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247章 请我吃饭我就告诉你

第247章 请我吃饭我就告诉你

  .5.

  第二天上午,边学道先去银行,后去医院,给李裕送去一张银行卡,里面有5万块钱。

  李裕妈妈这不是疾病,是心病,虽然一样是从钱上来,但自从李裕爸爸动手打人,就不是钱能解决的问题了。

  边学道有钱,但他不能无缘无故给李裕太多,5万是昨晚边学道反复想出来的数目。

  在医院把卡递给李裕时,边学道说的是:“别多想,这是之前欠你的工资。”

  从医院出来,琢磨着该去公司看一看了。

  结果到了天旗大厦才发现,除了签几个名,基本没什么需要他处理的。

  自从丁克栋、熊兰、唐琢加入后,几个部门各司其职,两个俱乐部运转起来顺畅多了。

  到尚动转了一圈,又去隔壁看了看傅立行,边学道忽然意识到,等隔壁这两个馆也开馆,一切走上轨道,自己这个老板似乎就可以闲下来了。

  自己是撤出来当潇洒闲人呢?

  还是再选一个战场,磨砺自己,锻炼队伍呢?

  ……

  采访很顺利。

  事实上,是边学道误会了。

  女记者带了个采访小组到松江不假,但小组里的其他人不是为边学道来的,人家另有任务。

  整个采访,边学道感觉挺好,除了女记者看人直勾勾的眼神。

  其实也不算特别直勾勾,就是……边学道总觉得自己说话时,女记者试图通过自己的面部表情判断一些东西。

  还好,前世边学道在报社干了近十年,不怵媒体,不怵记者,一定程度上也很熟悉记者的问题套路。

  “请问你是怎么想到创办my123的呢?”

  “hao123给了我灵感。”

  “最开始你是怎么定义my123的?”

  “方便自己、服务别人的小网站。”

  “几年前,你想到过有人会收购my123,并且卖出几千万的天价吗?”

  “从来没有。”

  “你是怎么推广my123的?”

  “呵呵,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就推广开了,也许是大家都需要这样一个干净、简洁的导航网站吧。”

  ……

  渐渐的,采访开始偏离最初的大纲。

  “据我所知,曾有杀毒软件怀疑my123携带病毒,请问你是怎么度过危机的?”

  “当时我很气愤,因为my123是一个绿色得不能再绿色的网站,可是还没等我有什么行动,网上的网民就已经开始自发谴责那家杀毒软件了。”

  “有人怀疑你当时操控水军,给对方制造舆论压力。”

  “呵呵,如果我没记错,那个时候互联网上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水军。”

  “我这里有一篇评论文章,内容隐隐指向杀毒软件公司背后的操纵者,当时你有过类似的怀疑吗?”

  “没有,最开始我以为是个误会,后来也是看了网上一些帖子,才想到可能是被人暗算了。”

  “你认为暗算这个词准确吗?”

  “是暗算。”

  ……

  “《中国入世之我见》和《中国电子商务和物流业发展前景》这两篇论文的第二作者都是边学道,请问这个边学道跟你是同一个人吗?”

  “是。”

  “在这两篇论文中,你的贡献率大概是多少?”

  “这个问题,你应该问我的老师,严合生严教授,他的评语比我自己说要更准确,也更让人信服。”

  ……

  “听说你明年大学毕业,毕业后还会投身it领域吗?”

  “有可能。”

  “作为一个互联网上的成功淘金者,你对中国的高等教育有什么期待吗?”

  “有,我希望我们的大学多抽些时间教学生两样事:赚钱和做人。”

  “你觉得现在的大学不教这两样吗?”

  “教一些,但不够。”

  “谢谢你接受采访。”

  “拜托你一件事,能在文中隐去我的学校名称吗?”

  “怎么隐去?”

  “就说是松江市内某高校,还有,成稿之后我要看一眼。”

  “好吧。”

  ……

  女记者没说多久成稿,边学道也没在意这件事。

  社会上有一些人觉得自己能上报纸是一件很光彩的事,也有一些人根本不在乎,边学道就是后者。

  送女记者出门时,外面正飘着细雪。

  这是松江2004年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

  看着满天的雪花,边学道想起了大雪中徐尚秀给他送伞,想起了大雨中徐尚秀蹲在地上哭泣。

  他在北京给单娆买房,让单娆在家人面前抬起头,给单娆一个体面的生活。

  可是徐尚秀呢?

  这个他前世的妻子,跟他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了4年的女人,在他并不如意的前世,嫁给他,给他一个家庭。

  有一段时间,边学道有点畏惧徐尚秀。

  他怕徐尚秀来找他,重新走进他的生活,如果那样的话,单娆怎么办?

  怎么摆正前世今生两个对他而言同样重要的女人的位置?

  有办法两全吗?

  有吗?

