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226章 一起去听演唱会

第226章 一起去听演唱会

  ;

  边学道卖关子不说,几个人都觉得很不爽,但没办法,人家是老板,能说啥?边学道留着不说的,其实不复杂。

  年,是导航网站快速发展的时代,可是随着互联网在城市的普及,初级网民越来越少,熟练网民越来越多,高速发展期已经过去,导航网站开始走下坡路。

  更关键的是,会有越来越多的网络公司插手导航领域,水会越来越浑。

  不过这些话,边学道现在不想说,他不确定这个会议室里的人,会不会将这段话传出去,成为对方跟自己压价的筹码之一。

  男人问边学道:“之所以要卖,是因为网站在你手里已经到了发展瓶颈,有了强大的东家才会更上层楼?”

  边学道笑呵呵地说:“也对也不对。我觉得就算收购成功,百度不会想从myl23上赚到多少钱,也不会倾注多大力量把它做得更大,因为百度收购myl23并不是想把myl23进一步搞好,而是怕它落入别人之手,对自己成就网络霸业的战略构成威胁。”

  男人的眼睛一下亮了,由衷地说:“年纪轻轻,眼光倒是很不错。”

  边学道说:“第二点,对方来的人叫夏挺,不用查也应该是个有道行的。”

  “第三点,有个同类网站,排查比myl23落后了40多名,我个人感觉威胁不大。”

  男人合上自己的笔记本说:“现在写谈判方案来不及了,我回去拢一个重点注意事项和分寸。”

  说着,男人从兜里掏出名片夹,摸出一张名片,递给边学道:“在下唐琢。”

  熊兰看见唐琢这个动作,显得有点吃惊。

  别人不知道,她是了解一点的,这个唐琢恃才傲物,有名的目中无人。

  她听人说过,唐琢本来是上海一所大学商业金融学科的教授,因为搞不好人际关系,从学校出来,跟着老婆回到松江老家,找了几份工作,都没干多久,后来自己开了个事务所,接一些商务谈判的活,反而打出了一点名头。

  圈里人都知道,唐琢接活儿,不论主顾是多大的老板,他看不上你,是不会给你名片的。

  一般都是对方先给他名片,他给不给你名片就不好说了,大家都知道他这个毛病,再说这人也确实有几下子,就都忍了他。

  现在竟然主动给自己老板递名片,看来自己这次选择加入敢为还是比较有眼光的选择。

  边学道不知道唐琢的名片有这么多门道,他笑呵呵地接过来,仔细看了看,然后从包里掏出一张自己的名片,递给唐琢说:“边学道,多指教。”

  唐琢接过名片,仔细收好,抬头问边学道:“对方明天就到,明天我……”

  边学道说:“你这边不急,慢工出细活。”

  “明天第一次接触,我单独去会会他,把对方的态度、决心和心理价位摸冇一下,然后咱们再商量,之后的正式谈判,你再介入唐琢听了,重重点了一下头,说:“好。”夏挺是广东人,喜欢吃早茶。到了松江发现,早餐一共就几样:包子、烙饼、油条、麻花、豆浆、豆腐脑、小米粥,哦对了,还有茶叶蛋。夏挺吃的是真不习惯,他觉得包子和小菜都太咸。坐在茶楼里,给这次的谈判对象打了一个电话,边喝茶边等,同时猜想自己即将见到的会是一个怎样的人。公司给他的信息显示,对方年轻得过分,还是个在校大学生。

  夏挺知道,这次收购如果顺利,对方立刻就是千万富翁,年纪轻轻,还没出校门,单打独斗就在互联网里淘到真金白银的千万富翁,夏挺实在是太好奇了。他知道,这样的人,大致有三种人生轨迹。一种是大多数人的选择,偶然间鼓捣一个小网站,出乎意料地发了横财,从此奋斗动力全无,靠着这笔钱做一些细水长流的投资,优游余生。

