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216章 玩过三国志吗?

第216章 玩过三国志吗?

  边学道有防人之心,但绝对不算多疑。

  无论跟温从谦合作开工作室,还是让傅立行主导俱乐部装修,边学道都本着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的原则,全面放权,既成了事,也省了心。

  可是现在,边学道想省心也省不了,没有独当一面的人才可用。

  又改了一会儿方案,好几个地方边学道反复思量,心里依旧没谱。

  不能怪他,前世他干的是媒体,今世学的是经济,看的不少,经历的不多,特别是管理方面,实在没什么经验。

  企业想要做大做强,必须为团队补充新鲜血液。

  看看时间,边学道给傅采宁发了一条短信。

  他又要求助了。

  等了一会儿,见没回复,边学道准备睡觉。

  换了睡衣过来关电脑,发现有一封未读邮件。

  果然是傅采宁。

  邮件内容不长,充满傅采宁个人风格。

  “帮忙收劳务费,咨询收咨询费,介绍收介绍费,聊天收心灵抚慰金,需要特殊服务请拨110。”

  边学道直接略过了傅采宁邮件里不着调的部分,写了一行字发过去:我的俱乐部需要管理人才,有没有合适人选介绍一个,待遇可以谈。

  傅采宁回邮件说:我!

  边学道回邮件说:换一个!

  傅采宁回:别那么严肃,跟你开个玩笑,在你成为跨国集团老板之前,我不会给你打工的。

  边学道回:不是玩笑,我真的需要人帮忙。

  隔了一会儿,傅采宁回:要男的女的?老的幼的?重视外表还是重视能力?重视脸蛋还是重视乳沟?要能说会道还是要胸有丘壑的?

  边学道回:我要有能力的人才。

  傅采宁回:人才也分好多种,全能型人才,像我这样的,你肯定请不起,也请不到。资源性人才,目前阶段你请来也没什么大用。有点瑕疵的人才呢,倒是可以考虑。你玩过三国志吧?光荣公司的,发展势力初期名望不够,那些牛人根本不鸟你,只能招一些有专长的人才,只要有一个数值较高就可以用了。

  边学道回:老傅从小怎么教你的,思维这么发散,你家没有鸡毛掸子?

  傅采宁回:你再这么说话,介绍费翻倍。

  边学道回:您说。

  傅采宁回:先回答我上一个问题。

  边学道回:我玩过三国志……

  傅采宁回:不是这个,这个的上一个问题。

  凭几次接触下来的了解,加上知道傅采宁国外留学、满世界旅游的背景,边学道猜测傅采宁不是装清纯淑女的类型,他决定反击一下,因为傅采宁总用收费吓唬他。

  边学道回:胸有丘壑的标准是什么?我个人认为最起码也得36e+才算。

  傅采宁回:那你得找洋妞,还得配个翻译,花双份钱,不合算。

  边学道得势不饶人,回:你怎么样?

  傅采宁回:我从小外号叫“太平”。

  边学道回:不好意思提了你的伤心事。说正事,别的无所谓,要能想事,长于布局策划的。

  傅采宁回:有一个,我帮你问问再回你吧。

  边学道回:别,你先跟我透一下这个人的底细,我先把把关你再问。

  隔了一会儿,傅采宁回:男的,松江人,叫丁克栋,学管理的。

  边学道回:太笼统,等于没说。跟你什么关系?人品怎么样?性格呢?

  傅采宁回:追求了我十年,跟我在一个学校留学。我是自费,他申请的奖学金。

  边学道有点发蒙,回:你这是举贤不避亲?

  傅采宁回:亲什么亲?他是单恋。不过是看他太倒霉了,帮他一把。

  边学道回:他怎么了?

  傅采宁回:为了省钱,跟人合租一间屋子。后来新搬去一个男生,那个男生是吸毒的,一次吸完后,产生幻觉,从楼上跳下去死了。警察从他俩合租的屋子里搜查出了剩余毒品,还调查出死亡的男生是个同性恋。他受不了身边同学说他是gay的嘲笑,动手伤人,前阵子回国了。

  边学道郁闷了,回:伤人、吸毒、gay,你就给我推荐这么个人?

  傅采宁回:第一项是真的,后两项绝对没有的事,我可以担保。

  边学道回:我再想想吧!

  傅采宁回:晚了,刚才我就把介绍邮件发给他了。你先见见,不行再说。

  边学道回:你说他追你是单恋,你觉得有人会信吗?

  傅采宁回:见到他你就知道了。

  边学道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见到了丁克栋。

  第二天上午去俱乐部跟吴天几个最后确定活动方案,几个人还没谈完,吴天的助理告诉边学道,说外面有个男的,来找姓边的,已经等了好一会儿了。

  边学道问:“他姓什么?”

  女助理说:“姓丁。”

  边学道说:“十分钟后带他来这里。”

  把方案敲定,任务分解给几个中层管理者,边学道在会议室坐了一会儿,外面传来敲门声。

  吴天找的这个女助理长得高,不穿鞋也得有1米7多,加上高跟鞋往那一站,1米76开外。

  吴天个子本来就不高,偏偏找了这么个大洋马助理,大家私下里没少逗他,说他肯定是在大个女人身上受过伤,现在找补来了。

  门一开,边学道看到女助理身后跟着一个比吴天还矮一些的男人。

  这男人长的……方脸,三角眼,短浓眉,大嘴,鹰钩鼻,高颧骨。

  整个会议室只有边学道一个人,男人看见他,先是一愣,然后脸上涌出笑容。

  女助理不知道来人跟边学道什么关系,帮男人倒了一杯茶,关门出去了。

  看着眼前的丁克栋,边学道明白傅采宁最后那句“见到他你就知道了”是什么意思。这个丁克栋长得确实……有意思了一点。

  丁克栋明显不太会说话,也不太善于交际,看样子似乎在等边学道问他问题。

  从丁克栋一进屋,看神情面相,边学道几乎就判定这是个心狠手辣心机重的人。

  别的不说,从傅采宁话里透露出来的,就能分析出一二。

  追女生追了十年,这需要极大的执念和韧劲,更何况傅采宁自费出国了,他硬是申请到了同一所学校的奖学金,这就不是一般牛逼了,再加上最后伤人惹事,虽然傅采宁语焉不详,但边学道猜得出,对方肯定伤得不轻。

  这样的人,边学道是不愿意多接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