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248章 不用找工作的毕业生

第248章 不用找工作的毕业生

  .5.

  坐在小饭馆里,边学道点了三样菜,都是徐尚秀爱吃的。

  前世的边学道,有些地方心粗,有些地方心细,就比如,一起生活4年,他没太问过徐尚秀大学之前的经历,也没深入了解岳父岳母的信息,但经常下厨的他,对徐尚秀吃菜的口味,了解得一清二楚。

  有几样徐尚秀爱吃的菜,本来边学道是不吃的,后来也跟着变得爱吃了。

  听着边学道点菜,徐尚秀稍稍有点吃惊,点的三样菜,都是她喜欢吃的,她很好奇边学道是打听到了什么,还是巧合?

  重生之后,第一次面对面跟徐尚秀坐在一起吃饭,边学道真的激动了。

  这是今世边学道身上,从未发生过的。

  这两年,无论面对谁,边学道都能自信从容地应对。

  不管面对单娆、廖蓼、董雪、关淑南还是沈馥,边学道始终能保持一种大男子主义的支配感,跟这些女人相处的时候,边学道是掌握主动权的一方。

  唯独徐尚秀,边学道拿她没有一点办法,或者说,不舍得让徐尚秀难过、受委屈。

  就算现在的边学道能像狼王一样,统领狼群,在徐尚秀面前,他依然是个仰慕女人的男人。

  这份仰慕,今生今世,只有徐尚秀能拥有。

  招待他俩的中年女人拿着菜单进了后厨,徐尚秀看着边学道:“说吧。”

  边学道说:“你有没有种感觉,现实中会觉得正在经历的某一刻曾经发生过。”

  徐尚秀看着他,不说话,半响才轻轻点头。

  边学道说:“我第一次见……见到你就是……就是这种感觉。”

  徐尚秀迟疑地说:“所以你就那样等?”

  边学道说:“对啊!”

  徐尚秀蹙着眼眉,说:“你说的是实话吗?”

  边学道说:“当然是……是实话。”

  在徐尚秀的注视下,边学道居然有点结巴……

  那次辩论赛上,边学道抬杠把对方气得七窍生烟,作为学生会成员,当时徐尚秀也在场,她深知边学道嘴皮子顺溜得不得了。

  可是现在,这个在学校里似乎挺风光的男生,坐在自己面前,居然紧张得有点结巴,徐尚秀第一次确认,边学道当初应该不是在耍自己,而是真的对自己有好感。

  可是为什么他又消失了呢?

  吃饭的时候,边学道问徐尚秀:“有手机吗?”

  徐尚秀点头。

  边学道问:“能把手机号告诉我吗?”

  徐尚秀说:“给你qq号吧。”

  前世重演。

  边学道心想,今天已经是一个重大突破,qq号就qq号吧,比摇头什么都不给强。

  再说了,前世就是要手机号,给qq号,这个符合徐尚秀的性格和习惯。

  徐尚秀言而有信,这顿饭是她付的钱。

  边学道了解徐尚秀,所以在这种事上,他不跟徐尚秀争,他绝不会为这种小事让徐尚秀产生哪怕一丝一毫的不快。

  把徐尚秀送到寝室楼门口,挥手告别,边学道快步跑回家,找出自己另一个一直没对外用过的6位qq号。

  上网,登陆,搜索徐尚秀的qq号,提交好友申请。

  没反应。

  靠!太兴奋了,徐尚秀回寝室了,看样子她也不像有笔记本电脑的,怎么上网?

  边学道开始坐立不安。

  怎么办,怎么办……

  给徐尚秀买台笔记本电脑?

  还是算了吧。

  关系刚好转一点,别因为送东西再弄出点什么插曲。

  不管怎么样,徐尚秀肯把qq号给自己,这就是好苗头。

  而且边学道已经打定主意,这个6位qq号,只加徐尚秀一个人,这是属于徐尚秀的专用qq。

  边学道高兴极了。

  甚至比卖了my123还要高兴。

  拿起手机,边学道往徐尚秀寝室打了个电话。

  “你好,徐尚秀在吗?”

  “等一下。”

  “谢谢。”

  ……

  “喂?”

  “我是边学道。”

  “哦。”

  “我刚在网上申请加你好友,我qq名叫学道,记得加我。”

  “哦。”

  “那,网上聊。”

  “嗯。”

  边学道哼着小曲从书房走出来,换了身衣服,准备回宿舍住一晚。

  自打大四开学,边学道在寝室住的次数两只手都能数过来。

  909寝的人丁一直不旺,当然,是相对来说。

  在松江市内,一些学校的寝室满员才4个人,不像东森大学还延续8人寝室。

  孔维泽除名,李裕天天守在医院,边学道和于今从大二开始就是寝室自由人。

  最初的时候,其他寝室的男生都羡慕909床多人稀,后来则是唏嘘909没有人气。

  到了大四,寝室里常住的4个人男生,陈建和艾峰都在准备考公务员,每天在图书馆从早上待到晚上。童超跟夏宁天天往外疯跑,除了晚上睡觉基本也见不着人。

  剩下杨浩一个人,要多无聊有多无聊。

  可是她女朋友学的是酒店管理专业,大四上学期要跟着老师出去实习,杨浩打过几次电话,蒋楠楠都说说话不方便,杨浩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了,只能天天在寝室用李裕电脑玩侠盗飞车。

  边学道进寝室时,只有杨浩在,这小子笨鸟先飞,已经开始提前准备论文了。

  两人闲扯了一会儿,不到9点,童超和陈建先后回来了,最晚回来的是艾峰,10点才回寝。

  三个人看见边学道,都有点意外。

  陈建打趣边学道:“我当照毕业照时才能看到你呢。”

  边学道说:“不行,我看见你们一个个发奋用功的样,我压力太大。”

  艾峰说:“还不是被逼的,不趁最后这一年玩命,等到毕业了,说啥都晚了。”

  陈建说:“要不说投胎是门技术活呢。咱就不说投胎到北京了,前两天在路上碰到四班几个大庆的男生,人家从没想过找工作的事,现在开始每天琢磨的是大庆哪个井队附近饭店更多。”

  “啥意思?”艾峰是西安人,虽说在北江待了几年,但对本地的一些事了解不多。

  陈建说:“啥意思?大庆油田对毕业于本科院校的职工子女,照单全收。”

  “听说过‘大兜底’吗?据说有一年,大庆油田录用了前来应聘的所有油田职工的子女——只要年满18岁。”

  艾峰由衷地说了声:“我操。”

  然后接着问:“不用考试?直接上岗?”

  陈建说:“考不考试不清楚,不过既然号称是接班,就算考也是走过场。”

  艾峰问:“看书上说,国企招用工人,必须‘面向社会、公开招收、全面考核、择优录取’,他们那儿不听这一套?”

  陈建说:“你说那些我都没听过,我就知道咱们系大庆来的那十几个小子,招聘会从来不去,工作从来不找,在他们心里,回油田公司工作就像回家那样理所当然,而且家里有门路的,现在就已经把岗位定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