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177章 曲婉设宴

第177章 曲婉设宴

  .5du

  曲婉看着曲正威,久久没有说话。

  有些话,即使是亲弟弟也不能说。

  为了得到今天的一切,曲婉付出的,比别人眼里看到的,背后猜想的,还要多得多。

  深吸了一口气,曲婉告诉曲正威:“收起你的猖狂,没有人能让我们依靠一辈子。想要路越走越宽,就多交朋友少树敌。”

  “还有,人得靠自己”

  弟弟走后,曲婉在床上休息了一会儿,然后收拾洗漱,在衣帽间里挑了半天,找出一件浅粉色的套裙,在镜子里比量半天,换上,拿包出门。

  开车到尚动运动馆附近,看见路边贴着的悬赏通告,曲婉下车走过去看了一眼,撕下来,上车。

  捏着手里的通告,暗暗一咬牙,曲婉把车开到运动馆的停车场,从车里远远看向尚动俱乐部。

  关岳最近于劲儿十足。

  这次俱乐部被垃圾堵门,似乎成了他的一个机会。

  来俱乐部也有段日子了,关岳把里里外外都摸了个透。

  边学道这个老板根本不常在,管事的,就是经理吴天和副经理刘毅松。

  可是这么大的俱乐部,两个人根本管不过来。关岳估计,尚动目前至少缺2到4个管理人员。

  本来他是按医生招进来的,看见管理层空缺,他也没抱太大心思,毕竟太年轻。

  可是这次堵门事件,边学道遥控指挥吴天第一时间进行处理,除了吴天和刘毅松,还分给了关岳一个活,虽然仅仅是让他找人清理垃圾,但不管怎么说,也是领头于一摊活。

  关岳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苗头,它说明,在尚动,边学道可用的人不多,也说明自己进入了边学道的视野。

  最耐人寻味的是,经过这次的事,吴天似乎也觉得边学道可能会重用关岳,最近几天,指派给他几样工作,都是医生职责之外的。

  虽然于的多了,但关岳不但没觉得郁闷,反而异常高兴。

  关岳发现,难怪吴天能当上总经理,确实机灵,自己得学着点。

  关岳指挥其他工作人员在门口进进出出的时候,曲婉正坐在车里看着他这个方向。

  整理了一下衣服,曲婉开门下车,向关岳走去。

  “你好”曲婉看着关岳问:“你是这里的员工吧,你们边老板在吗?”

  关岳扭头看向曲婉,从头到脚看了一遍,说:“你好,老板这会儿不在。

  “知道他什么时候会来吗?”曲婉微笑着继续问。

  关岳摇头说:“不知道,没有固定时间。”

  曲婉听了,戴上墨镜说:“谢谢你。”

  扭身下台阶,向停车场走去。

  看着曲婉摇曳多姿的背影,关岳咽了一口唾沫,心说:“难道有钱老板和漂亮女人,天生相吸?”

  坐进车里,想了一会儿,曲婉找出电话本,拨通一个电话:“张姐,我是曲婉,跟你打听个人……”

  边学道正和刘毅松一起,在监控器商家这里研究整个监控系统的后续问题,电话响了。

  看了一眼,是陌生号码。

  走出校园开始于事业,什么电话都不能不接,天知道电话那头的人会给他带来什么消息或者机会。

  “你好,我是边学道。”

  “你好,我是曲婉,华盛的曲婉……”

  挂了电话,边学道一脸玩味地愣了半响,然后跟刘毅松说:“老刘,一会儿跟我去见个人。”

  刘毅松啥都不问,点头说:“好。”

  挂了电话,曲婉给弟弟打了个电话:“正威,你现在就去正江酒楼,在三楼订一个间儿,在那等我。”

  曲正威说:“姐,我这还一堆事呢,你要于啥?”

  曲婉没好气地说:“给你擦屁股。”

  正阳酒楼-18,边学道和刘毅松到的时候,曲婉姐弟已经等了2分钟了。

  见边学道还带了个人来,曲婉还好,曲正威有点不舒服。

  边学道笑呵呵地介绍说:“这是尚动俱乐部的经理,刘毅松。”

  曲婉拉着身后的弟弟说:“这是我弟弟,曲正威。”

  从一进门,曲正威就发现刘毅松腿有点跛,没想到居然是尚动的经理,这也太不靠谱了吧

  曲婉大大方方地跟刘毅松握了一下手说:“刘经理,幸会幸会,以后多关照。”

  刘毅松一脸平静地说:“互相关照。”

  四人坐定,曲婉招呼服务员,要菜单点菜,然后笑着冲边学道和刘毅松说:“本来想先点的,但第一次跟二位吃饭,不知道你们的口味,就没点,不过这家走菜快,味道也很不错。”

  服务员把菜单递向曲婉,曲婉笑眯眯地一指边学道说:“让主客先点。”

  边学道接过菜单,随意翻了两下,问服务员:“你家有什么招牌菜?”