  一种是少数人的选择,一夜暴富,飘飘然不知所以,买豪车,玩女人,更有不知轻重的,去澳门赌钱,受人蛊惑吸粉,长则三年五载,短则一年半载,归入穷人行列。

  最后一种人最少见,他们心中有天地,只差登天梯。有了资金以后,他们会迅速投入新的事业,这坐人可能成功,可能失败但他们注定不是平凡的庸者。在见面之前,夏挺一直在想,创办myl23的这个年轻人,到底会是哪一类呢?夏挺终于见到边学道了。第一感觉,年轻。第二感觉,沉稳自信。第三感觉……有气势!?夏挺很奇怪,这个年纪的人,怎么会给人这种感觉?也许是有些东西自己先入为主了,夏挺这样想着。互相介绍了一下自己,夏挺直接切入主题。隐隐的,直觉告诉他,要先用话压住对方,不然这次谈判可能很艰苦。夏挺开始说他准备了一天一宿的话。她说:“myl23的发展势头不错,但你一个人操作,会面临诸多的困难。”“随着网站的影响越来越大,风吹草动、是是非非都会是一道道坎儿。”“我给你做个比喻,myl23是一艘满载着金子的小船,你一个人慢慢地划,风和日丽当然好,但遇到恶劣的天气,一个浪打过来樯倾楫摧,很可能就什么都没了。”夏挺说:“……”边学道一直笑呵呵地听夏挺说话,不时还表示同意地点点头。

  等夏挺说完了,边学道放下茶杯问:“百度准备出多少钱收购myl23”

  一丁点弯弯绕都没有,除了自我介绍,开口第一句就是问价钱,夏挺的感觉很复杂。

  对方看上去很好对付,因为目的很明确,似乎价钱给到位就很轻松。

  同时又似乎很不好对付,因为自己说了那么多,虽然对方不时在点头,但夏挺能察觉到,边学道并没有被自己说服,他点头,很可能是出于礼貌,或者是给自己面子。

  夏挺说:“我现在只能给一个大概收购价。”

  边学道点头道:“你说。”

  夏挺说:“2000万。”

  边学道问:“税后?”

  夏挺说:“税前,不过我们可以一起想办法。”

  边学道听了,不置可否,笑呵呵地说:“这样,你舟车劳顿,今天好好休息一下。今晚松江有场动力火车的演唱会,我手里有几张朋友给的门票,晚上我接你一起去听听。具体的,咱们明天再谈,怎么样?我很喜欢动力火车!”

  夏挺对演唱会没什么兴趣,但他对边学道这个人产生了兴趣。

  几千万的生意,就算一些颇具规模的公司也要当成一件大事来抓,不敢掉以轻心。

  眼前这位倒好,事情刚说了个开头,就张罗着要去看演唱会,还特别强调了一下,他喜欢动力火车。

  啥意思?演唱会比上千万的生意还着急?还重要?

  夏挺很想说“我就不去了”,可是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

  算了,来都来了,借着演唱会的机会,摸摸边学道这个人的性格也是好的,对后续谈判总有帮助。

  夏挺告诉边学道自己住的宾馆位置,两人约了个见面时间,就分头走了。

  中午,边学道给唐琢打了一个电话,把跟夏挺初步接触得来的信息告诉了他。

  晚上,边学道开着李裕的车去接冇夏挺。

  坐进车里,夏挺就去摸安全带。

  看见他的动作,边学道说:“安全带坏了,要不你去后座吧。”

  夏挺停住了动作,仔细打量了一眼车,问边学道:“你的车?”

  “不是,朋友的。”边学道边转向边说。

  夏挺随口接了一句:“你的车呢?”

  边学道笑了一下说:“我没有车,今天特地跟人借来的。”

  夏挺听了,愣了好一会儿,不知道说什么好。

  边学道看了他一眼,以为他担心自己开车水平,笑着说:“别担心,我没车,但有驾照,技术没问题。”

  夏挺呵呵一笑,说:“看你开过来我就知道,你技术不错。”

  一路上,两人边聊松江的建筑特色,边说一些美食特产、风物人情,越聊越觉得投机。

  这是夏挺第一次来松江。

  之前对这座北方重镇的所有印象,都是从文字和图片中得来的,比如消夏避暑,比如滑雪,比如音乐会、比如条石大街,比如长腿姑娘……

  坐在车里,看着路两旁风格独特的楼房,夏挺啧啧地说:“初看平常,再看别致。”

  演唱会出奇地成功。

  2004年的动力火车,各项状态都处于巅峰期,不是2014年《我是歌手》里那种让人尴尬的水平。

  演唱会开始前,边学道曾找机会问过李裕,跟他打听动力火车演唱会上的歌单。

  谁知道李裕那小子死活不说,他跟边学道说:“我要是说了,你没准就不来现场了。

  后来架不住边学道缠着他不放,李裕说:“我真不太清楚,我们只合练了一首歌,最后一首。”

  边学道好奇地问:“哪首?”

  李裕说:“忘了。”

  边学道:“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