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184章 交人就交透

第184章 交人就交透

  .5du

  送父母走那天回来,边学道之所以会破戒,跟沈馥一起去主楼天台喝酒,是因为他眼前总是出现父母坐在火车里跟他挥手的画面,加上想着父亲明天还要去工厂卸车,他觉得,如果醉了,晚上能睡得好一点。

  边爸边妈来时,沈馥全力以赴帮他过关,边学道决定投桃报李。

  抽了个空,他给在医院认识的女护工蔡姐打了个电话。

  电话里,边学道问她愿不愿意来家里给沈老师当专职陪护。

  蔡姐有点犹豫,说想考虑考虑。

  边学道没让她考虑,直接报了个月薪,蔡姐当时就答应了。

  边学道为的不是别的,是沈馥能从家里走出来,摆脱一年来的各种阴影,重新拾取生活的信心和希望。

  蔡姐上岗前,边学道找人,在放着黑色笔记本和现金的房间里安了一套监控设备,然后他和沈馥开始忙活各自的工作,早出晚归。

  坐在俱乐部里,手里拿着所有雇员的名单,最让边学道头疼的射箭教练还是空缺。

  这个教练实在是不太好找。

  7月他在北京上海跑了一周多,拢共就见着一个射箭教练,人家还不是打工,是俱乐部的股东之一。

  他认识的人中,哪个人的交际圈里也没有会这个的。

  边学道想来想去,想到了洪剑和康茂。

  从二层栏杆往下看,刚好康茂和洪剑今天来俱乐部了。

  边学道安排的这个射箭区,算是让康茂过了瘾。他自己玩觉得没意思,就拉着洪剑学射箭。

  两人一个教,一个学,都很投入,没注意到站在二层看着他俩的边学道。

  忽然,一个画面闪过边学道脑海。

  他带着单娆在北京看“龙马大战”时,洪剑领着个年轻女人也去看比赛了。那个女人绝对不是洪剑的老婆,也不会是妹妹,不然不会悄悄松手。

  一个松江的基层小警察,有本事在北京养小三?或者随随便便就能带小三去北京看球赛?

  如果洪剑背后有家世,那么跟他一起喝酒的康茂,能差得了吗?

  边学道觉得,自己差一点就犯了个大错。

  边学道马上调整思路,本着前世报社总编挂在嘴边“交人就交透”的原则,重新思考怎么在这两个人身上押宝。

  见洪剑揉着膀子跟康茂说什么,边学道猜两人估计要上来休息了,他动身向楼梯走去。

  来了几次,洪剑和康茂就基本摸清了尚动的底,他们认识的这个年轻人,是尚动不折不扣的老板,其他人都是在给他打工。

  看着俱乐部门口“警民共建”的牌匾,想想麦小年最近开的新车,两人心里明镜一样。

  他俩有点不高兴,有点嫉妒,但绝不会跟边学道翻脸。

  值不值得翻脸且不说,这么个肯花钱交朋友的主儿,保不准哪天就派上用场了,不能轻易闹掰。

  边学道在楼上猜洪剑和康茂的出身,洪剑和康茂早把边学道的家世猜了七八遍了。

  可是没用,怎么猜都是雾里看花。

  在这个社会里,没有一定力量的人,永远摸不到更高层次的人的底牌。

  三人迎面相遇,康茂立刻走上来,搂着边学道肩膀说:“逮着你一次不容易啊,我都来了六七趟了,你才出来见一面。”

  边学道说:“不是不见,是真不在馆里,我到现在,还是受老师管的学生呢。”

  康茂一拍脑门说:“对对,把这茬儿忘了,明年毕业吧?”

  边学道说:“是,明年毕业。”

  康茂扭头跟洪剑说:“你家里有没有岁数相当的妹妹啥的,边老板明年毕业了,赶紧介绍。”

  洪剑说:“我家我最小,妹妹没有,姐姐倒是有几个。”

  康茂摇着脑袋说:“那肯定不行。对了,边老板,你这房子是租的还是买的?”

  边学道说:“买的。”

  洪剑看似随意地问了一句:“边老弟家里是做什么的?”

  边学道也很随意地说:“做点小买卖……来,上来喝两口茶,新到的茶叶

  上楼梯的时候,洪剑和康茂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

  三个人坐下,边学道说:“洪哥康哥,你们身边有没有射箭技术好,愿意来我这当教练的,只要水平够,待遇从优。”

  康茂说:“我也奇怪,射箭区怎么没有教练,原来是没招到人啊。”

  边学道苦笑了一下说:“人才难找。”

  康茂想了想说:“你别说,我还真知道一个人,我帮你问问,他要是同意来,准行。”

  三天后,康茂给边学道电话,说联系上一个以前开射箭馆的,不过后来黄了,这人射箭技术很高,当初就是老板兼职教练。

  把教练电话给了边学道,让他跟对方接触一下,康茂还说,这个教练脾气有点臭,让他有个心理准备。

  韩立川的脾气确实挺臭,但那时他还开着自己的射箭馆。

  后来入不敷出,关门大吉,就一直没找到什么正式工作,朋友帮他介绍几个,都因为于不来或者脾气不好,没多久被雇主委婉辞退。

  在边学道这个电话之前,韩立川已经l年零7个月没有工作了。

  生活状态可想而知。

  他很努力地出去找过工作,可一是年纪偏大,二是除了射箭没什么技术,四处碰壁。

  接到边学道电话,韩立川二话没说,约了下午就去面谈。

  两天后,韩立川上岗了。

  首先,边学道给出的工资让他受宠若惊;其次,人气这么旺的俱乐部,韩立川当然不会拒绝。

  要知道,足球羽毛球之类的,没人教也能玩,但射箭不同。

  射箭开始的时候最好有人教,在站姿、持弓、瞄准、发力上才能少走弯路

  也就是说,只要是新手,来了就是他的徒弟。

  这么高档一个俱乐部,来玩的基本没有普通百姓,这都是人脉啊

  落魄好几年,韩立川就是靠着当初开射箭馆时教徒弟攒出的人脉,才坚持到今天。

  甚至连这次的机会,都是当初的人脉在发挥作用。

  吃了苦受了挫的他,哪还不知道珍惜这次天降的好机会?

  韩立川对尚动俱乐部很满意,边学道对韩立川也很满意。

  最开始两天,韩立川有点不在状态,仅仅一周,韩立川就为尚动俱乐部的射箭区打出了名气。

  在他玩绝活的时候,球不踢了,羽毛球也不打了,都过来围观。

  真真是百步穿杨

  听着围观人群的叫好声,韩立川仿佛又回到了当年意气风发的好时光。

  韩立川到运动馆第十天,边学道就破例跟他签了正式的劳动合同。

  签完合同,依然是本着“交人就交透”的原则,让刘毅松在俱乐部压阵,边学道带上总经理吴天,请韩立川出来吃饭,可谓给足了面子。

  边学道这么下力气,是因为吴天私下里告诉他,开馆一段时间,据他观察,来玩射箭的顾客,消费水平和开的车明显比另外几项运动高上一个档次。

  所以,维护好射箭教练,对俱乐部黏住高端顾客绝对有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