  服务员麻利地报了几样。

  边学道说:“豆腐和鱼就不要了,来前面那两样吧。”

  “好的先生。请问还要别的什么吗?”

  曲婉示意刘毅松点几个,刘毅松呵呵笑,死活不点。

  曲婉见了,要过菜单,一口气点了十个菜。

  见曲婉还在翻菜单,边学道说:“太多了,4个人2个菜,吃不了都浪费了。”

  曲婉把菜单还给服务员,说:“先走菜吧。”

  服务员接过菜单,问:“请问来什么酒水?”

  曲婉就看向边学道。

  边学道摆摆手说:“大白天的,都还有事,就不喝酒了,而且,我不喝酒

  曲婉瞪大眼睛问边学道:“做生意怎么能不喝酒?”

  边学道笑呵呵地说:“一喝就醉,一醉就撒酒疯,一撒酒疯就挨我妈揍,戒酒等于戒揍。”

  曲正威本来听得好好的,一下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曲婉横了曲正威一眼:“边老板挺爱开玩笑。”

  菜上到b个的时候,曲婉起身给边学道和刘毅松各倒了一杯茶,说:“其实今天找二位来,是想跟二位道个歉。”

  从曲婉介绍曲正威的时候,边学道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吴天挖的两个教练之前在正威俱乐部工作,眼前这位叫曲正威,还能有别的巧合吗?

  边学道明知故问:“这是从何说起?”

  曲婉叹了一口气说:“其实完全是个误会……”

  不得不说,曲婉的口才真的不错,本来挺恶心一件事,让她一说,反倒让人觉得如果揪着这事不放,倒是对方斤斤计较、小肚鸡肠了。

  边学道全程笑呵呵地听着,刘毅松的表情则一直没有太大变化,似乎在听完全没有悬念的故事。

  曲正威虽然早经姐姐提醒,尽量装出一副惭愧的模样,但就他观察,对面这两人,都挺尿性。

  曲正威怎么看,那个姓边的,都比自己小一些,可是观其进门后的表现,有着超过年龄的城府。

  那个姓刘的,一言不发,一声不吭,每样菜都尝几口,然后就一直喝茶,以不变应万变。

  曲正威有点好奇,如果没有姐姐当缓冲区,自己真要是跟这两人对上,会是个什么结果?

  见曲婉说完,用眼睛看着自己,边学道举起茶杯,说:“老话说不打不相识,既然是个误会,就一笔揭过,今后大家一起发财。”

  曲婉听了,笑容满面地也举起茶杯说:“就知道边老弟是个大度的人,姐姐敬你一杯,以后大家多联系,多帮衬。”

  见自己一松口,立刻从边老板变成边老弟了,边学道笑着说:“互相帮衬

  从酒楼出来,见边学道和刘毅松居然没开车,曲婉要送他俩,两人连说不用,在路口打车走了。

  曲正威站在曲婉身边问:“姓边的不会没车吧?”

  曲婉看着路面说:“回去打听一下,他如果有车仅仅是没开,还好对付一点,如果于了这么大买卖,连个车都不给自己买,这个人就太危险了。”

  曲正威问:“为什么?”

  曲婉说:“自控力。”

  从出租车上下来,边学道问刘毅松:“你觉得她们有几分诚意?”

  刘毅松沉吟一下说:“六七分吧。”

  边学道说:“看来敲山震虎见效了。”

  刘毅松说:“创业之初,还是和气生财的好。”

  边学道说:“我本来是不想善罢甘休的。”

  刘毅松问:“为什么改主意了?”

  边学道说:“因为今天看到了这对姐弟。”

  刘毅松问:“我不明白。”

  边学道说:“你觉得刚才这对姐弟是什么出身?”

  刘毅松放慢脚步,边走边回想,说:“看姐姐气质还不错,看弟弟的话……出身应该一般,可能没读多少书。”

  边学道说:“问题就在这儿。”

  刘毅松问:“为什么?”

  边学道说:“这对姐弟出身一般,看谈吐,读书不多,可是看她两现在,姐姐三十多,弟弟二十多,姐姐名下有一家公司,弟弟经营一个健身俱乐部,是什么让他们突然发达了?”

  刘毅松不说话。

  边学道说:“一般来说,人的一生有三次机会和转折。一是投胎,二是读书,三是婚嫁。”

  “这对姐弟,投胎水平一般,书读得不多,那就只能是靠婚嫁改变了命运

  刘毅松越听越觉得有意思,睁大眼睛点头。

  边学道说:“可是你看曲婉,从衣着到谈吐,像大户人家的媳妇吗?”

  刘毅松想了想说:“路子很野。”

  边学道说:“我也是这种感觉,这个女人十有七八是外室,她背后的男人,要么有钱,要么有权,要么有势。所以,今天她们既然赔了礼,如果诚心平事,这事就此揭过。”

  刘毅松看着眼前不远处的尚动俱乐部说:“审时度势、量力而行是对的,现在咱们的主要任务是顺顺利利开馆,然后把后续规划铺开。”

  边学道说:“就是这个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