  看着从天而降的雪花,边学道不可抑制地想起前世2009年他跟徐尚秀的第一次相遇。

  那是一次偶遇。

  当时也是一个下雪天。

  当时是下午5点多,在挤满了人的公交车里,边学道捞到了一个靠窗的座位。

  整个车厢,别人都是下班回家,边学道是上班去单位。

  坐在他旁边的是一个拿着电话讲个不停的中年男人。

  边学道身前半米处,站着徐尚秀。

  穿着白色外套,把着栏杆的徐尚秀,一直静静地看着车外。

  那天之前,边学道从不是一个看见好看女人就挪不开眼睛的人,看见徐尚秀,他没控制住。

  徐尚秀的侧脸,实在是太好看了。

  从徐尚秀上车,公交停停走走,开了5站,第6次停车的时候,挨着边学道的中年男人下车了,看了一眼空座,徐尚秀坐到边学道旁边。

  几天后,还是那个时间,边学道坐车去上班,徐尚秀下班坐车回家,这次徐尚秀坐在边学道前面的座位。

  大概半个月后,两人第三次在车上相遇,并且很巧地,徐尚秀再次坐到了边学道身旁。

  边学道掏出手机,在短信里输入了几个字:你好,我叫边学道,认识一下。递给徐尚秀。

  那时的边学道,单纯得可爱。

  完全是念头一动,就发出了追求信号。

  2009年的他,没看过开500万豪车搭讪美女的视频,,也没想过一个坐公交车上下班的男人被女人拒绝的几率有多高。

  所幸,徐尚秀不是一个物质拜金女。

  她没给边学道电话号码,而是给了他一个qq号。

  就是边学道重生后记忆最深的那个qq号。

  几个月后,当几个要好的朋友知道边学道是在公交车上跟徐尚秀搭讪成功的,只能感叹:缘分到了,什么都挡不住。

  确实,以徐尚秀的样貌和工作,嫁给当时无房无车的边学道,任谁看,也是边学道赚到了。

  两人婚后,边学道问过徐尚秀:“当初为什么看上我?”

  徐尚秀说:“我也说不清,就是感觉你是我在等的人。”

  思绪回转。

  边学道问自己,今世还会有一天,徐尚秀面带微羞地跟自己说“就是感觉你是我在等的人”吗?

  踏雪而行。

  走到2002年冬天时,他坐了半个冬天的10a后门,抬头看向徐尚秀寝室的窗户。

  今世的边学道不同于前世的边学道,2004年的边学道也不再是2002年的边学道。

  现在的边学道是两个俱乐部的老板,手下有几十号员工,银行有上千万的存款,他正策划着在合适的时候,进军房地产领域。

  是的,就在接受采访,女记者问他“毕业后还会投身it领域吗”的时候,边学道瞬间就做了决定,他要试水房地产业,然而他准备做的不是盖楼,而是囤地,以盖楼之名,行囤地之实。

  被激发出野心的边学道,不会再痴痴地傻等。

  他掏出电话,拨通了存在电话里的徐尚秀寝室的号码。

  “你好,我找徐尚秀。”

  “她不在寝室。”

  “说去哪了吗?”

  “不知道,我帮你问问……玲玲,知道秀秀去哪了吗……应该是上自习去了。”

  “谢谢。”

  “不客气。”

  收起电话,边学道又望着徐尚秀寝室的窗口看了几秒钟,转身想走。

  结果,他看见徐尚秀站在不远处,正看着他。

  几个月没见,徐尚秀身上的气质发生了一丝变化,清冷中透着知性。

  看着徐尚秀,边学道笑了笑,说:“好久不见。”

  徐尚秀说:“你在找我?”

  边学道说:“嗯,刚给你寝室打了个电话。”

  徐尚秀说:“找我做什么?”

  边学道诚实地说:“没什么。就是看见今天下雪了,想到了两年前,想来看看你。”

  徐尚秀说:“明年你就毕业了吧?”

  边学道说:“是啊,这个校园,一晃就待了3年多。”

  徐尚秀忽然说:“走走吧。”

  边学道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徐尚秀居然说要他陪着走走,边学道赶紧走到徐尚秀身前,看着四周的雪花说:“好啊。”

  轻雪如玉屑。

  两人顺着校园里的路,漫无目的地走着。

  徐尚秀不说话。

  边学道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他心里有千言万语,百种相思,都没法跟现在的徐尚秀说。

  “单部长还好吗?”徐尚秀轻声问道。

  “怎么说呢?每月工资1000多,在北京,勉强够生活。”边学道说。

  “你毕业去北京?”

  “短时间内,我会留在松江。”

  “你能告诉我,为什么我大一开学时你那个样子吗?”

  徐尚秀说得语焉不详,但边学道知道她在问什么,看着开在家属区里的一家小饭馆说:“你请我吃顿饭,我就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