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227章 如果我哭了也许是我老了

第227章 如果我哭了也许是我老了

  .5.

  沈馥给的票位置那是相当地好,不是体育场周围看台的座位,而是舞台正下方那一片贵宾区。

  跟着边学道坐在贵宾区,夏挺还是很满意的。边学道要是真把他领到周围的看台上,他嘴上肯定不会说什么,但心里一定不爽。

  开场前,边学道猜了好几首歌,觉得有可能是开场曲,结果都猜错了。

  舞台上灯光暗下去了。

  体育场里的声音也随着低下去了。

  不光边学道,在场至少一半人都在想动力火车会用哪首歌开场。

  “咚”

  “吼依呀吼依呀……吼依呀吼依呀……吼依呀吼依呦……”

  边学道一下听出来了——是《梨山痴情花》。

  果然是个适合开场的歌。

  灯光亮起,动力火车背着吉他,一人一个麦克,极度有型。

  演唱会的气氛一下就有了。

  体育场立刻爆发出一片喊声:“动力火车……动力火车……”

  夏挺见了,回头往后看了看,扭回来跟边学道说:“这么热情”

  边学道说:“地方太偏,来开演唱会的少,所以劲!头都足。”

  夏挺抿着嘴说:“偏吗?不偏啊我觉得这里挺好的。”

  歌好,嗓子好,演唱会现场气氛怎么能不好?

  动力火车好歌不少,加上又是摇滚风,《第一滴泪》、《背叛情歌》、《明天的明天的明天》、《无情的情书》、《当》……

  一连串耳熟能详的歌曲轰炸下来,现场气氛越发火热。

  从松江市选拔上去的三支本地乐队,没有集中登台,而是穿插在动力火车几首歌中间。

  这种做法在边学道意料之中。

  首先,这样穿插一下,动力火车能得到休息。

  其次,业余乐队就不说了,地方上的专业乐队跟动力火车也不是一个级别的。一个乐队两首歌,就算全唱砸了,也不至于让现场冷下去。可若是三支队伍挨着上场,全砸了,那给观众的观感就太不好了,而且再想把现场热起来比较难。

  随着演唱会进行,本地的三支乐队上去两支了。

  两支乐队的表现不能说不好,甚至一些看过他们演唱的人觉得已经是超水平发挥了,但让两支乐队失分的问题很相似,翻唱的歌都还行,自己原创的歌太差。

  坐在台下,边学道想:肯定是彩排时动力火车团队就看出了三支本地乐队的水平,有意把沈馥和李裕组合的“学道之人”放在最后拉回气氛。

  体育场里,一些知道登台乐队选拔赛的人心里在叹息,人家给机会上台露脸,提携后辈,可是有机会没水平,一样白搭。

  动力火车又唱了两首,轮到沈馥和李裕上场了。

  学道之人第一首《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演唱会进行到现在,所有登台演唱的都是男的,沈馥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女性。

  几个之前在现场看过选拔赛的观众心里一齐冒出一个念头,这个乐队靠谱

  果然,沈馥和李裕往台上一站,全场就进入一种奇妙的静默状态,仅仅看台风,已经让人感觉跟前两支本地乐队不同。

  沈馥开嗓了,还是谭维维跟周晓欧那个版本的开场。

  这个开场,形式上,跟动力火车开场曲很像,但味道截然不同。

  体育场里,看过前一场学道之人演出的是极少数,绝大多数人第一次听到这个版本的《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一时觉得动感时尚、耳目一新。

  尤其是沈馥的现场表现,从情绪到感觉,比前一场都有明显的进步,歌曲演绎得野性十足、劲道十足。

  听着沈馥唱着歌,边学道心中忽然升起某种明悟,沈馥这么投入,她是从歌中找到了自己的某些人生片段。

  “如果我哭了,也许是我老了,因为我变得很脆弱,很脆弱……”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一切全都,全都会失去……”

  这一年多来,她确实失去了太多。

  夏挺这个岁数的人,基本都听过郑钧版的《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现在听到沈馥和李裕版的,觉得陌生又熟悉,偏又很好听,那种感觉很奇怪。

  跟夏挺一个感觉的人不在少数。

  其实场上李裕的表现也不赖,起码中规中矩。

  但他正在感冒中,加上一门心思给沈馥当绿叶,没有争眼球的想法,所以看上去就相对普通。

  看着台上的沈馥,边学道能看出,这次沈馥真的是火力全开了。

  他能理解沈馥,人生遭遇如此大的变故,被钱难得寄人篱下,母亲有病也看不起医生,她这是在玩命搏一个出名的机会。

  一定角度看,沈馥利用了他,但边学道从没怪过沈馥。

  事实上,沈馥的出现,确实可以帮他掩盖住重生之初的冒失举动。

  “宽容点看双方的关系,就当是双赢吧”边学道这样想着。

  跟边学道想的差不多,动力火车在后台,看着台上沈馥和李裕的演唱,心里也在想:之前就在研究选几支乐队带到北京登台,这个叫学道之人的乐队,如果第二首歌能有现在这首三分之二的水平,就铁定带去北京。

  理由很简单,新面孔,水平这么高,完全可以作为演唱会秘密武器使用。

  能给演唱会带来卖点,同时还能给外界提携新人的印象,而且也确实给了这支乐队更大的舞台和机会,确确实实是双赢。

  其实,学道之人的原创歌曲,《管他什么音乐》,动力火车听过了。

  但仅仅是听过了。

  他们之前赶了这么多场演唱会,奔走半个中国,到松江站时,身体已经相当疲劳。

  来之前因为生病耽搁了日程。

  为了保护嗓子,到松江后,所谓排练就是大家走了一下先后程序,没怎么真开嗓。

  三只本地乐队的歌曲,动力火车是在房间看的录制的p。

  录的东西,水平再高他们也是不信的。

  所以,现在只看学道之人第二首歌的表现。

  第二首——《管他什么音乐》。

  这时舞台上的站位发生了变化。

  第一首歌时,沈馥和李裕是平行站位,左右两边一边一个。

  第二首歌时,沈馥站到了舞台中央,李裕微微后撤。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首歌是女声主唱。

  前奏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