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俗人回档 > 第258章 不再纠结

第258章 不再纠结

  .5.

  接到边学道的电话,温从谦意外又高兴,他扔下手头的事,早早来到两人约好的饭店,等边学道。

  两人像以前一样吃饭聊天,从网络游戏说到英语沙龙,从英语沙龙说到留学生哈里。

  边学道问温从谦:“哈里还在松江吗?”

  温从谦说:“听人说好像是回国了,他女朋友怀孕了,回国待产去了。”

  边学道问:“你呢,什么时候结婚?”

  温从谦听了,叹了一口气,岔开话题说:“你明年毕业,留在松江还是出去闯荡?”

  边学道立刻猜到,温从谦跟那个离婚女人还在纠缠。

  不过该劝的早都劝了,该说的也已经说了,有些人和事就是孽缘,不互相弄到遍体鳞伤,不会了结。

  饭吃到差不多的时候,边学道递给温从谦一根烟,掏出火机,帮温从谦点上,说:“老温,我想求你帮个忙。”

  温从谦掐着烟说:“你说。”

  边学道从包里摸出北京带回来的那张光盘,推给温从谦,说:“我的运动馆需要一个类似这样的会员管理系统,在北京联系了一个卖家,他们的要价不太靠谱,而且功能太单一,我拿了个演示盘回来,你看看能不能让工作室的人试试开发一下。”

  温从谦接过光盘,说:“这玩意能有多贵?”

  边学道从包里接着拿出一张写满字的纸说:“不是它贵,而是它不值那个钱。这张纸上有我对这个软件的全部要求。”

  把纸递给温从谦,边学道接着说:“我要求这款软件兼有会员联络管理系统、会员积分系统、会员卡储值消费和vip等级系统、连锁店管理系统、员工考勤系统和经营数据分析统计。”

  温从谦明显没接触过这类东西,说:“我先拿回去研究一下,不知道行不行。”

  边学道说:“后续我还想到什么要求,会联系你,这套系统你给我开发出来,我给你20万。”

  温从谦看着边学道笑了,说:“这说的这个玩意,不值这么多钱。我现在不缺钱,不用这么给我送钱。”

  边学道笑呵呵地说:“别误会,我不是特意来给你送钱的,你先开发着试试。如果可行,你不妨成立一个公司,我也可以入点股。”

  温从谦似乎明白边学道的意思了,重重点点头说:“我明白。”

  边学道说:“你不明白。”

  “这么说吧,开发服务软件是第一步,主要是锻炼队伍,把工作室的方向掰过来。说实话,工作室队伍的实力是有的,只要选准路线,赚钱不像想象中那么难。”

  温从谦问:“除了这个,你还有什么路子?”

  边学道说:“我听到消息,明年省里要建一个动漫产业发展基地,到时会给一批扶持政策,你现在就可以研究一下,看能不能找到结合点。我觉得,未来几年,网页游戏、动漫和视频网站的前景都很不错。”

  温从谦喃喃地重复着:“网页游戏、动漫、视频网站……”

  边学道推心置腹地跟温从谦说:“相信我,这三样都很有潜力,只要你把人力聚合到位,切实掌握了核心能力和技术,摸准市场方向和营销渠道,资金方面我会全力支持你。”

  温从谦问:“你说的这三样,你最看好哪个?”

  边学道坦白地说:“从赚钱前景上看,我感觉都差不多,现在问题的关键不是我看好哪个,是你有多大的决心和热情干好这件事,是工作室的技术能力最适合往哪个方向发展。”

  温从谦一口喝干了杯中酒,重重放下杯子说:“你等我消息。”

  ……

  边学道到家时,沈馥还没回来。

  脱了外衣,走进书房,将门反锁,打开电脑,找到存放监控内容的盘,用快进将他离开松江这几天录下来的内容看了一遍。

  买房子时书房的门锁就是坏的,单娆住进来时,边学道换了个门锁,不知道怎地把钥匙弄丢了,结果只能在里面反锁,不能在外面锁上。

  后来沈馥搬来的突然,边学道没来得及换锁。再后来沈馥知道书房门锁是坏的,这个时候如果换门锁,明显是在防着沈馥。

  人都帮了,又何必徒惹芥蒂?

