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224章 百度初接触

第224章 百度初接触

  .5.

  进入大四,边学道记不得自己逃了多少节课了。

  从大三开始,边学道就挑课上了。喜欢的,会去听听,看着是毕业后用不上的,除了开学第一堂课和最后一堂课去,平时基本不去。

  逃课的事,陈建能罩住的,就陈建罩。陈建罩不住的,到学期末,就给任课教授送点礼,说点求情的话,说自己正在校外创业,说学校里的诚信自行车就是自己搞的。

  教授们通常会问问诚信自行车的细节,见边学道说得头头是道,大多就会无惊无险过关,只是分都不高。

  昨晚因为看到2名上升了,加上一点酒精作用,边学道兴奋得后半夜才睡着。

  早上。

  看着边学道的鞋还在门口,蔡姐从进门就蹑手蹑脚的。

  蔡姐是真的很珍惜这份工作。

  虽然工作时间不固定,有时候晚上等沈馥要等到很晚,但边学道在本来就偏高的工资里每天都给她加了10块钱的打车费。

  而且沈馥面冷心热,几次回来晚,都在路上买了吃的,让蔡姐带回家。

  这样的雇主,大方,规矩少,从不挑这挑那,待人和气,比在医院当护工舒心多了。

  可是蔡姐却不太愿意跟边学道打照面。

  边学道跟她儿子年纪相仿,可是因为雇佣关系,跟边学道说话时,蔡姐总是觉得很别扭。所以,除了开工资的日子,蔡姐都尽量避着边学道。

  简单收拾一下客厅,见天气晴好,蔡姐推着沈老师出门了。

  于是,对边学道来说,又是一个睡觉睡到自然醒的上午。

  刚在床上睁眼睛想了一会儿中午吃点什么,手机响了。

  接起来。

  里面传来一个爽朗的中年男音:“喂,是边学道边先生吗?我是……”

  对着手机,边学道“嗯、嗯、啊、啊、好的、好的、让我想想、再见”,说了一堆,放下手机,他坐在床尾,呆了好半响。

  忽然,边学道重重仰躺在床上,两手握拳,一下一下砸着床垫子。

  终于

  终于等来了一个重量级it公司表示对2-感兴趣的电话。

  果然是因为排名问题,足足比记忆中前世的收购晚了几个月,但好歹是等到了。

  互联网这个圈子里没有秘密,既然2-升进前6能吸引来第一个试探者,边学道相信,随后他会接到更多类似电话。

  像商量好的一样,到下午-点,边学道接到了数家网络公司的电话,表达了收购2-的意愿。

  边学道给的答复是一样的:“让我考虑一下。”

  其实,他在等。

  等百度,等百度联系他。

  百度早就表示,上市只会选择纳斯达克,而挂牌纳斯达克的一项硬性指标即上市公司的“盘子”不能少于-亿美金。

  此前,百度因“盘子”较小,在纳斯达克上市受阻。收购2b有利于百度将“盘子”做大,打通通往纳斯达克的道路。

  有前世记忆作参考,边学道清楚,自己手里的导航页,只有卖给百度,才能真正要上价钱,并且迅速出手。

  卖给其他公司,谈判可能会很艰难,周期也难以预计。

  飘飘忽忽地过了一天,也没等到百度的电话,然而边学道知道,百度一定会找他。

  百度老板李彦宏的理念是,互联网用户可分为两极:一端是搜索引擎的使用者,一端是导航站的使用者。随着互联网用户的增加,导航站的使用率、用户数还会增长,其中有一部分会转变到使用搜索引擎。

  百度围绕着搜索衍生了一些新的频道,在高端的页检索领域稳居老大的位置。

  如果收购了2b就可以把搜索引擎的使用者和导航站的使用者,这两块最大的互联网人群都揽入自己的怀中,将使百度在以网站浏览为主要习惯的网民群体中获得绝对优势。

  还有一点,百度上市在即,收购龙头导航页,是百度上市前的一项重要的准备工作。

  所以,百度一定会找他。

  当然,百度可能也会联系ta2-的拥有人。

  然而在百度的收购计划中,2-是绝对主角。

  aie上40多名的差距,以及前6名,里程碑性质的名次,注定了tal2失去了跟边学道平等竞争的机会。

  一夜无眠。

  第二天早上,想了一晚上的边学道,还是精神奕奕的。

  实在睡不着,他早早地换了运动服,没有开灯,坐在客厅沙发上等天亮,准备去跑步。

  东屋一阵脚步声,然后门响,沈馥拎着沈老师的纸尿裤,走进了卫生间。

  从卫生间里出来,沈馥看见了沙发上的边学道。

  她明显愣了一下,然后小心地走过来,看着边学道,问:“你不睡觉,在这于什么?”

