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230章 单娆想租房

第230章 单娆想租房

  在所有人惊讶的目光中,唐琢加入了敢为。

  边学道邀请唐琢,一是敢为的摊子越铺越大,唐琢是个人才,而且正好是敢为缺少的金融类人才;二是唐琢参与了他跟百度的谈判,把唐琢留在身边,一定程度上能防止一些细节从自己这边流出去。

  至于唐琢为什么会同意加入敢为,好多人事后觉得,可能是边学道许给了唐琢什么好处。只有唐琢自己清楚,他猜不透边学道和百度老板说了什么,他准备在边学道身边慢慢挖,他觉得边学道当时说的东西,可能比2-还要值钱。

  随着人员的不断加入,敢为一天比一天兵强马壮。

  虽然暂时只有管理层的人知道自己的老板刚刚收入一笔巨款,虽然这笔钱是老板在另一个领域的私人收入,不见得会投入到敢为,但不管怎么说,这都是敢为的底气。

  整个公司气象一新,各项工作的推进速度也明显加快。

  其中尤其以傅立行主持的两个馆的工程进度最明显,因为边学道告诉他:“尽量争取在元旦前后开馆。”

  傅立行明确告诉边学道:“那不可能。”

  边学道说:“那就春节后开馆。”

  傅立行说:“那样的话,最少追加20万投入。”

  边学道说:“给你。”

  边学道亲自开车送夏挺到长平机场。

  对边学道在电话里跟李老板说了什么,让公司接受对方这么高的报价,夏挺比唐琢还要好奇。

  但他没有问,这是他的聪明之处,他知道问了也白问,百分之百的白问。

  临进安检口,夏挺跟边学道重重握了一下手,说:“感谢这几天的招待,过几天你到了北京,一定让我尽一下地主之谊。”

  边学道笑呵呵地说:“一定。”

  走出机场大厅,坐进车里,边学道静思良久。

  找出手机,先是给家里打了个电话。

  “妈,我过两天回家一趟。”

  “学校放假了?”

  “没,这不大四了么,课不多。”

  “那回来吧,正好我给你织了一条新毛裤,你直接带回学校,冬天穿。”

  “好,妈,我想你和我爸了。”

  “别肉麻了,有话回家说,电话费挺贵的。还有,在学校一定要吃早饭,不然对胃不好。晚上别熬夜,伤身体。再有,平时少看电脑,都说辐射很大…

  “知道了,妈。”

  “对了,你上次回来说的学校里谈的女朋友怎么样了?”边妈忽然问了一句。

  “挺好的。”边学道说。

  “挺好的?她家里知道你俩处对象的事吗?”

  边学道拿着电话,停了一秒,说:“她好像还没跟家里说。”

  边妈问:“你俩都处多久了,还没跟家里说。”

  边学道说:“还早着呢,毕业再说也不迟。女朋友这事你就别操心了,你儿子别的不行,吸引小姑娘的能力绝对平均水准之上。”

  “你就吹吧回家路上多穿点,天气预报说过几天降温。”边妈不客气地说了一句,挂了电话。

  看着手里的电话,边学道主意已定。

  2-不同于工作室赚的钱,这笔钱于净无比。

  这次卖了2b边学道决定不等了,他要立刻回家跟父母把赚钱的事说清楚,直接把两人接到松江居住。

  第二个电话,边学道打给杜海。

  “杜海,我边学道,这两天你帮我把松江能买到的报纸都买一份,把里面有报道2-收购案的报纸挑出来,我有用。”

  杜海说:“我已经买了好几份了,明天我再出去买。”

  第三个电话,边学道打给单娆。

  “喂,娆娆,你在哪呢?”

  “我在路上呢”

  “怎么不在单位?”

  “现在午休,我就出来了。”

  边学道问:“吃饭了吗?”

  单娆说:“刚在路边买了个肉夹馍。”

  边学道问:“汉堡吃腻了?换口味?”

  单娆说:“汉堡贵,这个便宜一点。”

  边学道一下愣住了。

  他忽然发现一直以来,自己似乎忽略了什么东西。

  边学道坐直身体,问单娆:“我一直没问你,你现在每月工资多少?”

  电话那头的单娆似乎有点不好意思,说:“实习期66,转正后1800。

  边学道皱着眼眉问:“没别的了?”

  单娆说:“我听一个来了三年多的同事说,一年到头,杂七杂八的加一块儿,能有4万多。”

  边学道问:“你现在还在实习期?”

  单娆说:“一年实习期。”

  边学道问:“多久能提于?”

  单娆说:“学士一般是三年副科,五年正科,七年副处。”

  边学道问:“还挺门儿清。你中午出来于吗?有事?”

