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180章 帮人就是帮己

第180章 帮人就是帮己

  到沈老师的病房,碰巧遇到主治医生来查房。

  老医生见过边学道,跟边学道说:“情况已经稳定了,但后续治疗效果不太乐观。老太太现在的身体机能在萎缩,而且她的求生**也不是很强。”

  边学道问:“还有多长时间?”

  老医生面色平静地说:“一年半左右。”

  边学道点点头。

  让边学道欣慰的是,清醒后的沈老师还记得他。

  看到他进门,沈老师眨了几下眼睛,努力想用手指一下边学道。

  白天的时候,边学道给沈老师请了一个护工。

  跟护工问了几句沈老师的情况,边学道坐在床前,跟她说:“别担心沈馥,也别担心钱,我联系上你们家亲戚了,都是他们帮忙的。”

  沈老师努力转头,想看看门口来没来亲戚。

  边学道拉住她的手说:“别看了,沈馥照顾你,也病了,他们在照顾沈馥。你放心吧,亲戚们走了,还有我呢,你就当我是你的学生。”

  沈老师的手指轻轻摩挲着边学道的手掌,两行眼泪滑出眼眶。

  护工见了,赶紧拿出手绢,帮沈老师把眼泪擦了,回头低声告诉边学道:“要不你先走吧,她这个病,情绪不能激动,不利于恢复。”

  边学道看着四十多岁的女护工说:“蔡姐,辛苦你了。”

  蔡姐说:“没啥,该做的。”

  离开医院,边学道没去俱乐部,他这段时间俱乐部和医院两头跑,实在累得不轻,这还幸亏学校考完试了,不然他更吃不消。

  往俱乐部打了几个电话,问俱乐部有没有事需要他回去处理,然后跟吴天说下午不去俱乐部了,有事电话联系。

  到家冲了个澡,一觉睡到下午6点多,电话响了。

  拿起电话一看,是关淑南。

  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两人的关系越来越近。

  不仅仅因为关淑南在vip规则制定上,和沈馥母女住院这件事上帮助了他,还因为边学道认识的女性中,关淑南是相对聊得来的。

  边学道是个老男人,准确地说,单娆、徐尚秀、廖蓼、董雪几个还都是小女孩,再成熟她们也是小女孩。

  沈馥不是小女孩,可她连话都很少说,何况聊天。

  而比单娆大好几岁,在社会上工作了好几年的关淑南,几次接触下来,让边学道觉得很知性,很从容,很舒服。

  所以,两人再不像之前那么半公半私说不出的别扭,而是成了朋友,跟单娆那层关系无关的朋友。

  关淑南问边学道:“你人在哪呢?”

  边学道说:“在学校呢”

  关淑南问:“睡觉呢?”

  边学道说:“睡了一下午,刚醒。”

  关淑南在电话里就呵呵地笑,说:“真不好意思,把你吵醒了。”

  边学道说:“没事,不然也要起来吃饭了。”

  关淑南说:“正好,我下班了,想找人陪我出去吃饭,同事不是回家陪丈夫孩子,就是陪男朋友女朋友去了,我一个人没意思,你赏光出来吃个饭?”

  边学道说:“你现在在哪?我换件衣服,银行门口见还是学校门口见?”

  关淑南说:“学校门口吧。”

  刚睡了一觉,精力充沛,边学道打算跟关淑南吃完饭,再去俱乐部和医院看一眼,来回折腾太麻烦,就打电话,让李裕把车钥匙装在塑料袋里从寝室楼上扔了下来。

  关淑南正站在东森大学门口向里张望,忽然听到身后有喇叭声。

  第一声她没在意,对方又按了一声,关淑南知道自己站的不是车道,就回头向后看了看,结果看到了坐在车里的边学道。

  见边学道跟她招手,关淑南开门上车。

  坐在车里,关淑南问边学道:“为什么不喊我,按喇叭吓我一跳。”

  边学道看着路面说:“忽然发现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就按喇叭。”

  关淑南问:“很难吗?我比你大,叫我关姐或者南姐,淑南姐也行。”

  边学道笑呵呵地说:“我这人有个怪癖,40岁以下的女人,我一般不叫姐

  关淑南好奇地看着边学道问:“为什么?”

  边学道说:“不知道,可能是我心理年龄偏大吧。”

  关淑南不服气地说:“可能别人心理年龄比你还大呢”

  边学道听了,打趣关淑南说:“是吗?你心理年龄也大?那我叫你关阿姨好不?”

  关淑南说:“第一次发现你这么没正形。”

  边学道说:“我自己也很诧异。”

  吃饭的地方是关淑南选的,一家规模很大的韩餐馆。

  边学道一个人就吃了两碗冷面,一盘铁板牛肉。

  关淑南问边学道:“你最近吃的不好?”

  边学道说:“伙食不错,就是吃不下去。今天才突然有胃口,还得谢谢你,找了个这么下饭的地方。”

  关淑南就看着边学道笑。

  中间,边学道接了两个电话。

  一个是吴天打来的,问边学道晚上去俱乐部不?边学道说去。

  一个是周玲打来的,说她休息好了,晚上去医院陪护沈馥,让边学道回家休息。边学道跟周玲说了好几声谢谢。

  关淑南听着边学道打电话,猜到了个大概,就说:“沈老师那儿晚上我去吧,看你脸色还是很累的样子。”

  边学道摇头说:“你白天上班比我累多了,我再去坚持几个晚上就没事了

  关淑南喝了一口果汁,忽然说:“要不是那个沈馥岁数比你大好多,又离过婚,我真要怀疑你俩有问题,要是那样,我早给单娆打电话报信了。”

  边学道笑呵呵地听着,脸上没有一点惊讶或者尴尬的表情,说:“你往这方面怀疑,也是情理之中的。其实吧,我本来也不是这么热心肠的人,但没办法啊,他俩租住在我家,合同都签了,赔钱倒能赔得起,就是真撵出去,好说不好听。”

  关淑南问边学道:“你把这么个美人儿弄进家里,单娆知道吗?”

  边学道说:“没跟她说。”

  关淑南一脸笑意地问:“怎么,心虚?”

  边学道说:“那倒不是,就是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关淑南问:“现在事就少了?”

  边学道叹着气说:“始料未及啊让她们住吧?就这么个情况,简直是贫病交加。你说我要是看着不管,这娘俩哪天一个想不开,跳楼、开煤气、吃药、纵火、触电、割脉啥的,在我房子里,哪样我能脱得了于系?我这房子还咋住了?还咋卖了?”

  边学道又夹了一口牛肉,说:“所以啊,帮人就是帮己。”

  关淑南两眼亮晶晶地看着边学道说话,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浓,见边学道说完了,她说:“本来我已经不怀疑了,但见你说了这么多,我又开始怀疑了。

  边学道问:“为啥?”

  关淑南说:“欲盖弥彰呗。”

  “那么漂亮一个女人,跟你住在同一个屋檐下,本来我是不打算告诉单娆的,现在看来,很有必要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