  边学道说:“睡不着,等天亮。”

  沈馥点点头,没说话,回了东屋。

  窗外的天光,一点点变白。

  边学道依然静静坐在沙发上,目不转睛地看着窗外的世界。

  在由暗转明这一段时间里,边学道反复想了如果百度找他,他该怎么谈?他该要多少钱?他该表现出一种什么样的交易心理。

  沈馥从东屋出来,准备去买早餐。

  走过来看了一眼边学道,什么都没问,穿上外套,开门走了。

  直到听见沈馥的关门声,边学道才好似从虚空中清醒,他慢慢起身,走回自己的卧室,脱掉运动服,钻进被窝,没用多久,就进入了梦乡。

  在梦中,他仿佛听到一阵电话铃声,忽近忽远。

  边学道一下坐起来,抄起椅子上的手机,也没看号,直接接通:“喂……

  “你好,我是……”

  边学道听了好一会儿,镇定地说:“这么说,说不透。你们派个人来,到松江跟我面谈吧。”

  “我请示一下再给你回复。”

  百度终于找上门了。

  边学道没心情玩欲擒故纵,也没本钱玩三顾茅庐。

  要知道,前世的ta2-是一骑绝尘,所以la2才有资本拒绝几家公司的收购建议。

  可是今世,自己手里的2-唯一的资本,不过是46名的名次。

  更关键的是,边学道从心底里没有继续经营2-的打算。这个网站,从始至终,属性定义都是边学道的第一桶金。

  互联网里再怎么风起云涌,他都不关心,他只关心房价又涨了多少,敢为俱乐部的用地什么时候能批下来。

  说一千道一万,他志不在互联网。

  一个小时后,刚才的号码再次打了过来:“边先生,我一个姓夏的同事马上会跟你联系,他的手机号是……”

  十分钟后,边学道接到一个自称是夏挺的电话,夏挺说他受百度公司委派,将来松江跟边学道面谈2-的具体收购事宜。

  夏挺告诉他,明天早上他就能到松江。

  明天,是沈馥和李裕在动力火车松江演唱会登台的日子,看样子,晚上要提前跟李裕和沈馥打招呼了。

  收拾了一下,边学道回39找李裕,结果李裕不在寝室,艾峰说李裕已经好一阵子没在寝室住了。

  在寝室楼下,边学道拨通了李裕的电话。

  “你在哪呢?”

  电话里李裕的声音有点闷,似乎感冒了:“在家呢,一会儿去演出现场。

  “你感冒了?”边学道问。

  李裕说:“鼻子有点堵,刚吃了药。”

  边学道问:“你鼻子这样,明天怎么办?跟沈馥说了吗?”

  李裕说:“没跟她说。我没事,坚持坚持就过去了。她很在乎这次演出,天天玩命练,我不能这时候泄她的气。”

  边学道还想说:“可是……”

  李裕说:“放心吧,没事,你找我有事?”

  边学道到嘴边的话,没有说出口。

  确切地说,李裕是在帮他的忙。

  家里发生变故了,李裕没跟他说退出演出。身体病了,李裕也没跟他说退

  现在,他怎么能跟李裕说“明天我可能去不了现场了”?

  边学道对着电话说:“没别的事,就是问问你明天的演出准备怎么样了。

  李裕说:“除了登台经验,沈馥几乎可以算是专业级的,我主要是配合她。今晚好好睡一觉,明天肯定完美表现。”

  边学道说:“好,明天我去给你俩捧场。”

  李裕说:“你也不是什么名人,捧个屁场。”

  边学道说:“你这么说,那我不去了。”

  李裕说:“你要是敢不来,我晚上砸你家玻璃去。”

  两人又扯了会儿皮,挂断电话,紧了紧风衣,边学道向校门口走去。

  跟李裕打电话之前,边学道原打算自己跟百度方面派来的人接触,无论朋友还是下属都不告诉,一切都在秘密状态下进行。

  李裕一句无心的话,点醒了边学道,这么大的网站收购案,想秘密进行完全不可能。

  边学道自己不说,百度肯定也要向外界公布,毕竟收购2-是百度打通通往纳斯达克道路上的重要一环。

  一旦消息发布,千万级的交易额,一定会让边学道一夜成名。

  边学道之前想自己搞定,是想财不露白。

  现在他想明白了,这笔横财注定要天下皆知。

  既然瞒不住,就一定要借助身边人的力量,将这笔交易尽量谈得更成功一

  他要在最短时间内,组建谈判团队,拿出最理想的谈判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