  单娆静了一会儿,说:“我是出来找房子呢”

  边学道说:“你想租房?不是有宿舍吗?”

  单娆叹了口气说:“室友是个女硕士,在外面看着很于净,回家就特别邋遢,好几次发现她上完厕所不冲马桶,我实在忍不了她了。”

  边学道问:“找到合适的房子了吗?”

  单娆说:“没有,找了一周了,不是远,就是贵,要么就是合租,我不想合租了。”

  边学道觉得自己实在有点儿对不起单娆。

  一个女生只身闯北京,就算她再成熟,再聪明,毕竟家不在北京,人生地不熟。

  她姑姑单鸿是在北京不假,但总不能天天护在她身边,何况有些事,单娆本身也不会跟姑姑说。

  现在的单娆,每月赚66块,跟室友处不来,想出去找房子,以她的收入,能找到什么样的房子?

  亏得自己还天天盘算怎么在北京囤房子,琢磨来琢磨去,思考来思考去,一会儿想在这里买6套,一会儿想在那里买6套,结果呢,单娆还在北京找房子租呢

  自己的正牌女朋友居然没地方住,居然要租房,还得租便宜的房子……

  真是扯淡到一定程度了。

  边学道压下自己的情绪,轻声说:“娆娆,听我的,你现在找车回单位,房子的事先放一放。我下周去北京,有什么事,等我到了再说。”

  单娆一下高兴起来:“你下周来北京,真的?”

  边学道说:“真的,我下周去。”

  接着他听到电话里单娆的声音发生了变化,似乎是要哭泣的前奏:“你终于来北京保护我了,让我靠一会儿也好。”

  边学道柔声说:“我会保护你的,乖,你现在打车回单位。对了,把你银行卡账号给我。”

  单娆问:“于吗?”

  边学道说:“我给你打点钱,你的工资在北京怎么够生活?”

  单娆说:“不,我家里每月给我补贴,我姑也给我,我不要你的钱。”

  边学道说:“听话,给我。”

  单娆坚决地说:“不。”

  边学道说:“跟我还分什么你我?”

  单娆说:“结婚前就要分。”接着单娆话锋一转:“快来吧,你来看看我,比什么都强,对了,你要是不抓紧,大姨妈就要敲门了。”

  边学道说:“那我就在北京待到大姨妈走,然后让你给我生个儿子。”

  单娆轻声说:“来吧,我给你生……”

  从机场开车出来,先回公司看了看。

  边学道的管理哲学是,抓好大方向,其他工作给手下去做,随着中层人员的不断招入,边学道越来越轻松了。

  现在的敢为,隐隐分为两个圈子。

  一个圈子是吴天和刘毅松为主的元老派,加上杨恩乔、吕济琛,韩立川算半个。这个圈子攻击性不强,但防守实力不错。在敢为公司不好说,在尚动,想撼动吴天和刘毅松,基本不可能。

  另一个圈子是傅立行、丁克栋为主的新人派,算上熊兰、唐琢,有心人不难发现,这活脱脱是一支傅家军。无论丁克栋、还是熊兰唐琢,都是通过傅立行的关系拉进来的。这个圈子的特点是进攻性十足,随着敢为的扩张,会一天比一天掌握实权。

  傅立行似乎知道自己的身份有点特殊,所以他很少参与敢为内部的各种会议和事宜,只是全身心投入到隔壁两个场馆的装修改造,工程之外的事,他一概不管,就算你去问,他也说去找吴总刘总。

  目前这个局面,可以说是边学道有意形成的。

  两世为人的边学道,没有什么管理经验,他只是道听途说了一点帝王之术,睡不着觉的时候,仔细思量其中的制衡之道,边学道活学活用了。

  在边学道心里,这里的人都可以信任,但同时他又不会百分之百地信任。

  如果硬要分出个级别,他宁可把杨恩乔培养成自己的一个心腹,等明年毕业,他会再从身边人中选出一个放到敢为,当然,这个人的信任级别要高于杨恩乔。

  在边学道心里,不打算从家族中找亲戚进入敢为,他办事喜欢任人唯亲,但又不喜欢让亲属插手,他认为亲属关系会让其他人觉得身处的是个家族式企业,容易让人才觉得没有发展空间而出走。

  想来想去,39寝室边学道最信任的人是李裕,可是李裕的性格似乎不适合搞管理。

  最后他觉得,可以⊥王德亮试试,但要等uu年王德亮毕业才行。

  回家洗了个澡,从卫生间出来,发现有三个未接电话。

  正拿电话看着,又开始震动了。

  按下接听键,丁克栋在电话里说:“老刘被人捅了,正往医院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