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202章 水太浑,不想趟

第202章 水太浑,不想趟

  .5du

  不仅成大器和段奇峰家里在担心钱的问题,刘毅松也在担心。

  看着刘毅松喜悦混杂着忐忑的表情,边学道拍着刘毅松的肩膀说:“老刘,别担心钱,费用这块,我给你顶着。而且,我想了一下,如果这事真能成,咱们提前运作一下,不见得会亏本,可能还会赚一笔。”

  边学道马上写了一封邮件,把自己借阿贾克斯试训丨邀请炒作俱乐部的思路,发给了傅采宁。

  不知道为什么,接触了几次后,每次有这种问题,边学道第一时间想到傅采宁。

  隔着电话和网络,边学道都能感觉到这个女生身上浓浓的军师味道。

  边学道、吴天、刘毅松、杨恩乔4个人,连续开了-天小会。

  吴天和刘毅松用上了所有能用的关系,辗转问了二十多个人,终于把后续步骤捋顺了。

  吴天甚至把松江格兰足球俱乐部一个不到40岁,在欧洲学习过的助理教练找了来,帮大家当参谋。

  04年上半年,吴天之前效力的格兰足球俱乐部解散了。

  松江本地的足球人才,年纪轻的南下找食吃,年纪大的就地转行。

  40岁不到的吕济琛已经通过关系,联系了几个去处,只等安排好家里事,就南下面谈。

  就在这时,原来球队里的板凳边锋吴天找到了他。

  吕济琛跟吴天没什么大交情,之前他就对这个踢野球赚钱的职业球员很不满意,但碍于当时俱乐部已经开始欠薪,他没多言。

  两人通电话时,吴天没深说,只说想见见吕教练。

  考虑多个朋友多条路,就算自己南下了,一时半刻家人还要留在松江,吕济琛跟吴天约了个地方。

  接过吴天递过来的名片,看着上面的头衔,吕济琛好一会儿没说话。

  他听好多人说起过尚动俱乐部。

  知道这是突然冒出的松江最好的室内运动馆,可是他怎么也想不到,当年球队里的边缘人吴天,竟是这家俱乐部的总经理。吕济琛在圈里摸爬滚打多年,明白这张名片的含金量。

  然而这还仅仅是惊讶,吴天接下来的话,才真正让吕济琛震惊。

  吴天告诉吕济琛,他们俱乐部里,有三个小男孩,接到了阿贾克斯的试训邀请。

  没错,就是荷兰的阿贾克斯。

  吕济琛左思右想,想不出吴天有什么理由跟自己开这样的玩笑,反正没什么事,就跟吴天一起回了尚动俱乐部。

  这是吕济琛第一次来尚动俱乐部。

  在欧洲待过的他不至于对俱乐部的内部装修多惊叹,但起码明白了尚动俱乐部为何在极短时间里博得了如此大的名头。

  边学道恰好也在,吕济琛给大家讲了他对欧洲俱乐部试训的!认识和理解。

  在吕济琛眼里,去阿贾克斯试训丨只需要展示四点,即有很大可能留在阿贾克斯继续学习。

  第一,基本功。

  第二,灵性。

  第三,可塑性。

  第四,对足球的理解。

  随着话题的深入,吕济琛还对三个孩子的签证问题、欧盟居留权问题、合同问题提出了自己的意见和看法。

  边学道在内的四个人,脑海里同时闪过一个念头:不能放这个人走,得把他拉上船。

  收到边学道的眼神,知道吕济琛在家待业的吴天,当即表示希望吕济琛能加入尚动俱乐部,边学道立刻附和:“俱乐部正缺一个懂足球业务的副总。”

  说实话,吕济琛有点心动,但他对尚动俱乐部的经营主业不太满意。

  吕济琛最熟悉的是足球教练岗位,他对刘毅松鼓捣的那个小学员训根本不感冒,来到这里他只能转职为管理人员,前半生的积累会逐渐消磨。

  可是南下面谈都还只是初步意向,一切没有定论,这条路也不能完全堵死

  一旦南下不顺,还可以回来谋生。

  吕济琛诚挚地感谢了边学道的邀请,他说南下的几家都是他求朋友帮忙联系上的,无论怎么样,都要去露个脸谈一次,才能不伤朋友的面子和情义。

  为了感谢尚动俱乐部的邀请,吕济琛告诉边学道:“为了保护三个孩子的权益,也为了实现利益最大化,最好注册一家足球俱乐部,有这个俱乐部当母体,既能给三个孩子身份,保护三个孩子未来的权益,还能从三个孩子的成长中收获好处。”

  吕济琛的这个构想,跟边学道想的有一些不同,但方向是一致的。

  边学道想过在三个孩子欧洲试训丨这件事上做文章,但他从来没想过建足球俱乐部。

  在重生者边学道心里,踢球是一码事,鼓捣足球俱乐部?我疯了?

  边学道深知,在中国搞足球俱乐部,都不如包养女明星,去澳门豪赌,或者于脆吸粉,后三样好歹还能爽一下,鼓捣足球俱乐部,那是憋气窝火还赔钱,同时还得挨着球迷的骂,当然,前提是你得有球迷。

  连赵本山都说:“足球的水太浑了,我趟不了……”

  这些年来,足球圈里,不知道淹死了多少本来效益不错的民企。

  所以,对于注册足球俱乐部,边学道完全没有兴趣,但吴天和刘毅松兴趣非常大。

  吴天想让当初看不起他的球员好好仰视他一把,刘毅松是想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

  边学道不同意。

  不过这次吴天和刘毅松都很坚持。

  他俩轮流上阵劝边学道,找出来的理由五花八门,让边学道哭笑不得。

  很快,杨恩乔居然也加入到劝边学道的队伍之中,边学道觉得,再不松口,自己就快成孤家寡人了。

  可是自己赚钱这么不容易,说什么也不能往足球那个无底洞里填。

  边学道终于勉强答应了。

  他非常严肃地告诉吴天,新注册的足球俱乐部控制投资,控制人数,账务**,纯属玩票。

  划给吴天一些钱,边学道就不再管注册足球俱乐部的事了,由着他们操心折腾。

  吴天和刘毅松全速开动,在很短时间内,把原格兰足球俱乐部的会计和领队都招了来,甚至瞒着边学道,收编了一些格兰俱乐部的管理人员。

  这两个人,一个开过足球学校,一个开过足球训练场,现在有尚动俱乐部这个强力吸金机器当后盾,有边学道这么个奇思妙想不断、又好说话的老板,两人身上共同的足球梦再次破土发芽,一发不可收拾。

  在吴天和刘毅松心里,尚动俱乐部再风光,也不如有一只上场驰骋、横扫诸强的球队风光。

  当然,这些都是幻想,现在他俩就是想有一支球队,看着意气风发的青年在场上挥汗争胜。

  边学道以为控制住资金就能让吴天和刘毅松知难而退,他想的没错,可是他没考虑到北江省和松江市的政治大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