  然而“防人之心不可无”是边学道贯通两世的生存哲学,明面上的锁不换,监控还是要安的。

  不能怪边学道多疑,实在是他锁在书房里的东西太过重要。

  沈馥人品不差,但沈馥也是对边学道音乐才能怀疑最深的人,女人的好奇心最是不可理喻,如果沈馥趁自己出门这段时间进来……

  再说家里还有一个全职护工蔡姐。

  让他欣慰的是,没人进过书房。他不在的这些天里,无论沈馥还是蔡姐,没有踏进书房半步。

  边学道打开锁住的柜子,找出他高考后,在五叔家果园木屋里记录信息的日记本,翻出高中时的随身听和录曲子的磁带,插上耳机,看着歌词,开始回忆《rolling-in-the-deep》。

  幸亏重生之初边学道就词曲分离,记了下来,要是让他现在回想,曲子估计能顺个七七八八,歌词肯定是记不住了。

  其实把这首歌给沈馥,是有一定难度的。

  歌的质量肯定没问题,但边学道担心沈馥不能领悟他描述的阿黛尔的断句方式和唱法,以及更重要的感情酝酿和对歌的理解。

  说一千道一万,他不确定两人在北京能把这首歌演绎到什么程度。

  沈馥想一曲成名,这首歌是边学道手里最合适的选择,还有一首成名曲《love-me-again》,边学道也记了下来,但《love-me-again》的原唱是男歌手,边学道主观觉得不适合沈馥。

  如果《rolling-in-the-deep》都火不了,那估计就是沈馥没有当明星的命,还是想想别的门路吧。

  听了几遍磁带,曲子已经从记忆中唤醒,把歌词誊写到一张白纸上,边学道完活收工。

  对边学道这个穿越时空的重生者来说,创作一首经典,就是这么简单。

  打开跟徐尚秀单线联系的qq,咦!好友申请还没有得到回复。

  这个小妮子整天忙什么呢?一直没上网?

  边学道又申请了一遍。

  拿着手机想了一会儿,边学道往徐尚秀寝室打了个电话。

  上次吃饭是徐尚秀请的他,凡事有来有往,现在他约徐尚秀吃饭,也说得通。

  主要是,边学道莫名地想徐尚秀,非常的想。

  按理说,他刚在北京给单娆买了房子,也见了单娆家长,在这个时候如此惦念徐尚秀似乎有点不对,但人就是这样,什么都可以控制,唯独控制不了思想和感情。

  你能控制自己不想不思念一个人吗?

  虽然单娆已经是他的女人了,但从边学道心里的亲近程度来说,还是要比徐尚秀差一点,即便今世的徐尚秀没给过边学道几个笑脸。

  因为,今世他和徐尚秀之间所有的郁闷情节,都被边学道用前世两人的温暖甜蜜、相濡以沫给覆盖保存了。

  现在,边学道对徐尚秀的感情,三分之一是爱情,三分之一是亲情,三分之一是想弥补前世对徐尚秀的亏欠。

  前世可望不可即的林畔人家,前世眼馋手没钱的s80,边学道都已经拥有。

  无论林畔人家,还是s80,是前世边学道的梦,同时也是徐尚秀的梦。

  今世,边学道成了圆梦者,但如果没有徐尚秀在身边分享他今世的财富、成功与荣耀,如果不能开着s80,载着徐尚秀一起兜风,不能跟徐尚秀一起在林畔人家醒来,在洒满朝阳的房间里互道“早安”,那么这一切都将打上折扣,很大的折扣。

  若爱上单娆是个错,放弃徐尚秀就是错上加错。

  现在的边学道,已经不是前世那个无钱无势的小审读,他在银行里有千万存款,他手里有价值上亿的股票,他名下有别墅有房产有生意,他的爱情观和野心一样,随着财力一起膨胀。

  他终于不再纠结,他有信心、有能力让身边的女人过上优渥富足的生活,单娆和徐尚秀,哪个他都不会放手。

  问题是,她两会答应吗?

  ……电话响了好久也没人接。

  看看时间,这个点不在寝室,估计是有课都去上课了。

  哎,没有手机号真麻烦。

  说实在的,边学道想弄到徐尚秀手机号太容易了,但既然跟徐尚秀要手机号,徐尚秀给了qq号,那就是想跟他保持一定距离。

  现在的边学道,不敢逆徐尚秀的意思。

  再说了,前世两人就是从q聊开始接触,打开的缘分,如果按照这个轨迹重来一遍,会不会增加成功几率?

  对徐尚秀,边学道再不敢有丝毫冒进,一切求稳。

  ……

  说给大家配车,效率实在是太高了。

  上午刚说完,下午电话就到了。

  吴天在电话里说:他、丁克栋、熊兰一起在看车,a6有现车,1。8t的要37万;别克gl8只有一辆现车。

  吴天问边学道要不要来看一眼,好拍板。

  买车本就是为了方便工作,拉拢人心,边学道不想在这种事上管得太深,他告诉吴天:“a6要2。8豪华行政版,这方面不要省钱,要知道,你们坐车出去,代表的是敢为和尚动。”

  吴天问:“那这车……”

  边学道说:“有现车就让熊兰交钱,现场提车,后续的事,让4s店帮着办,或者咱们自己派人弄。”

  吴天听了,喜滋滋地说:“好嘞。”