空酒瓶,6块钱一个,10块钱三个。”

  没等喊上第二遍,他手里的酒瓶就被抢走了。

  39这帮小子,是扔得最爽的。

  边学道床底下攒了差不多6瓶啤酒,陈建那个酒鬼床底下也有3多个空瓶。

  不知道谁起的头,10号楼的男生们集体唱起了《团结就是力量》。

  军训丨时每人必学的歌,在ktv里从未唱过,这次终于用上了。

  对大四男生来说,大一进学校时学的歌,大四毕业离校前再唱一遍,仿佛一个圆,从原点画到终点,实在太他娘的有哲理了。

  男生们大喊大叫、唱歌怒骂,对面的女生也没闲着,偶尔有大胆的女生喊一嗓子:“对面的哥哥,我爱你们”

  立刻引来男生这边一片“我也爱你”的呼应。

  热情的女生是最有效的兴奋剂,10号和ll号两个楼的学生一呼一应越闹越大,周围其他几个宿舍区也被引燃,情况大同小异,各有各的火爆。

  男生们的要求也不再那么单一了,除了呼喊“给电”,开始有了更高级的追求——

  “给电”

  “给钱”

  “给女人”

  当男生喊出“给女人”时,对面楼的女生“哄”的一下闹开了。

  气氛至此,已达顶点。

  几乎所有男生都集中在寝室窗前和阳台上,边学道见走廊里没人了,喊上于今和李裕,拎着床单包裹着的礼花,上了楼顶。

  站在楼顶天台,看着脚下的礼花,于今兴奋地说:“过瘾老边,你太有命了,这好事都能让你碰上,万众瞩目啊校领导看见,估计能气住院”

  三个人把四箱-寸礼花按最大间距在楼顶摆开,一人点着一颗烟。

  吸了一口烟,边学道说:“你俩想好了,这烟头点下去,闹不好可要开除啊。”

  于今满不在乎地说:“赶紧的,别墨迹,点完回寝。”

  李裕说:“咱先把礼花上的包装皮都撕下来,让来查看现场的人摸不着线索。”

  边学道说:“这个对。”

  三人赶紧掐死手里的烟,把礼花的包装皮都撕下来装进兜,重新点烟,李裕和于今一人负责一个,边学道负责两个。

  点捻儿

  闪人。

  走廊里依旧没人,三人一路小跑到寝室门口,就听头顶“嗵”的一声闷响

  于今心说坏了,不会把楼顶震塌了吧

  四个礼花,三个几乎同时发射,一个延后一些,“嗵嗵嗵……嗵”的巨大声响把所有吵闹声都淹没了,十多个寝室楼的学生同时呆住了。

  “啾……啾……”

  “砰砰砰砰”

  四颗几乎同时升空的礼花弹,瞬间照亮了校园的宿舍区。

  礼花下方的所有楼房都被染上了或红或绿的颜色,无论站在窗口的,还是聚在阳台的,都被照得一清二楚,无所遁形。

  趴在窗口怒骂唱歌,手拿饭缸子在窗台上制造噪音的男生们,像匍匐在敌人阵地前铁丝网边上的士兵,正埋头破坏着敌方的防御工事,却被对方的照明弹打了个正着,心情糟糕极了,可是随后,就被对面楼玻璃倒映的漂亮礼花吸引住了。

  几乎所有对着礼花方向的女生寝室,都拉开了窗帘。

  礼花升空的瞬间,能看到所有寝室窗前,都影影绰绰站满了人。

  礼花发射到第五颗的时候,是真正的万众瞩目。以10号楼为中心,所有宿舍楼都能看到礼花的样子,唯独10号楼的男生,身在此楼中,啥都看不到。

  男生们已经感觉到,礼花就是在10号楼楼顶放的。

  所有人心里同时划过一个念头:

  10号楼哪个男生这么有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